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237部分

杨家女将-第237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一段快慢适当的暴雨之后,苗雪雁心满意足的瘫倒在六郎怀中了,看着这个柔情似水的美女,六郎心中亦不由升起万种柔情,将她揽在怀中,深情的喃呢:“燕子,我的好宝贝!就这样睡了吧。”
  苗雪雁面上带着淡淡的满意笑容,一脸幸福的依在六郎怀中,甜甜睡去。
第226章
  谢第二天,六郎命令,将在莲花峰匪巢缴获的所有战利品全部装车,派了一只小部队,将这些东西运回卧牛关。自己则与四小姐、苗雪雁、白云妃、白雪妃四位娇妻统帅大军前往晋阳县城,临走时,一把火将莲花峰的匪寨少了个精光。
  大军来到晋阳县城外,与仁堂会的部队回合后,六郎发现仁堂会昨天一晚上都没有闲着,竟在晋阳县城城门外搭起了一座土城,军事用木板加泥土切成的,比晋阳县城的城墙还高出一两丈。仁堂会说:“搭建这座箭塔实在是费力气,末将指挥人马一夜未睡,期间晋阳县城的弓箭手与我军展开激烈的对射,我军通过付出三百劳力的代价,终于将这座箭塔建成了,目前,箭塔面对晋阳县城的那一段城墙,已经收到我军的控制,若是攻城的话,就攻打那一段城墙。”
  六郎赞扬道:“干得不错,只是白白牺牲了那么多士兵。”
  仁堂会笑道:“六将军,死的都是那些俘虏,我不派他们修建箭塔,派谁?”
  六郎哈哈大笑道:“高,实在是高!”
  仁堂会也附和着笑道:“全是六将军栽培,目前这些俘虏匪兵还有一二百人,要不要派他们打前阵?”
  六郎道:“当然了,我怕你人手不够用,又给你带了五百。”
  六郎让那五百投降的匪兵集合起来交给仁堂会指挥。晋阳县城下,很快就列好了进攻阵型,七百匪兵被顶在最前面,仁堂会催马巡视了一遍,喊道:“刚刚投降的土匪兄弟听着,现在是你们改过自新的机会,晋阳县城就在眼前,只要杀进去,活捉了彭有亮,你们就是奇功一件,不但既往不咎,而且升官发财。”
  仁堂会又命令将整箱的块银抬上来,每人分了一块约有十两的银锭,传令:“准备进攻!”
  七百匪兵之后,是本部官兵的三千藤牌短刀手,再后面是两千弓箭手和三千长枪手,骑兵分散两翼,准备策应。
  六郎看看,一些臂力较大的弓弩手已经爬上土城,用大号弓箭压制住前面城墙上的敌军弓箭手,六郎点点头,传令:“进攻!”
  七百匪兵虽知道自己被人家当作了肉盾,但是面对强大的官军,也只有拼着一死,冲上晋阳县城或许才会有一线生机,于是这些人也暗自下了狠心,一手持藤牌,一手卧短刀,抬着十架云梯朝着晋阳县城步步逼近。
  六郎的军队控制了制高点,就可以不断地在土城上面依靠高度向城墙上射箭,射杀城墙上的守兵,慢慢削弱对方的士兵,使其无法全力防守,双方的弓弩手依靠盾牌,展开了疯狂的对射。
  在这样疯狂对射的第一阵,进攻在最前面的匪兵就死伤了两百多人,但是云梯也已经冲到了城墙下面。匪兵喊着号子,举着盾牌,朝城墙不顾一切的冲上去,虽然弓箭已经起不了多大作用,但是彭有亮确实有一套,守城的士兵不仅有石头,可以往下砸,更有装满了灯油的口袋,挂在城墙上面,用长矛在上面扎了许多小洞,里面的灯油就淅淅沥沥的流下来,正好浇到进攻匪兵的头上身上,接着火把扔下来,还未能爬上城墙去,就被烧的鬼哭狼嚎,纷纷从云梯上面掉了下来。
  六郎见到攻击受阻,骂道:“这个彭有亮,居然学六爷守三台关的办法,混蛋!”
  现在,敌军浇灯油的办法比六爷更胜一筹,这样不但省油,而且精确度极高,下面云梯上的兵,根本没有办法躲开。六郎气的上火了,隐隐的有些牙疼,谩骂者,让士兵将全军的备水全抬过来,然后命令孟良焦赞过来听命。
  二将带着各自的夫人跑过来听命,六郎抬起水桶,迎着四人浇了上去,连浇了四桶水后,见这两对活宝全都浑身湿透,孟良惊讶的问:“六哥,你这是干什么?”
