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390部分

杨家女将-第390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刚经历过强烈刺激的盖天娇,细致的脸蛋上沾染着横七竖八的唾液,之前火辣辣的感觉还没有下去,幽谷甬道里便又掀起了另一场狂风暴雨,敏感的花心再度遭受空前猛烈的撞击,不断加快的速度和越来越狠的刺戮,让她觉得六郎的庞然大物就像一根灼热的火柱,狂野地在她的蜜洞里燃烧、搅拌、翻转和奔腾。
  只见盖天娇娇靥春潮乍现、两腿在空中胡乱踢蹬。
  全身开始又一次的抽搐起来,她既放荡又淫艳地高声叫床道:“噢,痒……唔……嗯……爽,好爽!我好胀……喔、喔……老公……噢……我的好六哥!啊……噢……你、好棒喔……啊……嗯……爽死我了!”
  盖天娇发觉她体亵的欲火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深入,也越来越蔓延,燃烧着她的腹部、贯穿她的全身!盖天娇那欲情荡漾、红霞布满的娇美容颜,此刻益加妩媚妖艳、惹人爱怜,两片湿润的丰唇上下打颤发抖,时而露出洁白的贝齿,吐气嘶嘶、哼哈吟哦。
  她情不自禁地不断甩动着铺散在她背脊与肩膀上的那一蓬乌黑亮丽的长发。
  虽是鬓发纷乱飘扬,但此时此地,反而更增盖天娇的风情万种,缭乱男人的情怀。
  六郎用双手抱起盖天娇丰润的丰满浑圆的大腿,把她的小腿架开在他的肩头,然后他往前倾身四十五度,把力量集中在自己的腰部,又开始狂抽猛插,一下比一下狠、一下比一下深,每一次撞击都到达盖天娇幽深幽谷甬道秘|穴最深处的花心。
  “嗯……哦……噢……呼、呼……美死了!啊……六郎,老公,我的好六哥好弟弟……噢……唔……哎呀……好舒服!”
  美丽端庄的盖天娇娇喘嘘嘘、哼哦不止,涓流难抑的蜜汁迎着庞然大物奔涌而出,六郎强烈地冲撞让盖天娇全身的血液沸腾起来,她紧咬下唇,娇靥泛起一种羞怯,又舒畅的妖艳神色。
  过了一会儿,盖天娇再次呼叫道:“啊呀……我受、受不了了……哎呀……唔……干……死……我了……啊……唔!”
  随着六郎的庞然大物不断深入,以及庞然大物不断变速的抽插,盖天娇的灵魂与肉体沉溺于那一阵阵销魂蚀骨的爽快波涛之中,不由自主地爆发出一次比一次更激烈的呻吟。
  “林书记看见了吗?”
  这时已经大汗淋漓犹如下雨的六郎大叫道:“好一个贤妻良母!好一个高级白领!好一个淫娃荡妇!看我怎么插破你的骚|穴!”
  他使出了最后的力气,直朝花径深处猛插下去,干得盖天娇的花瓣阵阵收缩。
  六郎的庞然大物一波波膨涨,然后花瓣紧包庞然大物、庞然大物挤压着花瓣,丝丝入扣、密不透风,一种强烈的刺激同时袭击着盖天娇和六郎。
  “哎呀……你……快把……我插……插死了!啊……噢、唔!求你……喔……轻……点!拜托……唔……噢……啊!我、我不……行……了……”

()好看的txt电子书
  盖天娇开始求饶,但六郎越插越起劲,根本不管盖天娇是否消受得了,他像狂牛般的冲击着盖天娇,直到她浑身哆嗦、四肢颤栗,又一次泄身在六郎面前!盖天娇在手舞足蹈、狂呼乱叫的高潮中一连泄身了三次。
  六郎看着天娇情欲爆发时的甘美表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激亢,火山轰然爆发,滚烫的岩浆喷薄而出,如决堤的洪水般喷射在盖天娇美妙的子宫里,一股又一股的浓精灌溉着盖天娇丰腴圆润的胴体。
  六郎的龙头依旧紧顶在盖天娇那肥美柔嫩的花心,而盖天娇的幽谷甬道也密不可分地夹着他粗长的庞然大物,那硕大的龙头在温暖、多汁的幽谷甬道最深处浸泡、滋润着。
  盖天娇知道自己的春水和六郎的岩浆,已经完全混合在自己子宫亵,她舔着嘴唇发出如梦似幻的声音说:“喔……六郎,老公,我这辈子从来没被他干得这么爽过。”
  端庄优雅浑然忘我的盖天娇,只顾淫喊荡叫,此时此刻的她早已忘记了羞耻。
