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447部分

杨家女将-第447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望着洪玉娇如疑如醉的满足之媚态,揉摸着娇嫩的玉|乳,笑着道:“玉娇,你舒不舒服?快乐吗?”
  洪玉娇春意盎然,骚媚如火地用粉臂缠抱着六郎,以鼻音娇声道:“六哥……嗯……痛快……死了……我还要……”
  六郎道:“好玉娇,来,把大腿分开宽点。”
  洪玉娇抬起玉腿,大大地开着,使阴沪贴着六郎的龙枪磨著,六郎也用手搓着洪玉娇的嫩奶,经过这样的挑情,洪玉娇小|穴里的Yin水又流满了,令她感到欲火难耐,心里酸酸痒痒地很不好受。洪玉娇粉脸上呈现出妖艳迷人的媚态,这神情是六郎自洪玉娇脸上从来也没看过的,洪玉娇用双腿紧夹着六郎,娇声地道:“唔……嗯……人家好痒……哦……哥……龙枪哥哥……嗯……快插嘛……人家要嘛……”
  洪玉娇的媚态使六郎看得是神魂颠倒,肉欲横生,恨不得一口将洪玉娇吞下肚里。忙压着洪玉娇那丰满美艳的胴体,坚硬巨硕,火热也似的龙枪用力一挺,直捣黄龙,施展着无比的性茭妙技,靠着天赋的异禀,大展男性的雄风,猛插狠插,花样百出,姿势翻新,猛攻猛打,恨不得把洪玉娇捣死才甘心。

()
  欲火高涨的洪玉娇,被六郎火辣辣的插干,刺激得骚浪异长常,此时若录下洪玉娇的媚态,恐怕洪玉娇自己也不会相信,竟然会如此不顾羞耻地和六郎插弄着。只见洪玉娇直摇着屁股,浪叫着:“啊……六哥……插……插的玉娇好美……哎呀……干得……人家爽……爽死了……对……用力……呀……唔……哎……哎呀……哟……插……玉娇快不行了……啊……酸死了……妹妹丢了……唔……”
  浪声像野猫叫春,玉臀直抛,浪肉颤抖,最后尽情地一次又一次地泄出了阴精,再加上六郎滚烫的阳精,射在洪玉娇花心上的爽快感,美得洪玉娇全身酥软地抖躺在床上。风平浪静,六郎温柔甜蜜地吻着洪玉娇,洪玉娇也回吻着六郎。
  洪玉娇问道:“六哥,美不美?”
  六郎道:“舒服死了,玉娇,你的嫩|穴真好,使我很爽快。”
  洪玉娇也满足地道:“嗯……玉娇也……美死了……可是……”
  她突然羞红着脸,说不下去。
  六郎笑道:“玉娇,我们都欢好这么多次了,你还害什么羞嘛,有什么话就说出来。”
  洪玉娇羞红着脸道:“我觉得自己越来越浪了,真是羞死人了。”
  六郎笑道:“床上无淑女,女人越浪,男人才喜欢呢。”
  “呸。”
  洪玉娇啐了一口:“你们男人真坏。”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个道理难道你没听说过吗?”
  六郎笑道。
  “算了,我说不过你。”
  洪玉娇顿了一顿,又轻声道:“六哥,我发现……发现……”
  吞吞吐吐的,不知又有什么话要说。
  六郎奇怪的道:“玉娇,你今天是怎么啦,怎么说话吞吞吐吐的?”
  洪玉娇娇羞的道:“人家害羞嘛,哪像你厚脸皮。”
  停了一下才轻声道:“六哥,你自己有没有感觉,你……那儿好像越来越大。”
  六郎当然知道洪玉娇指的「那儿」是「哪儿」,闻言笑道:“我当然有感觉啦,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应该是因为我的武功又有长进吧。”
  洪玉娇羞道:“那岂不要越来越大,那怎么受得了?”
  六郎闻言笑骂道:“傻丫头,你以为是什么地方,难道那地方也会疯长不成?再说了,男人的龙枪再大,女人的小|穴也能容下,要不怎么生孩子?”
  洪玉娇闻言突然问道:“六哥,要是我有了孩子怎么办?”
