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139部分

杨家女将-第139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唔……啊……不要,放开我!”

()免费电子书下载
  白凤凰不似明歌公主那般沉默,因为她心中只有蓝玉堂一个,尽管蓝玉堂已死,可是她宁愿为蓝玉堂坚守一生的忠贞,来回报那一段刻骨铭心可歌可泣的爱情。口中极力反抗起来,但是战龙的那双手,仿佛带有奇异的魔力,抚过她身上的每一处,即使是隔了衣料,仍是令她心弦激荡,浑身颤抖。现在,那双手抚到了她的|乳峰,攀上|乳峰,滑下|乳沟,又攀上了另一个|乳峰,宛如春风拂过。
  “凤凰姑姑,你就认命了吧!六郎身体已经失控,心智全失。还有他现在已经吃了明神舍利,明神的法力将会在他身上重生,我们不能因为个人的得失,而毁灭了明神的转世的法身。姑姑,算我求你了,就算不为我,为了天下苍生,为了星煞魔君不再为祸苍生,你要三思啊。”
  明歌公主知道姑姑性情刚烈,绝不会像母后那样熟手就范,甚至以身相许,她生怕姑姑会在震怒中控制不好自己,失手伤害了战龙的性命。
  白凤凰无限难过之即,觉下身一凉,裙裾掀起,亵裤被扯下,双腿也被左右扳开,男性的火热象征已经顶到了自己两腿之间最宝贵的禁地,她禁不住身子一阵乱颤,美目中泪水悄然流落:“我为蓝梦堂苦苦守候十年,想不到却落得今天这种下场,莫非这就是天意?”
  随着战龙用力的刺入,白凤凰忍不住“哎哟”的痛呼一声,但随之而至的,是一种异样的感觉,随着战龙的连续动作,白凤凰居然有了一丝奇妙的想法,蓝梦堂让自己痛苦终生,自己这样做是不是也算是对他的报复?如果是的话,倒真的天意如此,不可抗拒。
  白凤凰秀目微睁,散发出迷醉的神光,在战龙身下显得又是痛楚又是甜蜜,明歌公主看不到她的表情,亦猜不到她心中的变化,在战龙粗野的侵犯下,白凤凰竟突然发现,若不是这个混小子,自己就一辈子丧失了做女人的权利,她有一些身心俱醉,四肢百髓酥酥的、软软的,娇慵无力。不由得发出几声极为低微的的呻吟,就连自己也难说的清楚,到底是因为痛苦还是因为满足。
  在战龙邪笑声中,只闻裂帛声起,白凤凰衣裳登时化作飞絮片片,散如满天飞花,她虽想挣扎,奈何手足无力,只能在衣裳尽褪之后,努力护住三点,作最后无力的挣扎。忍不住吁了一声,为之惊艳的可不是亲手为白凤凰解衣的战龙而已,只见青草地上羞人答答地裸卧着一具晶莹剔透、曲线玲珑的娇美胴体,令人不由眼前一亮。
  白凤凰的美无与伦比,乌黑亮泽的秀发长及纤腰,一对玉|乳娇挺傲立,纤细的玉手只能勉强掩着那诱人的嫣红,却遮不住那随着呼吸不住跃动的弹跳力;柳腰纤细柔滑,却充满着无限的柔韧,丰臀雪股,玉腿修长,双腿虽是极力并紧,却掩不住那芳草萋萋之处,加上她长年习武,全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紧张之下香肌雪肤不住颤抖,那模样真是惹火已极。
  就在拚命遮掩自己肉体的白凤凰面前,战龙邪笑,白凤凰虽是负气地别过了头,一来体内功力被制,纯以体力而论,女子之躯又怎抵得过男人?二来羞恼之下,十分力气也发挥不出五六分,白凤凰虽是竭力抗拒,却抵不过战龙轻轻一拨,轻轻松松地就将她双手反剪头上,紧闭双眼的白凤凰被战龙压倒在地,只觉战龙的手指抵上她的额头,顺发而下,轻轻地滑过脸颊、下巴、颈项,至那两朵弹跳未休的山峰前才暂停了下来。
  似是在感叹白凤凰肌肤嫩滑已极,触手只觉嫩滑丰腴,令人不想松手,加上心情愤激之下,白凤凰呼吸急促、浑身发汗,泛着微微汗花的香肌,无论是看是摸都是一种享受。
  虽知失身难免,但白凤凰心中总留着些许隐蔽的希望,但她也知道难,而且他的手指正停在她胸上,微曲的小指几都要触及她最为嫩滑高挺的玉|乳,白凤凰也知酥胸是女子身上最敏感的所在,种种御女之术,无不以女子胸|乳为首要重点,战龙暂停手指活动,也不知是看呆了眼呢?还是正打算着要用那种方式来玩弄这已无抵抗之力的神女?
