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363部分

杨家女将-第363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⒌幕帷
  南阳姣好的面容扭曲起来,张开了小嘴发出连串“嗯嗯”的叫声,既有痛苦,也有快乐,修长的双腿缠上六郎的屁股。六郎忍了许久,再不耐烦徐徐施为,大力挺动下体抽插,紧窄温暖的蜜|穴紧紧包裹着玉茎,萧绰先前挑起的冲动再次升起,六郎一刻不停的冲刺,玉茎在她体内坚硬到顶点,南阳面色苍白,额头冒出粒粒汗珠,萧绰抚摸着她道:“南阳,忍一忍,姐夫快要给你了!”
  南阳咬牙挺动,阵阵酥麻传来,六郎用力握住她的纤腰,将玉茎插到底部,Gui头一涨一缩,射出股股滚烫的Jing液,喷洒在她柔软的花蕊上,南阳受此刺激,阵阵颤抖,竟也泄出身来。
  六郎缓缓退出她的温热身体,只见玉茎上红红白白,南阳臀下的白巾早落上片片触目惊心的梅花。娇嫩的蜜唇微微翕开,露出殷红的桃源溪口,Jing液和处子血液混合流出,更是娇艳。
  六郎拾起白巾擦拭干净,她娇弱不胜,阵阵颤抖。六郎心中大怜,俯身下去温柔的抚慰着她,南阳甚是劳累,靠在六郎怀中娇喘着。
  六郎替她拉上薄被,翻身压上萧绰,笑道:“亲亲,该咱们俩了!”
  萧绰扭动娇躯媚笑道:“不是说不用猛的吗,你还有力气啊?”
  六郎抚上她柔软的酥胸,亲吻着玲珑的耳垂低声道:“六爷这一项是天下无敌的。”
  萧绰抿嘴偷笑,六郎一手探下拨弄她的花瓣,一面舔着她的耳垂笑道:“刚才我给南阳的时候,你似乎很兴奋?”
  萧绰俏脸微红,缩到我六郎怀里象受惊的小白兔一样微微颤抖,喃喃道:“人家情动嘛…”
  六郎轻轻往她耳朵里吹着热气,低声道:“你想不想要?”
  萧绰红云布脸,微不可辨的点了点头,然后埋入枕中。六郎嘻嘻一笑,吻上她的粉颈,英雄直冲了进去,萧绰嗯的一声,浑身一颤,六郎一边摸着萧绰的肚子,一边剧烈地动作着,嬉笑道:“这里的儿子,以后是不是要继承大辽的皇位啊?”
  萧绰娇声道:“那是肯定的了!”
  话音刚落,就听有人一声怪叫,“啊!”
  三人不由得瞩目看去,却见刚刚登基还没有一天的辽景宗耶律贤痛苦地捂着心口蹲了下去,原来她刚刚与那些大臣商议完给辽穆宗发丧的事情,有暂定了回朝之后的一些重大事宜,忙和到现在才放心地来找萧绰,本想叙一叙夫妻之情,感谢一下萧绰的卓越功绩,想不到居然让自己看到了这一幕,不但是姐妹共夫,而且看到自己心爱的妻子,那鼓起来的肚子,那里面显然不是自己的种,想到自己的无能,想到萧绰的背叛,以及萧绰的身孕,耶律贤突然觉得心口一阵绞痛,一口鲜血涌上来,身子无力地倾倒在地板上。
  三人均是大吃一惊,六郎赶紧跑跟过来,一看,说道:“死了!”
  “什么?”
  萧绰连忙披上衣服过来查看,见耶律贤果真断了气,想不到居然一气之下,绷断了心脉,全是因为看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尤其是自己刚才说的那句话,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做皇帝,这个孩子是六郎的种,对耶律贤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萧绰不由得轻叹一声,道:“我太对不住他了。”
  六郎见她对耶律贤还是有一分感情的,不由顺水推舟道:“亲亲,我也没想到会这样的,其实我打算日后找他谈一谈,让他将你让给我,反正他那方面又不行,自己又没有本事管理朝政,咱们给他一个城市,让他去养老算了,谁知道这个人如此的气量狭窄,居然气死了,哎!”