  高潮后的盖天娇,只见她双|乳高耸、怒凸,蛮腰轻扭、雪腿舒摇,一丝不挂的胴体,汗渍隐隐,白皙的皮肤显得分外光滑柔嫩,熠熠生辉,凹凸分明、玲珑有致,彻底散发出成熟女性的芳香,令人魂不守舍,神魂颠倒!仰躺着的盖天娇俏脸红云未退,睁开眼帘来,杏眼飘荡出摄魂慑魄的水汪汪眼波,鼻翼翁动、小嘴微张,露出两排洁白的贝齿,似欲语还羞,惹人怜爱不已。
  六郎与盖天娇风流之后,就传刀疤刘进来,直言不讳地道:“老刘,我竟收了你的女儿,现在你们父女保护苏蒙公主回沙河郡复命,要让沙河郡都督相信你们,尽快出兵来攻打,然后我们按照计划行事,我这里痛击她的主力,你们那边黑了他的老巢。”
  刀疤刘领命,与苏蒙云若有商议了一下回到沙河郡府的详细计划,经六郎同意后,三人带领那些心腹手下离开。
  这边,六郎继续修筑防御工事。
  无敌带领一部分年轻力壮的刀手们砍伐树木。
  砍树的人在继续,不过建木屋的工程绝大部分都被停了下来,这些天卧牛岗到处都是浓烟,刀手们在烧石灰,成片成片捆在一起的圆木被拉到了卧牛岗山寨的外围处,插入已经挖好的土壕中,最后再用泥土埋上,一道新建的城墙就这样慢慢地出现了。
  六郎计划将在卧牛岗原英寨的外围再建一道城墙,卧牛岗的营寨并不怎么坚固,营寨就建在山岗上,虽然只有一个寨门,但敌人却可以分兵全面包围整个寨子,从四面八方向山寨发起进攻,这对兵力不足的六郎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多一道城墙,就多一道保护,临时搭建的简易城墙虽然很容易被攻破,但只要进入外围城墙之内,那就是另一个天地。通向山寨的道路被全部布置上致命的陷阱,一间又一间的木屋之内只要撞开门就有木刺飞出,屋内也布置各种各样的小陷阱,一层层一道道的消耗着敌人的力量,使其无法集中兵力进攻山寨。
  除了陷阱与木屋之外,六郎还专门集中人手在外围城墙与山寨之间修建了一座又一座的土碉堡。首先要打好地基,将煅烧好的熟石灰,加上细沙,还有泥土,最后再加米浆,搅拌在一起,制作成三合土。然后将一块又一块山里雕好的石块垒好,石块之间的缝隙用搅拌好的三合土填充,内外两层石墙砌好之后,再将三合土倒入中间填充,如此一来石屋的外墙将十分的坚固,最后剩下的石屋房顶则依旧用三合土浇盖,等屋顶的三合土晒干成型后再撤去木板支架,一座石屋碉堡就这样建成了。
  一座石屋碉堡内可以住十个人,还存放有供十个人十天的粮食与水和大量的兵器与箭支,还有伤药和干净的布条。石屋的大门由双层木板组成,一旦敌人攻进外围,石屋内的人员马上就会将事先准备好的泥土、细沙、熟石灰与水再次搅拌成三合土,竖立起木板用三合土直接将大门封死,内部的成员则使用弓弩从石屋碉堡内的窗口向外射箭。
  为了防备土匪放火焚烧石屋,还让人在石屋内向下挖掘出一个地窖,地窖内有中通的竹桶向外获取新鲜的空气,尽量避免了敌军以大火焚烧石屋,导致石屋内刀手因为浓烟而窒息死亡的情况发生。
  这些修筑工事的方法,都是效仿司马紫烟在飞虎城时候驻防的特点。
  六郎深信飞虎城守卫战的胜利,归功于坚固的防御工事。
  所以他希望自己亲自指挥一场有防卫战,转化对攻战,再转化攻坚战的经典战役。
  自己一万人马,照样可以以少胜多,摧垮人数是自己数倍,而且装备精良的蒙古大军。
  一天的时间,外围城墙算是勉强建成了,随着天气越来越冷,外围城墙的作用也越来越大,只要将水倒在木墙上,木墙上就会出现一层薄薄的冰层,整个木墙又滑又湿,不仅不怕火烧,圆木的嫩性也得到了增强,不过这根本就不是长远之计,因为水浇多了木头就会腐烂。
  如今卧牛岗山上已经拥有石屋碉堡二十座,交错布置在四个方向,所有的石屋碉堡都是建在距离山寨比较近的地方,四面石屋靠向山寨的那一面没有开小窗,其他三个方向则全部开了小窗,以屋作为山寨的外围屏障,再以山寨来掩护石屋,连新来的刀疤刘都有自信说只要有这样的工事,就是来几万官兵根本就不是问题。
  无敌亲自找来的几十名工匠,也发挥了巨大作用。
