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141部分

杨家女将-第141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龙姬惊喜得说:“这太好了……是不是明神将会在这个人身上重生?”
  柴明歌说:“明神法力无边,转世的只是她的法身,不过现在已经确确实实复活在六郎的身上了。六郎只要搜集了明神破散的另外十一道元神,取回天元元,真正的明神就彻底重生了。”
  白凤凰说:”
  明歌,六郎既然是你的未婚夫婿,你为何不告诉他真相?就这样让他稀里糊涂吗?”
  明歌郡主道:“因为这个极为特殊的原因,我,姑姑,母后我们三个人都被六郎强行占有。不过他现在神志不清,等他醒来,他不会知道今天晚上发生过什么事。”
  “姑姑是天之神女,你为我已经牺牲了很多。我不想你为此背上沉重的负累。”
  明歌郡主突然后抱住白凤凰的身体,“姑姑,我不要你死。”
  白凤凰鼻子一酸,明歌居然看出了她的心思,当时她虽然放弃了抵御,默默承受了战龙对自己的暴行,但那不证明她会接收战龙,相反她更不会原谅自己,这件事情过去之后,她会义不容辞地选择自刎以谢蓝玉堂。
  明歌郡主正是看穿了姑姑那颗坚贞的心,所以她暂时不与战龙相认,就是为的避免白凤凰的尴尬,“姑姑,有句话我不得不说,你由始至终都深爱着蓝玉堂,可是他爱你吗?你这样茫无目的第爱一个人,爱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值得吗?”
  白凤凰痴痴说道:“我爱他,他也爱我。”
  明歌郡主苦笑道:“错!蓝玉堂虽然是我的恩师,我对他就像对待我父皇一样尊敬他。可是,站在男女情感上面,我不得不说,姑姑你爱上蓝玉堂,分明就是一个错。师父是一个不懂的感情,或者说分不清感情的男人,他一直在你和石玉棠之间徘徊不决。他总是对天长叹,师父与我师叔石玉棠青梅竹马,与姑姑却是一见钟情,让他选择其中一个?放弃任何一个,都是对他沉重的打击。所以他宁愿接过看守星煞魔君的重任来逃避,逃避你和石玉棠师叔对他的爱。他是一个懦弱的男人,姑姑,论武功,师父是仅次于明神和星煞魔君的大英雄,但是感情上,他实在是一个弱者。你不应该为他这个弱者,牺牲你宝贵的生命的,如果那样的话,石玉棠也会瞧不起你的。”
  明歌郡主的话,重重地雀仔白凤凰的心坎上,她那颗已死的芳心,豁然醒转,思量许久,方说道:“石玉棠,她还好吗?当初我们为了争夺蓝大哥,反目成仇,这一别十年,就再也没能相见,不知道蓝玉堂这一走,我们俩个还能不能再将手握在一起。”
  明歌郡主见姑姑神色开始好转,道:“师叔这些年比你还要痛苦,或许她对师父的爱更深,但是不会像你这般寻死腻活,她会将师父未能完成的遗愿继续下去。明年的中秋节,星煞魔君还要作乱,那时候,重任将会落在石玉棠师叔的身上,还有,我过几天必须火速返回天山。”
  龙姬问:“为何这样急?”
  白凤凰也说:“明歌,你难道就这样走?不合六郎打声招呼,也不与他相认?”
  明歌郡主道:“天将大任于斯人也,我现在还不能将儿女私情太看重,我必须星夜赶回天山,实话告诉母后和姑姑,我与石玉棠师叔想需要靠幻剑灵修互补对方,才能保全对方的性命,也就是说,在四年前,我与她生命混连在一起,我们用的是天山派的幻剑灵修,每隔一段时间,都要靠对方的真气补给自己足够的能量。不然的话,我们俩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为天山御剑的佼佼者。”
  白凤凰恍然大悟,“怪不得你的武功进步如此神速,石玉棠更是声名鹊起,一下子跃身当今泰山北斗级高手行列。”
  明歌郡主点头道:“迫于形势需要,师父将天山派上门传给石玉棠师叔,他也估计到自己总有一天要出事。天山御剑必须要有一位顶天立地的豪杰才能支撑起门户。这十年,石玉棠师叔每天都是十个时辰在冰雪覆盖的天山之巅练习天山御剑最高境界的剑法。也终于实至名归,不枉她十年之苦。”
  龙姬叹道:“明歌,我什么时候在能见到你?”
