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193部分

杨家女将-第193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六郎一愣,马上又说道:“其实也有极少数人对侯爷不满,经常在皇上跟前说你的不是。”
  程世杰沉下脸问:“是谁?他又说些什么?”
  六郎道:“以太师王泽为首的一些大臣,经常对皇上说,说太原侯拥兵自重,心怀叵测,还说你原本就不是真心归降大宋,而是……”
  “而是什么?”
  “而是,缓兵之计,只要机会成熟,就会倒反大宋。”
  六郎说完,仔细看着程世杰的反应,程世杰脸上肌肉一阵颤抖,不过又很快恢复了平静,道:“太师肯定是被虚假军情蛊惑了,想必是辽人为了挑拨我和朝廷的关系,散步了与程某不利的流言。”
  六郎道:“我看也是,我来的半途中,就遭到了大辽南院飞鹰堂的刺杀,幸亏小人有所防备,否则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程世杰端起酒杯道:“贤侄,路上确实辛苦了,来!我再敬你一杯。”
  二人一饮而尽,程世杰借着酒意道:“贤侄,公事说了半天了,咱们不说了,一起乐呵乐呵,你不是想见识一下我们奇门的厉害吗,我就给你见识一下。”
  见到程世杰眼睛里的暧昧之光,六郎也来了精神,靠近道:“那小侄就拭目以待了。”
  程世杰指了一下那群载歌载舞的绝色佳丽,道:“贤侄,你看这些女人中,哪一个中看?”
  六郎笑道:“我看,最前面那个好正点啊。”
  程世杰虚了一声,道:“能不能换一个?”
  六郎心道:“表演节目?该不是会像在红花亭那样刺激吧,要是的话,六爷今天可不客气了,反正这些女子六爷都不认识,他不让我挑那个叫苏姬的女人,看来这个苏姬和程世杰关系不一般啊。”
  于是,六郎眯着眼睛终于又选中一个,那是一个年约十八九岁的女郎,有着欺霜赛雪的稚嫩肌肤和惹火的身材,穿一身翠绿的纱裙,越发显得亭亭玉立。
  六郎指给程世杰,就见程世杰神秘一笑,开始运用他的‘六合玄控’,只见一道金光从程世杰身上飞出去,正中那个绿衣女郎,她身子像被蝎子蛰了一下,微微一下颤抖,然后就像中了魔咒一样,朝着前面扭着腰身,缓缓走出来,来到六郎和程世杰近前,并不说话,而是继续着她的舞步,六郎的目光被她娇艳生光的肌肤吸了过去,忍不住伸手在她背上轻抚了一下,触手处只觉细滑香柔,少女独有的青涩又平添了一分滋润纤细的触感。
第169章 侯门深似海(2)
  六郎叹道:“侯爷真是好手段,莫非这个佳人全无知觉了?”
  程世杰却不做正面回答,而是道:“只要贤侄喜欢,你现在对她做什么都可以。”
  “真的吗?”

()
  程世杰又开始发功,那女郎果然中了邪死的,扭着柔软的腰肢,在六郎面前做着各种夸张、淫荡的动作,她胸前峰峦起伏,一道深邃诱人的美沟半隐半露,在丰盈光润的香肌映衬下,实是美得惊人,因为身子渐渐灼热,女体幽香缓缓散出,体香扑鼻而来。
  六郎见她急促地喘息着,对着自己摇首弄姿,胸前那一堆柔软而、丰挺的双峰不住起伏,连带着那美沟也在她眼前媚光闪动,六郎喉中不由愈来愈乾,身子里头也有一种火热的感觉愈来愈浓、愈来愈深刻,可强自撑着理智;端起一杯酒朝程世杰敬过去,程世杰笑道:“贤侄,在我这儿,就和你在家里一样,不必拘束,你想怎样就怎样。”
  六郎哈哈笑道:“侯爷真是豪爽,六郎佩服,既然你这样豪爽,六郎也告诉你一个大秘密。”
  程世杰低声问:“什么秘密?”
  六郎笑道:“侯爷可知道,六郎最近刚收了两位夫人?”