  六郎沉着脸,手指前方道:“我军攻打晋阳县城,只带了这十架云梯,现在已经毁了一半,你们四个马上带领本部人马顶上去,今天我势必取下晋阳县城,怕你们被火烧,六爷帮你们上个护身符,还啰唆什么,给我上!”
  孟良焦赞还有陈大陈二两位夫人都是莽夫,见前锋部队这么半天还攻不上城去,早就憋着一肚子火,得令后,嗷嗷叫着,指挥本部兵马冲了上去。
  孟良本部还有一架挡箭车,现在还用上了排场,挡箭车之上,孟良焦赞挥舞着大道和钢鞭,两位夫人也持着藤牌和钢刀,迎着敌军的箭雨,冒死冲了上去,来到攻城的前锋部队跟前,那七百匪兵已经所剩无几,孟良焦赞站在车上,已经有接近城墙一半的高度,再从车上蹦到云梯上,尽管敌军的砸石和浇油很猛烈,孟良焦赞带领两个夫人还是奋不顾身的冲上城墙去,期间四个人均受到石头的砸伤,好在四人同是皮糙肉厚,一点儿皮肉之伤不影响战斗。

()好看的txt电子书
  孟良焦赞也顾不上头发和胡子被烧焦,一爬上城墙,就抡起大刀和钢鞭与守城的敌军展开白刃战,二将均凶猛无比,杀的守军接连后退,两位陈夫人也趁机带领亲兵杀上来,一下子攻占了一段城墙。
  随着攻上来的士兵越来越多,孟良焦赞也逐渐的占领了一大段城墙,慢慢朝着城门靠拢,攻城的云梯已经全部被毁,攻入城去的大约有三四百人,其他的后续部队堆在下面上不去,六郎生怕有意外,对四位娇妻说:“大家不要看着了,火速占领城门,将我军放进去,那两个屠夫时间长了恐怕顶不住了。”
  苗雪雁会意,拉出宝剑,率先跃上那架挡箭车,然后纵身跳上城墙,参如激战,白云妃和白雪妃也先后跳上去,六郎和四小姐轻功差点,站在车上,看距离城墙垛口还有三丈来高,六郎道:“四姐,干脆我送你上去,你火速占领城门,接我进去吧。”
  四小姐点头,提了三尖两刃刀,被六郎用双掌托起她的娇躯,六郎双臂用力,喊一声:“上!”
  四小姐双足一用力,顺利的跃上城楼,手提三尖两刃刀,加入战团,她的加入,顿时将犬牙交错的僵持局面打破,带着一团凝重的刀光,冲入敌阵后,大片大片的敌军跟着刀光躺下,敌军纷纷后退,不到一刻时间,就占领了城门,孟良焦赞带兵打开城门,六郎和仁堂会带领大军杀进来。
  双方又展开激烈的巷战,直到日当正午,总算将敌军全部歼灭,彭有亮也被或抓,六郎让他投降,这小子口气却是硬的狠,六郎一气之下,让孟良砍下了彭有亮的人头,悬挂城门之上。叛军还有一千俘虏,全被收编,六郎在晋阳县城重新设置了县衙门,留守一千兵马,然后将缴获的金银一起带回卧牛关。
  路上,看孟良焦赞的狼狈相,四人的头发和胡须全都被烧焦,满面灰尘遮住了本来面目,加上四个人长的个头,体型差不多,要是不说话,连男女都认不出来了。六郎乐的在马上前仰后合,几位娇妻也都掩口而笑,孟良却连吹捧带哄骗的邀功。
  六郎道:“这次攻打晋阳县城,两位将军功不可没,回到卧牛关,除了金银赏赐之外,给你们夫妇放假三天,让你们尽享天伦之乐。”
  两位女将均都是喜笑颜开,孟良焦赞却是苦不堪言,本想讨个封号啥的,结果却落个与家中悍妻恩爱三天的赏赐,二将深知两位悍妻的威猛,回到卧牛关后,就找个地方猫了起来。
  庆功宴上,孟良焦赞的两位悍妻出人意料的剃了光头,以极酷的造型,震喝了在场诸将,想想在攻城的时候,被敌军用火将头发全都烧焦了,剃成光头也无可厚非,只是两位女将军相貌凶悍,原本留着头发还知道是女将,着剃成光头之后,真是难以再分辩男女了。
  两位女将军向六郎告状,说一回城就不见了孟良焦赞的踪影,六郎猜想是这二人惧怕悍妻强加房事,偷偷躲起来了,于是传令满城搜查,终于在一个隐蔽的剃头房找到二将,等二陈夫人将孟良焦赞带到大厅时,众人见到四个光头,无不喷饭。
  酒席间,孟良焦赞又借大胜之说,贪杯求醉,结果被两位夫人劝停,六郎也不许二将贪杯,畅饮了一气,就命两位两位陈夫人将二将架回家,享受天伦之乐去了。
  宴席之后,六郎将列位娇妻分别安排好,然后先来到那几位编外娇妻的房间,伴着燕语莺声,和臀波|乳浪,六郎对她们说:“列位娇妻,今日本将军大胜而归,有话对你们说啊。”
第227章
  朱玉婵上前道:“六爷,是不是要给我们转正啊?”
