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368部分

杨家女将-第368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但绿洲分布在哪里,绿洲是什么样子,是不是有能晃悠人眼睛的刺辣辣阳光,是不是有碧绿澄净直接就可以饮喝可以跳入奢侈洗澡的沙河湖泊,是不是有风情万种的美丽少女?沙河郡大部分刀手不知道。绿洲,是所有刀子们向往的天堂,有绿色,代表有生活的希望,有活着的乐趣!
  但是,沙河郡的南面是千里不可逾越的绵绵雪山,北面亦是千里不可逾越的绵绵雪山,东面是掌管着沙河郡的君府衙门,那里驻扎着蒙古的三万精兵,往西?往西倒是有着数不清的沟沟坎坎,越是往西,凶猛的沙漠怪兽越多,一辈辈传下来的老话说:“西面,在太阳落下去的地方,就是那神圣的天堂,但是看守天堂大门的是一条凶猛无比的独角神龙。
  刀客,即使练了一辈子刀的刀客,也没有一个人敢靠近那独角神龙,有好多不耐寂寞的刀客,希望能砍下独角神龙的金龙角,来换取一生的富贵和荣耀,可是去的所有人,都葬身于茫茫的沙海。
第382章
  沙河郡,天牯岭56号刀站。
  三根巨大粗长的圆木撑起一座高矗立的防御侦察箭塔,天牯岭第56号刀站大门口左右各立一个,每座箭塔上都有杀伤力强大的劲弩强弓,和目光如鹰、十指如铁的箭手。巨大圆木之上是可以站立十几人的塔亭,此时昏黄的灯光自高处箭塔上倾泻下来,给附近的沙地和房屋镀上一层华丽的淡淡金黄|色,给人一种温暖,顿时将外面肆虐的狂风,彻骨的冰寒都给驱散了几分。
  沙河刀子们太多,而且每年都有新的刀子手诞生加入,所以每个村庄的房屋贵得惊人,大概也就只有一些美丽的女人,像碧眼狐狸惜惜那样的,和积蓄渐丰的刀客以上档次的刀子们才买得起了。大部分刀手,都是随便找个墙脚屋檐,或是村庄中胡乱剁起的木头堆等地方一躺一蹲,漫长又短暂的一夜就那样过去了。
  苏蒙云若是一个爱干净的女孩,尽管她是女扮男装,但是她却不想胡乱找一个狗窝一样的地方住下,苏蒙云若将自己身上的一块玉佩当掉了,换来一座十分干净的小木屋。小木屋就在碧眼狐狸惜惜的家旁边。再往那边,是村庄中的小酒馆,不过这年头连水都得节省着喝的刀手们却是只能远远地闻着酒香,一边仇视羡慕一边大吞口水了,吞啊吞啊,吞得舌干口燥。这也是属于有钱阶层的娱乐场所,销金买欢,醉了自己忘了沙河荒唐恶劣的世界。
  酒的价格十分金贵,往往需要普通的刀手在沙洲里面奋力的拼杀工作一整天,才能用获得的财物换取一碗酒,所以大部分到手,只能闻着酒香,胡乱涂鸦自己的食物。除了村庄分布各处的店铺和房屋还有些灯火,和传出一些女人的媚笑浪叫、刀客的呼喝之外,整个村庄就像沉睡着了沙河巨人。
  苏蒙云若一路走过去,黑暗中刀手横乱躺靠的身体充斥了视野。沙河郡的女人和男人一样,就那么不顾什么仪态或粗鲁或妩媚地和衣躺睡,只是她们比男刀子们更团结更互相信赖,所以往往都是一群女人凑围在一起,可以防狼,也可以安心入睡。
  大胆的女人总是肆无忌惮地在男人们有颜色注视下,展露她们傲人的身材。虽不是个个极品,但长期的战斗撕杀却使得个个丰|乳肥臀,波澜壮阔,狂浪起伏。沙河的男刀子们,喜欢这样泼辣的娘们。
  害羞的年轻的少女自然就躲在女人群里面,羞涩好奇又觉得很刺激冲动地不时低头眯眼打量周围的男人,英俊的有几分姿色的男刀子们此时的胸脯挺得比沙河石壁还高。
  在这些女人群团周围,男刀子们的数量总是比村庄其他地方密集,动不了手过过眼福那也是不错的。而这样的地段,男刀子们都暧昧地称之为“温柔香粉屋”无屋胜有屋嘛。每当夜晚来临,要抢这样的好地段那是十分的不容易,流血打斗是少不了的,这时,却是女人们在看男人们的热闹。女人的煽惑,往往让场面更火爆更热烈。
  拳头大就是硬道理,这真理却是颠破不灭。胜出的男刀子们往往鼻青脸肿、身上伤痕累累,精神却依然振奋,他们口水开始垂吊地抱刀围坐在女人们的周围好地段,脸皮厚的自然是开始逗弄调戏女人,只要玩笑不过分,女人们也喜欢这样的搭讪,双方满意的说不定马上就可以跑到偏僻处去野合了。过分的,就要面临女人们的暴力流血群殴了。