  明歌郡主笑道:“母后,我这次回来,最主要的是惦记你的病情,没想到六郎误打误撞,虽说侵犯了你的身体,却在无意之间将困扰你多年的疾病清除去了,只是母亲委身于他,我们母女共侍一夫,多少有些荒唐。”

()好看的txt电子书
  龙姬苦笑,“造化弄人,我们只能顺其天意,若不是我喂他药丸,他又怎会侵犯我?这全是天公之意啊。”
第121章  闻香起舞(1)
  战龙离开悬空岛,与四娘,慕容雪航,龙兰,八姐九妹返回瓦桥关,临去时,悄然回首,恍然若梦。一路上,战龙悄悄观察四娘,大嫂和龙兰以及八姐九妹的脸色,昨天晚上,战龙清清楚楚的记得中了龙姬的六色曼陀罗花毒,其淫无比的药力将自己折磨的死去活来,那时的记忆也是支离破碎,断断续续,自己肯定是做了那种事情,而且好长一段时间都在做那邪恶的事情,到底同谁做了,却说不清楚。四娘,肯定是做了,战龙尚且记的自己第一个扑上去的就是四娘,可是那销魂的味道却记不起来了,龙兰反正已经和自己说不清楚了,做不做也无所谓。大嫂呢?战龙发现大嫂脸色极不正常,路上一句话也没有,莫非……想到这里,战龙有些后悔起来,哎,我本来是无心伤害大嫂的,但愿昨天晚上没有侵犯到大嫂,可是隐隐约约记得自己一下子上了N个女人的,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那些过程了呢?
  回到瓦桥关,令公已经从真定府赶过来。潘仁美,潘豹和潘凤也从淤口关赶来。看到令公沉着脸坐在正中央的太师椅上,尤其是放在令公身旁的那只木尺,八姐九妹心里咯噔一下,心道:“这木尺乃是杨家执行家法时候才用的,父亲将它拿出来,肯定是要惩罚什么人了,想想开,最有可能享受这个待遇的人就是自己了。”
  两个萝莉里更加害怕,看看四娘。
  四娘摸摸她们的头,示意她们不要害怕。
  慕容雪航,龙兰,八姐九妹三个一起跪下来向令公认错,简单的述说了一下悬空岛的经过,然后等着令公发落。
  战龙说:“父亲,虽然八妹和九妹这次惹上了滔天大祸,但是正是因为这个祸,我才有机会与悬空岛上的人认识,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而且白松林也同意招安。你就不要责怪八妹和九妹了。”
  令公一拍桌子,怒道:“这两个丫头,就知道惹是生非,好在六郎你将这件事情临危化险为夷,不过她们必须家法伺候。”
  八姐九妹见父亲震怒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看来这顿家法是躲不过去了,咬着牙说:“父亲息怒,都是女儿不好,自作主张,不但招惹父亲生气,还连累母亲和嫂嫂跟我受苦,要惩罚就惩罚我俩吧。”
  令公吐了一口闷气,厉声道:“你们知道就好,身为杨门女将,你应该为自己的过失承担责任!”
  说着拿起家法,对着八姐九妹落了下去。却听到战龙哎呀一声,令公的这一计家法,正好落在了战龙的后背上,战龙用身体护住了两个妹妹,含着眼泪说:“父亲,不要怪她们,是我用兵不当,你惩罚我好了。”
  令公重重的叹息一声,扔了家法说,对八姐九妹说:“你们这两个不争气的东西!”
  说罢,甩袖离去。慕容雪航连忙上来扶住战龙,战龙忍着疼站起来。示意大家自己没事,八姐九妹逃过家法,自然对战龙感恩非浅。
  悬空岛终于一场虚惊,战龙对潘仁美道:“潘大人,淤口关你那边辽军可有动静?”
  潘仁美道:“没有,只是皇上圣旨来到。”
  战龙见他神色不悦,就说:“潘世伯,什么事情?”
  潘仁美指着潘凤说:“皇上已经封凤儿为昭阳公主,和亲山西。”
  战龙顿时心中明了,看看潘凤问:“凤儿,你可愿意?”
  潘凤红着眼睛摇头,“我不去。”
  潘仁美道:“君命难为,元帅,你看这事?”
  战龙说:“程世杰那边,我还要试探一下他的动静,你们父女先不要着急,我心中自有安排。先到后面休息,我先处理一下军务,我们晚上再说。”
  战龙回到房间,刚坐下,四娘就跟了进来,见她手里拿着药瓶,战龙说:“四娘,我没事。”
  四娘笑笑说:“还是擦些药好,这药,治疗外伤效果很好,来!我给你涂上。”
  战龙脱去上衣,躺到床上,四娘看着战龙背上那一道青紫的血痕,鼻子一酸,眼泪掉落到战龙的背上,战龙抓住四娘的手说:“四娘,真的不疼。”
  四娘擦擦眼泪,一边仔细的把药水涂上去,一边说:“这本应该是打在她俩身上的……”
  战龙笑道:“父亲本来是吓唬吓唬八妹和九妹的,见我挡上来才用了力气的,他也心疼宝贝女儿,哪舍得用力答啊?”
