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434部分

杨家女将-第434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别说这些了……”
第453章
  终于让四小姐破涕为笑,云罗自是欣然,但听到四小姐信誓旦旦,一定要令自己淫精尽泄,在她胯下美妙快活的满足,云罗不由羞意上涌。
  她轻轻扭了扭身子,双头龙微微震颤,点的四小姐幽谷中又是一阵酥麻,“四姐初试阴阳诀法,经验不够……加上云罗……云罗又是这样的身子,原本就不好弄……所以四姐得要先静心定意,潜运阴阳诀法,别……别一下子就爽得茫酥酥了……要忍着……万事都得先……先把云罗弄……弄泄了再说……就算四姐……四姐又多泄了几次……也要记得不可以放弃……因为……因为这宝贝很是敏感……四姐泄身的时候……也荡得云罗好舒服……四姐若能撑着那快感的滋味……趁机大举动作……就可以……就可以快些让云罗丢身子……知道吗?”
  见四小姐俯首受教,云罗虽是羞意渐增,没想到自己除了在床上任四姐奸插之外,还得告诉她这般羞耻的法门,云罗的面子、女子的矜持全然扫地,云罗虽猜得到,多半六郎也知道这此事,却是刻意不说,摆明了要让自己徇私,在四小姐初尝败绩后,让自己主动地把这些羞人无比的事情和盘托出。
  不过随着云罗声甜语媚,呼吸之间牵动着将两人串在一起的双头龙,幽谷中种种细致动作都传到了自己身上,才刚小泄过一回的四小姐自不可能忍受得了;她忍着幽谷中娇颤的刺激,香肌微微施力,夹着双头龙对准了自己敏感的精关,仿着六郎的动作,一边轻轻啄着云罗微启的樱唇,一边伸手爱抚着云罗那浑圆丰腴,既坚挺又柔软的美峰,纤腰微微用力,让那双头龙在云罗迷人的幽谷中缓缓旋磨抽送起来。
  她天资原就高人一等,加上专心致志,竟很快地便抓到诀窍,在云罗幽谷中款款抽送起来。
  四小姐摸到了诀窍,云罗可就惨了,云罗饥渴处却是远胜常女,那双头龙又活灵活现地将她的抽送力道直透心窝,便只有三分功夫,在她体内进发时也变成了十分;现在却只有待宰的份儿。她轻轻弓起纤腰,幽谷里头微微使力,咬着牙将那龙头一步步地吸入敏感之处,只觉自己体内也断渐难以自制。
  当花心被那龙头触及之时,两女娇躯同时一颤,四小姐知自己已攻到了目标,眼见云罗颊上两朵晕红,娇喘阵阵,一副难堪蹂躏的媚态,不由心下一喜,咬着牙忍着云罗花心悸动时涌人体内的绝妙感觉,纤腰上下一挺二沉,令那龙头不住啄剠吸吮着敏感花心,一边运上阴阳诀,缓缓开始吸吮起来。
  她原还怕这双头龙虽能传导功力,却终是外物,采补之功的吸力难以拖展,可功力一运上,却觉那龙头当真变成丁身体的一部分,钻研着云罗酥嫩敏感花心之时,采吸的感觉竞似也透了进去;不过有一利便有一弊,云罗花心处的动作太过细腻巧致,反应又全盘出于本能,连云罗自己也忍之不住,震颤之间十足的威力也反攻着四小姐稚嫩的娇躯。
  抽送的动作虽是极尽轻柔,但体内受到的反作用力与云罗身受的刺激同等强烈,若非四小姐这几日夜夜舂宵,对阴阳诀浸淫愈深,已有些许免疫,云罗又一点没有反击的意愿,恐怕她稚嫩的花心早在如此刺激下一泄如注。
  她紧咬银牙,忍着体内一波接着一波将泄未泄的甘甜刺激,阴阳诀尽情施为,吸啜着云罗迷人花心中的滴滴花蜜,等到那腻人的甜蜜阴精吸到了体内,醇酒佳酿般的蜜甜登时令四小姐娇躯一窒;云罗甜蜜得似要融化的娇吟,更令她心绪浮动。

()
  好不容易将阴精吸人体内,四小姐心下一松,自己也已是精关大开,甜蜜的阴精倾泻而出,竟顺着双头龙涌进云罗体内。受此刺激,两女甜蜜的呻吟在帐中回汤着,一时间蜜甜的无法分离。
  “云罗……”
  喘息未定,终于成功的快乐令四小姐心中兴奋已极,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一把搂紧了身下的云罗,只觉云罗的喘息在如此密合之下,竞也与自己的呼吸一般律动。同样的软玉温香缠绵一起,加上高潮间滑溜香汗的辅助,挤成一团的美|乳峰峦乱颤,尖端上四颗绽放的花蕾飘散出无比甜蜜的洒红媚色,但她一时间可管不了这个,“好棒……四姐成功了……”
