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444部分

杨家女将-第444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的竟是个古怪的阵法,立知不妙,火速策动大军团上,真如潮水而来。六郎按照他自一的打法,策马沿着自己的阵势转动,一圈一圈的发掌,真是得心应手。人球愈来愈深入,愈滚愈速,敌人甚至接近到两丈之内都不可能。
  将军在中心一见,不由得心花怒放,大声喝道:“少侠,先攻关下。”
  六郎会意,每到正面就多发数中,使关下一面敌阵空隙加大,好让阵势前进,然而他仍不让敌人接近左右后三面,这样可使自己人无一伤亡。敌人一看接近不得,围攻难逞,这时只在十丈外放箭。六郎的掌劲比狂风巨浪还猛,箭一遇上,非但伤不了他反而加速回窜。一顿饭久不到,已经攻到关下,攻关的番兵阵脚大乱,四处狂窜。
  孟将军一见,又大喝道:“少侠,向敌人不乱的地方攻。”
  六郎闻言,抬头一看,糟糕,他的马是普通马,人又是小该子,远一点的敌阵简直无法看到。将军会意,他人高马大,看得清楚,又大叫道:“少侠攻东南,看我左手剑。”
  六郎哪能看出东南西北,只得依着他指的方向进攻。
  这时雪下得更大,守关兵将也无法看出敌阵全般情势,惟知关下番兵已停止攻关,同时觉出敌阵空前紊乱。孟将军看看地面全是敌人的死尸,同时感到自己的阵势运动不太灵活了,心中有数,又向六郎道:“少侠,有敌尸的地方不能攻了,我们阵势受敌尸阻碍,运动不灵活了。”
  六郎大叫道:“敌人不来围攻了,铁球阵失效,请将军散阵,我们成十路直冲。”
  将军依言,火速调整,立即随从行动。
  敌军已完全失去控制,一见蜀军施逃,两千人势如破竹,无往不利,不要杀,就只逐着敌人,让他们自相践踏也就够了。直到天黑时分,关下再无一个活敌,可是六郎仍然不行放松,依旧左右横扫,东西直冲。这样整整一夜,十里内无一敌人,同时蜀军与蜀军也已筋疲力倦,孟将军这才唤住六郎道:“少侠,围解了,我们也不能动了。”
  六郎道:“那就算了,我们向关下开去罢。”
  到了关下,将军亲自叫关。守关蜀军认出是他,立即开关放行。
  孟将军向六郎道道:“少侠请。”
  六郎道:“将军先进去,我带人马在关下守佐,提防番兵卷上攻来。”
  孟将军点头道:“那也好,先叫人马休息,吃点干粮,我见了总兵再来迎接。”
  大约有一个时辰,孟将军陪着一个全身戎装的老将军出关来了,那就是镇守剑门关的主帅,他满面含笑,走到六郎面前道:“少侠,你真是朝廷的栋梁。”

()
  六郎立即跳下马去要行大礼道:“小民参见元帅。”
  老总兵马上躬身扶住道:“少侠太劳累了,兔礼,请进关去。”
  六郎道:“番兵横尸一地,希望元帅派兵收拾。”
  总兵大笑道:“这个不必少侠操心。”
  进了关,直入帅府,只见大堂上文武官员齐集。总兵一介绍之后,立请六郎入席,居然待为上宾。
  酒筵上人人都以惊奇的目光看着六郎,一位老文官欠身笑道:“小英雄,你用的那阵法据孟将军说真是妙用无穷。”
  六郎道:“可惜这阵法缺少三个练有江湖武功之人,否则敌人就逃不了多少。”
  又一个将军起身问道:“敌人被你打死多少。”
  孟将军代答道:“周将军,那要大帅派人收拾战场才知道,据我估计,决不下八千余骑。”
  众文武闻言大惊,齐声惊叫道:“他一人打死的?”
  孟将军点头道:“少侠神功盖世,每一出手,当前数丈内的番骑无一能逃。”
  总兵叹声道:“今后蜀军也要练内功才行,全靠刀枪杀敌太有限了。”
  酒席完了之后,总反又请六郎入后堂饮茶,六郎小住一日,便告辞。孟将军说正好也要前往成都办事,就和六郎结伴而行。
  六郎问:“孟将军,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孟将军一拱手说:“末将姓孟,双名紫琼。”
  六郎瞄了一眼他俊美的面孔,问:“这名字有一些女人味道啊。”
  孟将军只是摇头苦笑。
  正往前走,忽然听到前面一处传来女人的求救声。
  孟将军噫声道:“天寒地冻,荒野路旁哪来女人的哭声。”
第465章
  六郎拔腿奔出道:“大概有人落难。”
  路边有一女子,一身破棉衣,头上落满了雪,她哭得声嘶力竭。
  六郎一见大惊,大叫道:“这不是洪玉娇吗?”