  这三十名工匠拿家伙上阵砍人一点作用都没有,反而还会成为其他人的累赘,但是他们的手艺却是一等一的棒,在修建外围城墙与石屋碉堡的过程中他们出了大力,同时还在山寨的城墙上安放了一些小玩意。守城可不是拿着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地往下砸,那样太没有效率也太危险了,工匠们就在山寨的木墙上挂几个木板,木板上都是碎石,只要一拉绳子碎石就会呼啦地往下掉。一段又一段的圆木也是同样的作用,到时候只要把绑在一起的圆木点燃,一拉绳子同样是呼啦地往下掉。
  只需要一根扛杆,一个人操作着,一根木棍就能在木墙上左右摇摆,从侧面打击正从长梯上攀爬木墙的官兵,而且操作扛杆的人还会很安全,距离城缘有一定的距离,这些小玩意可是帮了新军的大忙。
  不过上面所提到的也全部都只是小玩意而已,最重要的东西还是要工匠们自己操作,那就是五台三角架的投石车。这种投石车可以直接从山寨内对外抛射石块和火球,射程外围是弓弩的数倍,而且威力巨大,身手再高的高手面对呼啸而来的巨石也只有逃命的份,弱点就是数量稀少,并且发射速度太慢,但却能深深地震撼敌心,减弱土匪们的士气。
第399章
  一天之后,傍晚。蒙古大军如期而至,一万多的官兵先头部队开始围上来。
  总共将近三万人的编队,要下山挤在一路根本就不可能,看样子蒙古大军是分三路包抄,黑压压地掩杀上来。
  “无敌,你带一千人,去守那里!惜惜你带一千人,去守那边。四姐,你和我一起带一千人,去守最后那条山路,所有人都听清楚了,我们不是去拼命的,不要跟他们纠缠,都按照计划来,想办法干掉他们一些人,等他们筋疲力尽时候,我们再发动总攻。”

()好看的txt电子书
  蒙古兵因为要攻山,所以不得已放弃了自己最擅长的战马,前面的步军很快就遭受到迎头痛击。
  埋伏在半路上的巨型陷阱,扼杀了上百了蒙古兵,陷阱里面都是尖利的木桩,掉下去的人很难活命上来。
  先锋部队死伤无数,蒙古兵们开始往大坑里面填石头,这个坑现在不填平,带着大批战利品回来的时候可就麻烦了,一个又一个装着土石的麻袋被扔到了陷阱中,大块的石也直接扔下去,埋伏起来的王千军等人一直就这样看着。
  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六郎就这样看着蒙古兵们把大坑埋得差不多了,一埋完了大坑,蒙古兵们似乎变得有些放松,快步就通过了大坑,很多人都在向前进,六郎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突然站起,在瞬间稳住身子,瞄准已经盯了好久的目标,抠动扳机就是一弩,走在最前面的,一个小头目的当场就头部中箭倒下了,数百支支利箭也紧接着射出,在最前面的百十多个蒙古兵全部被覆盖在了箭雨的范围之内,所有人都倒下了,众多中箭受伤的人躺在地上哀号着。
  前队被袭击,坑后的人也有些混乱,一些人更是转身就跑,在这有些狭窄的山道里,手上没有盾牌,碰上埋伏不是被身边乱挥舞家伙的同伙打到,就是直接被射成刺猬,还没人想死,后面的也没有命令,所有人转身就跑,竟然有十几个人被自己的同伙给推倒,倒在地上被踩伤,踩死。
  这第二轮箭还没有射出去,官兵就自己造成了十几人的伤亡,六郎打了个手势,所有人马上换上了铁制箭头的羽箭,在六郎的指挥下统一上弦,刀手们随时准备射出新一轮的,更致命的箭雨。
  铁制箭头的羽箭是珍贵的,也是致命的。蒙古兵向来主张快骑出击,很少有带盾牌的习惯,山道不好走,到处都是树枝和石头,身上带着盾牌又加重了负担,很多土匪官兵都把盾牌当成了累赘,到需要用的时候就砍树,砍树藤做面简易的大盾牌。
  现在蒙古兵用的盾牌大都是木质盾牌。
  上百多支铁羽箭从天而降,官兵们习惯地抬好大盾牌保护住自己。“叮!叮!叮!啊!”
  都是箭钉在了盾牌上的声音,但绝大部分的箭都直接穿透了盾牌,幸运的就是被穿透的铁箭刺穿了胳膊,倒霉的就只直接穿透脑袋,但不管怎么说,只是受伤的多,没命的少。
  顶住了两轮箭雨,蒙古兵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