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395部分

杨家女将-第395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就是这些混蛋让我们不能好好活着,娶个婆娘,生几个娃,过上平静的日子,只要杀了那群混蛋我们就胜利了。刀手兄弟们,到了该为你们报仇的时候,大家一起动手,砍完了这群混蛋,我们就自由了。”
  卧牛岗的大门再次打开,除了留守寨子继续射杀蒙古兵的人之外,无敌带着三千多能战之人整齐地杀了出来,看着已经慌乱的蒙古兵,六郎知道该是结束这场战斗的时候了!
第402章
  六郎的攻击阵型是这样安排的,直属于他的军队有五千人。其中一千五百人的骑兵,有四小姐率领,他们在敌军溃逃的时候才能派上用场。太阳光冷漠无情地撒在战场上,刀手们像蚂蚁一样爬上了山坡,武器和铠甲的闪光明亮夺目,无论是进攻方还是防守方地士卒,他们的眼神都逐渐变得狂暴起来,恐惧不安地心情促使他们想要面对敌人,杀死对方。
  杀出木墙之后,来到了第一道壕沟前,进攻的刀手们将事先准备好的木板铺在壕沟上,人们从木板上跑过壕沟,向敌方的防守阵营奔去。在第一道壕沟后,蒙古兵在这里安排了一队弓箭手,进攻方在壕沟上搭建木板的时候,他们躲在后面朝刀手发起了一轮箭雨,六郎这边进攻方的前锋队也准备了大量的盾牌,虽然,这轮箭雨也造成了一些伤亡,不过,那个损失是微乎其微的。
  毕竟是居高临下的冲锋,地形也算不上险恶,需要防守的地方太宽广了,目前蒙古兵的人数根本就不够用,刀手前锋部队举起盾牌,抵挡蒙古军的疾射,在他们的掩护下,后面的士卒就动手清理挡在自己面前的防护工事,在他们身后,进攻方的弓箭手也开始发挥了威力,压制蒙古军的弓箭手。
  箭矢如蝗,在空中来回飞舞,不时有双方的士兵中箭倒下,伤重待死的士卒们倒在山坡上,嘴里发出凄惨的呼叫,那呼叫声随风在原野上空飘荡,令人听了毛骨悚然。活着的士卒们顾不得死去的或者正在死去的同伴们,他们的嘴里发出没有意义的呼喊,奋不顾身地朝前方冲去,杀死敌人,或者被敌人杀死,才能得到真正的解脱,这就是战场上一个普通士卒的宿命。
  蒙古兵利用了各种防护工事阻挡着进攻方的进攻,让刀手推进的速度快不起来,他们在这一线准备了大量的弩机。蒙古兵们单膝下跪,一膝半蹲,上身直立,双手托平弩身射击。弩箭的威力比弓箭要大,在几十步的射程内,准确度也有保障,这些弩箭带给了进攻的刀手新军大量的杀伤。

()免费TXT小说下载
  就算有不少伤亡,因为刀手们却已经开始玩命,对他们的进攻影响不是很大,他们很快将第一道壕沟后面防护工事清理干净了,眼看,就要和防守的蒙古军短兵相接了,然而,他们还没有靠拢,刀手就潮水一般向后退去,退到了第二道壕沟的后面。进攻的刀手方没有犹豫,在刀站首领的命令和驱使下,他们向前继续冲去,敌人的不战自退让他们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看到先锋部队取得了绝对的优势,六郎传令:“发动总攻!是必将蒙古大军全歼在卧牛岗下!”
