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28部分

杨家女将-第28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四娘羞涩地点头,东方紫玉早已经争得了她的同意,四娘觉得这件事虽然说有些荒唐,但是,为了六郎,况且只是拿自己的身体做道具,演示效果,并不是真刀实枪的打真军,所以就同意了。
  东方紫玉西安给战龙讲了男女双方的生理常识,然后缓缓讲道:“天地的阴阳两气有开闭的现象,如春夏秋冬和画夜明暗等,都因时序变化而有不同。 人应依据这种阴阳原理,随著四季变化而行动。若要停止交合,精气不宜泄,阴阳之道即行隔绝。如此,怎能按正常的循序摄捕身体?要反覆地作练气行功法,吐出废气,吸人新鲜空气,增进身体康健。棒棒若不常交合,就会像整蛇一样,因为不能动弹而僵死在巢|穴里,所以应再练习导引法,使精气能通体圆滑地流畅著。天地间一切事物,都根据阴阳交合衍生得来。阳得阴而化育、阴获阳而 成长。阴阳相辅相成,互相感应,循环相生。 因此,男人一接触到女性,便会坚硬勃起,女子受性刺激後,密道自会开启,於是阴阳二气相触,Jing液交流,琴瑟和鸣。”
  不一会儿,东方紫玉就讲到了合欢得姿势,东方紫玉说:“笼统地说,交欢的姿势一共有九种,然后九种再细分为若干种,六郎,今天我就教你先学会这九种姿势。”
  “师姐,委屈你一下,就来充当六郎的伴侣吧。”
  四娘娇羞地点头。
  东方紫玉说:“九法第一曰龙翻。”
  东方紫玉让四娘面向上躺卧,让战龙伏趴在四娘身上,战龙在四娘两腿中间。
  东方紫玉道:“九法之中,首推「龙翻」。是因为这种女在下,男在上的交合,为所有人适用,大多数人采用的姿势。交合时,男人双手和两膝弯曲支撑身体,望之似龙,故名曰龙翻。翻,则是龙的动作了,交,是上下起伏,和左右摩擦的韵律动作所构成。”
  东方紫玉又指点了战龙如何掌握这种姿势的要领,并让战龙用类似交换的动作在四娘身上演练了一番,战龙双手抱着四娘柔软的纤腰,用坚挺的下身撞击着四娘的玉腿中央,虽说隔着两人的衣裤,但是这种香艳的演习,让战龙差点就鼻血长流了。
  东方紫玉继续道:“九法第二曰虎步。”
  四娘面向下俯伏,将玉臀高高翘起来,头部向下枕在玉枕上。东方紫玉让战龙跪在她股后,双手抱住四娘纤腰。    战龙兴奋地紧抱着身下四娘柔软的腰肢,用坚挺的龙枪死死抵在四娘的玉臀下,一下下的向前撞击,得到的快感不亚于真正交欢。
  东方紫玉说道:“这种姿势下男人很像是猛虎蹲踞在猎物后面,虎视耽耽,随时可以攫取对方,故名曰「虎步」,极为传神。包括演化史上,与人类最近的一切高等动物中,它们的交合方式,都是公性动物, 走到牝的背后,进行性。交。直到了人类,才渐渐采用面对面的正交方式。因此,当男女采取,或是由男人提出此种「虎步」姿势的建议后,双方会立刻有原始世界的刺激感。这种刺激可以迅速地提高彼此的性欲,是很有价偿的一种态位。你说是吗六郎?”
  战龙回答:“师父,我很喜欢这个姿势,四娘你呢?”
  四娘娇羞的难以回答。
  支支吾吾遮掩了一下,想蒙混过去,谁知战龙非要问个究竟,一边在后面用坚挺的龙枪摩擦着敬爱的四娘的幽谷,一边毫无羞耻地问:“四娘,你喜欢这种姿势吗?”
  四娘涨红着脸说:“小坏蛋,竟问四娘这种羞人的话题,我喜欢这个,行了吧?”
  战龙嘿嘿笑着,继续用坚挺大力顶着那柔软的部位,“四娘,既然你也喜欢,我们不如将这姿势好好研究一下吧。”
  四娘问:“怎么研究?”
  战龙说:“我们能不能脱了衣服,让我真实的感受一下这个姿势的妙处?”
  四娘厉声道:“胡说,那怎么可以?”