  六郎道:“差不多吧,你们几个的事,我已经和我四姐说过了,她虽然不高兴,但是也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朱玉婵欣喜道:“太好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跟六爷朝夕相处了?”
  六郎却道:“不行,四姐虽然同意了,但是六爷家中还有父母,而且双亲都是老顽固,那里肯同意我一下子收你们这些老婆,而且形形色色,他们又不了解你们的根底。”
  朱玉婵道:“你和两位老人家说说不就行了吗?”
  六郎道:“说是要说,但是要慢慢地说,一下子全说出来,他们肯定不同意,所以这一次,我只带雪雁一个人走,剩下的列位娇妻,你们既不要嫉妒,更不要气馁,只要帮我守好卧牛关和解塘关,机会早晚都会有的。”
  朱玉婵撅起小嘴,道:“六爷,你好偏心啊,我好羡慕苗姑娘啊!”
  六郎劝道:“我不是说了吗,不许嫉妒,你们在卧牛关给我好好练兵,好好镇守城池,机会是很快的,我想你们保证,每个月都会诞生一个名额。”
  众女这才满意,苏姬说:“六爷,你的苦衷,亲身们都明白,你就不要为我们的事情担心了,我们这些姐妹更是应该团结起来,帮助六爷镇守边关,对付程世杰和大辽。”
  六郎夸奖道:“苏姬说的多好啊,事实就是这样的,现在我军被夹在程狗和辽军的势力中间,很难受的,所以大敌当前,要以国家大事为重,儿女情长暂且放一下,不过今日既然是庆功,咱们也要团聚一下……”
  朱玉婵喜笑颜开,上前道:“六爷,奴家想你都想死了。”
  六郎看到她那喷火的双眼,轻轻颤抖的香肩,不由得轻笑出来,扒开朱玉婵的上衣,托起那对沉甸甸的|乳峰,六郎禁不住暗赞一声,这两团软肉是如此的浑圆饱满,却没有丝毫的下坠,既大且挺,那就是十分难得的了。两根手指轻轻的在根部转着圈,邪笑道:“骚,前些日子,六爷写的那首神诗,你可背熟了?”
  朱玉婵急道:“六爷,人家早就被过了,我这就背给你听。”
  六郎道:“先不急!”
  说着,就将朱玉婵拔了个精光,在她身上仔细的检查了一遍,说:“我的先看看你有没有作弊。”
  朱玉婵娇声道:“六爷,这次人家是真的背熟了。”


  “是么?”
  六郎将她抱到自己膝上,用手摸着那溪水潺潺的水帘洞,“骚!看看你下面的水!”
  六郎从她的两腿间,抄起一把蜜汁,放在她眼前。
  朱玉婵羞得全身白腻的肌肤都泛起了淡淡的粉红色,看起来是格外的诱人。刺激得六郎更是食指大动,轻巧而温柔的分开她的双腿,两指并拢,挤开那两片守卫的花唇,手指缓缓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朱玉婵一边颤抖,一边背诵起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六郎六郎,淑女好求。参差荇菜,郎君我爱。六郎六郎,妾身要求。求君安抚,深入浅出。六郎六郎,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六郎六郎,用力加油。前前后后,上下左右。六郎六郎,永记心头。”
  一首神诗下来,六郎的手掌已经湿透了。
  六郎笑道:“果然记住了,今后可要勤于温习,免得忘记了。”
  六郎吩咐道:“列位娇妻,准备打地铺,咱们通宵热战了。”
  因为今天晚上人数众多,也只能打地铺了,六郎开始考虑今后是不是需要给自己制一张特大号的大床。
  苏姬、铁心兰、兰柳、朱玉鸾、张绿华五个人齐动手,很快就铺好了地铺,六郎脱光衣服,抱着骚媚的朱玉婵,摆好姿势,一个直捣黄龙曰进去,直爽的朱玉婵浪叫出来:“六爷!好厉害啊……”
  六郎下面挥军猛进,上面也是手口并用,一双大手罩住了高挺的双峰,不客气的揉搓着,且很了解的径往敏感的樱桃逗弄,唇舌在光滑的颈、耳、锁骨间舔弄、啃咬。朱玉婵的身体震了震,桃源洞口处微微的抽搐了一下,大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