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417部分

杨家女将-第417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啊!不行了,要死了啊!”
  这时师妃暄的动作更快了,口中不断地发出呜,啊的声音,剧烈的运动加大了肉体间的接触,使得接触时发出了很大的啪,啪的响声,这声音和她嘴里的淫叫声夹杂在一起,就如同一首美丽的交响曲在房间里回荡着。
  六郎只觉她耸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口中呻吟也更加的急促了,胸前的两个雪白柔软的奶子抖的更加厉害,几乎快要掉下来了。
  她的这一切都是有规律地进行着。
  六郎也加大了力度,一阵阵的撞击击向她的蜜源深出,使她不断地发出一声声的浪叫。
  “谁能想到冷艳高傲的宝贝儿会在我的胯下呻吟浪叫呢?宝贝儿,我要干死你啊!”
  六郎一边攻击着她的美|穴,一边尽情地抚摸把玩着师妃暄那双雪白光滑如丝缎又充满弹性的长腿,嘴也在她那光洁的裸背上亲吻着,左手绕过柳腰,攀上了她的Ru房,体会着那光滑如缎温润如玉的触觉。
  右手抚上她那光滑平坦的小腹,绕着娇嫩的玉脐画着圈,食指还不时逗弄着浅浅的浑圆的梨窝。
  宝贝也没有忘记狂抽猛插地直捣着她的花心。
  在六郎的玩弄和抽插下,师妃暄觉得无比的充实和舒服,阵阵的快感透过俩人的交合处传传遍了她的身体,她已沉沦在无边的欲海中。
  由于过度的激|情,导致两人的动作异常的猛烈,两人的接合处的撞击也就更加的迅速和频繁了,剧烈的摩擦带来了强烈的刺激,师妃暄忍不住地呻吟吼叫起来,拌和着的激烈的碰撞摩擦声,伴随着秦柔的娇喘吁吁,一时间淫声四起……“相公,求求你饶了我吧!我要死了啊!”
  师妃暄抵挡不住,玉体娇颤,喘息嘘嘘地软语哀求呻吟道。
  “宝贝儿不是喜欢飞翔的感觉吗?现在我就送你飞起来!”
  六郎丝毫未曾顾及怜香惜玉,他挺直身躯,直接伸手搂住师妃暄的娇臀,用力朝自己怀里拉近,同时将昂扬火热,坚硬挺直的宝贝顺势直接挺入她美|穴的最深处,他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用力揉搓着她圣洁的玉峰。
  昂扬的宝贝在她那美丽紧缩的蜜道中抽插着,带动着她的身子一前一后进退着,这大幅度的磨擦带给了他激烈的快感。
  他一边享受着师妃暄那窄小而有弹性的蜜道摩擦着宝贝,一边玩弄着她圣洁娇挺的|乳峰,更不时地逗弄她Ru房上那颗鲜艳的|乳珠。
  充分感受着宝贝上那滑腻紧缩的感觉和Ru房那丰润娇挺的触感。
  六郎伏在她的身上,用力的地耸动着屁股,师妃暄微张着嘴,半闭着眼娇喘着,丰满的屁股直摇,嘴里不停地浪叫着:“嗯嗯……好相公好弟弟好哥哥好相公……你好厉害……人家……好爽……用力……啊……太舒服了……”
  六郎知道她又要高潮了,因此就更快的抽动起来。
  忽然她浑身一阵颤抖,蜜道里急促的收缩着,一阵滚热的春水再次狂泄而出,她娇喘连连的呻吟着道:“啊……啊……好相公……好美……唔……我要……我要上天了……真……舒……服……我又高潮了……啊我不行了……你饶了我吧!”
  说完就向床上扑了下去。
  六郎知道她已经高潮过很多次了,知道她是真的不行了,当下就把宝贝顶在师妃暄的嫩|穴花心,滚烫的Jing液扑扑扑!劲射而出。
  四小姐让六郎配合自己,对她们三个言传身教,最后逐个实践,终于完成了夫妇结合的最后过程。
  四个人通宵达旦的寻欢作乐,第二日时候,四小姐连同三位娇妻已经被六郎调教的温顺大方,夫妇之间的亲密时间坐起来更是如鱼得水,如此过了三日,就闻听回鹘大军攻占车越,并且进军楼兰的消息。
  六郎让斯罗大王准备兵马,又让四小姐连夜赶回玉提关准备兵马,打算合兵一处,共抗强敌。同时,明歌郡主要求和四小姐同道,赶往西凉,说服李德明,让西凉兵归顺六郎。
  六郎问道:“公子,你不留下来与我携手作战吗?”
