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230部分

杨家女将-第230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持巨大的山斧;其他十一人中,六人持长枪,两人持钢刀等短兵刃,最后三人为弓弩手。
  进攻之时,士兵们在各小队的盾牌之后隐蔽身体,缓步前进。手持盾牌的士兵在最前面只管低着头向前前进;山斧长枪在盾牌的两旁伸出,身体隐蔽在盾牌的后面,紧跟着盾牌前进,弓弩手在最后。
  在与敌交锋之时,盾牌挡敌之弓弩,防敌之兵器,山斧保护盾牌砍杀前方之敌,长枪配合山斧杀敌,单刀短兵则在长枪与山斧使老与敌人近身上前拼杀,保护使用山斧与长枪的士兵,盾牌手则在保护好身后同伴的前提下,寻找机会用单刀杀敌。各队弓弩手都要集中听从百户的命令进行齐射,压制和削弱敌人。
第218章
  此外,盾牌手后背都插有标枪,手持山斧者随身带有手斧,在冲击敌阵或者防御之时可投枪与掷斧来削弱敌人。
  每营共有十个大队,每个大队再分成五个小队,如此细化下去,既容易教练,又容易辅导,队伍的吸收也很快,七郎更是以身作则,认真听讲紫烟讲述作战之策。
  紫烟还规定,听到命令而队伍不前进就是队长与持盾者的责任,如果队长和持盾者被杀害,其他的士兵必须马上顶替队长与持盾者的职责,倘若其他士兵因为队长和持盾者战死而逃跑,全队都要斩首。
  同时在作战过程中,根据不同的情况,一队人也可以分成两队,组成两阵,人分成两队后,兵器也随人分成两队。除此之外还可以将两仪阵再变成三才阵,队长居中,两边配以四山斧两短兵,左右两翼各有两盾牌三长枪。弓弩手依旧在后,如此一来就能将二十人的队伍在一条直线上展开。
  对于这样的安排,大部分人都觉得很头大,也头晕,特别是叛军与土匪出身的人,都觉得这实在是太麻烦了,打仗哪里管那么多,直接冲过去拼杀一阵就行了,但是在主帅和营将官的督促下,和大量赏金的诱惑下,士兵们训练的还是非常积极。
  紫烟将七郎的营教导完毕之后,让另一个营的将领明天过来观摩,然后七郎在帮助他再回去依法炮制,按照这个方法训练,这样下去,只需几天功夫,全体官兵将都会吸收到这种新能量,全军面貌也将焕然一新。
  轮到训练炮兵和弓弩兵时候,紫烟就有些说不上话来了,这时候列位娇妻中便有专家出来帮助她教导,白雪妃帮她详细讲解火炮的性能和威力,四小姐向她详细讲解弓弩的巧妙使用和准确度的联系方法,紫烟再将这些组合起来,用自己的独特方式将训练方法安排布置下去。
  不知不觉中,天就黑下来了。
  忙完这一天,六郎十分高兴,晚膳时,偷偷对慕容雪航使了眼色,慕容雪航会意一笑,六郎就先到白雪妃和司马紫烟房间里等着,两位娇妻沐浴之后,都穿了单薄性感的内衣,引的六郎欲火燃烧,就想一亲芳泽。
  白雪妃笑着说:“老公,别的姐姐都在等着你呢,你要是这样话,那些姐姐会有意见的。”
  六郎笑道:“这个我自然知道,可现在我不是正在等待时机嘛,闲着也是没事,不如让我亲亲我的雪妃啊。”
  说着,就掀开白雪妃的睡衣,在她微微隆起的肚子上亲吻起来,随即就让嘴巴占领了酥胸,含着两只丰满白嫩的玉峰,手掌也滑入双腿间游走起来。
  见白雪妃终于情动,六郎想到昨天晚上少给她一次,就说:“雪妃,看着你的肚子,六爷就爱死你了,已经受不了了,先讲给你一次吧。”
  白雪妃含羞带惬的点着头,六郎就放进去,轻轻的松动起来,动作一直保持着开始的温柔……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六郎六郎,淑女好求。参差荇菜,郎君我爱。六郎六郎,妾身要求。求君安抚,深入浅出。六郎六郎,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六郎六郎,用力加油。前前后后,上下左右。六郎六郎,永记心头。”
  伴着六郎的温柔,司马紫烟跟着节奏念起了六郎那首神诗。
  六郎高兴的问:“紫烟,你怎么也知道这首诗啊?”
  紫烟笑着说:“是白姐姐今天刚教给我的。”
  六郎赞道:“今天刚教,你就记住了?这记性,真是六爷的好助手啊!”
