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323部分

杨家女将-第323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六郎说着,张开手臂,就想将林雪贞楼到了怀里。
  林雪贞地秀脸一下便涨得通红,她挣扎几下,还是没能脱出六郎的魔掌,不由娇嗔道:“放手。有这样对待岳母的吗?”
  六郎见她口中虽说着不依,但眉梢间却掠过一丝喜色。心下大定,双手回扯,顿即将林雪贞拉入怀中,紧紧地搂抱住不放。
  林雪贞措手不及,惊叫一声,便已不由自主地趴伏在六郎宽厚的胸膛上了,嗅着六郎浓郁的阳刚之气,她一半迷茫一半迷醉,半晌才回过神来,香腮嫣红,羞喜交加地扬起粉拳,轻轻的捶打六郎的胸膛,直叫着让六郎快快松手。
  两人纠缠一刻,林雪贞衣襟大开,完美的酥胸一下全都暴露出来,“啊!”
  她急于伸手掩住衣襟,却被六郎抢了先,重重地在她的雪峰之上亲了一口。六郎坚硬的英雄紧紧低着林雪贞的腿间,尽管隔着林雪贞的衣服,但是那火热的感觉,已经促使她有些情不自禁了。
  沈慈催促道:“娘,你到底要不要教我啊?”
  林雪贞见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自己即使努力保住清白,也已经说不清楚了,况且六郎那如此强悍的英雄,诱惑的林雪贞已经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她干枯了将近十年,一见到六郎的绝世神器,如何不想尝试一下究竟是何等充实的味道?
  “好吧!不过我们只是点到为止,不要真的那样啊。”
  林雪贞美目看着六郎,那眼睛中的饥渴,六郎如何读不懂?看她缓缓地俯身下去,两片嘴唇慢慢地印向六郎的双唇。
  六郎不闪不避,林雪贞轻轻地合上双眸,黑长的睫毛突闪突闪,就像两只在花蕊中翩翩起舞的蝴蝶,樱桃小口微微轻启,送将过来,一双柔若无骨的玉臂,亦似常春藤般的环抱住六郎的颈脖……
  良久,唇分,两人的呼吸都微微的急促了少许。
  六郎讶然望向美绝人寰的岳母,却见她绽唇一笑,仿佛千朵万朵的牡丹盛放一般。刹那间,六郎只觉眼前骤然大亮,一半因为她那天仙般地丽色,一半却是因为她的身上,有着一个隐隐约约的力场。币她的女儿沈慈还要强大的力场,这个力场,竟似与自己体内的力量。有着莫名地联系一般,互相的吸引。
第337章
  六郎一边大手来回爱抚,无所不至地挑逗着林雪贞每寸惹人怜爱的香肌雪肤,尽情感受她的软嫩娇媚,一边半俯下头,在那娇挺的蓓蕾上头轻吻着。混着幽香的女体,吮来滋味愈发动人,勾得已然情动的林雪贞不住娇喘,娇躯仿佛软成了一滩泥,随着他的大手在上下荡漾飘摇。
  “嗯……”
  情慾已动,只觉六郎的肌肉是那麽强壮火热,充满了慾望的刺激,六郎强壮的英雄更是紧紧相抵,她浸润肌肤满是柔情,林雪贞只觉身边全是火,六郎的身体也是火,灼得自己也烧了起来。
  她娇滴滴地俯下身来,在六郎强壮的胸前温柔地轻咬了一口,柔媚无比的目光轻瞟着他,像是要勾掉他的魂一般,原已不想把她放过,加上岳母大人知情识趣,竟是这般合作,美眸飘荡万千风情、香肌轻散无边火热,红菱般的樱唇似呶非呶、似笑非笑,诱得六郎慾火高昂,胯下英雄更是硬挺。
  他伸手扶着林雪贞的柳腰,一边在她玉峰尽情舐弄,一边大手探下直叩玉门关,被Yin水深深滋润过的肌肤香嫩软滑,尤其幽谷处更是湿腻。六郎乃是这方面的高手,自是一摸便知那湿润的感觉就知道这位美绝人寰的芳心荡漾的岳母已动了慾念。
  他刻意勾起那丝黏腻送到林雪贞面前,在她耳边轻声细语,“岳母,看你都这样湿润了,我们不如真枪实弹的演戏一次,好让慈儿学习一下吧。”
  “嗯……”
  人都已经赤裸裸地坐到女婿的怀抱里了,再怎麽羞人的要求也只能含羞承受。见他指间湿腻勾成了一线,那模样令林雪贞不由羞怯,却掩不住体内贲张的渴望。
  林雪贞扭头看了沈慈一眼,道:“慈儿,娘亲与相公表演的可能要过火一些,你不介意吧?”