  随着一声令下,战鼓声响彻原野,刀手们随着军旗的指挥,向着远处山坡上的蒙古兵冲了过去,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一片,看上去声势格外惊人。喊杀声在原野上空轰然飘荡,敌我双方的士兵纠缠在一起,犬牙交错,在山坡上忽上忽下的移动,就像两股浪潮碰撞一般。
  蒙古兵的进攻因为失败了,形成了大溃逃,不过,他们仰仗装备精良,在战斗的间隙,重新修建了工事,不过,由于时间的关系,他们也只是把没有被损坏的障碍物重新摆放起来。所以,当第二梯次的军队攻上去的时候,他们的进攻速度要快了许多,两军隔着壕沟一阵对射之后,很快,就形成了短兵相接的局面。
  刀手们在奋勇战斗着,只有杀死对面的敌人,自己才能活下去,最初,或许还抱着建功立业,升官发财的心思去战斗,到后来,只是单纯地想要活下去而已。
  你死我活,这就是在战场上生存的不二法则。
  关键时刻,无敌和几位头领也起到了很好地带头作用,无敌在战场上亲手斩了十几个溃败下来的胆小的刀手的人头。那十来颗临阵退缩被斩下的人头对刀手们的刺激太大了,各级刀手们带着自己的亲兵驱使着手下的士兵不停地向山坡上攻去,一个人倒下了,另一个人就填了上去,只准前进,不准后退,要是谁调转身来,以后背面对敌人,必定会被督战队射杀,或者砍下脑袋。
  在不前进就必须死的压力下,他们个个奋勇争先,悍不畏死,疯狂地挥舞着武器,收割着敌人的生命,直到最终倒下,被后续的同伴或者敌军踩为肉泥。
  位于第一线的无敌身边只有五百来人,他们面对着三千敌军的围攻,个个面无惧色,奋勇还击,没有人调转头来向后跑去,即便,在他们身后并没有督战队。没有成家的刀手自然没有什么牵挂,脑袋掉了碗大的疤,反正战死之后,自己的灵魂在天国得到永生,神君会保佑自己。
  成了家的刀手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家属已经安排妥善,作为士兵的家属,要是自己战死了,也算一份光荣。只要跟着样六将军,就有好日子过,杨六将军是神君下凡,他必定能带着我们开创一个地上天国,那时,人人有田耕,有饭吃,有衣穿,有屋住,孩子们有书可读,所有的人都是兄弟姐妹,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再也不会受蒙古贵族的剥削和压迫。
  刀手们对六郎描述的地上天国的情况深信不疑,为此,他们现在不害怕战斗,不害怕牺牲,为了美好的未来,为了自己家人,为了自己的后代,就算是战死在沙场又何妨!
  反正是贱命一条,何处黄沙不埋人啊!
  由于胸中燃烧着如此猛烈的火焰,眼中闪烁着如此狂热的希望,故而,这五百刀手状如疯魔,面对优势兵力的蒙古大军的强攻,依然死战不退。
  不时有同伴在身边倒下,他们视若无睹,冷静异常地挥舞着刀,按照训练时的阵型去战斗,或者死去。双方都已经杀红了眼,平时遭受这么大的伤亡,那些刀手们早就往后逃跑了,然而,现在他们忘记了恐惧,忘记了逃跑,只知道战斗,战斗,至死方休。
  不过,他们的人数实在是少了一点,鏖战一阵之后,终于渐落下风……
  这时候,六郎亲率的中军掩杀过来,六郎手提紫玉金彤剑冲入敌阵,一溜天电织网下来,直杀得蒙古兵哭爹喊娘,四下逃串,来不及逃走的,都成了天电织网之下的鬼魂。六郎的神威,更加鼓舞了刀手们的作战士气。
  碧眼狐狸惜惜趁机又在蒙古兵身后放起火。
  残存的一万多蒙古兵迅速被冲天的大火包围了,黑烟滚滚中,火苗肆无忌惮地跳跃着,士兵们全身着火,左奔右突,没有方向地四处乱窜,大火燃烧起来的黑烟遮挡了他们的视线,他们找不到逃跑的方向,无处可逃,时不时,就和身边的同伴撞到了一起,跌倒在地,然后被乱兵践踏致死。
  火场中,传来了一阵阵的惨叫,以及绝望的求救声。
  六郎的中军一边放箭,一边进攻。
  箭矢如雨,带着凄厉的呼啸声,划空而去,刀手们根本不需要瞄准,只需要不停地拉弦放箭就是了,奔跑的敌军没有任何的防备,几乎每一根箭矢都不会落空,山坡前密密麻麻地躺着大量蒙古军的尸体。火焰在山坡上冲天而起,大量的黑烟迷蒙了整座鼓山,黑烟随风而散,如同一条黑龙围着山坡盘旋,在即将爬到云端之时才消散。
  蒙古兵都督目瞪口呆地望着远方,敌军的营寨在滚滚的黑烟中若隐若现,火焰随着山风蔓延,士兵们的惨嚎声时断时续地随风飘了过来,渐渐地,惨叫声趋于沉寂。
  自己的三万大军,顷刻间就要化成灰烬吗?
  寂静慢慢吞噬了整个战场。
  在蒙古兵都督身边,是最后一个三千来人的方阵,而且都是骑兵,这是他最后的本钱。
  因为提前探明起义的刀手大军集结在卧牛岗,所以他只带了三千骑兵,现在,是率领这些骑兵逃走?还是发动最后的反攻,与敌人决一死战?
