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458部分

杨家女将-第458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梦君姐……龙枪胀得好难受……你……你含它好吗……”
  “哎呀……姐姐从来没有含过龙枪的……好……好难为情嘛……”
  “没关系啦……把龙枪含在嘴里用嘴唇去吸吮……不时再套进吐出的就行了……”
  “嗯……好吧……你……你真是我前世的冤家……我依你就是……”
  说罢,从未含过龙枪的沈梦君不禁粉脸绯红,羞涩的微闭媚眼、张开樱桃小嘴,轻轻的含住那紫红发亮的大Gui头,塞得她的樱唇小嘴满满的,沈梦君开始用香舌舔着大Gui头,不时又用香唇吸吮用玉齿轻咬,套进吐出地不停玩弄着。
  “啊……梦君姐……好舒服啊……你……你的樱桃小嘴像小|穴般的美妙……啊……好舒服……好过瘾……”
  六郎的龙枪被沈梦君品尝着,Gui头酥麻麻的快感扩散到全身四肢百骸,龙枪被舐吮套弄得坚硬如铁棒,青筋暴露、粗大无比。沈梦君吐出龙枪,翻身双腿跨骑在六郎上,纤纤玉手把小|穴对准,把那一柱擎天似的龙枪套入。
  “哦……好充实……”
  沈梦君肥臀一下一上的套了起来,只听有节奏「滋」、「滋」的性器交媾声,沈梦君款摆柳腰、乱抖酥|乳,她不但已香汗淋漓,更频频发出销魂的娇啼叫声:“喔……喔……我的好六郎……姐姐好舒服……爽……啊啊……爽呀……”
  上下扭摆扭的胴体带动她一对肥大丰满的Ru房上下晃汤着,晃得六郎神魂颠倒,伸出双手握住沈梦君的丰|乳尽情地揉搓抚捏,她原本丰满的大Ru房更显得坚挺,而且小奶头被揉捏得硬胀如豆。沈梦君愈套愈快,不自禁的收缩小|穴肉,将大Gui头频频含挟一番。
  “美极了……六郎……姐姐一切给你了……喔……喔……好弟弟……喔……小|穴美死了……”
  香汗淋淋的她拼命地上下快速套动身子,樱唇一张一合娇喘不已,满头乌亮的秀发随着她晃动身躯而飞扬,她快乐的浪叫声和龙枪抽出插入的「噗滋」、「噗滋」Yin水声交响着使人陶醉其中。六郎但觉大Gui头被舐、被吸、被挟、被吮舒服得全身颤抖着,他也用力往上挺迎合著沈梦君的狂插,当她向下套时,六郎将龙枪往上顶,这怎不叫沈梦君死去活来呢!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舒爽无比,大Gui头寸寸深入直顶她的花心,沈梦君娇声婉转淫声浪叫着:“唉唷……龙枪弟弟……好六郎……我……我要丢了……哎哟……不行了……要丢……丢了……”
  沈梦君颤抖了几下,娇躯伏在六郎身上不动,娇喘如牛。六郎来个大翻身,将她的娇躯压在身下,他屈跪着双手握住坚实硬挺的龙枪直入沈梦君的小|穴,六郎双手握住她的大Ru房又揉又捏又搓又扭的,而龙枪则狠命地猛抽狂插着。
  “哎呀……好六郎……饶了姐姐吧……姐姐实在累了……我实在受不了……姐姐够了……求求你……你饶……饶了我……不……不行了……唉哟……”
  “梦君姐……我……我要She精了……啊……好爽呀……”
  沈梦君忙摆动肥臀使小|穴一缩。
  “啊……梦君姐……你的小|穴夹得我好爽啊……我……我要泄了……”
  六郎把他那白色的Jing液急促地射入沈梦君|穴内,她被六郎的精水一射,舒畅得娇声大喊:“哎哟……好六郎……好舒服……啊……啊……好痛快……”
  沈梦君满足地把六郎抱着紧紧的,隔了许久六郎才把龙枪抽出来,两人相拥躺着。
第484章
  “好啊,一大早就亲热上了。”
  一个女声突然将两人惊醒,六郎和沈梦君循声望去,原来是夏梦怀端着洗脸水进来了。
  夏梦怀笑着道:“六郎,你还没够啊,一大早又缠上了梦君妹子,太阳都老高了,你们也该起来洗洗脸吃点东西。”
  沈梦君粉脸酡红,服侍着六郎穿衣,夏梦怀笑着道:“梦君妹子,你害什么羞啊,咱们现在都是上了贼船,跑都跑不脱了。”
  沈梦君红着脸道:“谁像你那么厚脸皮啊。”
  夏梦怀笑道:“碰到六郎,不厚也不行啊,你昨晚的叫声一点也不比我差啊,只怕一里之外都能听得到哦。”
  “朱姐姐,你留点口德好不好,人家哪有像你说的那样?”
