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246部分

杨家女将-第246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六郎遗憾道:“那你为何不去找她?”
  慕容雪航抱住六郎的后腰,用丰挺的酥胸摩擦着六郎的后背,道:“我虽然喜欢云罗师姐,但是我不想成为那种女人,云罗师姐看人的时候,目光是那样的深邃,让人不可抗拒,我要是与她相处时间长了,自然离不开她了,可我是想相夫教子的,尤其,人家现在舍不得你的宝贝嘛。”
  说着,就朝六郎身下摸去,却是“咦”的叫道:“好啊,你们又好上了。”
  六郎道:“不好嫉妒,今天为了表扬你们三个对我的忠心,六爷势必将你们奖赏个够,哪怕今夜不睡觉都要。不过,我还是担心,今天虽然应付过去了,明天怎么办,以后又怎么办?”
  慕容雪航道:“以后怎样,我也不知道,可是这两天决计不会有危险,因为皇上不是要巡视卧牛关和解塘关吗,父母双亲,还有潘大人以及大郎、二郎、三郎都要护驾的。”
  六郎点点头,道:“这就好,可是我不明白,二哥和三哥护驾还说得过去,大哥呢?他也会护驾?”
  慕容雪航笑道:“他啊,现在得到了皇上的宠爱,皇上说你大哥长相与他相仿,就将你大哥带在身边,让他效仿自己的言行举止,说不定还要你大哥假扮皇上去和大辽签署合约呢。”
  六郎心中一动,不由想到“金沙滩,大郎替了宋王死的传奇故事。”
  莫非,金沙滩的历史事实,真的不会改写?
  第二天,六郎醒来时,发现身边空空如也,猜想三位嫂子肯定都会去装良家妇女去了,也好,反正他们的心都在自己这里,六郎打了个哈且,爬起来梳洗之后,来给圣驾请安,执事的小太监领着六郎进来见驾,宋太宗满面红光,正在院子里面练他那个鸟功。
  太宗见六郎后,示意他等自己一会儿,六郎等了足足一炷香时间,宋太宗才收功,六郎连忙见驾,宋太宗就询问了三关的军政要事,六郎就将解塘关和卧牛关的情况说了一下,最后说:“万岁,寇准和任堂会以及岳胜都是将才,有他们镇守二关,万无一失,另外,晋阳县城前不久也被我收复,这一带可算是太平,要是圣驾不放心,臣愿意亲自护驾前往。”
  宋太宗摆手道:“这就不必了,朕身边有令公和潘大将军,你留守飞虎城更加重要啊,另外两位娘娘都推说身体疲劳,不想前往解塘关了,就让她俩留在飞虎城等我,这些女人啊,真是难测,不带她们来,就非要跟着,结果只走了一半路程,就受不了了。”
  这时候,两位贵妃笑盈盈围上来,口呼万岁之后,撒娇道:“万岁,臣妾不是走不动嘛,而是这儿的天气实在是太凉了,臣妾身体娇弱,哪里及得上吾皇龙体强壮啊。”
  宋太宗高兴的道:“那是朕多年修炼神功的效果,你们不去正好,就留在飞虎城等朕回来吧。”

()免费电子书下载
第235章
  第二天,六郎醒来时,发现身边空空如也,猜想三位嫂子肯定都会去装良家妇女去了,也好,反正他们的心都在自己这里,六郎打了个哈且,爬起来梳洗之后,来给圣驾请安,执事的小太监领着六郎进来见驾,宋太宗满面红光,正在院子里面练他那个鸟功。
  太宗见六郎后,示意他等自己一会儿,六郎等了足足一炷香时间,宋太宗才收功,六郎连忙见驾,宋太宗就询问了三关的军政要事,六郎就将解塘关和卧牛关的情况说了一下,最后说:“万岁,寇准和任堂会以及岳胜都是将才,有他们镇守二关,万无一失,另外,晋阳县城前不久也被我收复,这一带可算是太平,要是圣驾不放心,臣愿意亲自护驾前往。”
  宋太宗摆手道:“这就不必了,朕身边有令公和潘大将军,你留守飞虎城更加重要啊,另外两位娘娘都推说身体疲劳,不想前往解塘关了,就让她俩留在飞虎城等我,这些女人啊,真是难测,不带她们来,就非要跟着,结果只走了一半路程,就受不了了。”
  这时候,两位贵妃笑盈盈围上来,口呼万岁之后,撒娇道:“万岁,臣妾不是走不动嘛,而是这儿的天气实在是太凉了,臣妾身体娇弱,哪里及得上吾皇龙体强壮啊。”
  宋太宗高兴的道:“那是朕多年修炼神功的效果,你们不去正好,就留在飞虎城等朕回来吧。”
  两位娘娘口中称是,都纷纷冲六郎眉目传情,六郎也暗自心花怒放,原来两位娘娘存心是要来飞虎城跟自己幽会的,六郎告退,又去给父母请安,四娘将六郎叫到跟前,道:“六儿,你真有出息啊。”
  六郎惊讶问:“四娘何出此言?”