  六郎道:“玉娇,女人有孕是需要多种条件都适合才能成功的,并不是随随便便的就能怀上的。你要是有了,我当然高兴,真要是那样,我就把你安置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等我办完事之后,就回来陪你。”
  “我才不希望这么早有孩子,我要留在你身边陪着你。”
  洪玉娇道。
第468章
  走到玉牌关的时候,六郎想起柴明歌的话,无双城的温二小姐是她的徒弟,曾经在天山学剑一年。只是没有见过这个小妞,反正来了就登门拜见一下。要是能够利用她认识她姐姐花蕊夫人,自己就省了好多力气。
  六郎就让洪玉娇在这里等他,他只身前往关外十五里的温家宝。
  六郎走后,洪玉娇自己闲的无事,就到大街上游玩,走到一处偏僻的寺庙前。正好看到两个女子和一个采花大盗恶战。洪玉娇认识其中一个女子是自己前不久刚刚认识的孟将军,只是孟将军因为和敌人恶战,帽子掉落,又垂下了一头青丝。洪玉娇这才看出她原来是个女子。这孟将军实乃是后蜀皇帝孟昶的大女儿琼花公主。

()免费电子书下载
  “姐姐莫怕,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说话之间,洪玉娇猛拔双刀,身如闪电,娇叱一声,人已到了面前。采花大盗一见洪玉娇,开始一愕,知道是被人救出来了,但立感她的刀劲如山,不由大惊。洪玉娇双刀施的是金刚刀法,但不应手,立改她瑶池秘笈上的刀法,霎时神奇出现,竟把采花大盗杀得招架不住。洪玉娇一觉自己占了上风,心中大喜更加攻得紧,那是连一点余地也不留。采花大盗愈斗愈胆寒,他连一招也发不出,同时又见二老在一旁监视,心知再要下去,今晚危矣,因此直后退。
  二女一见,真是惊奇莫名,另一女正是温谨梅,川中飞凤竟大喊助威道:“妹子,杀死他,杀死他……”
  琼花公主也叫道:“妹子,莫放他走脱了,他是第一号坏人。”
  采花大盗无心再斗,猛的腾身,直冲空中,阴笑道:“少陪了。”
  洪玉娇娇叱道:“你走得了嘛……”
  「嘛」字出口,身子比采花大盗更快,而且灵活无比,又在半空中截住了他。采花大盗一看她的御气之术神奥绝伦,这下真正吓得胆战心惊啦,只顾逃走,再也不神气了。可是不管他向什么方向飞,洪玉娇都先一步在前面戳住,并且娇叱道:“快下来再斗。”
  那采花大盗哪里肯留下,向西南方向滚滚而去。
  洪玉娇和琼花公主见过之后,琼花公主知道无法隐瞒,就对洪玉娇报出了自己的身世。并愿意和洪玉娇结拜为姐妹。洪玉娇马上认了姐姐。姐妹俩十分高兴,琼花公主又向洪玉娇引见了温谨梅,温谨梅和洪玉娇也十分投缘,三人就结拜为姐妹。
  琼花公主问洪玉娇道:“妹子,六哥呢?”
  洪玉娇道:“六哥去无双城了。”
  温谨梅惊异地问:“去了我家?我们这不是走蹭了吗?我和琼花姐姐就是要去找杨家军的。”
  洪玉娇问:“谨梅姐姐认识六哥?”
  温谨梅说:“以前不认识,不过听琼花姐姐说起。正好我家这两天要有大批的仇家来袭。我想请杨将军帮个忙。”
  琼花也说:“杨六郎乃是当今豪杰,他收复大辽,平定蒙古,我父亲早就想能得见杨六将军。不瞒妹妹说,后蜀现在也十分危机,番军和大理大军压境,要是六将军能助我们一臂之力,那该有多好啊?”
  洪玉娇说:“姐姐不要着急,六哥乃是热心之人,姐姐好言相求,他必然会出手相助。我这就带你去找他。”
  三人还返客栈,去找六郎。
  六郎这时候却赶到了无双城。还没到达无双城,六郎不由被眼前的景象暗自吃惊,到处是尸体,看装束,更多的是堡中人,也有一些是「炼狱门」人,但明显「无双城」的人占多数,显然「无双城」形势十分危急。还没到达跟前,六郎老远就听到一阵狂笑声。
  “哈哈,等收拾了这最后一个老家伙,有你们乐的。”
  跟着是一个老人的怒喝:“你们这帮魔鬼,老天不会饶恕你们的。”
  跟着是一阵女人的呵斥和怒骂声。
  “哈哈哈,你们全部中了「修罗和合散」,再等半个时辰,你们就会求着大爷了,哈哈……”
  “你们这帮无耻之徒……”
  女人的怒骂声中夹杂着得意的狂笑。
  六郎心中一惊,忖道:“难道「西蜀霸王」和七个儿子都抵挡不住炼狱门人,听方才的口气,似乎七兄弟已经……”
  六郎不敢再想下去,温谨梅的父亲因病早就病逝了,他们八兄弟就变成了七兄弟,难道说七兄弟在此一战中都……脑中如火光电闪,身形却没有听,已经进入了无双城,只见一路上都是尸体,到处鲜血淋漓,可见战况之惨烈。听打斗声来自中院,脚下没停,晃身已经到了中院,入目不禁大吃一惊。
  只见中院也是横七竖八的到处是尸体,但目前只有两处在打斗,一边是十来个黑衣人围着一个老头,不用看六郎也知道是「西蜀霸王」,此时的「西蜀霸王」已经是满身是血,身形已经不太灵活,显然已经身受重伤,只是苦苦支撑,不过照现在地情况来看,他已经支撑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另一处打斗则比较奇怪,是六十多人将二十多个女人围在场中央,女人的年龄有大有小,大的大概三十八九,小的只有十三四岁,好在敌人并不急于取她们性命,所以出手并不是杀着,否则这群女子早就遭殃了。
  六郎一看形势,当下不容他迟疑,口中大喝一声:“温堡主,我来助你!”
