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24部分

杨家女将-第24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绦隆A嫉纳碜右幌卤两簦搅慕壳诺乖诖仙希惶婧蔽厍暗囊凰穹澹稚细ε墓燃涫陌鲋椋己喜簧洗笸龋挥衅疵娜套√迥诘某宥墓燃湟殉笔黄?醋湃┑慕棵奈拗搅么缃撸挚┌捉崾档乃取
  龙兰羞得轻轻呜咽了一声,清楚的袒露在战龙面前。她下腹上长满了乌黑油亮的萋萋芳草,诱人的桃源秘地被微微覆盖,若隐若现,更加逗人。战龙摩挲着这温暖茂盛的芳草,笑道:“三嫂好茂盛啊?”
  龙兰俏脸通红,娇羞不语,战龙温柔的抚摸她丰满的身体。
  龙兰的身子曲线动人,欺霜赛雪的肌肤泛着美玉般的荣润光泽,双峰饱满坚挺,杨柳蛮腰却盈盈一握,小腹平坦坚实而无丝毫赘肉,玉臀浑圆挺翘,双腿修长结实,此刻被大大的分开。

()
  两片饱满却依然是少女般的粉红,微微的翕开,好似熟透得绽开条缝的蜜桃,空气中似乎隐约散发着一股诱人的芬芳,战龙的心快速跳动几次,双手握住了她的纤腰不住抚摸,笑道:“三嫂,你的好湿啊。”
  说着,他一面跪在她两腿间,舌尖在大腿内侧舔了起来。
  龙兰似乎嗯了一声,娇躯一阵轻颤,战龙看了她妩媚的神情一眼,低下头又缓缓舔上。
  龙兰激动的阵阵颤抖,不断开合,吐出股股,芬芳的气息浓郁了许多。
  战龙心中欲火狂升,双手握住她的水蜜桃大力揉捏,龙兰竟然就战抖起来,喉间忍不住哼了两声,涌出大股粘稠芬芳的蜜液,身子软了下来。战龙抬起头笑道:“三嫂,你以前没有舔过吗?”
  龙兰桃腮晕红,鼻翼煽动,兀自沉醉于高。潮的快感中,虽然闭着眼睛,却也艳光四射。的确,她从来没有享受过如此的待遇,三郎是很传统,很古板的人,他又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战龙继续凑上嘴,极耐心的侍候着身下美艳动人的三嫂。
  龙兰终忍不住哼了起来,战龙大受鼓舞,更加卖力讨好,直将她下身当作世上最可口的美味仔细品尝。
  龙兰在战龙挑逗着下,再次蜜汁倾泻,昏厥过去,好半天才悠悠醒转,睁眼看到真龙正歪着头看自己,不由得一阵娇羞,“小色狼,刚才都被你玩死了。”
  战龙笑道:“三嫂,本来是要你帮助我,想不到反是我帮你了……”
  龙兰嘤咛一笑,直起身子,双手握住战龙的鳞甲龙枪,“小色狼,嫂子这就还给你,昨天晚上,刚跟东方姨娘那里学来的,也不知道好用不好用。”
  龙兰秀眸传情,张开了红润的嘴巴……
  享受着三嫂温暖的口腔,战龙甚是欢喜,低头注视着她的动作,赞道:“三嫂,你替六郎吹箫,昨个刚学的!”
  龙兰含羞点头,继续卖力气地品箫。
  战龙灼热粗壮的龙枪逐寸被她灵巧的小舌头湿润,硕大Gui头又被含入了湿润的口中轻轻吮吸。Rou棒在她温暖的小嘴里更加膨大,酥麻的醉人快感浪潮一般翻涌,战龙忍不住哼出声来。
  龙兰明媚的大眼睛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战龙,一面吮吸一面将粗壮的棒身吞入,口中“啾啾”作响。
  战龙扶住她的螓首轻轻挺动,一面小幅度摆动一面赞道:“三嫂,你真好!我好舒服。”
  龙兰眼中露出又羞又喜的神色,抱住战龙的屁股缓缓将Rou棒吞到极至,却仍有一小截露在唇外。战龙觉得尖端已顶到她柔软的喉间,再慢慢将玉茎退出,龙兰鲜艳的红唇紧紧包裹,那温暖湿润的感觉让战龙畅快不已。
  战龙用手爱抚着三嫂柔软的秀发。龙兰探手将两颗肉丸握在手里轻轻抚摩,一面摆动螓首大力吞吐起来。她的技巧相当了得,神态更是讨好,酥麻的感觉逐步的加强,战龙渐渐的轻狂起来,挺动腰肢,将她的小嘴当做蜜|穴一样抽插,龙兰配合着战龙的挺动,喉中轻轻的娇吟,一面娇媚的望着战龙,柔顺的神态更是诱人。
  一阵强烈的瘙痒直冲精关,龙枪一下在她口中暴涨三分,龙兰当然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更加剧烈地套弄着龙枪。战龙低吼一声,用力抱住她的头。龙兰用力的吮吸,一面快速的吞咽,小舌头让战龙不住颤抖。
  回味良久,战龙才依依不舍地拔出龙枪,拧了拧她的小嘴赞道:“三嫂,你这张小嘴可真要把六弟的魂儿都吸走了!”