  沈梦君面红耳赤,急忙分辩道。
  夏梦怀一边替六郎梳理头发,一边笑道:“我可没有瞎说,这可是娘她们说的,她们说啊……”
  “她们……说什么啊?”

()
  沈梦君虽然不好意思,但还是忍不住好奇心的驱使。
  夏梦怀笑道:“她们说我们就像深宫里的怨妇,叫床声是一个比一个大,一个比一个淫荡。”
  “真是羞死人了,让娘她们这样说。”
  沈梦君娇羞地道。
  夏梦怀笑道:“这怕什么,只怕她们比我们更不济,今天下午我们就可以听戏了。”
  沈梦君问道:“娘和大婶她们都已经决定了?”
  夏梦怀笑道:“只要是女人,都不会放过六郎的,就算是没有中「修罗和合散」,只怕我们也会忍不住的。”
  说到这里,夏梦怀向六郎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们都是坏女人,自己的相公刚刚去世,马上又与其他男人有了鱼水之欢?”
  六郎想了想道:“我不这么看,男女本开来就应该平等的,从来没听说男人要为女人守节的,那凭什么要求女人替男人守节?而且,逝者已逝,人生如此短暂,活着的人为死去的人完成未竟的事业,为他们洗雪冤仇,为武林造福,才是活着的人应该采取得态度。当然,我也很敬佩那种夫妻间互相深爱对方,在一方去世之后,另一方独自一生的这种至情至性,尤其如果这生的一方是男子就更值得人尊敬。当然,我不是低视那些苦苦守节的女子,但我知道她们中的大多数是迫于社会的压力,而并非出于她们的本意,所以,我并不认为这些人有什么值得敬佩和宣扬的,这只不过是那些假道学用来愚弄百姓的把戏。所以,如果你们之中真要有愿意为夫守节的人,我也会很敬佩的。但是,从与你们的欢好过程中我却发现,几乎你们所有的人,都不曾真正享受到爱的欢乐。很多男人都认为女人的荫部是不洁的,这些人是不可能在欢爱过程中使用嘴的,其实,对于真心相爱的人来说,就不会在意这些的。虽然我是第一次与你们见面,但我既然愿意与你们合体,也就意味着我要对你们负责一辈子,从今以后,我们是紧紧相连的。所以,即便我们是第一次认识,但在欢好时,我是以一种充满爱意的心来接纳你们的,因此我才愿意用我的身体的每一部分来让你们感到快乐。所以,你千万别以为我是一个床上的老手,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那你们就错了。其实,在来「无双城」之前,我只与一个女子有过这种关系,而且也没有使用过嘴,因为老实说,我其实也并不太习惯于这种方式。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觉得不管你们是不是已经成过亲,我都不会轻视你们,在我的心中,我都是一样的爱你们,所以,虽然我并不习惯,但是我愿意为了你们去做这样的尝试。”
  “啪……啪……啪……”
  突然传来一阵掌声,将听呆了的夏梦怀和沈梦君,以及六郎都吓了一跳。门开了,郑秀影当先,其后是陆思菱、江紫萍、温素心、丁雨柔等人,居然一个不落,全部都到齐了,几乎每个人的眼睛都亮晶晶的。
  “大婶……你们怎么都在……”
  六郎有些错愕,刚才他一时激动,说出了心中的话,忽略了门外居然有人在偷听。
  郑秀影脸上还挂着泪珠,此时才用手擦去,对六郎道:“我们已经全部都听到了,梦怀问你的时候,我和你岳母就到了,你的声音越说越大,我让她们都来听听你的心声。想不到,我活了四十年,反不如你活十六年看得透,你今天一席话,就像醍醐灌顶,让我们一下子明白了很多道理。老实说,一直到刚才之前,我内心都还在犹豫,我想几位妹子也一样。你说的不错,我们这些「无双城」的女人,看似应该是很幸福的,其实并不懂得真正的幸福,也没有真正的幸福。即使夫妇之间再恩爱,中间还是差了一层。说出来也不怕你们笑话,虽然儿女都有,但闺房之中,从来都是看你们伯父的眼色,真正的高潮一次也没有。说老实话,我们还怀疑过六郎练过什么采补邪功,当然也从他在床上的表现,猜想他已经与很多女人有过燕好之私,我们甚至怀疑你的来历,认为你可能出身邪门。”