  很多老刀子在成为刀客或者更高级别后,还特别怀念当年这样的时光,时常口沫子四溅谈起,艰苦岁月中的欢乐总比其他东西更能铭刻在心。苏蒙云若在这方面向来有些腼腆,她虽然是个资历浅薄的新嫩刀子,但实力进度却在很多老刀子们之上,但是她不会要是撕开脸皮去抢那样的香艳地段,从来没有。而以前他的搭档大个巨人精猛可是这方面的“高手”开山刀一晃,经常是别人乖乖地让地。
  杂货铺,每个村庄都有,专门收购刀子们收集来的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也出售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一些护身符、遁地逃生卷、隐身水等价格惊人的物品。刀子们的各种材料一大包得来的钱财,往往还买不起那些符卷药水中的一样。虽然村庄中的刀子们大多酣酣睡去了,但杂货铺现在灯光还是亮着的,年轻却精明的伙计打着呵欠靠在柜台上,时不时睁眼抬头看看有没有生意上门。
  苏蒙云若数了数今天的收获,二十多颗沙河骷髅狼的骨珠,进帐二两银子。加上平日的积蓄,大概有个两百来两了,虽然这些钱,搁在蒙古皇宫里面,还不够她平日一天的斋饭钱,但是都是自己经过血汗的拼搏一点一点挣来的,意义十分重大。在杂货铺卖了骨珠后,苏蒙云若穿过稍稍空荡一些的广场,来到了杂货铺对面小酒馆。酒馆里面空间比杂货铺多了许多,伙计也有五六个,苏蒙云若却不是这的唯一顾客,刚刚进店铺大门,就看见里面黄澄灯光最亮处并肩站立着两位散发着强大气息的刀客。一男一女,男的肩宽腰窄,双手双腿比常人稍微长处一些,站立的有如一杆傲骨铮铮的标枪;女的背影有些朦胧,一身华丽堂皇的银鳞锁子甲异常贴身,长发飘逸柔顺,将她背后动人的风情衬露无遗,身材曼长,竟是丝毫不比旁边那男刀客矮上些许。
  更让苏蒙云若吃惊的是,这对男女,随身所带的兵器,并不是专门用来沙里淘金的沉重宝刀!
  男子的腰间悬挂的是一柄金光闪耀的宝剑,女子的兵器包裹在一个长条形的黄绫包布中,兵器放在桌面上,那黄绫包布中隐隐透着凝重的眩光,显然是一把吹毛段刃的宝刃。苏蒙云若轻步上前,在明亮的灯光下却有几分苦涩和不好意思。他故意离那对衣甲华丽神采非凡的女子远一些,这是一个女人清醒的自知。

()
  “老板,我要一碗葱油鸡蛋面。”
  听得苏蒙云若的声音,那一身亮甲的女子转过身来,一双明亮的眼睛一个如风寒中的刀口锋刃,有如沙河绿洲的碧清湖水。苏蒙云若飞快地看了他们一眼,才惊讶地在心里感叹:没想到在这小村落里,也能碰到如此风采照人的高级刀客!
  男的面容坚毅,英俊之中略带着几分痞气,眉宇之间有一股强大的杀气让人不寒而栗。女子则是美丽清纯无比,面容皎皎似|乳,琼鼻秀额,小嘴嫣红如朱,亮闪闪的大眼睛闪得人心里直发痒,皮肤白嫩得仿佛随便一捏都能掐出水来,全身更是流露出一种脱尘飘逸的味道。让苏蒙云若怀疑她是不是从沙河郡府的外面世界而来,要不以沙河这样干燥恶劣的气候环境,哪能养育出如此动人的女子?
  尤其那一身明光动人的铠甲,更是让苏蒙云若羡慕不已,看上去很轻巧,但绝对是上好的万年金蝉丝缝制,要是穿上它去征服独角神龙,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一碗清水葱油面很快就吃完了,苏蒙云若刚想离开,那英俊的男子冲她友好地一笑“兄弟!能不能问下路啊?”
  苏蒙云若停下脚步,道:“什么路?”
  男子指了指东方,道:“我们是从玉门关来的商人,在这里迷了路,不知道从这里往乌兰去怎么走,问了好些人,都说从来没有离开过沙河郡。”
  说罢他晶亮的眸子注视着苏蒙云若,苏蒙云若心中一沉,已经离开乌兰一个多月了,这些日子,她尽量不再去想乌兰,不再回忆从前的事,可是这个男子偏偏又问起来。
  苏蒙云若揣着那颗因为男子的问话,而沉甸甸的心,抿着嘴唇不声不响地离开了。
  女子推了男子一把,道:“六郎,人家都走了!”