  原来那小姑娘正是六郎曾在江南救下的洪玉娇,六郎率兵北伐的时候,洪玉娇惦记着回江南祭奠自己的父亲,就和六郎和四小姐道别,去了江南。不料却在这里相见。
  洪玉娇抬起泪眼,一眼认出是六郎,她反哭得更厉害了,扑转身,抱住六郎哭诉道:“六哥,江南我办完了事情,想来玉提关找你,不料中途途径蜀地迷了路。刚才还遇到一伙穷凶极恶的坏人拦路,我奋力杀出重围……”
  六郎不管旁边有孟将军,又惊又怜的也抱着她道:“玉娇,到底是什么贼人,竟这么大胆。”
  洪玉娇哭着道:“我不认识,但是他们的武功都很高,要捉我。”
  六郎说:“玉娇,不要怕,有六哥在这里。”
  三人在往前走了两天,前面有一小镇。
  孟将军说:“六公子,前面是岔路口,我们就此别过吧。我要去临潼办点私事。”

()好看的txt电子书
  六郎说:“孟将军只管去,我和玉娇在这里等你。”
  孟将军又说:“我多则两日,少则一日,必反。如果不回来,一定是有变卦,六公子就不用在等我了。我们成都再见。”
  六郎和孟将军分手,带上洪玉娇上路。六郎也打算替玉娇买衣服,于是他走进玉娇房道:“玉娇,这镇上有汉人,我替你买衣服去。”
  买了新衣服回来,六郎让洪玉娇换上,当洪玉娇走近六郎时,他突感眼睛一亮,啊声叫道:“玉娇,你真美啊。”
  洪玉娇喃喃道:“不来了,头一次穿新衣嘛。”
  六郎摇头道:“不,衣服与你无关,你变了,怎会变得这样快真不可思议。”
  房中都有镜子,不过洪玉娇在自己房中没有照过,这时走近孙振山房中的镜子笑道:“我不相信。”
  照一照,她自己也愕住了,噫声道:“我胖了。”
  六郎笑道:“不是胖,只是你以前太瘦了,现在丰满一点儿。玉娇,你本来很美,就是瘦也美,现在不瘦了,因此更美。”
  洪玉娇道:“早上我还照过镜子,为何不过半天就变了?”
  六郎轻声道:“玉娇,那是仙果的功效之一了,来,你再吃二颗。”
  洪玉娇道:“不要吃光了,留下来给你自己的人吃。”
  六郎哈哈笑道:“我有什么自己人?现在算起来,你就是我的自己人,快吃。”
  洪玉娇道:“你真的将我当自己人?我将来大了怎办,那时不离开也不行啊。”
  六郎道:“大了怎么样?难道大了就非离开不可。”
  玉娇叹道:“六哥,你真糊涂,你将来要娶妻呀,我怎能永远赖在你身边。”
  六郎豪放的大笑道:“我就讨你作老婆好了。”
  他真是小孩子。
  洪玉娇羞答答的道:“你怎么当着我直说呢,这多难为情啊。”
  女孩子十有九个比男孩子早懂事。
  六郎怔了一怔,他还是正经的道:“我喜欢你,你同意嘛?”
  洪玉娇点头道:“我没有亲人,我本来打算长大了作尼姑,现在我有了你,我当然愿意啊。”
  六郎道:“好,咱们一言为定。”
  洪玉娇自从被六郎救下,她就喜欢六郎了,因此她决心随着六郎一生一世。
  洪玉娇小脸绯红,显出羞涩之情,六郎看得心中一动,这也难怪,少女的羞态最美了。六郎觉得洪玉娇这时候的样子最美了,忍不住双手一圈,将洪玉娇搂入了怀中。洪玉娇心中一惊,才刚呼了一声:“六郎,你要……”
  「干什么」三个字没有说出口,她已经知道了答案。六郎头一低,竟然吻住了洪玉娇的樱桃小嘴,洪玉娇「嘤咛」一声,浑身一软,瘫软在六郎的怀里,只知道用双手紧紧吊住六郎的脖颈。两人都是初次尝此滋味,感觉既紧张,又兴奋、甜蜜,虽然刚开始都有些笨拙,但亲嘴可以说是人与生俱来的本领,根本不需要别人教,两人很自然的就打起了嘴仗,忘记了身外的一切……
  “嗯……你把人家……喘不过……气来……”
  好久,洪玉娇才气喘吁吁的将六郎推开。
  六郎则是意犹未尽,仍然拥着洪玉娇不肯放松,洪玉娇好不容易才顺过气来,斜睨着六郎道:“你真坏,差点让人家窒息。饭都快凉了,还不肯放开人家吗?”