  柴明歌道:“以你的能力,足可以独揽狂澜,我虽然不能留下与你并肩作战,但是我也是在间接帮助你,我现在要马上赶去西凉,说服西凉节度使李德明,让他解除与回鹘的约定,要是回鹘语言西凉联手的手,那就很难办了。”

()
  六郎道:“郡主与李德明很熟吗?”
  柴明歌道:“还可以!他毕竟是我父皇跟前的老臣,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第431章
  正值二月初间,五色城外山上积雪未消,山风不起。八孤峰上梅树原多,因为气候太冷,地又高寒,此时还在盛开未谢。桃李诸花,也正含苞欲放。去年冬天的一场大雪下得太厚,加上近几天来北风猛烈,满山积雪全都冻凝成坚冰。好些花树,均埋冰雪之中,只稀落落露出半树枝叶,青白交映,好不萧杀。今日却逢阳光大好,天气一暖,满山冰雪突然溶化,千山万壑都是流泉,地面上再现出万树繁花,全是瑶枝映发,琼花璀璨。偶在虬干繁枝之间,稀落落露出一点苍翠之色,满空烈阳之下,越显得玉洁冰清,点尘不染。
  六郎信马由缰,心中寻思如何御敌回鹘的良策。打退回鹘并不难,难的是回鹘大军有黑山血妖这个大魔头做后盾。今后要想对付黑山血妖,必须要多请一些高手来助阵。烦恼之间,挥动手里的笛子,对这那漫野的梅花一阵乱砍。只闹得远近梅花妃红丽白,乱落如雨。伴随一阵狂风卷过,将那才离树的落花连同地上残瓣一齐卷起,五色缤纷,随风旋舞,闹得身到处都有落花狼藉。
  突然听见有人轻声叹息道:“你这人好不知道羞耻,明明是自己笨拙,偏要拿这些梅花出气,好端端的花朵,被你折腾坏了,太可惜了……”
  六郎听到有人数落自己,刚欲发怒,却见眼前银光一闪,由梅林中走出一位白衣少女,随着一阵幽香,白衣少女已朝着六郎走过来,六郎不由得被白衣少女的美貌惊呆了,她眉如春山一样婉约洁净,眼晴像星空一样朦胧深邃,身材像洛神那般修长美丽,气质却像空谷幽兰般的清雅脱俗。
  六郎连忙从马上下来。
  “真是对不起,原来这个地方还有仙子居住,我只是一是烦恼,才对这些梅花出气的,还请这位MM见谅!”
  六郎说玩,用眼睛直视着面前这位洛神一样的女子。
  见到六郎客气,白衣女子顿时也消了火气,直言道:“其实这些梅花与我也没有什么干系,只是我从小喜欢梅花,走到这里看到你因为心中不适而拿这些梅花发气,就忍不住说了几句。”
  说罢冲六郎友好的一笑,那笑容竟是六郎生平见过最美的。
  六郎见她笑了,也靠近几步,一边仔细的嗅着她身上的幽香,一边说:“我真是对不住这些美丽的梅花了,不如作诗一首,以示歉意。”
  白衣女子黛眉微挑,问道:“你还会作诗?”
  六郎嘿嘿一笑说:“会一点儿,作不好的话,姐姐不要笑话。”
  白衣女子说:“若是作的好的话,我就叫你元神趋化风雷电火。”
  六郎欣喜道:“原来MM也是修神之人?”
  白衣女子微笑着点头。
  六郎赶紧动用大脑,展开记忆,终于想到一首,马上吟道:“梅花坞裏梅花树,梅花树下梅花仙;梅花仙人种梅树,又摘梅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梅花林里逢仙子,梅花飘落既是缘。”
  六郎挥手抓住一片由空中坠落的梅花,递到白衣女子面前,见她显然一副吃惊的样子,就问道:“我这首小诗可否让MM满意?”
  白衣女子接过那片梅花,赞叹道:“好诗,想不到你却能作出这等诗句……”
  六郎心道:“我哪里做得出来,唐伯虎写的啊,我只是稍微改动了一下,不过现在是宋代,唐伯虎还要好几百年才能长出来,你当然不知道啦。”
  白衣女子称赞完毕,说:“其实你手中这笛子是用来强化五象归元用的,并不是你太笨领略不了的缘故,而是修炼五象归元这一招十分玄妙,若是不取捷径,就算你有十道元神也要练上三五十年才行。”
  六郎忙问:“原来是这样,那么你知不知道,五象归元的修炼秘诀?”
  白衣女子道:“虽然我练不了五象归元,但是心法我倒是知道。”
  六郎忙道:“可不可以教给我?不过你年纪轻轻,学的是不是真的?”