  也不知是期待还在愤恨,他的手终于开始动了,白凤凰虽极力告诉自己,绝不因为他的妄动而呼叫出声,徒惹讥刺,但战龙的动作实在太诡异了,他的手指轻轻地在白凤凰两朵傲峰当中的谷底来回滑动着,动作时轻时重,虽没有主动抚上白凤凰娇挺的双峰,但在肌理连带之下,却勾的白凤凰傲挺的双峰不住向他的手跃动着。
  赤裸相接的女体,不住地感应着男人指掌间的火热和汗湿,不知不觉间战龙的手已换成了双手同上,轻柔地在峰底处勾挑着,双手不住地划着圆弧,却只在峰底处逡巡,令本想忍耐着他对自己双峰玩弄的白凤凰全然不知所措,一颗心悬在半空,也不知该从何时开始忍耐他对自己真正的玩弄?偏偏他却不对白凤凰傲人的双|乳动作,手指滑动几番之后,变成掌心贴住白凤凰纤柔带劲的柳腰,缓缓摩动起来。
  想要抗拒的淫辱一直没有来,偏是从未想到的部份落在他的掌心,白凤凰胸口就好像接战时用错了力道一般的难受,随着他的掌心按揉着她结实没有半分赘肉、称得上劲道十足的纤腰,白凤凰竟不由自主地拱起纤腰,轻扭挣扎起来。
  仅只靠腰的挣扎,自然是绝对挣脱不了战龙的玩弄的,加上随着纤腰直扭,贲张的双峰更是不住弹跃舞动,峰顶处那两朵媚人的嫣红,更是舞出了无比诱人的华光,看的旁观的众妖啧啧称奇,这路手法果然不凡,全没对女体的三点要害处攻击,竟也能令女体纤扭激动起来。
  也不知这样算挣扎还是算承受,白凤凰只觉自己的身子愈来愈热,一股接着一股的火,从腹下不住延烧,灼的她愈来愈酸酥难耐,而且被灼的难受的,还不只是被他抚摩的纤腰而已,那火在体内四处窜烧,贲张的烈焰活似要从体内窜出一般,鼓的白凤凰一对酥胸愈发满胀,两朵娇媚的嫣红喷火般的愈发硬挺,从粉嫩的桃花色,逐步逐步地变成了胀挺的两朵樱桃;更令白凤凰难堪的是,她那勉力闭紧的双腿之间,竟有种向外冲击的力量,自桃源胜地处不住外溢,虽给她极力抑住,但倒卷而回的汨汨春潮,却随着她的挣扎在体内不住撞击,强烈地刺激着她。
  见圣洁无伦的白凤凰,已被战龙逗的浑身激动难止,战龙一边调整着手上的力道,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挫磨着白凤凰的抗拒,魔手到处只觉手下的肌肤不住颤抖弹动,显然白凤凰的心已再平静不下来了。白凤凰双腿虽是紧闭,股间却有一丝黏腻脱匣而出。战龙伸手轻轻一抹,惊觉战龙已发现了自己桃源反应的白凤凰还来不及说话,腿已被分,一丝甜蜜的黏腻已给战龙抹到了唇上,那香甜的、前所未闻的滋味,羞的白凤凰更不敢开眼,耳边只听得战龙高笑,显然他已把手举了起来真羞的白凤凰无地自容。
  但战龙的手段还不只此,一尝之下白凤凰一声娇呼竟是脱口而出,怎也压制不住,战龙竟手指连勾,将白凤凰桃源境地勾的泉水滚滚,还将那甜腻的春泉抹在白凤凰贲张的|乳上,光是|乳上甜腻火热的触感,就似在告诉白凤凰,她已抗拒不了他邪淫手法的侵犯,教白凤凰如何受得?何况随着一对酥胸被抹出一片晕红热浪,战龙的双手也不闲下,连搓带揉、似捏似推,将白凤凰傲人的玉|乳揉弄个不休,那刺激无比的感觉,令白凤凰浑身发烫,尤其一对蓓蕾更是愈来愈胀、愈来愈挺,犹似两颗诱人的紫红葡萄,勾的战龙的手不住挤捏流连。
  眼见白凤凰羞的脸红耳赤,娇躯轻颤不休,战龙邪邪一笑,一对酥胸似完全陷入了战龙的控制之中,白凤凰只觉一股股热浪自敏感的玉|乳蓓蕾上不住送入,火上加油般摧动着她腹下的烈焰,白凤凰虽已意志强抑着那本能的冲动,却抑不住体内如虫行蚁走般的刺激,加上玉腿又给战龙强力的分开,娇羞的白凤凰只觉桃源幽径处一注注诱人的春泉正不住外溢,被战龙的手不住捧出,淋浇着自己美丽胴体的每一寸所在,而那春液似被注入了魔力一般,娇躯每处被沾上的部份,就好像变成了敏感地带,不住发起热来。
  喘息未定、春心已萌,当白凤凰的芳心正在挣扎,是要继续抗拒春心淫欲的诱惑,还是干脆降伏在这滚滚情潮的冲击之下,战龙已展开了动作,白凤凰忍不住一声娇吟从琼鼻喷出,战龙那火烫的情欲,已灼上了她结实粉嫩的玉腿,龙枪正顺着她漫溢的春泉,逐步寻幽探胜。
  被誉为十大名器之首的十重天宫,就这样被战龙那粗壮,坚挺,火热的龙枪慢慢刺入!
