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466部分

杨家女将-第466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K姑挥斜涣傻牧共宓剑约壕秃悸蚁氲眯。ㄉа髌鹄矗恢痪跷⑽⒌牧鞒隽薡in水。
  六郎就钻进了江秋寒的棉被里,抱着江秋寒就猛烈的亲吻起来。六郎抱着她月那身高挑美妙的娇躯,真是肉感极了,畅快极了,把他振奋得在江秋寒身上猛吻,猛抚摸着。六郎首先对着江秋寒的小嘴吻了下去,江秋寒也自动的张开小嘴,并伸出香舌与六郎热烈的亲吻着。
  六郎一边吻着,一手去抚摸着江秋寒那对玉|乳。江秋寒的|乳虽然大,但是由于没生过小孩的关系,那对大|乳还挺饱满结实的挺立着。尤其是那两粒如同葡萄般的|乳头,红红圆圆的附在大|乳之上,真是美丽极了,肉感极了。六郎被江秋寒的热情,激起了炽热的欲火,由江秋寒的小嘴吻到她的豪|乳,再由她的豪|乳吻到她的小嘴,就这样由上而下,由下而上的反覆吻着。
  六郎的手,也由江秋寒的豪|乳。慢慢地往下抚摸,一直抚摸到江秋寒那黑森森的茂盛丛林,并在江秋寒两腿之间的丛林地区,不停地上下揉擦着,不断地抚摸着。六郎的中指也不断地在江秋寒小|穴上的阴核揉着、磨着、有时还插进了小|穴的洞底,用力的扣起了|穴心。六郎把江秋寒扣得周身阵阵的酥麻,阵阵的颤抖,全身不断的扭动,两腿也张得开开的不停在微抖与扭动。
  六郎已把江秋寒的小|穴,玩弄得流出一阵又一阵的Yin水,玩得小|穴骚痒起来,周身也随着骚痒。骚痒得她忍不住的轻声呻吟着:“嗯……哼……哦……六郎……哼……你……你小年纪……就这样会玩……哎……哟……长大了……还得了……喔……哦……喔……喂……”
  “哎……喂……六郎……你……嗯……哼……把阿姨摸得……哼……痒死了……六郎……喔……我……好痒……六郎……哦……”
  六郎被江秋寒淫荡的娇叫声,激起了周身神经的振奋,不停的猛吻着,不断的去猛扣着|穴心,去猛磨着阴核。他改趴在江秋寒身上,用嘴猛吸着江秋寒那对豪|乳,用舌尖猛吮江秋寒那对|乳头。他并用手提起他的龙枪,用大Gui头顶住江秋寒的小|穴阴核,上下去磨着,左右的去擦着。久旷的江秋寒那里受得了,六郎这样的玩弄,一时被玩弄得Yin水连连,流得屁股底下湿湿的一大片。她周身猛然的颤抖着,全身猛烈的摇动着,她的屁股也急急地挺得高高的,不断的左右摇动,去配合六郎大Gui头的顶磨。
  江秋寒这时已满面通红、媚态毕露、全身骚痒与酥麻、不住的淫叫着:“哎……唷……六郎……我的……冤家……嗯……哼……玩死人了……痒死人了……哎……呀……哦……阿姨……好痒……哎……哟……阿姨要……嘛……喔……喂……不要……再玩阿姨了……哎……唷……喂……呀……六郎……六郎……痒死阿姨了……喔……哦……”
  “哎……哟……快……快嘛……六郎……快插阿姨吧……我……真的……好痒……哎……唷……插插阿姨吧……喔……求……求求你……六郎……哦……喂……我的……六郎……”

()好看的txt电子书
  江秋寒这时已是忍无可忍,主动的把六郎急急的翻过身来,自己跨上了六郎的龙枪上面。她迫不及待的右手抓起六郎的龙枪,左手扒开了自己的小|穴洞口。将六郎的大Gui头,对准自己的小|穴口,慢慢地的坐了下去。六郎那根铁棒似的龙枪,已是一分一分地被江秋寒的小|穴吞了进去,到最后只见整根龙枪已被吞入无余。
  江秋寒坐进了六郎整根龙枪上,一种从未有过的涨满感觉,及被大Gui头顶住整个|穴心,那种酥麻酸骚痒的畅感,爽快得她的人像只早啼的公鸡似的,喔喔的叫着。江秋寒此时畅快地用力的上下套动着龙枪,猛力的左右旋转。她激烈的套动得周身微微流着汗渍,微微的皱着眉头,媚眼微闭,樱桃小嘴微张,并不时伸出香舌舐着被欲火焚烧得乾燥的嘴唇。她那满脸含春舒畅愉快的淫态,令人看了心动。
  江秋寒这时自己套动得爽歪歪的淫叫着:“哎……哟……六郎……哦……不……阿姨的……嗯……好……相公……哎……呀……龙枪……相公……顶得……阿姨……嗯……哼……好爽……好美……哎……喂……”
  “哎……呀……阿姨的……龙枪……相公……喔……嗯……阿姨爱你……好相公……哎……唷……哎……哟……阿姨……乐死了……阿姨……美死了……哦……”
  “哎……哎……唷……好相公……龙枪……相公……唔……嗯……哼……阿姨……快了……哎……哟……快出来……喔……喔……哼……等……阿姨……爽死了……哎……哟……喂……呀……阿姨……快爽死了……哎……呀……快……快了……阿姨……快死了……哦……”
  “哎……呀……我的冤家……哎……唷……哎……喂……阿姨……爱死你了……哦……喂……龙枪……相公……阿姨……快忍不住了……哎……呀……阿姨……快死给你了……哎……唷……喂……呀……阿姨……丢了……哎……哟……丢了……死了……哦……丢死人了……喔……死了……”