  龙兰温柔地倒在战龙身上,娇羞地说:“东方姨娘教导的招数好厉害啊,我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试过,六郎,真的很爽吗?”
  战龙想到三嫂温暖迷人的小嘴,只为自己服务过,就连三哥都没有尝过这销魂的味道,不由得更加喜欢,将她搂得紧紧,“好嫂子,我爱死你了。”
第39章 袭击玉胸
  第二天中午,战龙和龙兰在荷花丛里吃罢午饭,就听见一阵喧哗,原来是南唐的水师过来了,远远就看到大船上迎面飘舞的林字大旗。龙兰点点头,“果然来了,六郎,做准备。”
  龙兰将秀发扭成一把梳起来,将早已经准备好的三枚用油布包的严严实实的炸药带在身上,然后,从包袱重取出两把雪亮的牛耳尖刀,一把叼在口中,一口扔给战龙,“水中用这武器好使。下水后,我去他们的船下面按炸药,你为我警戒,清楚下水来捣乱的唐兵。”
  战龙低声说:“明白。”
  龙兰将那把明亮的双刃匕首叼在口中,由船尾潜入水中。
  只见一流细微的水花闪电般朝着那三条大船飞过去,战龙也跟着潜入水,龙兰的速度他跟不上,等他游到南唐水师大船地下的时候,龙兰正在用锤子、凿子狠力的凿船底。这艘大船的船底全是坚硬的榆木,要想短时间凿的大船漏水,导致浸没是不可能的。但是龙兰力求凿出一个能够装下霹雳弹的小洞,还是很容易的事情。
  战龙见那三艘大船刚刚从自己面前驶过,刚走出几十步远,其中一艘大船的下面就发出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然后那条船就忽悠一下子向一侧倾斜了,好几名护船的南唐兵因为惯性,被甩到了水里。这条船也开始慢慢的吃水下沉。负责押运船只的正是林东虎的妹妹林熙蕊。她跳出船舱,见到这等情况,气的哇一跺脚,连忙指挥舵手将剩下两只船赶紧靠岸,可是南唐兵已经乱成一团,好多人都在大声喊着:“小姐,船下有人。”


  林熙蕊气急败坏的吼道:“给我下去抓住他!”
  两名精壮的手唐兵立即脱掉大衣,各拿了短刀扑通两声潜到水下,林熙蕊自己拿了弓箭,对着水下瞄准,可是瞄了半天不见人影,倒是水下一阵骚动,接着泛上来一股鲜红的血水,慢慢的,刚才下去的那两名大汉横着身子浮出水面,看他们脖子上还兀自咕嘟嘟冒着血花,显然是被人割断了气嗓,现在已经断了气。
  这两名水兵刚下去,战龙就已经恭候多时了,在水下,战龙打不过龙兰,对付这两个水兵还是绰绰有余。
  这两水兵刚下来,战龙就从侧面扑上来,手起一刀干掉前面的一个,后面的那个见事不好,一拳朝战龙脸颊打过来,战龙把头一歪,左手抓住他的胳膊,身子往前一贴,同时那把锋利的匕首在他的脖子上一抹,顿时鲜血急涌出来,染红了河水。
  这时候,龙兰又迅速爆掉了第二艘船,开始攻击第三条船。
  林熙蕊就在这船上,眼看着另两条船船底被炸毁,正在慢慢下沉。林熙蕊抽出宝剑,喊道:“都给我下去,江水下的宋军乱刃分尸。”
  在将军的督促下,十几名水性好的南唐兵士脱掉外衣,扑通扑通跳下水来。
  南唐兵下水后,就被战龙截住,战龙虽然水性不错,但是在水中一下子堵不住这么多人,不由为龙兰担心起来。但是水下也不能叫喊,只好全力作战,手中匕首连续干掉两名对手。
  有四名水性最好的兵勇下水捉拿龙兰。这四名兵勇都是身经百战的水匪出身,不仅精通水性,而且手脚上功夫都不错,龙兰仰仗水性好,跟他们周旋了一番,用匕首干掉其中一名兵勇,发现要想杀掉另外三个实在太难,时间若是耽误了,生怕船上的军火平安转移到陆地去。于是心生一计,来了个调虎离山。佯作不敌,朝着大船行驶的反方向逃去,同时放慢自己逃跑的速度,故意让那三个水勇追上来。
  三个水勇追了一段路,就不见了龙兰的身影,不由得心中发毛,他们本来就畏惧龙兰的水性,若不是害怕就这样上去会被林熙蕊砍了脑袋,他们才懒得追哩。可追着追着突然不见了龙兰的身影,不由得在水下停下来原地查找。可龙兰已经反追到刚才那条大船下面去了,成功的安置了炸弹之后,点然爆炸装置,就飞速游到战龙身边,“六郎,跟着我往水下沉。”
  战龙被龙兰用力一拖,二人顿时沉入水底,待听得船底爆炸声后,二人又浮出水面。
  林熙蕊眼看着这艘大船也要沉没,气的用手中弓箭胡乱朝水下射,“有种的就给姑奶奶出来?”