  这些士兵们默默地望着远方的火场,为火场中的同伴感到哀亲人在那支队伍中的双眼已经变得赤红了,当然,更为自己并不在那一队中感到庆幸。
  士气降到了最低点,在大家的沉默之中,沮丧,绝望,不安的情绪占据了上风。
  大火依然在燃烧着,只不过,离熄灭并不远了。
  现在,漫天遍野都是疯狂扑下来的刀手,蒙古兵军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和他们拼了!”

()
  等不及蒙古兵传令进攻或者后退,蒙古大军的骑兵前哨,就不甘寂寞的朝着涌下山来的刀手们冲过去。
  无敌从地上捡了一把刀,自己原来那一把早就砍的卷刃不能再用了。
  在他身后,传来了一阵山崩海啸般的呼喊,刀手们按照队形如同一片巨浪朝蒙古兵的骑兵方阵扑去。
  太阳下山了,天色渐渐暗下来了,绚烂的晚霞在西边的天际,那将是白昼最后的辉煌。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喊杀声一直没有中断,不过,经历了这么长的时间,终究也变得疲软了,重伤待死的士兵们的呻吟声逐渐成为了这场战斗的主旋律。
  无敌冲在最前列,他机械式的挥舞着手中的钢刀。
  在他面前,横七竖八地躺着敌我双方士兵们的尸体。
  他们中,有的依旧双目圆睁,保持着战斗时的表情,死亡突如其来地降临在他们身上,令他们猝不及防;有的虽然大睁着双眼,眼中却充满了惊恐,这证明黑白无常找到他们之时,他们清晰地瞧见了无常们的面孔;有的则紧闭着双眼,就像累到了极点,躺在地上睡着了一般,生命的结束,对他们来说,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趁着战斗的间隙,无敌急忙调整自己的呼吸,以便恢复体力,在他身上,沾满了鲜血,有大部分来自于敌人,也有不少来自于自身。他感到四肢疲软无礼,双眼发花,他知道这是用力过度的原因,他深吸了一口气。将横刀插在身前地泥地上,双手驻着刀柄,打量四周。
  晚霞下的原野,红得就像染上了一层鲜血,血色黄昏之下,战斗依然在继续,却进入了收官的阶段。
  蒙古骑兵已经被分割成数段,战马没有了冲刺的优势,就只能被刀手们慢慢蚕食。已经无法收拢阵型,被人数众多的刀手分割开来,形成了各自为战的局面。到现在这个阶段,已经无路可退地时候,还是没有士兵投降,也很少有人被俘虏。
  刀砍断了,就用徒手,手被砍断了,就用牙齿咬,由信仰构成的忠诚心支持着蒙古兵战斗到最后一刻,就算是战死的那一刻,他们也没有放弃这样的念想。
  不远处。一名蒙古兵高级将领陷入了十来个刀手的包围中,他高喊着砍翻了一个刀手之后,也被一拥而上地刀手们淹没了,临死前的那一刻,他脸上的表情慷慨激昂,面带微笑,就像要去一个极其尊敬的人家中作客一般。脑袋被一个刀手当成一笔功劳砍下来之后,依然挂着这样的表情。
  对他来说。这样的死亡算是死得其所吧!
第403章
  喊杀声,兵器相交的声音,被刀砍中时绝望的嚎叫声,刀锋砍在肉里,骨头上咯吱的声音,这些战场上永恒的曲调,混合在一起构筑成一首波澜壮阔的旋律,在穿越血色黄昏的晚风中远远地飘荡。
  蒙古兵都督手握着陌刀,紧紧地握着,手指甲刺进了掌肉,他的双眼燃烧着熊熊的怒火,通过两三百步的空间,传递到对面的高台上,那里,站着一个丰神如玉,一身明光铠甲的女将。
  “嗖!”
  一支黑羽狼牙箭箭矢划空而来,射中了都督的肩膀。
  自知大势已去的都督,长叹一声,在数十亲兵的掩护下,徐徐败退。
  四小姐飞马追上来,三尖两刃刀下,不断地有蒙古兵被看落马下。
  十几名蒙古兵圈马回来,希望能够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阻止四小姐的追杀。
  但是一溜刀光过后,空留下的只是十余骑战马。
  四小姐再次挽弓搭箭,这一箭射出去,一下洞穿了三百步远蒙古兵都督玄黑凯甲的后心,死尸栽落马下!
  余下十余蒙古兵再逃,四小姐也不再追赶。
  六郎面带微笑,胜利之神依然笼罩在他头上一般。
  这一仗,刀手们对他更加信任。
  这就是乱世,不管你是名将,还是良臣,不管你有万夫不当之勇,还是能运筹帷幕决胜千里,当坏运气笼罩在你身上时,纵使你再有能力,也无从掌握自己的命运。
  六郎的手放在了剑柄之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