  六郎这才讪讪一笑,将洪玉娇放开道:“玉娇,你知不知道,你害羞的样子太美了。”


  “我丑死了,只怕你以后看多了就会烦的。”
  洪玉娇笑着道。
  六郎笑道:“要是我的玉娇还丑的话,那天上的仙子岂非个个似无盐?玉娇,你放心,我看一辈子也看不厌的。”
  “甜言蜜语,以后还不知道要骗取多少女孩子的芳心。算了,我们不谈这个了,赶紧吃饭吧。”
  洪玉娇笑着道。
  两人甜甜蜜蜜的吃过饭,六郎看孙振山还没有回来,就带着洪玉娇上街找孙振山,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两人看看时间已晚,只得回到客栈。两人回到洪玉娇的房间,六郎道:“这个孙振山,走的时候也不招呼一声。”
  洪玉娇道:“或许他遇到了朋友或者什么人,被留住了。”
  六郎点点头,两人又闲聊一阵,洪玉娇对六郎:“六郎,你该要回去睡觉了。”
  六郎突然拉住了洪玉娇的手,轻声道:“我今天就睡这儿好不好?”
  洪玉娇的脸嗵的一下红了,但却轻轻点了点头,那是同意了。她亭亭玉立像一朵含苞的花朵,青春的气息似乎在她的眉稍间跳跃。洪玉娇的笑有一种青春的、耀眼的,而又带点野气、不驯的味道。六郎伸手去握住洪玉娇的玉藕,洪玉娇娇羞的把头垂得更低。这时六郎心房在受着冲激,使他无法约束,于是他为她宽衣解带。六郎的心跳的很厉害,脸上泛起了红晕。洪玉娇轻轻地挣扎,六郎的手指触到她的小衣,六郎开始解她的扣子。终于六郎触到了她丰满高挺的Ru房,洪玉娇激动得周身颤抖,连想说句话的力量都没有,只好微合著媚眼任他摆布。六郎一层层地把她的外衣脱去后,只剩下大红色亵衣及亵裤,她轻轻的坚持一下,六郎仍轻轻扶她躺下。
  媚眼全闭……樱唇娇喘……最后洪玉娇被脱光了衣服。雪白的肉体丰满又诱人,饱满的玉|乳紧紧耸立,平滑的小腹与玉腿交界之处,乌毛丛生。再向下,是一个小洞口,伏在软软的毛里,好迷人。六郎用手指一碰,洪玉娇的娇躯随之颤抖。
  “嗯。”
  洪玉娇发出了令人消魂的声音。
  六郎看得心里猛跳,一阵热流直冲下体,龙枪渐渐发涨,挺直了,而且翘起来了。六郎的手逐渐在洪玉娇身上抚摸,像是欣赏一块美玉似的摸弄着,手指顺着玉峰上爬去。啊!摸到|乳头了,就在|乳尖上捏弄着。此时,洪玉娇柳眉紧皱,小腰不住的在扭,像在闪躲又像是难以忍受。六郎的手指又向下滑去,所到之处一遍平坦,既滑且顺、温软细致,来到了小腹,手指触到软软的荫毛,他的手也紧张得颤抖着。
  “啊……”
  洪玉娇惊呼了,原来六郎的手已滑至她迷人的玉户上了。
  洪玉娇想一个转身羞得侧躺着,六郎一只手被她转身时,离开了小|穴洞口。雪白细致的曲线,暴露在六郎的面前,毫无斑点的肌肤,浑圆的丰臀,中间一条深沟,隐约可看到细毛。六郎被这美色迷惑了,忙脱了衣服,躺在她的背后,一只手臂通过她的粉颈,紧紧的抓住玉|乳。两个赤裸的肉体紧靠在一起,带有弹性的玉臀紧紧靠在六郎小腹上,又软又舒服,可是他下体那个龙枪,却悄悄溜进玉腿夹缝里,他好兴奋。
  这时洪玉娇突然觉得有一个热热的触角,伸到她的玉腿之间。她微微显得有点心慌,虽然有生以来从未见过,可是那东西烫得令人好难过。她无法分辨这种感觉,她心跳口乾,忍不住娇喘连连。此时六郎冲动得无法忍耐,但他仍缓缓抚弄她的香肩,想让她平躺着,但她不敢,她很惧怕……
  六郎不敢过份用强,他轻轻地撤离了身体,越过了她的娇躯,悄悄的躺在她的对面,两人相对躺着。当洪玉娇发觉六郎在看自己的时候,羞得又要转身。可是才转了一半,突然一个热热的身躯压了上来,刚要惊呼,小嘴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