  沈慈看着亲母与相公的香艳表演,早就有些情不自禁,悄悄退下身上的衣裤,将一只玉手偷偷摊入双股间,揉着自己灾情严重的小密壶,点头道:“你们直观演示啊,慈儿正在用心学习呢。”
  见女儿不反对自己,想到与司清苑打赌的事情,林雪贞心中一阵激动,看来自己已经是胜利在望了。
  她一手轻按在六郎肩上,另一手顺着柔顺的曲线缓缓流下,滑过高耸的峰峦、溜过细致的平原,逐步点上萋萋芳草之间,纤指轻分,把幽谷口微微敞开,只觉谷中渐渐滑出的稠蜜,沾在纤指间竟似触电一般,娇躯下由微颤,可那极度的羞意,非但没能阻止住她,反而令她愈发动情。
  虽知今儿个终于碰到六郎这样强悍的宝贝,打算好生享受,自己主动服侍於他,但林雪贞体内的慾望早在这时的颠狂中昂首阔步起来,根本是止也止下住;禁区水滑的暖热、赤礼相对的刺激,令她肌肤酥软之间又复充满了对男人的渴望;现在被六郎手上挑逗不休,令林雪贞芳心荡漾不已,若此时六郎临时收手,保守地维护二人之间的正当关系,恐怕是林雪贞最为不依呢!
  她微挪柳腰,调好了位置,缓缓沉身坐下,幽谷缓缓地将他的硬挺的英雄一点一点地吞没,只觉那慾望如此强烈火热,“慈儿,看见我的入法了没有,回头轮到你的时候,千万不要着急,慢慢的套进去,等我们那儿彻底湿润起来,你再尽情享受,就没有那种压迫的胀痛感了。”
  林雪贞说着, 一点一点地沉坐至底,她轻轻耸动了几次,随着在她身上的恣情纵慾,六郎强大的英雄还是远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强大,好像愈来愈是强硬,每每都探到了幽谷的最深处,令她的身体充实无比,下下部啄进了花心的敏感地,吸得宫仙连连泄身、娇吟婉转,次次都顶到了子宫的最里头。

()好看的txt电子书
  林雪贞的身体充满了弹性,在被六郎勾引的慾火满腔之中,林雪贞总惊喜地发现,自己的幽谷真能将它全盘容纳的度量;惊喜满足之间,对六郎的火热强壮的英雄自是照单全收,当即美得不可自拔。
  亲眼看着六郎的大英雄一寸寸地被自己吞没,感觉真是不同一般,尤其这样的体位,令她微撑幽谷的纤指难免触到Rou棒的火烫,加上还是在女儿的窥视之下,不只是肌肤,好像连幽谷里头的敏感处都愈发敏锐了些,当他破体而入的时候,好像先从纤指间滑过才侵入幽谷,那双重的滋味令林雪贞不由轻吟起来。等到她的雪臀终於触到了六郎的腿根,将那硬挺全部吞入之时,林雪贞只觉里头被他探得好生舒畅酸麻,一时间竞连动作的力气都没有了。
  “真是太大了!”
  六郎坏笑着,抱住林雪贞的纤腰,道:“岳母,这一次,你总应该为你的宝贝女儿的将来放心了吧。”
  林雪贞一边享受着深入自己密洞的那从来没有过的充实感,一边说:“是啊,想不到六郎你的宝贝这样厉害,慈儿的后半生可是享受不尽了,就连我也心动了啊。”
  见六郎没有动作,林雪贞主动地上下套弄起来。这样的坐姿交合,林雪贞一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主动,总是要六郎的大手扶住纤腰,半带强迫半带引导地令她在他身上挺扭旋摇,那样半主动的姿势已很羞人,加上坐姿之下,那Rou棒似是最能发挥其强硬之处,总顶着了别的体位难以触及的深处,每每令林雪贞为之魂飞天外;更过分的是身边还有女儿正在一边看着自己一边自蔚,六郎抱着她坐在床上,总是用这姿势令她上身直立,在床前纱帐上透出美妙的轮廓,不只令林雪贞羞怯难当,更糟的是这样的姿势下,就算六郎不动,那Rou棒深顶体内的感觉,也着实令人魂为之销。
  知道自己得要主动,林雪贞媚眼飘摇,透出情意万千,一双欺霜赛雪的纤手轻按在六郎肩上,纤足微微使力,腰臀在水中晃出了诱惑的曲线,时而上下、时而左右动作起来,带着水波也一起动摇着。 本来以林雪贞的羞怯,愈让体内的本能操控,动作起来愈是顺利,只是现在才刚开始,体内火热的本能还没能控制一切,她也只能缓缓扭摇轻动,稚拙而娇嫩地尝试着动作。