  四娘道:“还想瞒我们吗?雪妃都告诉我们了。”
  六郎恍然大悟,心道:“大嫂怀有身孕的事情自然张扬不得,可是雪妃怀孕的事情,对杨家来说,真是一件天大得喜事,怪不得二老都高兴地合不上嘴罢了。”
  六郎连忙谦虚道:“都说不孝有三,着无后最大,所以六儿就多娶了几房夫人,无非是想让二老多抱上几个孙子,这阵子军务繁忙,昨天竟将这大事忘记了。”
  四娘点点头,拉住六郎的手道:“六儿,你要再接再厉啊,争取我们杨家儿孙满堂,不要向你那两个没用的哥哥那样,尽让我操心。”
  六郎趁机道:“四娘,除了云妃和雪妃,我又收了紫若儿和雪雁两个。”
  四娘又惊又喜,道:“紫若儿虽然是北汉公主,但是一点公主的脾气也没有,又在我们杨家住过那些时日,我很喜欢她,本想将她说给你五哥,结果你五哥没有那等造化啊,这样也好,肥水不流外人田,你最好多下点儿功夫,让紫若儿也赶紧怀上。”
  六郎喜道:“儿遵命!”
  四娘又道:“那个雪雁是哪个啊?”
  六郎道:“她是苗东圃苗大人的千金。”
  令公喜道:“竟会是苗大人的千金,太好了!六儿,我与苗大人肝胆相照,你可不要辜负了苗大人遗留独女的厚爱啊。”
  六郎赶忙说:“父亲,孩儿知道了,我一定会好好对待紫若儿和苗雪雁,争取让她们也早点怀上。”
  四娘赞叹道:“六儿就是有出息,难怪你爹爹溺爱你。”
  六郎美滋滋的回道:“儿一定再接再厉,还有件事,就是潘凤已经和我也有了夫妻事实了,因为她是公主,这件事不好说啊。”
  令公先是一喜,又是一忧,道:“本来娶了潘凤也不是什么坏事,可她被万岁指婚,又挂上了公主的头衔,实在难办啊,不过六儿不要灰心,咱们慢慢想办法,我估计要是你能捏掉程世杰,这件事就能行。”
  宋太宗在令公和潘仁美的陪同下,带领护卫御林军,前往卧牛关,杨家儿郎包括七郎全部护驾同行,宋太宗一走,六郎马上占领了皇帝暂住的行宫。坐在宋太宗做过的龙椅上,六郎一手搂着一个娇滴滴的娘娘,一边亲热,一边询问。
  六郎道:“两位娘娘,我真没想到,你们居然到飞虎城来看我,这皇帝老子也真是够可以的,怎么能够领着自己的老婆红杏出墙呢?”
  说话间,将一只大手伸入符皇后的衣中,隔着丝绸肚兜,揉捏着她酥胸上的那对丰满。
  符皇后面带春风,道:“六爷,人家被你宠幸之后,简直就是离不开六爷了,算算你离开瓦桥关的时日,都已经多少天了,你让我和妹妹如何不想你?”
  李贵妃也笑道:“是啊,我们姐妹没有一天不想念六爷的,尤其是姐姐,有时候,想六爷想得厉害,实在受不了,就将人家当作是六爷,寻求安慰呢。”
  符皇后脸一红,道:“ 妹妹不要乱讲啊,这种事怎么好说出来呢。”
  六郎却追问道:“你快说说,你姐姐如何寻求安慰了?”
  六郎将另一只手伸入李贵妃怀中,摸到她丰挺的双峰,李贵妃嘤咛一声,敏感的缩下了身子,复又将酥胸挺过来,让六郎尽情抚弄,笑嘻嘻讲道:那天晚上,我们俩同床共枕,说话间想到了六爷,姐姐说,妹妹你说要是六爷能在这里,该有多好啊!我实在是想念他了。我说,姐姐,你要是是在想念六爷,就把我当作是六爷吧,姐姐说,可是你没有六爷的宝贝啊。我说,虽然没有六爷的宝贝,可总就是一个热乎乎的人啊,于是我就摸到她的胸前,温柔的给她揉着……

()
  符皇后红着脸,道:“不要讲了嘛,好羞人啊!”
  六郎听的兴奋,问:“后来怎样了,你有没有让姐姐舒服啊?”