  紫烟含笑不语。
  六郎缓缓动作着,就这样让白雪妃登上了巫山之巅。
  六郎又来奖励紫烟,紫烟推说道:“六爷,你还是留着力气去奖赏其他的姐妹吧,紫烟昨天不是已经接受过赏赐了吗。”
  六郎却不容分说将自己的火热曰了进去,笑道:“这一次是给你的额外奖励,今天来了紫烟带给军队的这些阵型和攻守套路,我军将为此迅速提升一个档次,你说,六爷能不奖赏你吗?”
  紫烟含笑承接着六郎的赏赐,道:“六爷,那紫烟谢谢你了。”
  六郎刚才因为怕伤到白雪妃肚子里的宝宝,一直采用保守的进攻方式,这回终于有了发泄欲火的对象,加上紫烟已经略通房事,所以六郎不用考虑怜香惜玉,放开手脚,大举进攻,结果将紫烟杀的连连求饶,六郎却是趁胜追击,直把紫烟杀的丢盔卸甲,溃不成军,娇躯乱抖,眼看就要双眼翻白,六郎生怕将她弄坏了,明天就没人给自己训练军队了,只好停了下来。
  看紫烟已经不省人事,六郎依旧雄风不减,白雪妃又将柔软的身子靠上来,道:“六爷,紫烟妹妹都不行了,你就在雪妃身上发泄出来吧。”

()好看的txt电子书
  说完娇羞的看着六郎。
  六郎亲了这位善解人意的娇妻一口,道:“雪妃,爱死你了,那我就不客气了,你可要稍微忍一下啊,会很厉害的。”
  白雪妃含笑点头,二人又摆好姿势,缠绵着恩爱起来,六郎终于在白雪妃的温柔中迎来剧烈的山洪暴发,白雪妃承接琼脂玉露同时,不忘运用双修之法,提升自己的功力。
  六郎也感到身体疲软,就抱着白雪妃小睡了一觉,等听到二更天的梆子后,六郎赶紧爬起来,看了看熟睡中的司马紫烟和白雪妃,两个人赤身裸体抱在一起正在甜睡,锦被滑落在一边,两具洁白的玉体让六郎看的赏心悦目,这两个娇妻都属于温柔加智慧的那种,她们的美貌和温柔矜持的个性,让六郎对她俩极为溺爱,六郎帮两位娇妻盖好被子,自己穿了衣服,悄悄来到慕容雪航房间。
  轻轻推开屋门进来,六郎在外屋驻足,就听里面传来女人们的调笑声,首先是宝日明梅娇哼告饶声,伴着慕容雪航和紫若儿嘻嘻哈哈的调笑声,宝日明梅急道:“大嫂,小若儿你要闹了,让你们搞得我都难受死了,再这样下去,我非得犯错误不可啊。”
  六郎偷眼观瞧,但见三人赤光光的挤在大床上,二嫂宝日明梅被慕容雪航和紫若儿夹在中间,四只玉手正在她洁白如玉的胴体上面抚摸,宝日明梅娇羞的躲闪拦挡着,可是她只有两只手,那里挡得住四只手的夹击?
  慕容雪航笑着将手伸入宝日明梅紧夹的双腿间,在那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中摸索着说:“梅梅,昨天晚上你那发情的样子好可怕啊,现在居然又装开正经了,呵呵!绝对是骗人的。”
  宝日明梅娇羞地说道:“大嫂,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前很少这样的,不知道为什么,和你在一起,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就是想要……”
  六郎心中暗笑道:“那是六爷美国春药厉害。”
  慕容雪航继续抚弄着宝日明梅灾情严重的地带,浅露笑容,道:“净瞎说,我怎么可能让你冲动?分明是你前一阵子,做过了什么异常刺激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产生的后果,不过我倒是乐意抚慰你一会儿。”
  见宝日明梅一副欲罢不能的样子,慕容雪航又问:“梅梅,是不是这样不能让你解脱?”
  宝日明梅略有同感的点点头,慕容雪航又说:“梅梅,我这儿有一种好东西,或许能够帮你解脱一下冲动的困扰,你要不要试一试?”
  宝日明梅好奇的道:“什么东西啊?”
  慕容雪航就咬着她的耳根说了一句话,宝日明梅顿时粉面羞红,道:“大嫂,你居然也有这东西?羞死人了,你们是不是经常使用?”
  慕容雪航一本正经的道:“只是寂寞了就拿出来用一下,梅梅你要不要用?”