  程世杰笑道:“有所耳闻,而且,我还知道,你的这两位夫人可都不简单,她们是易水寒山悬空岛白岛主的两位千金,我与白岛主有一些交情,只是因为韩天远那厮,闹得有些误会。”
  六郎道:“不提那厮,侯爷,你可知道我不仅得了两位美貌的夫人,还得了一些珍贵的古董,只是这些古董缺少买家啊,有心卖给那些朝廷的大臣,又怕他们眼红,借着这次机会,我想让侯爷帮我找个销路。”
  程世杰心中一喜,他对悬空岛的宝藏早就垂涎三尺,听六郎这么一说,立即来了兴趣,将胸脯一拍,道:“贤侄,这件事你算是找对人了,别的不敢说,将你的宝贝拿到山西来,我为开一个展销大会,将整个山西的商坛巨贾全都找来,你还愁没有销路?对了,你那儿到底有多少宝贝,我好给你打个预算。”
  六郎见他说的如此亲切,心中骂道:“六爷要是把那些宝贝搬来,你还不把六爷我杀人灭口,然后再将我那些宝贝变卖,从当了军饷,你还不马上骑兵杀到东京汴梁去?好在六爷还没有找到那批宝藏,说说只是唬你的。”
  程世杰却信以为真,进一步说道:“贤侄,悬空岛的宝藏可是富可敌国,你一下子拥有了这么多宝物,就没有什么想法?”
  六郎道:“想法倒是有,我就想着再找几房漂亮的老婆,然后再盖上一所又大又漂亮的房子,侯爷,你可千万不要笑话我啊!”
  程世杰笑道:“好色之心,人皆有之,何况像我们这样的当世英雄。”
  六郎惊讶道:“侯爷,这句话,我可不敢当,要说当今英雄,你算一个不假,六郎顶多能算半个。”
  程世杰笑道:“贤侄不必谦虚,就凭你不费一刀一枪,招安悬空岛,试问天下能够有几个人做到?”
  六郎道:“侯爷说的有点意思,怎么让六郎感觉有点曹操与刘皇叔青梅煮酒论英雄的意思?”
  程世杰又道:“不错,本侯爷就是曹孟德,贤侄你就是刘皇叔,只要咱们两个联起手来,还愁干不成大事?”
  六郎故作诧异道:“侯爷,你的意思是?”
  程世杰道:“如今天下,看上去波澜不惊,暗中却是激流汹涌,咱们大宋王朝,更是风口浪尖,你我都是明白人,就不用我详细说明了吧?”
  六郎假装明白了其中道理,道:“承蒙侯爷指教,可是六郎一介凡夫俗子,只求平平安安做个太平小官,娶上几房美貌妻子就知足了,我可管不了那么许多天下大事。”
  程世杰哈哈一笑,道:“贤侄,这是大智若愚,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你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对悬空岛,其实你早就垂涎三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你就动了脑子,不管你用了什么方法,总之,悬空岛现在在你的手里,你手握富可敌国的巨资,我这里有可以争霸天下的兵马,若是我们两个联起手来,定能将大宋江山……”
  说到这里,程世杰看了一下六郎的神色,又道:“定能将大宋江山护佑的如同铜墙铁壁,管让大辽不敢正视。”
  六郎心道:“果然老奸巨猾,这个反字,就非等六爷先说出来吗?”
  程世杰又端起酒杯,约六郎一同喝下。
  程世杰将苏姬唤过来,搂在怀中,“贤侄,咱们今天谈得投机,所以更要不催不罢休,你看看,落云这丫头,已经受不了了,你还不赶紧安慰安慰她。”
  六郎心道:“奸贼,你这分明是勾引六爷上钩,然后还不是想骗取那个宝藏,不过,六爷得教训你一下,这美人计可不是跟谁都好用的。”
  六郎打定主意,笑道:“侯爷,这女人吗,六郎倒是爱,可是要上的话,必然要上我看上的女子,这个嘛,过于妩媚,不是我喜欢的哪一种,不上也罢!”
  程世杰问道:“原来,贤侄看不上,那你再挑一个。”
  六郎道:“不必挑了,我就看上这位姓苏的姐姐了。”
  说完,六郎偷偷观瞧着程世杰的反应,心道:“你不是惦记着我悬空岛的宝藏吗,六爷就是要送你一顶绿帽子给你,看你还敢不敢要。”
  程世杰在短时间内经历了一个暂短时间的思考后,微微一笑,道:“这还不好办,苏姬,难得钦差大人喜欢你,你还过去陪钦差大人消遣一会儿?”

()免费TXT小说下载
  苏姬有些惊讶,差异的看着程世杰,就连六郎也暗中佩服程世杰真是个能屈能伸的老奸巨猾,六爷当着你的面,要你的女人,你居然给了,那六爷可就不客气了。
  苏姬看到程世杰那微怒的神色和坚定不可更改的眼神,颤抖着娇躯,与落云换了下位置,六郎毫不客气的将这位绝色美人抱到怀中,道:“多谢侯爷厚爱,那六郎可就要受用了,你的这位女弟子真招人爱啊!”