  顿了一顿,郑秀影道:“说心里话,别说梦怀、香旋她们已经成过亲的人,就算是向薇、素心这些黄花闺女,我也没法说服自己相信你会真的出自内心的爱她们。但是你刚才这番话,让我感觉是无地自容,当然不光是我,而是我们每一个人。我们都太愚蠢了,居然体会不到你真诚的爱意……”
  “大婶,你千万别这样说,我本意是想让梦怀嫂她们知道,我对她们不会有任何轻视之心,并没有其他意思。您这么一说,倒让我觉得是我故意在替你们找借口似的……”
  六郎不好意思的道。
  “不,你应该说出来,而且应该让她们知道,你是真心的对待她们,并不是敷衍她们,玩过一次就忘了,我相信她们肯定或多或少的会有这种担忧。我相信她们听了你的话之后,会重新审视自己,当然也包括我们姐妹。从这一刻起,我们会以一种新的姿态出现在江湖上,我们会有一种新的活法。老实告诉你,我们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追随先夫,相从地下……”
  “大婶,你……”
  六郎大吃一惊。
  “你别着急,听我说完。六郎,你放心,听了你这番话,我是不会再有这种愚蠢的念头,我还等着你给我们带来更大的幸福,六郎,你愿意吗?”
  郑秀影果然是受了六郎一番话的触动,主动向六郎挑明了心意,那意思很明显:老娘我是豁出去了,你愿意要么?
  六郎自然明白,忙道:“大婶,我保证,从今以后,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让你们幸福。”
  郑秀影点头道:“我相信你们的承诺。”
  说完,转身对陆思菱、江紫萍、江秋寒等姐妹七个道:“丫头们都快喜极而泣了,我们就不要在此当夹心萝卜了。”
  说完,带着仍然心情激动、难以平复的姐妹七个出门而去,临走还加了一句:“马上就要开饭了,不要耽搁太久哦。”
  看着八人离去,余下的十六个都与六郎有了亲密的关系的女人呼啸一声,将六郎围住了,又抱又亲,简直像疯了一样。温向薇这小丫头是用力挤进了六郎的怀里,紧紧的搂住他,香吻像雨点般送了过来,口里还不停地道:“哥,妹妹爱死你了……”
  六郎被猝不及防的景象给惊呆了,脸上、额头、脖子上到处留下了众女的香吻,好半晌,众女列队一一吻过六郎之后,才心满意足的放开了六郎。夏梦怀是她们中的清雅,对六郎道:“六郎,别怪我们,是你让我们懂得了什么是爱,让我们懂得了爱和被爱都是幸福的,这是对你的感谢,也是对我们以前不懂事的赔罪,希望你不会因此而不再喜欢我们了。”
  六郎搂紧怀中的温向薇,还亲吻了她一下才抬头道:“梦怀嫂,你这话说的太重,我承受不起。因为我不能给你们完整的爱,在我的内心来说,我对你们是有一份歉疚的,所以,我希望我能尽可能的让你们笑口常开,让你们感到幸福。”
  众女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流了出来,六郎怀中的温向薇哽咽着道:“哥,你这样说让我忍不住想哭……”


  温千秋也哽咽着道:“哥,我觉得自己好幸福,能够伴随哥哥一生……”
  朱静芙也擦着眼泪道:“六郎,你千万别这么说,能有你这句话,我觉得这一生没有白活。姐姐这一生都交给你了,我相信你们会带给我们更大的幸福。”
  六郎也是感动得眼眶湿润,他尽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但是他在心里却暗暗发了个誓:我六郎一定要用生命来保护这些爱我的女子,让她们一生都幸福。夏梦怀毕竟是清雅,擦去脸上的泪水,对众女道:“各位妹妹,快擦干眼泪,应该高兴才是,怎么落起泪来,搞得六郎都快陪我们哭起来了?”
  说完,温柔的替六郎抹去眼角的泪痕。
  各位姑娘听夏梦怀这么一说,都赶紧擦去了眼角的泪水,但心中的激动,岂是立即就能平复的?各人的心中都是激荡不已,往事一幕幕从脑海中闪过,虽然每个人的经历都是一样的,但此时的感受确是一样的:过去的岁月真是虚度了,今日方才懂得真爱的可贵,但些许的遗憾立即又被眼前的幸福与甜蜜的感觉冲得无影无踪。
  夏梦怀和众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