  宝日明梅脸红道:“那多不好意思啊,我一看见那东西,就……哎!还是不要了,太羞人。”
  慕容雪航却道:“我有个主意,把你的眼睛护住,不让你看到,你就不会害羞了。”
  说着,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纱巾,将宝日明梅的眼睛遮起来,冲早已已经埋伏好的六郎招招手,六郎轻手轻脚的跑进来,看着床上含羞带怯的宝日明梅,冲慕容雪航竖起大拇指,就开始宽衣解带了。
  慕容雪航则对紫若儿说:“小若儿,你去将我们的宝贝的拿来玩啊。”
  紫若儿应了一声,就跑下床来,与六郎亲热了一会儿,六郎让紫若儿用樱桃小口将自己抚慰了一会儿,就雄赳赳气昂昂的提枪上阵,朝着宝日明梅过去,慕容雪航帮着六郎让宝日明梅摆好姿势,六郎就顺利的攻入要塞,快活起来。
  宝日明梅舒服享受的同时,起了一点儿疑心,问:“大嫂,这个东西怎么是这个用法啊?感觉还跟真的一样。”
  慕容雪航微笑着说:“这可是若儿妹妹私藏的好东西,是原北汉皇宫中里面的贡品,一般人当然没见过,怎么样?还舒服吧,是不是可以缓解你的冲动了。”
  宝日明梅娇羞的点头,道:“很好玩,就是感觉有点害羞啊。”
  六郎大展雄风,施展浑身本领,宝日明梅因为受到药物迷幻的原因,越来越不能自拔,到了后来,她几乎猜到于自己欢好的人,很有可能不是紫若儿,因为紫若儿根本不具备那样强大的冲击力,可这时候的宝日明梅,已经迷失了心智和自我,在六郎的狂轰乱炸之中,几度昏厥,最后如同一瘫软泥,再也动弹不得。
  六郎这才将她放开,接着与慕容雪航和紫若儿亲亲我我的游戏起来。
  宝日明梅含糊不清的问道:“大嫂,你们也要玩一会吗?”
  慕容雪航一边承受着六郎的攻击,一边说:“当然啊,难道只许你冲动,就不许我们也冲动吗?”
  因为紫若儿将床前的帐幔落了下来,导致床上漆黑一片,六郎正好趁黑作恶,将三个女人都送上巫山之巅,宝日明梅又问:“大嫂,我怎么感觉这会儿,咱们床上多了一个人啊?”
  慕容雪航反驳道:“净瞎说,你分明是兴奋过了头。”
  说完,又接着和六郎亲热。


  宝日明梅实在疲倦,就昏昏睡去了。
  六郎也在极度满足中停下来,特意跑到床里面,抱着宝日明梅滑腻的娇躯甜美的进入梦乡。
第219章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六郎被慕容雪航推醒,六郎问:“航,这么早就叫我?”
  慕容雪航小声道:“天都快凉了,你赶紧走吧,免的待会儿让宝日明梅发现了。游戏就不好玩了。”
  六郎想了想,道:“对,那就让她继续蒙在鼓里吧,我倒喜欢这种蒙面玩法。”
  慕容雪航却狠狠的拧了六郎的要害一把,说:“亏你想的出来。”
  六郎嘿嘿笑着,又对着慕容雪航动手动脚起来,“航,那我岂不是应该好好谢谢你?”
  六郎说着,就压了上去,幔帐里面黑乎乎甚么也看不见,二人颇有干柴碰到烈火的意思,要不是顾虑到慕容雪航肚子里面的宝宝,六郎肯定是要狂轰乱炸一番,尽管加了小心,用了比较温柔的动作,由于黑的原因,在动作中,六郎还是把床边上的紫若儿踢到床下去了。
  紫若儿哎呀一声,将宝日明梅惊醒,黑乎乎的甚么也看不见,听到紫若儿的叫声,宝日明梅顺手摸过来,感觉到两具摞在一起的身体,小声道:“大嫂,你们还没与结束啊?”
  紫若儿也是迷迷糊糊说了一声:“师姐,你们都把我挤到床下去了。”
  紫若儿说着爬上来,宝日明梅吃惊道:“哎呀,见鬼了!”
  六郎心道不好,连忙从慕容雪航身上爬起来,顺着床脚躲出去,就听宝日明梅叫道:“大嫂,刚才我摸到床上有两个人,可紫若儿在地上啊,我昨天晚上就感觉不对劲,这床上明明多一个人嘛。”
  慕容雪航却装傻道:“梅梅,你又在说梦话了,是不是昨天晚上玩得太开心了?”
  宝日明梅摸着脑袋回忆着刚才的情景,明明是自己摸到两个人摞在一起,然后又亲眼看到紫若儿爬进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紫若儿拉开幔帐,让微微的晨光透进来,笑嘻嘻的道:“二嫂,你分明是做梦了,刚才我也做梦了,我梦见你们俩只顾着玩得高兴,都把若儿挤到床下去了,格格……”
  宝日明梅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