  “嗯……就是这样……哎……好四姐……”
  娇躯缠绵不分,才刚泄过的云罗娇喘之间,又给四姐压上身来,体一内欲火强烈地燃起,险些吞没了她的理智,“你好厉害……云罗给你……弄得快死了……”
  “对不起,云罗……”
  心中微微一讶,四小姐终是冰雪聪明,马上便猜想到,若非云罗撤去樊篱全然任自己为所欲为,以自己那般微末的功力,要淫得云罗高潮泄身,只怕是痴人说梦,心中对云罗的温柔疼爱更是感激涕零,“是四姐……四姐太笨……才会……才害得云罗这个样子……”
  “没关系……因为……”
  纤腰微微施力,在四小姐惊讶的叫声中身子一翻,反将四小姐压在身下,云雨之间突地移形换位,让云罗至少有过经验,这样一翻别的不说,怕连那宝贝已极的双头龙都要滑出体外,现在却是紧紧地连接两女,让她们彼此都感觉到对方幽谷里头余韵犹存的吸吮。
  被反压下来的四小姐微带惧意,见身上的云罗嘴角浮起一丝诡笑,看来竟有种给样千泽附了身的错觉,“四姐把……把云罗奸得泄了身子……云罗也要……也要让四姐好生快活一番……算是云罗给四姐下山的饯别礼……好四姐仔细收着,云罗这就来了……”
  “啊……云罗……好棒……哎……云罗……你……你插得好深……喔……四姐……四姐受不了……”
  被身上的云罗把身子一扭,四小姐只觉体内刺激已极,禁不住欢声哭叫,搂紧了身上的云罗,享受那甜蜜温柔的滋味,两双纤手彼此探索着娇躯的敏感处,只希望永远就这么下去。
  但看到眼前的四小姐,那装扮却令云罗都不由耳目一新。四小姐虽非身子赤裸,却也已差不了多少,也不知从哪儿取来的衣裳,雪纱纺就、轻薄已极,房中烛光虽不甚明,但却引入了窗外月光,映出一地清辉,光芒掩映之下,本已轻薄到无甚遮蔽效果的黄纱,更似透明一般,行动之间如笼轻烟,四小姐玲珑曼妙的身材若隐若现间展露在两人眼中。
  她似也感受到了目光的注视,含羞垂首再抬不起头来,上身薄纱紧紧贴身,一双美挺椒|乳坚挺得几乎要破衣而出,虽不若云罗那般硕美丰盈,却也颇为诱人眼目,尤其随着脚步微微颤抖,即便人已停了下来,粉红的嫩蕾仍颤鼓鼓地突出纱上,那纤巧的柳腰盈盈一握,教人看了简直要替她担心不已,生怕她撑不住上身,那白里透红、嫣润娇嫩的肤光,也透过不堪蔽体的薄纱,令人难以按耐爱抚她的冲动。
  目光再往下移,不住发颤的一双修长玉腿,肉光致致中满溢着羞怯,虽是勉强夹紧,想将桃花源地掩着,可薄纱掩映之下、肌光如玉之中,那一丛纤细黑亮的乌润,却愈发显得娇媚诱人,羞怯的轻夹反更透出诱惑;尤其那上头萤光点点,即便玉腿轻夹也掩不住股间正自泛滥的水波,那胴体虽尚有些青涩,远比不上云罗香躯的成熟动人,却另有一番青春活力,加上波光掩映。
第454章
  “云罗……你和四姐……好会玩的嘛!”
  火热的目光牢牢烧在四小姐和云罗赤露裸的身上不放,六郎不由得赞出了口。本来四小姐娇柔温颐、云罗内媚热情,两个正当狼虎之年的女子该当可以承受六郎的需要。
  云罗拥有九道元神,与她交合,双修。定能增加功力。那占有的欲望便不由腾升而起。毕竟纯阴之身女子对他面言着实是第一流的双修练功炉鼎,与云罗的天生媚骨相较之下各擅胜场,现下有这么个好机会,六郎又岂能放过?加上云罗心性坚毅,既决定要与自己双宿双飞,便不会再多所顾虑,到了床上半是热情、半是逢迎地奋力迎合,扭摇之间令人魂销,那纯粹本能、既羞涩又火热的动作全出自然,一点假不得,对旁观的女子面言更是上佳诱惑,他自是多加了几把手,逗得云罗呻吟喘息不休,一方面方便自己欢乐,一方面也令旁观的四小姐欲火难耐,好让自己有机会下手时,她不会太过反抗,方便自己得手。
  云罗鹅黄|色的轻纱如云似雾般地笼着那婀娜多姿的娇嫩裸躯,月光之下更媚三分;虽难掩处子青涩,却更添几许清纯娇羞的魅力,看得六郎身子发痒,原已硬挺的龙枪在眼前火热处子的美貌刺激下,不由更挺更硬;可被那龙枪在腰臀处轻刺的云罗,却是半点没有反应,显然不是因为欲火已熄,而是这出色的妆扮将Chu女胴体之美表露无遗,即便不言不语间也充满了诱惑,那模样令云罗也不由看呆了眼,也不知她心中是羞是嫉,还是不顾一切,干脆想要仿效呢?