  幸好坐姿交合,以前她也试过几次,只是眼前有女儿瞅着自己,为了不让女儿看到自己羞处与六郎的吻合,她上下套动时不太好用力,多半是左右扭摇,没想到这样子反而更有滋味,娇躯扭摇之间,六郎的Rou棒彷佛在幽谷处轻轻刷动,轻巧地挑诱着她的慾火,比之狂野的上下套弄,火热狂浪不及,却多了一丝温柔的感觉。她嗯哼出声,缓缓地扭磨着,感觉花心处在那温柔的钻磨之下,酥得股股浪劲直透进了骨子里。
  六郎双手可没闲着,只在林雪贞高耸的美峰上滑动,指头轻捻着雨点已胀成了酒红色的美丽蓓蕾,掌心轻覆在柔软丰腴的|乳肉上头,揉弄之间虽没怎麽用力,可在林雪贞敏感的触觉之中,却似比以为更为强烈火热。
  她迷醉地眯着美目,时而弓起背心,让他的大手更好在峰上施力,时而俯下头去,在六郎的肩上颈边留下了湿润的吻,抚在他肩上的纤手早巳换了位置,火热迷乱地搂在六郎背后,纤指似是要清楚记住般抚爱着六郎隆起肌肉的线条。
  这个姿势,林雪贞一开始还有些稚嫩,但连番云雨不休之后,林雪贞的娇躯本能地记住了情慾的滋味,加上随着她愈发动情、愈发落力,身体内的本能渐渐取得了控制权,她的扭动渐渐滑顺,力道也渐渐放大,她眯着眼儿,微微的缝隙里透出诱人的秋波,樱唇里吐出的呻吟愈来愈媚荡,“哎……好女婿……你……你好热……唔……我也……也好热……嗯……好像……好像整个人都热起来了……唔……好棒……好舒服……嗯……人家……里面被你钻的好深……哎……”
  六郎享受着岳母的娴熟技艺,微闭上眼,手上微微用力,在那丰美的|乳上轻轻一抓,令林雪贞不住呻吟,幽谷里更似受到刺激般吮吸更烈,充满了结实火辣的饥渴,“好美……唔……夹得你好舒服……妹妹”林雪贞樱唇轻启,又是一声声莺啼婉转,已然开放的花心被他深深顶着,每一下扭磨似都刺激到了心坎里去。自己的身子是愈来愈敏感、愈来愈易泄身了,但没有办法,云雨间的美妙实在有让人沉溺其中、无法自拔的吸引力。
  林雪贞娇羞地扭摇着,期待着第一次高潮泄精的来临,“哎……没办法……奴家实在……实在好舒服……哎……贤婿……你顶着奴家花心了……哎……要丢了……”
  话犹未已,一股美妙的颤抖已自花心处袭上身来,林雪贞只觉娇躯一阵甜蜜的抽搐,幽谷狠狠地吸了Rou棒一把,随即身子酥软,甜蜜的泄精滋味登时从花心火热地冲了上来,转瞬间已袭遍周身,美得她差点连泪水都流出来了。
  六郎则是深吸了一口气,稳定精关,只觉英雄被那酥麻冰凉的阴精一泡,酥意登时整个麻上身来,那美妙的快感无论尝试几次,都没有腻味的感觉;他轻搂着林雪贞酥麻的娇躯,张口吸住一边娇挺的美峰,舌头温柔地在那胀硬的蓓蕾上滑溜起来。
  刚泄身的当儿本就是女体最脆弱、最敏感的时候,六郎深悉此理,自不会放过这美妙的片刻。林雪贞只觉泄身的酥麻松弛当中,又被他一阵吮吸舔舐,酥得整个人都瘫了,幽谷里头更是酥酸麻痒,种种滋味混杂一处,令她虽是酸软无力,却总觉得有种尚未满足的渴望。
  林雪贞媚眼轻瞟,纤手按着埋头在她胸前的六郎的头,压着他在自己胸上吻得更深,加上幽谷里头Rou棒犹自凛然生威,即便自己泄身了,那Rou棒仍是生龙活虎,顶在她的花心处不动如山,娇躯抽搐震颤之间,花心处的酥麻愈发美妙,差点令她有种自己正继续在泄身的错觉。
  “哎……六郎……都是你坏……”
  感觉胸前的六郎微抬起头来,林雪贞脸儿微俯,与他对上了眼,微瞋之间充满了浓情蜜意,解不开化不去的甜腻,“哎……奴家……奴家的身子被你弄坏了,本来说只是亲热一下,教教慈儿,结果被你挑逗的忍不住,都弄成真的了,这可该怎麽办才好?”
  沈慈,看着两人的激|情之后,早已经是洪水泛滥,六郎将手伸向沈慈湿滑不堪的桃源圣地,抚摸着她温暖的花园口,道:“慈儿,看到了没有,我说的没错吧,你母亲早就已忍耐不知这些年的饥渴了,今后我们可要抽出时间,多多陪她啊。”
  林雪贞想到今后,竟有了一些羞意,道:“不可,我们今天已经十分荒唐了,岂能再这样下去,要是被人知道了,岂不笑死我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