  六郎说着,就将大手伸进苏姬的金黄|色的望仙裙。
  六郎从她背后来看,除了肚兜的带子外几是全裸,修长的身材、玲珑的曲线、莹白的肌肤完全没有半点掩饰,简直是完美到了极点,虽然说脸上挂了少许不情愿,却完全无损於那夺人心目的艳丽,一想到这样完美的裸体,就要任由自己寻幽探胜,六郎兴奋起来。
  一寸又一寸地抚爱挑诱,再没有任何一点保留地占有着,苏姬那娇柔不情愿的呻吟声又响在耳边,六郎嘴角不禁涌起笑意,想不到自己有这种本事,当然太原侯程世杰的面,占有他的女人。亏满朝大臣对他谈虎色变,却也不过如此,还不是被六爷耍的滴溜溜转?
  六郎兴奋之下恣意蹂躏,看这洁艳胜雪的女弟子会被自己凌辱成什么模样。
  六郎带着一丝丝的兴奋和刺激,大手在裙子里面,那件薄薄的内裤已经是被下体流出的蜜汁打湿了一片,在正中间两腿之间的部位,明显可以看得见一块略呈扁圆形的水泽。六郎的魔手、唇舌开始顺箸光滑的玉腿曲线向上逐渐攀升。越过足踝、越过小腿、越过腿弯……而其中大腿处内侧的肌肤特别的滑腻和潮湿,让六郎流连忘返,在这处地方不住的摩掌了良久。
  在六郎的挑逗下,苏姬有些迷茫,看到程世杰正在冷眼看着自己,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六郎故意在她的小耳边吹着气,提出了个更令她脸红心跳的要求来。苏姬鬼使神差般紧闭双眼,从嘴角边挤出一声细微的应允之声,朝着桌案趴了上去,而那紧闭的修长双腿却乖乖的张了开来,露出了之间的绝美风景。六郎赶紧托住玉臀,龙枪狠狠刺入那一团软滑的肉中,开始用实际行动来让她快乐起来。
  “侯爷,你的弟子果然不错啊!”
  六郎用讥讽的口气看着程世杰。
  程世杰铁青着脸,喝下去一大口酒。
  在六郎生猛的攻击下:苏姬只觉身体里的快感浪潮汹涌澎湃,从胸口、从下体,一波一波的扩散到四肢百骸。她浑身火热难当,胸前涨的满满的,好像要冲破肌肤一般直直立着。六郎给予她快乐和刺激,填满了她空虚难耐的感觉,她轻皱柳眉,嘴里无意识的发急促的喘息。
  六郎就这样玩弄着程世杰的女人,一边与他胡聊八砍,程世杰全无心思,只顾一杯一杯灌自己,六郎知道,那是他在压抑自己,他在躲避六郎带给他的巨大羞辱,但是为了寻求今后能够与六郎合作,程世杰必须要忍气吞声。
  六郎看着身下的苏姬激|情四溢,自己也激动起来,逗弄她的动作也变得疯狂而杂乱无章了起来。终于迎来了那巅峰时刻,可是六郎想到自己的精华中含有巨大的能量,就这样丢给程世杰的女人,有点儿可惜了,于是在关键时刻,将精华丢在了苏姬柔软的美臀上。
  完事之后,六郎提上裤子,又与程世杰推杯换盏,程世杰便对六郎展开心理攻势,无非是要六郎于自己合伙的事情,六郎口上不住的答应着,心里面却是打着另一个算盘。
  六郎又陪着程世杰喝了一气,二人都有了几分醉意,程世杰遣散歌女,拉着六郎到外边看戏,侯府前院和后院各安排了两台大戏,侯府外面还有一台,是给老百姓看的,从今天开始,连唱七天,可谓规模空前。
  六郎对这些不敢兴趣,耐着性子陪程世杰看了一会儿,道:“侯爷,小侄感觉有点喝多了,我想随意走走,你不介意吧?”
  程世杰是个戏迷,正看到兴头上,就对六郎说:“贤侄随意。”
  六郎又拱手说:“侯爷,小侄溜达一会儿,就回驿馆休息去了,明天我再过来给你请安。”
  程世杰点头同意,六郎便离开戏台,心道:“正好趁着老家伙不注意,我在他家中随便搜一搜,看看有没有搬到他的证据,另外,紫若儿还交代过自己,顺道打听一下红花亭聚义被程世杰抓到的那些义士有没有下落。”
  六郎哼着小曲,在程世杰附中开始转悠起来,凡是觉得可疑的房间他都要上前瞧上几眼,因为侯府大多侍卫都知道六郎的身份,所以也不敢阻拦。六郎一路溜达,慢慢的就来到后边院子,心道:“妈的,程世杰的贼窝想不到这样阔气,光院子最少也有十几层,都把六爷我转迷糊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