  战龙解释道:“四娘,你误解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你不用全脱光,但是需要给我一些视觉上的刺激,让我好好体会一下嘛。”
  东方紫玉凑过来说:“师姐,这个办法也很不错啊,你就牺牲一下吧,六郎是你的爱子,又不是外人啊。”
  四娘刚才在战龙的软磨硬缠外加龙枪挑逗着下,已经有些蠢蠢欲动,于是娇羞地说:“那就找你们的意思办吧,六郎,四娘和你是演练,你可不要当真哦。”
  战龙高兴地点着头,目视着绝美的四娘在自己面前宽衣解带,脱去外面衣装的四娘,露出一身雪玉肌肤洁白细腻,娇挺双峰在鹅黄|色肚兜下高高地隆起,但那圆滚饱满却散发出无穷的魅力。欺霜赛雪的肌肤泛着暖玉般的荣润光泽,修长的玉腿上是一件鹅黄|色的四角小裘裤,单薄的布片显露出那沟沟壑壑的完整外形,让战龙欲火飞升。
  “四娘!”
  战龙感到热血沸腾,难以忍耐,双手按住她的香肩,将她压倒在身下。
  四娘洁白娇嫩的酥胸上,不断弹跳、无比骄傲的挺立着的诱人双|乳,那芳香而腻滑的胴体让战龙心神摇曳,他不由俯下脸去,把整个头都埋入了那深深的|乳沟,鼻子拱开那鹅黄|色的肚兜,入鼻是浓烈的|乳香,和夹杂着沐浴后的淡淡清香。战龙的鼻尖不住地摸挲着她光滑的肌肤,吻着她柔软坚挺的玉峰,伸出舌头仔细的舔着她丰胸上的每一寸肌肤,生怕遗露了什么地方,那完美至极的酥胸已经将战龙彻底融化。
  四娘推了战龙一把,“小坏蛋,正经一点,还跟小时候一样啊?你师父在笑话你。”
  战龙抬起头,“四娘,你真是太美了。”


  转头对东方紫玉说:“师父,就让我从爱抚和亲吻开始,熟练一下虎跃式吧。”
  东方紫玉坐到旁边饶有兴趣地看着师姐和战龙,微笑道:“好啊,我在这里给你纠正错误。”
  战龙得到师傅允许,就低下头,猴急地吻上四娘柔滑的双唇。
  “小坏蛋,你还真要这样啊。”
  四娘因为师妹看着自己,有些抹不开,娇羞地推着战龙,却无形中更加助长了战龙的欲火,他的一只大手就顺势插入四娘的鹅黄|色肚兜中,直接握住一只丰满滑腻的玉峰,同时强行攻占她的双唇,舌头也很快便窜进她的口中,肆意翻搅。四娘那滑腻腻的丁香被战龙一阵吸吮,也情不自禁香津暗度,两条舌头不停的在一起缠绕翻卷,恩爱缠绵。
  鹅黄|色的肚兜慢慢地被战龙全部掀起来,一对白皙,柔软,无暇,的香峰饱满丰润,完美无暇。那芳香而腻滑的感觉让战龙心神摇曳,四娘感到战龙火热的嘴唇印到自己娇挺的胸脯上,她无奈中发出激|情的娇吟,任战龙肆意地吻着自己也为之骄傲的饱满酥胸。战龙的嘴唇不住地摸挲着她光滑的肌肤,吻着她柔软坚挺的香峰。
  两人的情欲,在这一刹间迅速地升华,热吻中,战龙的手,逐渐下滑,想探入那神秘的幽谷。
  四娘神情一凛,赶紧抓住战龙作恶的大手,“小坏蛋,你要是不规矩,四娘就不陪你玩了。”
  战龙乖乖地一笑,“四娘,我听你的,我们开始演练吧。”
  四娘恩了一声,将被战龙掀起的鹅黄|色肚兜放落下来,盖住自己娇挺的玉峰,然后转过身子,按照虎跃式的要领摆开姿势。
  那高高翘起来对着自己的丰满玉臀,仅有一件单薄的小裘裤遮掩着,凹陷的沟壑让战龙看的口水长流,他不声不响退下自己的全部衣服,来到四娘背后,双手抱住那柔滑的柳腰,因为没有了衣服的阻隔,肉体直接接触的感觉,更令战龙心旷神怡,东方紫玉说道:“虎跃式的优点在于,男人在女子背后,可以饱览圆肩、润背、细腰和丰臀的弧线,背后看女子更诱人。采用虎步,是男人不必用两手支撑身体,空出的一只手可尽情抚摩双峰、把握细腰、扣擦幽谷等。在抽送进退之际,可以紧搂女腰,狠力抽送直达花心。也可以用双手摆动女子美臀,配合自己左右的摆动。造就美好的气氛。”
  战龙就按照东方紫玉的教导,在四娘身上做着示范,一手按着四娘丰隆的玉臀,一手探至胸前揉弄玉峰,坚挺龙枪不断地隔着薄薄的布片摩擦着四娘那丰美的山丘,被战龙上下夹击,四娘只感到身子在战龙的抚摸和侵犯下点点的融化,她分明感觉自己的双峰在战龙的爱抚下变得更加坚挺、膨胀,幽谷也溢出丝丝水迹,身上下都起了那种令人心荡神摇的奇妙反应。她越是想控制自己的意志,却越是抑制不住那从心底泛滥起来的欲望。