  六郎轻声道:“我敢肯定,他一定知道去乌兰的路。”
  萧绰回京师主持朝政,六郎在鄂尔多旗住了几天之后,尽管身边还有数位娇妻相伴,但是他发现四姐这些日子很不开心,一问才知道,四小姐一心盼望着与蒙古兵开战,好找休斯厄尔敦报杀师之仇。可是还要等到萧绰回来,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四小姐每天都坐卧不安,更没有心情陪六郎寻欢作乐。
  看到四姐经常抱着天寒白玉弓发呆,六郎猜到了她的心事,与四小姐一商议,二人决定趁萧绰没有回来时候,道蒙古方面探一下情报,尽管慕容雪航极力反对,但是六郎还是决定冒一下险。毕竟在瓦桥关时候,都是做勘探军情出身,对这方面业务相当熟练,见六郎执意要去,慕容雪航也不便阻拦,本来是想和六郎一起去,但是六郎考虑到她的身子越来越不方便,还是不要去了。另外,苗雪雁请假半个月去了天山,耶律长亭去镇守玉提关了。六郎就与四小姐二人出发,前往蒙古王城乌兰。
  临行时,萧铭儿告诉了他俩准确的路线,要他们不要走有蒙古兵重兵把守的东面,绕到西南方向,有一条雪谷,横穿之后,可以达到蒙古的沙河郡。六郎和四小姐一路赶来,雪谷找到了,却在里面转悠了三天才出来,两匹马都冻死在雪谷里面了,二人仰仗内功深厚,侥幸逃出来,误打误撞,居然找到了沙河郡,可是这儿的人,似乎都不知道前往乌兰的路。
  苏蒙云若走后,六郎掏出一定银子,赏给小酒馆的掌柜,从他那里得知,整个沙河郡,原本都是蒙古奴隶的生活区,在这儿的所有人,几乎都没有迈出过沙河郡,一辈子注定要做刀手,沙里淘金,将拼着血汗挣来的劳动成果,尽数赠送给沙河郡的官府。
第383章
  今天晚上,又是一个不寻常的夜晚,照理说,三天前,沙河郡的官差刚刚征缴了税银,本来是不应该再来的,可是刚刚过了晚饭时候,大地忽然震颤起来。
  “马蹄声!”
  整个大街上刀手的目光几乎所有人都转头看庄子大门外,那马蹄声到来的动静,大家早已经熟悉。
  “是双龙山的马匪!”
  凄厉的喊声响起!
  “哈哈……小子们!”
  一声大笑声,宛如雷声轰隆,只见十数骑战马的前面的一人,那是穿着玄黑铠甲的强壮光头壮汉,这光头坐下的骏马全身赤红,高足有八尺。马鞍上,还搭着两柄巨大的赤铜锤,这赤铜锤每一个都有百斤重。
  “56号刀站的小子们听着,今天快些将年税交了,否则的话,爷爷的大军就要血洗你们的庄子!”
  壮汉蛮不讲理的喊着。
  “年税?”
  六郎骂道:“好嚣张的家伙,看上去不像是官差,倒似抢劫的土匪。”
  店伙计叹道:“他们本来就是马匪,专门打劫我们刀手的马匪!哎,官府刚刚收走税银,土匪又来要,这日子过的真紧巴啊。”
  “一人二两银子。”
  今天晚上必须交齐。


  “二两银子!这,这不是吃人嘛。”
  “怎么这么高。”
  “不让我们活了啊。”
  刀手一片喧哗声,“三爷。”
  无敌壮硕的身躯迎上去,他脸色不太好看,“一人二两银子,是不是太高了?”
  “高吗?你们这些刀手最近富得流油,闻一闻着酒馆里的酒香,小日子过得不错啊,每天都喝上酒了!我们双龙山的兄弟还在啃硬饽饽。你们庄子应该有两千刀手吧。不过,我也就按照两千人算。一人二两银子,让你们拿出四千两银子,应该不是难事吧。”
  三爷冷笑道,“一些穷庄子,我们可都是收二两银子一人的,今天,我是给无敌兄弟你面子,才只收你们二两银子一人。”
  一次性就收四千两银子,刀手们以后肉也不敢吃了,酒也不敢喝了,甚至年关都要过得和很郁闷。
  “三爷。”
  无敌朗声道,“你也应该知道,我们刀手一个月也就赚那么一点银子,可是正常吃喝,要花去一半。要是全缴了,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尤其是前两天沙河郡刚刚征收了税银,你们又来要……”
  “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