  萧绰叹道:“不是他气量窄,这种事搁在谁身上,谁也受不了啊。”
  南阳反倒劝道:“姐姐,景王都死了,你也不要难过了,反正他又不是你的真正丈夫,只不过有那个名分罢了。”
  萧绰点点头道:“可是他这人还是很本分的……”
  六郎道:“那我们就将他后葬了吧。”
  和谐期间,有些过火的内容,已经删掉,大家要是想看没有删节的全文,请来翠微居   全本订阅本书。然后加我QQ:索要不删合集。注意: 当月获得的鲜花当月必须投完,次月将清空所有鲜花!大大们,鲜花不能积攒,请你投鲜花,支持本书!谢谢。和谐期间,有些过火的内容,已经删掉,大家要是想看没有删节的全文,请全本订阅本书。然后加我QQ35888888索要不删合集。注意: 当月获得的鲜花当月必须投完,次月将清空所有鲜花!大大们,鲜花不能积攒,请你投鲜花,支持本书!谢谢。
第377章
  六郎见她对耶律贤还是有一分感情的,不由顺水推舟道:“亲亲,我也没想到会这样的,其实我打算日后找他谈一谈,让他将你让给我,反正他那方面又不行,自己又没有本事管理朝政,咱们给他一个城市,让他去养老算了,谁知道这个人如此的气量狭窄,居然气死了,哎!”
  萧绰叹道:“不是他气量窄,这种事搁在谁身上,谁也受不了啊。”

()
  南阳反倒劝道:“姐姐,景王都死了,你也不要难过了,反正他又不是你的真正丈夫,只不过有那个名分罢了。”
  萧绰点点头道:“可是他这人还是很本分的……”
  六郎道:“那我们就将他后葬了吧。”
  景亲王死,大辽皇位空缺,这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萧绰为此也大伤脑筋,连夜找来亲人们商议,最后慕容雪航拿出了主意,以目前的时局,是不能够公布景亲王的死讯的。
  萧思温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慕容雪航道:“舅舅,我们找一个人冒充景亲王,先稳定住朝纲,掌控住大局之后,再公布景亲王的死讯。”
  萧绰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当前形势本就是一片混乱,耶律洪多和耶律撒葛都不会善罢甘休,若是听到新君驾崩,必然要生起事端,何况耶律撒葛本就不想臣服我们。可是让谁冒充景亲王来继位呢?”
  六郎嘿嘿笑道:“我行不行?”
  萧绰道:“你不行,因为大辽的文武大臣,你一个都不认识,根本没有办法开展政务,如果新君的政治得不到朝中老臣们的认可,朝纲就会大乱,到时候等于给了耶律撒葛机会。”
  慕容雪航道:“我精通易容术,可以赶在明日大军启程之前,复制一个景亲王的面具出来,关键是要找一个熟悉大辽满朝文武之人,照理说,萧绰是最合适的了……”
  萧绰叹道:“可是我还必须要充当自己的角色。”
  南阳站出来道:“我来!”
  萧绰想了想道:“也只能这样了,我朝中重要的老臣南阳基本上都认识,我再与她配合一下,先稳定住朝纲,掌控好兵权,回头咱们再收复鄂尔多旗。”
  经过一番商议之后,萧绰决定,自己和南阳明日率领大军护送辽穆宗的灵柩回京师,让萧铭儿和萧天佐留下来,协助六郎镇守鄂尔多旗和玉提关,暂时按兵不动,密切注视西凉和回鹘以及蒙古的动静。
  第二天,大军护送辽穆宗的灵柩回黄龙府,大军启程后,路上无意外发生,隔一日便回到黄龙府,回京后虽然满朝文武有半数以上对景王登基怀有疑问,但是第一天的朝会,还是有大多数大臣来朝见新君。
  萧绰见状,就让‘景宗’下旨,让太监到缺席的各个大臣家中去传旨,旨意说明新君登基的第一次朝会,务必不能缺席,不管是生病还是有其他公事,都要来朝见新君,以一个时辰为期限,再有不到者,立即斩首示众。
  在萧绰的言辞厉行下,又有一部分大臣纷纷赶来朝见,剩下一批顽固者,萧绰让‘景宗’绝不能心慈手软,当日就砍了那一批大臣的脑袋,满朝文武见识到了这位萧皇后的厉害,谁还敢站出来提及辽穆宗遇害的事情。接下来几天,萧绰督促辽景宗整顿吏治,将一些先前与辽景宗不和的重要官员一一罢官或调离,换上韩德让、室肪、邢抱朴、张俭、马得臣等一批优秀的年轻汉人掌控朝政。
  萧绰知道要想国力雄厚,必须重视农业,粮食是战争的根本,萧绰写了十六个字,要列为臣工务必落实,“劝课农桑,禁伐桑梓,劝民种树,拓垦荒地”耶律撒葛在幽州听到辽穆宗暴毙,景亲王登基的事情后,气的暴跳如雷,非但不来京师朝见,而且还在幽州准备兵马,大有赵景亲王兴师问罪之意,萧绰一面把持朝纲,一面总揽兵权,将原先掌控兵权的将领尽数撤换,全都换上了自己的本家兄弟或者忠心与自己的将领,再派出探马,随时监视耶律撒葛的动静。
  萧绰走后,六郎按照萧绰临走时授予自己妙计,将乐梅和海棠找来,二女事先都听过萧绰的命令,六郎将要她俩做的事情一说,二女立即心领神会的答应。
  六郎道:“事成之后,你们俩就带着楚天朋远走高飞,不要留在这里了。”
  二女欣喜之下,连声道谢,下去准备了。
  六郎又找到萧铭儿,见她正在研究地图,上前道:“姐姐,这么辛苦啊?”