  四娘死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丝毫声响,然而战龙却似在有意挑逗她一样,用自己坚挺龙枪的枪头不断地刺着她不堪一击的玉门,那幽谷中流出的潺潺溪水顿时将单薄的丝绸浸湿,让她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她的声音虽然很小,但听到这呻吟,战龙不由一阵狂喜,更加放肆起来。他双手托着四娘那雪白完美的香臀,坚挺的龙枪对准那那湿透的布片中央的凹陷地域顶了过去。
  四娘娇躯一颤,面对战龙如此大胆放肆的行为,她紧皱起眉头,“六郎,不要太过分了。”
  战龙回应道:“四娘,没有啊,我不是按照师父的意图,正在掌握虎跃式的要领吗?这个姿势真舒服,可惜我从来没有试验过,四娘今天能陪我演练,六郎真的好感激你啊。”
  在战龙刻意的挑逗中,四娘像是在梦呓一般,檀口不时发出一声轻哼,美丽脸颊上泛着的红潮更是扣人心弦。那丰硕的双|乳随着她身子的扭动如水波荡漾,翘着的玉臀也不由跟随着战龙的节奏运动起来,她的意志又开始慢慢地迷失。
  看着春情泛滥的四娘,战龙的心潮顿时澎湃起来,顶在玉门关口的龙枪再也按耐不住寂寞,隔着一层湿滑的布片,向着那神圣的幽谷慢慢挺进。巨大的龙头已经连同那布片一同深深嵌入那紧窄的玉门。四娘的娇躯又是猛地一颤,这一次她却没有再说什么,她的对战龙深埋的爱心促使她放弃了一切尊严和矜持,就那样默默地任由战龙将坚挺的龙枪刺入。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龙头,但对于还从未真正占有过女身的战龙来说,这是何等的幸福和刺激,“四娘。”
  战龙心中默默呼喊着敬爱的四娘,那坚硬的龙头紧嵌在四娘那紧窄两扇玉门之中,战龙慢慢地蠕动着,一阵阵酥麻的快感传递过来,虽然不是真正的交合,但是,自己确实已经进入四娘的身体了,想到这里,战龙只觉得一股冲动直撞脑门,口中发出一声浑浊的声响,龙枪用力向前一顶!
  伴着丝绸撕裂的声音,战龙的龙枪居然刺破了四娘裘裤的布料,大量的滚滚岩浆一下子全灌了进去……
  “啊?”
  四娘意识到危险的时候,为时已晚,战龙那强而有力的冲击逐渐淹没了她的身心,快美的感觉像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她就像是惊涛骇浪中的小舟,随着风浪左摇右晃。一个又一个的浪峰接踵而至,把她不住地往上推。全身一阵颤栗,下体热流急涌,浑身有种说不出的畅快,仿佛终于从这人世间解脱了一般。娇躯一软,整个人都瘫倒在床上。
  战龙也随之倾倒,东方紫玉骇然问道:“六郎,你?射进去了?”
  战龙意识到自己闯下了大祸,急忙移开压在四娘身上的身体,“四娘?”
  四娘美靥之上已是梨花带雨,她悲伤地道:“六郎,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可是你的亲姨娘啊?”
  战龙红着脸道:“四娘,都是六郎不小心,四娘都怨这衣料太不结实了。”
  东方紫玉及时地递过来毛巾,“师姐,赶紧擦一下吧。”
  四娘叹口气,狠狠地在战龙胸前拧了一把,“回头再跟你这小坏蛋算账。”
  她接过东方紫玉的毛巾,拿起衣服到屏风另一边清理去了,东方紫玉看看战龙,用手指点点他的脑门,对着他的脖子狠狠地做了一个刀割的动作。
  战龙吓得一缩舌头。


  ……………………………………
第43章 四娘教子 (下)
  不多会,四娘阴着脸回来,她已经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冷着脸对战龙说:“六郎,四娘从小到大这样疼你,你居然这样对待四娘啊?真让四娘感到伤心。”
  战龙扑通一下跪倒在四娘面前,泪流满面道:“四娘,六郎真的不是有意的,你惩罚我吧。”
  四娘叹口气道:“是我咎由自取,就不该帮你练习这个,你起来吧。”
  战龙摇头道:“四娘不原谅我,我就不起来。”
  东方紫玉打圆场说:“师姐,我看六郎这孩子一向乖巧,这一次可能真的是碰巧了,才造成如尴尬的局面,你就原谅他吧。”
  四娘无奈地叹口气,对战龙说:“小冤家,要我原谅你,除非你叫我一声亲娘。”
  战龙马上不假思索,“娘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