  四娘擦擦眼泪:“你不要哄我了,六郎疼吗?”
  战龙抓着她另一只柔荑,枕到头下面,说:“四娘,我很累,好想睡上一大觉,你在这儿陪着我好吗?”
  四娘点点头,轻轻的给战龙穿上衣服,然后做到战龙身边,战龙抱着四娘的一只胳膊,安详的闭上眼睛……

()好看的txt电子书
  一下子睡到了下午。醒来时发觉午饭没有吃,肚子饿的厉害,刚要起来到厨房找点吃的回来,就听外边一阵脚步声,一个紫色的身影带着一股幽香进来。
  原来是大嫂的小师妹紫若儿。
  紫若儿笑盈盈的将食盒打开,端出热气腾腾的瓦罐,里面是一只炖的香气十足的母鸡,紫若儿说:“六哥,这只鸡是我特意给你炖的,以表上次我受伤时候你给我做补汤的恩情,师姐她们吃完午饭后跟随杨叔叔去真定半途接应我军粮草去了。”
  战龙问:“大嫂她们都去了吗?”
  紫若儿点点头说:“去了,师姐特意嘱咐我照看你的,他说你身子虚弱,让我炖只鸡给你补一下,其实这些东西我都不会做的,全是四娘做好了,我端过来而已,你可不要笑话我啊。”
  战龙嘿嘿笑道:“哪里,哪里,公主亲自端来鸡汤,你的心意六哥领了。”
  紫若儿笑道:“我一个亡国公主,来到这儿能受到你们这么好的待遇,若儿心中实在过意不去。”
  战龙安慰她说:“若儿不要着急,程世杰那个恶贼,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等我养好伤,就到山西找他算账。”
  说着就要做起来喝汤,却是哎呀一声,碰到了悲伤的伤口,其实也不是很疼,有一大半都是战龙装出来的。
  紫若儿慌忙扶住战龙,说:“听到六郎这番话,我心里就满足了,可是你现在必须抓紧时间养好身体啊!你坐好了不要动了,我来喂你吃吧。”
  紫若儿盛上一碗鸡汤,做到战龙身边,一勺一勺喂给战龙吃,战龙美滋滋的享受着美味,一边还装作弱不经风的样子,将身子靠到了紫若儿香喷喷的身上,紫若儿当他是真的没有精神,也不加在意,认真的喂战龙吃了一碗后,又给战龙盛上一碗,战龙一口气吃了三大碗,才抹抹嘴说:“真舒服啊!我吃饱了。”
  紫若儿收拾起碗筷,说:“那六郎你好好休息吧,我要走了。”
  战龙拉住紫若儿的手说:“若儿不要走,陪我坐这说会话吧。”
  紫若儿苦笑了一下说:“我们有什么好说的?”
  战龙说:“我知道你身上有一份名单,是关于集合有志之士,讨伐程世杰那个逆贼的,我还知道你们要在这个月的十五,在一个叫红花亭的地方聚义,可是程世杰已经已经知道了你们的计划,你是不是在为这件事情着急啊?”
  紫若儿轻轻点头说:“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是师姐告诉你的吗?再过一些时候就到了红花亭聚义的日子了,我却始终想不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取消这次行动吧,对我们的损失会很大,有好多弟兄都是刚刚联系上的。而且取消行动只会表示我们向程世杰的畏惧,有损军心。可是我又害怕程世杰为这件事情做出大手脚,到时候派大批的军队围剿红花亭,那样我们的牺牲会更大。”
  战龙说:“程世杰远在山西,调兵没有那么容易吧?前几天他修书给这儿的王总兵发兵,就说明他的军队没有大规模出动的可能性,程世杰就是发兵,估计也是小股部队,大不了由一批高手带领而已。”
  紫若儿眉头略微舒展,说道:“六郎说的不无道理,等师姐来了,我再与她好好说一下。”
  战龙趁机将手望紫若儿腰中挽去,口中说:“到时候,我跟你一起去红花亭,咱们一块对付程世杰,我就不信制服不了这个大奸贼。”
  紫若儿连忙说:“那太危险了,程世杰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