  李贵妃笑着说:“当然有了,后来,符姐姐出了很多的水,都把人家的手弄湿了。”
  符皇后急道:“坏妹妹,你怎么什么也说啊,你不也是这样吗,又不是我一人寂寞,你发起情来,比我可是有过之无不及啊。”
  六郎咦道:“你符姐姐乃是虎狼之年,生理上的要求自然较强烈一点,可你怎么也这样骚啊?”
  李贵妃扭动着娇躯,用酥胸摩擦着六郎的手掌,道:“六爷,人家是情窦初开嘛,当然也有要求了。”
  六郎点点头,继续用大手蹂躏着两位娘娘的酥胸,阴笑道:“那你们今天谁先来啊?”
  两位娘娘互相望了一眼,虽然身体都有要求,却又不要意思先提出来,可是就这样让给对方,也是很不情愿说出口,六郎见状,又道:“这样吧,咱们公平起见,搞一个竞赛好不好?”
  两位娘娘齐声问:“什么竞赛啊?”
  六郎坏笑一下,道:“你们两个给六爷来个香艳表演,看看谁出的水多,我就将宝贝奖赏谁用,如何?”
  两位娘娘害羞的点点头,六郎搬过来两张椅子,让两位娘娘坐上去,然后让她俩将罗裙挽起来,天气已经转凉,两位娘娘都是穿了面料极好的丝绸长裤,薄薄的料子,摸上去如丝如绒手感极好,细致的曲线勾勒出一双修长玉腿的轮廓,六郎点点头,拿过毛笔,在她们的双腿间各画了一个大小差不多的圈圈,然后笑嘻嘻扔掉毛笔。
  两位娘娘不知道六郎要搞什么名堂,六郎搓搓手,满意的面对她俩坐下来,道:“刚才不是说过了吗,咱们要公平竞赛,看看你俩谁出的水多,将这个圈圈里面先湿透,六爷就先奖励给谁。”
  两位娘娘羞道:“六爷,你真会玩啊,这样子好羞人啊。”
  六郎道:“老皇上带着人都走了,谁会管咱们,难道你俩还怕六爷看?”
  符皇后娇羞道:“六爷,这样子,实在是好难为情啊,我们可都是娘娘啊。”
  六郎沉下脸道:“什么娘娘?那是糊弄别人,在六爷跟前,你们就是杨门女将,杨门女将知道吗?就是六爷的老婆,既然是六爷的老婆,六爷想怎么玩,就怎样玩,难道你们不想做杨门女将了?”
  两位娘娘连忙道:“没有啊,我们开始弄就是了。”
  说着,纷纷抬起玉手,朝着双腿间摸去。六郎连声制止,道:“这样不可以,不允许摸那里,要是用手的的话,谁不会出水?你们既然贵为杨门女将,就要有自己独到的本领,要通过意淫,来达成效果。”
  两位娘娘又问:“什么是意淫啊?”
  六郎道:“就是通过幻想,或者说通过回忆,比如说上一次,六爷干你们最爽的时候,你们可以想象和回忆,将那时候感受引导过来,就这样简单。”
  两位娘娘皱着眉头道:“即使那样的话,也很做到啊。”
  六郎说不要着急,我还没有说完,你们的手,可以随时抚摸自己的上半身的,两位娘娘一听,顿时领悟了游戏的真谛,纷纷解开上衣,将双手伸入各自的兜肚中,握住自己的一双丰满,采用自己最喜欢的方式抚弄起来。
  六郎看的连连点头,符皇后更是极快的进入最佳状态,见她微闭着一双媚眼,口鼻中发出微微的呻吟,身子向后仰起来,展露这自己修长洁白的脖子,一双手托起自己丰满的双峰,慢慢回忆着甘美的往事,娇躯蛇一样,在椅子上扭动着,一双修长的美腿也是若即若离。
  李贵妃有些找不着感觉,焦急的看看六郎,又看看符皇后,急切地说:“六爷,人家不行啊。”
  六郎道:“不要着急,慢慢找感觉,难道你甘心输给你姐姐不成?”
  李贵妃哀求道:“要不,六爷你帮我一下啊。”
  说着,将粉红色的肚兜撩起来,将酥胸挺过来,六郎吞了一口口水,道:“遵守游戏规则,不许作弊。”
  李贵妃撅起俏丽的小嘴,放下肚兜,只好自己胡乱摸起来。
  这时候,符皇后突然呈现出娇媚的神色,一只玉手托着玉峰,另只手一路摸上来,张开磹口含住自己的手指,紧皱着眉头,口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喊声:“恩,六爷……哀家好舒服啊!”
  说着,娇躯颤抖了一下,双腿用力的加紧,跟着娇躯又是一阵微颤,显然有了高潮。

()
  李贵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