  手底下也不含糊,双掌齐扬,一股凌厉的掌风卷去,四个炼狱门人躲避不及,被掌风抛起,惨叫声中落地,已经是一命呜呼。其他「炼狱门」人一看来者不善,立刻吆喝一声,围了上来。六郎心知此时不能心慈手软,如虎入羊群,双掌使出全力,一阵翻飞,惨叫声此起彼伏,炼狱门人是鬼哭狼嚎,顷刻间已经死去三十多人。这一下,将无双城中之人和炼狱门人全都吓傻了。六郎冲发楞的无双城的那群女子大喊道:“动手啊!”
  这一下,同时提醒了两方之人,只见女子当中一年纪像是最大的妇人招呼一声道:“杀呀,杀光这帮魔崽子。”


  而与此同时,围攻「西蜀霸王」的人中也分出八九个来,加入围攻六郎的队伍中来,六郎出手毫不留情,双掌像切瓜似的,一阵猛扫,掌风所及,炼狱门人莫不惨叫连连,即使只是被掌风扫中而受伤的,也被那群怒火中扫地女人手起剑落。围攻「西蜀霸王」的人一看不对劲,只留下一人,其余人全围了过来,这其中有十多人都武功算是顶尖人物,所以无双城才遭此灭顶之灾。可惜他们碰上了六郎,就是再多十倍的人也没有用,不到盏茶功夫,围攻六郎的炼狱门人已经被六郎和众女子消灭干净,只剩下与「西蜀霸王」对打的一人,眼看形势不对,已经心惊胆寒,猛攻几招,逼退「西蜀霸王」,就欲向堡外逃去。可惜他遇上了六郎,只能说他命不好,早被六郎点了|穴道,提将过来。
  「西蜀霸王」脱力般坐到了地上,众女子有呼「爹」的,有呼「爷爷」的,将他扶住。六郎将仅剩的炼狱门人提到跟前,对「西蜀霸王」之父道:“晚辈六郎,温堡主还记得我吗?”
  「西蜀霸王」勉力睁开双眼,定定的看了六郎一会,露出了一丝微笑:“原来是你,当日我就看出你日后定然不凡,梅儿对你如此无礼,老朽事后也颇为后悔,没有及时阻止,想不到今天是你救了我们。”
  被点了|穴道的「炼狱门」人闻言却哈哈一笑道:“哈哈,你们以为得救了,那真的太幼稚了。你们这帮婆娘,全都中了「修罗和合散」,三个时辰之内如果不与男人交合,就会欲火焚身而亡。哈哈哈……”
  “贼子,闭嘴!”
  一个妇人用力踢了炼狱门人一脚。
  “别……”
  六郎正要阻止,他想问一问炼狱门人是否有其他解救方法,却见炼狱门人口中突然流出黑血,六郎大惊,将他头抬起一看,不由又惊又怒。原来炼狱门人已经服毒自裁了,显然毒药是预先藏于口中,用嘴咬破即中毒而亡,毒性之烈也可见一斑。
  “六郎,别费劲了,你也别想从他口中套出任何口风,我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他说的不错,看来这次老天是真的要我们「无双城」从江湖上除名,六郎,你过来,趁着我还能说话,我有话要交代你。”
  言下竟是诀别之意。
  “爹!”
  “爷爷!”
  众女有些已经哭出声来了,六郎大惊道:“你伤到哪儿了?”
  “没用了,别浪费时间了,我的内腑已经全部震碎,我是拼着一口气才撑到了现在,任何灵药都不可能有用了。我之所以撑着没有倒下,我是不相信老天就眼睁睁的看着魔鬼得逞,好在老天有眼,敌人已经得到了报应。你们也不用太伤心,武林中人保不准哪天就会身首异处,只是我剩下的七个儿子居然也在此战中全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