  “好美的云罗啊……”
  六郎邪邪一笑,伸手在云罗|乳上轻捏了一把,甚至没忘搓揉那硬挺的|乳蕾。强烈的刺激令四姐娇躯一震,终于回过神来,玉手含羞地在他作恶的手上拍了一下,却是泄得手也软了,这一拍毫无力道,她甚至连骂都骂不出口,只能听六郎得意的声音在耳边响着,带来更为羞人的命令,“你的小云罗都已经准备好了……可是四姐你看看……云罗那么紧张……你做姐姐的总该帮她安抚……告诉她会很舒服……过来人的话她才听得进去……不是吗?”
  自己这“过来人”还不是你经手的?四姐似镇似怨地瞟了他一眼,对他那羞人的要求却是心领神会。她雪臀轻移,好不容易从香榻上下来,脚步落地时却是一下踉舱,靠着云罗赶忙扶着才没软倒地上。
  “四姐……”
  没想到四姐竟会脚软,四姐轻轻摇手,娇躯虽离不开云罗的怀抱,模样看上去却是不甚碍事,尤其给云罗一扶,娇躯竟似很享受地在云罗身上黄纱上头一阵斯磨,脸上那舒服享受的模样,就好像很想把纱衣从云罗身上剥卜来一般。
  “云罗放心……四姐没事……”
  微微自嘲地笑了笑,四姐伸手搂住了云罗微颤的娇躯,薄纱触感轻柔无比,仿佛可以直接抚摸着云罗青春火热的肉体,想到接下来云罗也要像昨夜的自己一般从清纯处子变成男人胯下婉转相就的淫妇,四姐便不由心跳加速,尤其自己竟也推波助阔,细细想来还真有点堕落的意趣,在淫欲的洗礼下,一夜之间自己还真是变了好多呢!
  “只是……只是破瓜不过一夜……又被他逗得泄了好多好多……才会站不住脚。好云罗放心,晚一些你也会……也会尝到其中美处……虽然一开始真的很痛……好像整个人都被撕裂一样……可稍稍忍一下……很快就舒服了……”
  “会……会很痛吗?”
  破瓜之痛她自是不可能有经验,只听说过此种事因人而异,有些人痛不欲生、求死觅活,有些人却是轻舟已过万重山,直如末觉,事后难免有些行动艰难。种种莫衷一是的说法,令云罗真不知该怕还是该放松才是。


  “嗯……很痛……但……那都是值得的……”
  想到高潮的甜美滋味,四姐嘴角不由泛起笑意,却不想让旁边的六郎看到。她伸手轻抚着黄纱,手上微微用力,让云罗敏感的胴体颇有被爱抚的感觉,身子差点就软了,耳边却听得四姐放轻的声音,“哎……云罗……你就只管放心好了,六郎技术最好了,一定会让您欲仙欲死,而且他身上还有明神的本元,你俩真是天造一双,不成双成对,才是可惜了。”
  “不……不会那样吧?”
  四姐描述的远景,一时间往云罗脑海闪过,只不知自己会否也有那种幸运,能和四姐一样在床上尽享欢乐?扶住四姐身子,只觉四姐的纤手温柔轻巧地在衣上滑动着,微微的力道透过轻薄透明的衣裳爱怜着自己的肉体,感觉上虽不像六郎逗玩四姐时那般效果十足,却是温柔甜蜜,美妙的感觉令她不由照单全收。
  娇躯虽难耐酥痒地微微扭着,却是丝毫不想从四姐手上挣脱,她虽也知道四姐是为了诱自己情动,好让六郎为自己破身时方便些,可既然都走过来了,连身上都换了这妖媚诱人的艳裳,云罗自不会悬崖勒马、刻意扫兴。
  与云罗互搂互抱,此刻的六郎早巳让硬挺的Rou棒正自昂首吐信,渴望着在云罗身上一展长才,那上头倒映着汁光闪亮,全都是方才占有自己时肉体本能的吐露,看得云罗不由芳心大动。
  四小姐搂着云罗坐上香榻,纤手轻轻抚弄着云罗娇嫩的肌肤,好半晌才让云罗有机会空出手来,将身上若隐若现的薄纱褪去,露出了充满情欲火热的玲珑娇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