  战龙在水下听林熙蕊的叫喊声,心中得意,又想起这丫头前阵子给自己的一箭之仇,于是就想戏耍她一番,就在水中故意挑逗说:“这不是林家小姐吗?你不要站在那里跃武扬威了,有本事就自己下水来捉我,找那些兵,不全是白送死吗?”
  林熙蕊看不清战龙在水中的摸样,反正知道他一定是大宋将领,听他如此调谑自己,怒不可待第脱掉外衣,喊道:“小贼,休要猖狂,看本姑娘擒你。”
  战龙哈哈笑道:“亲我?要多亲几下才行。”
  说着一个猛子扎到水下去了。
  南唐兵见小姐要下水,纷纷过来阻拦,林熙蕊气急败坏道:“船都要沉了,三艘船的炮弹,眼看就这样泡汤了,让我如何回去向兄长交代,你们这群废物,都给我闪开。”
  说罢,不容分说,提着宝剑就跳了下去。南唐兵眼见小姐拦不住,大船也保不住了,纷纷都跟着跳水朝岸上游去。
  林熙蕊下水后,直奔战龙游过去,战龙和龙兰不紧不慢朝西侧岸上游着,看到林熙蕊追上来,战龙对龙兰说:“三嫂,这丫头是林凯华的独女,一身好本领,剑法尤其出众,上次就是她差点射死我。”
  龙兰一听,顿时停下来,道:“六郎,原来是她射伤的你,看我斩下她的人头,为你出气。”
  战龙知道,林熙蕊虽然武功不错,但是在水底下和三嫂过招,一定是白给,三嫂要是一怒之下,将这小妞一刀捅死了,实在可惜。于是就对龙兰说:“三嫂,敌将虽可可恶,但是我们杨家将乃是仁义之师,针对南唐要顺应父亲仁义收服的则略,不能斩尽杀绝,要杀的他们服气,最后称臣才是。”
  龙兰说:“那要我怎么办?”
  战龙说:“我们戏耍一下她,给她点颜色看看就算了,下次再不知悔改,定不轻饶。”
  龙兰皱眉问:“废她一条手臂?”
  战龙摇头道:“那样太残忍,再者说,林家将和我们杨家将一样,也都是铁骨铮铮,疼痛是创伤不了他们的。我们俩配合调戏她一下,定叫她难以忘怀。”
  龙兰哈哈一笑,“好,就依你。”
  这时候,林熙蕊已经追到近前,她自负自己武功高强,水里的功夫也是出类拔萃,对方虽然两个人,她却一点惧色也没有,冲上来,对准战龙就是一宝剑。战龙身子一滑,沉入水下去了。林熙蕊哪里肯善罢甘休,身子往下一沉,追着战龙就打。
  战龙见林熙蕊水下的功夫还真不菜,自己要想制住她还挺费事,于是就一边跟她缠斗,一边朝龙兰求援。龙兰见差不多了,一溜水线朝林熙蕊急速传过来,林熙蕊吓了一跳,她还从未见过游这样快的人,简直就是鲨鱼的速度。吃惊功夫,龙兰已经到了面前,怪不得自己的水兵下来抓不到他们。林熙蕊急忙挥宝剑斩龙兰,龙兰身子在水中滋溜一转,就到了林熙蕊的身后,一拳击出,正打在林熙蕊后腰上,林熙蕊啊的一声,顿时呛了一口水到肚子里。
  有史以来,这位林姑娘还没有吃过这样的亏,气急败坏回手一剑,却又被龙兰躲开,这水里挥剑要比陆地上慢许多,她挥剑的速度竟比不上龙兰躲避的速度,知道事情不妙,林熙蕊就想逃跑。
  战龙岂能让她就这样溜掉?沉到她脚下,一伸手就将林熙蕊的一双玉足抓在手中。

()
  林熙蕊见自己的脚居然被那轻浮的男子抓到,急忙挥剑要砍战龙,龙兰却到了她眼前,挥手一掌打在她拿剑的胳膊上,同时跟进一拳,正打在林熙蕊的腋下,林熙蕊疼的一松手,宝剑就沉到湖底去了。龙兰趁势扭住她的双臂,让她挣脱不得。
  战龙也就得手,一高兴就将林熙蕊的一只战靴脱下来,在他嫩白的小脚丫的脚心挠了几把。
  想到自己一个大姑娘,被男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