  白衣女子扑哧一笑,说:“这是我师父的师父传下来的修神秘诀,你要是不相信就算了。”
  六郎连忙上前拉住她的一只柔荑,说:“MM莫要生气啊,我哪有不相信的道理,我现在就试试看。”


  白衣女子说:“本来这是我们修神界至高无上的心法,除非本门的宗主才能修炼,不过现在……我就传给你好了,反正要想练五象归元,必须要有十道元神,否则就会置身于无极之中,永远不能回来,你可要谨慎修炼啊。一旦真气逆转是很危险的。”
  说完就地盘坐,双掌合一,口里念起修炼的口诀。
  ……………………………………六郎见她盘坐在地,她秀发披垂素肩,有如柳杨醉舞东风,玉貌花容,明艳照人,黛眉淡拂春山,双目如同凝聚了秋水,朱唇若一粒樱桃,皓齿排两行碎玉,玲珑嘴角,含着欢欣欣笑,一双慧雪明眸中,却是水光流转,容貌极美,美得令人简直不可逼视。听到她念起口诀,连忙跟着做起来……
  传授完毕,白衣女子道:“梵天玉笛,怎么会在你手中?”
  六郎看看手中的玉笛子,道:“是一位老道士送给我的,MM要是喜欢,送给你好了。”
  白衣女子笑着站起来,说:“你的东西我怎能要?再说它对我一点用也没有,要修成十道元神,只怕我都老的掉牙了,对了!前面那城门都是什么时候开放?”
  六郎问道:“MM是要进关吗?”
  白衣女子说:“正是,请问这位将军,可是居住在城中?”
  六郎高兴地说:“是啊,不知道MM到这关里做什么?最近这儿军情紧急,关门一般都不对外开放的。”
  白衣少女一听,皱起眉毛,一丝愁容泛上俊美的面稍。六郎又说:“可是MM要想进关的话,只要我喊上一句,守城的士兵就会马上打开关门的。”
  白衣少女脸上马上显出惊喜之色,说:“是真的吗?”
  六郎认真地说:“MM刚教了我心法,我怎么忍心骗你,你随我来好了。”
  说着前面领路,沿着山路直朝五色城走去,六郎边走边问:“不知道MM怎么称呼?来五色城又有何贵干?”
  白衣少女直言说道:“我叫穆桂英,是楼兰的公主,现在回鹘无故兴兵犯我疆土,大军已经攻打到了楼兰城下,那带兵的回鹘将领号称“天外飞狐”他们的妖法十分厉害,楼兰城无人能敌。父王为了保住全城百姓的性命,愿意向回鹘递交降书,但是那回鹘大军欺人太甚,投降可以,必须将全城十四岁以下的男女全送给他们做奴隶,父王一怒之下,决议与回鹘拼死一战,但我楼兰本就孤城一座,绝不是回鹘大军的对手,故此前来五色城找明歌公子搬请救兵。”
  六郎道:“原来是这样,那么MM可认识明歌公子?若是不认识他怎能发兵救你?”
  穆桂英黯然道:“当然认识,另外我这里有师父的一封亲笔信,是交给明歌公子的……”
  六郎又问:“MM的伸手已经如此厉害,想必你的师父更是神通广大,为什么还要来这里请救兵?舍近求远呢?”
  穆桂英叹口气说:“师父她因为犯了银霄宫的清规,被姥姥囚禁在望仙台,我只好来求明歌公子来了。”
  穆桂英说:“我师父石敬茗女侠是我十分敬佩高人,只可惜她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数年前被黑山血妖选中……”
  六郎连忙将她扶起来,说:“桂英起来,我答应你马上发兵解救楼兰。”
  穆桂英惊讶道:“将军能做得了主?”
  六郎笑道:“我乃大宋镇西大将军杨六郎是也!”
  “原来是杨六将军……”
  穆桂英破泣为笑,看着她灿烂如花的笑容,六郎心里就和吃了蜜一样甜。
  六郎款款深情望着穆桂英,道:“我早就知道回鹘起不义之师,想要逐鹿中原,明月不必害怕,玉提关还有我的十万大军,另外明歌公子已经前往西凉说服李德明,我们联合起来,何惧回鹘?”
  当日,六郎在五色城就准备了一万骑兵,六郎仔细陈述了当前局势,救兵如救火,自己准备明日一早,大军就飞赴楼兰……
  瑶烟和师妃暄都想前往,六郎只恩准师妃暄前往,要瑶烟留下来。
  六郎见瑶烟一副失魂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