  “啊!……”
  撕裂感向她袭来,白凤凰忍不住纤腰一挺,咬牙忍受着这巨大的痛楚,却不知美女秀眉微皱,银牙轻咬,两行清泪又夺眶而出,一副似极痛苦又似极甜蜜的可人模样,正是最令战龙满意的降伏。
  “姑姑,你要忍住啊,千万不要伤害了六郎。”
  明歌郡主强忍着剧痛爬过来,伏在白凤凰身边,握住姑姑颤抖的玉手,看着战龙那雄壮的龙枪慢慢刺入姑姑的身体,白凤凰泪眼模糊,心中默默祷告,“蓝大哥,我对不住你了。”
  明歌郡主知道姑姑在想什么,其实这个貌似女神的姑姑,早就是明歌郡主心中的偶像,师父已经场面那一片冰山之下,让如此貌美无双的姑姑为一个鬼魂孤守一生?也实在太委屈她国色天香,天下第一的美貌了。
  “姑姑,师父他是因为估计天下苍生的安危,才奉献了自己的生命,他的死,你要永远的记住。现在,六郎已经逐渐拥有了明神的法力,你千万不能因为你的委屈一怒之下伤害了他,姑姑,明歌需要他,这个世界的和平也需要他。”
  白凤凰沉重地点头。白凤凰的泪水在战龙那粗大的龙枪破体而入时流下,她芳心狂颤,呼吸急促,虽是心中恨怒难当,恨不得身上的男人马上消失,但体内却有一种本能,催促着她暗暗地体会着龙枪的进入。而随着战龙淫笑自若地分开白凤凰的美腿,又是猛然一顶,她就觉身上一沈,呼吸一窒!差点又一声呻吟脱口而出。
  虽说已给撩起了春情,但白凤凰天赋异禀,桃源胜景特别窄紧,又是处子破瓜,那堪男人强攻?偏偏战龙似很享受地看着白凤凰圣女咬牙苦忍的模样,双手紧紧扣住白凤凰汗湿的柳腰,那粗壮的龙枪固执地在白凤凰的桃源境中披荆斩棘、步步前进,强烈的痛楚令白凤凰浑身冷汗直流,痛的柳眉紧皱、银牙紧咬,却只能抗得住不哼一声,桃源处却已背叛了她的意志,欲迎还拒地紧紧吸啜着入侵者,火辣辣地任其步步挺进,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
  虽说已经得手,但白凤凰桃源处本能地啜紧缠卷,竟还忍着一声不发,战龙一边徐徐挺腰,挺进之间连磨带旋,好更深入地拓宽白凤凰迷人的桃源,一边双手微微施力,在白凤凰纤细柔滑的腰侧连搓带揉,慢慢弄鬼起来。

()免费TXT小说下载
  白凤凰惊恐地发现,那撕裂的痛楚之中,逐渐逐渐有些异样的感觉传来,尤其桃源处因着春泉愈溢愈多、愈来愈润滑,智妖的侵犯也愈来愈方便,不知不觉间龙枪愈突愈深,辗转之间已攻到了深处,战龙的腿根已贴上了她被微微翘起的臀下,而战龙并不开始抽送,只是抵紧了她,缓缓旋磨起来,初次被开垦的桃源处被那粗大龙枪撑的满满的,痛楚自不待言,何况他又旋转磨动,一幅要将她整个撑开似的,白凤凰虽是咬牙忍痛,却不觉桃源处春泉汨汨,腰臀更是不自觉地扭动起来。
  战龙腰身微微用力,开始缓缓抽送起来,白凤凰桃源处噗哧噗哧的微响,白凤凰又羞又气,但本能的反应是那般明显,桃源处对战龙的欢迎,她根本无法否认,现在的白凤凰真恨不得回到刚刚才破身的时候,虽是痛楚难耐,仿佛整个人都要被撕裂,总比现在既痛且快,搔的芳心散乱难挨的好。
  芳心骚乱之际,更加无法抵挡那销魂滋味,正白凤凰女偏过头去,竭力不想再听耳边传来战龙的淫秽言语之时,桃源处那逐渐强烈的滋味已突破了防线直上心头,痛楚已被愈来愈强烈的快感渐渐取代,白凤凰只觉桃源处被战龙蹂躏的淫泉滚滚,虽是不愿承认,狂野的快感却强烈的冲击着她的神经,在她的体内肆意轻狂,桃源处的泉水噗哧之声,在她的耳内已变成了威力惊人的海啸,一次又一次地拍打着她软弱的抗拒,呼啸而来的快感一次次地席卷过她周身,烧的白凤凰头昏眼花,好几次心神都差点随着耳边的勾引而去,也不知怎么拉回来的。
  “姑姑,都是我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