  萧铭儿见是六郎,直起身子,给六郎让座,道:“和蒙古兵迟早要有决战的,萧绰的意思是直接攻占蒙古首府乌尔格,将蒙古彻底征服,然后成为我们自己的国家领土,从今不再有蒙古大汗,只会有我大辽的行政官员。”
  六郎点头道:“姐姐辛苦了!”
  萧铭儿又道:“过了鄂尔多旗大草原,北面的地形十分复杂,这地图上的标示有好些都是错误的,我在将它们一一校正过来,六郎有事情吗?”
  六郎点点头道:“萧绰临走时候,让我好好照顾你,你妹妹说你的身体不好,要加强营养,还有最近你的心情不好,让我陪你多说说话。”
  萧铭儿笑道:“萧绰也真是的,居然让你陪我说说话?就不怕我和你有了暧昧吗?”
  说罢咯咯地笑起来,六郎见她虽然说出这种话,但内心却分明是于自己打趣,并非真的喜欢自己。于是就说道:“不会吧,萧绰说你早已经有心上人了,就是飞虎堂的精英杀手楚天朋,楚天朋不仅文武双全,尤其吹得一口好笛子,姐姐你可是非他不嫁的。”
  萧铭儿脸一红,道:“这个你也知道?萧绰真是的,什么也跟你说。”
  六郎嘿嘿一笑,“道我们是夫妻嘛,她当然要跟我说了,再说你是我的妻姐,我们本就是一家人,我也真心住院姐姐找一个人品,相貌,武功,样样出色的男人做姐夫啊。”

()
  萧铭儿羞涩道:“楚天朋,倒是很不错的,有其他对我也很好。”
  六郎冷笑道:“是嘛?姐姐能不能给我引见一下,让我们俩认识认识啊?”
  萧铭儿想了想道:“好吧,早晚都是要认识的,我带你去找他。”
  在路上,六郎又道:“姐姐,我听萧绰说,在黑虎堂,还有两个女子对楚天朋情根深种,也就说他们是你的情敌啊。”
  萧铭儿笑道:“你说的是乐梅和海棠吧?她俩是我的师妹,和天鹏只不过是普通的师兄妹关系,天朋都告诉我了,他只爱我一个,根本就不喜欢她俩,她俩啊,都是自作多情。”
  说罢,萧铭儿得意地笑了。六郎心中暗道:“待会儿,等你看到他们三个亲热的样子,就是你哭的时候了。”
  萧茗儿带着六郎来到黑虎堂精英的临时住所,萧铭儿问手下楚天鹏现在哪里?手下人说刚才一直在这里,后来跟乐梅女侠去后边了。到黑虎堂后院找了一圈也不见踪影,六郎对急得六神无主的萧茗儿说:“姐姐不要着急,我们去乐梅那里找找看。”
  二人又来到黑虎堂西跨院乐梅的住所,刚进院子,就听到屋子里传出来女人的调笑声,萧茗儿心中一沉,走到近前,就听到乐梅说话:“天鹏,你坏死了哦,这几天怎么这样厉害?慢一点弄啊……”
  萧茗儿听到这声音顿时明白两个人在做什么,气的浑身颤抖,但她还是不相信楚天鹏会背着自己和乐梅嫣好,快步走进屋中,踢开内室的房门,眼前的一幕令她几乎气晕,之见楚天鹏和乐梅两个人浑身赤裸裸的抱在一起,俩人似乎没有注意到外边动静,乐梅背对着房门,被楚天鹏抱在怀里,还自运动着雪白的屁股,“天鹏,一会还有任务去做,你快一点啊。”
  海棠也是赤着身子,正与楚天朋身侧搂着他的肩膀调笑:“天朋啊!你好偏心啊,昨天就和乐梅师姐好了两次,今天说什么也要补偿我啊。和我多来一次行不行嘛?”
  楚天朋道:“海棠师妹,你要乖啊,待会而师兄一下子将你送上极乐世界,好好等着吧。”
  说完只是一味地抱着乐梅动作。
  萧铭儿气的险些晕倒,再也控制不住满腔的怒气,听见房门被踢开,乐梅本能的回过脸来,萧茗儿怒气冲冲的上来,对着楚天鹏甩出一记响亮的耳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