  江秋寒可能是久旷的关系,她现在喷出的阴精,是一阵又一阵,又强又猛的袭击在六郎的大Gui头上。她的小|穴里的两片小内荫唇,也有力的一张一合地在六郎的大Gui头吸着,吻着。六郎被那两片内荫唇吻得爽快死了,一时忍不住的剑门关一松,也随着江秋寒喷出了阳精。他一股热浪浪的阳精,直射在江秋寒的|穴心,把本来已舒畅的江秋寒,射得更加爽快,周身起了阵阵的颤抖。
  江秋寒爽得趴下身来,紧紧的抱住六郎,樱桃小嘴对着六郎的嘴,亲热的吻了起来。淫荡风骚的江秋寒,正是狼虎之年,从未尝过如此舒畅的插|穴滋味,如今让她尝到了甜头,哪有出了一次阴精,就心满意足的。所以这时的江秋寒,对着刚出了阳精的六郎,热情的亲吻着六郎,六郎的一双手也没闲着,忙着在抚摸江秋寒那对豪|乳。一会之后,六郎已忍不住。心中那把火热的欲火,把江秋寒拉了过来,压在自己的身下,Gui头对准着小|穴,就猛力的插了进去,开始用力的抽插起来,根根尽底的插着,以泄心中的欲火。
  “哎……唷……我的……相公……哦……喂……你……真会插……哎……哟……插得……阿姨……美……好美……哎……唷……喂……呀……阿姨的……好相公……好相公……喔……喔……阿姨爱你……哦……喂……呀……龙枪……相公……插吧……用力插吧……插死……阿姨吧……喔……喂……”
  江秋寒这一次才真正享受到被六郎插|穴的滋味,因为六郎年少力猛,龙枪是又粗又长又刚强。难怪江秋寒会被六郎插得舒畅地淫叫着,并且不停地猛挺高屁股,猛摇着屁股。去配合六郎的抽插。
  “哎……呀……冤家……喔……喂……哎……哟……插死人了……插死……阿姨了……哦……喔……好六郎……好相公……哎……唷……喂……呀……爽……爽死阿姨了……喔……喂……好舒服……舒服透顶了……哎……呀……哦……呀……阿姨……爱死龙枪……哎……唷……阿姨……不能没有……你……”
  这时的江秋寒,可说是淫荡到了极点。她娇口中不但淫荡的叫着,整个粉脸及娇躯流满着汗水,而且头部不停的幌著,把一头秀发幌得蓬松零乱。她的娇躯不断地颤抖,全身不停的在扭动,屁股也在猛挺猛摇,小腿在半空中乱幌,双手紧紧力抓住床褥,粉脸七孔绉在一起,还咬牙切齿地像是很痛苦的喊叫着。
  “哎……呀……六郎呀……哎……喔……插死……阿姨了……哦……喂……阿姨……服了你……哎……哟……喂……呀……爽死……阿姨了……哦……插死阿姨了……哎……呀……美……美死了……喔……阿姨……爱……你……唔……唔……嗯……哼……”
  “哎……哟……哎……呀……阿姨……快了……阿姨……不行了……哎……唷……喂……呀……快了……哦……呀……阿姨……快出来了……哦……喂……等……等等……阿姨……哦……哦……”
  “哎……哎……唷……天呀……不行了……阿姨……快不行了……六郎……干死阿姨了……插死阿姨了……哎……唷……喂……呀……阿姨……死了……丢了……哦……呀……丢了……丢死人了……喔……喔……”
  江秋寒的阴精一阵阵地喷着六郎的大Gui头,把她整个小|穴,喷得涨满了阴精,延着桃花源洞流下,将她屁股底下的床褥流湿了一大片,她的人也跟着软弱无力的瘫痪在床上。六郎还没有出精的念头,还在猛力的抽插着小|穴。还好,江秋寒有健康的身体,并且是个久旱遇甘雨,所以她还能挺得住,六郎的猛力抽插。不久之后,江秋寒又挺起了屁股,迎战着六郎的抽插。
  此时六郎一方面用力的抽插小|穴,一方面用双手在江秋寒的豪|乳上揉摸着,双管齐下的玩弄着江秋寒。江秋寒被他玩弄得又骚痒起来,整们人淫态毕露,全身又像舞狮般的扭动起来,娇口又随着六郎抽插的快慢,有节奏的哼了起来。
  “喔……喔……六郎……哎……哟……你想……把阿姨……插死吗……哎……唷……阿姨……已经……丢了二次……喔……喂……这一次……你要……与阿姨……一起丢吧……哎……止……不然……阿姨……会被你……插死的……哦……”
  “哎……呀……好相公……饶了……阿姨吧……哎……哟……阿姨……快不行了……哦……喂……求……求求你……喔……呀……你……快点丢吧……哎……唷……喂……呀……阿姨跟你……一起丢吧……哦……”
  “哎……唷……好相公……快呀……哎……呀……阿姨……快了嘛……喔……呀……你……要快点……哎……唷……喂……呀……不然阿姨会死了……会丢了……哦……”
  “喔……呀……阿姨……六郎……快了……快要了……哎……呀……我快要……丢了……再忍耐一下……哎……呀……我真的……要丢了……哦……快了……哎……呀……我……我……丢了……丢了……哦……”
  “哎……呀……阿姨……也是……要丢了……哎……哟……你的……阳精……哦……喷死阿姨了……喔……喂……烫死阿姨了……哎……呀……酥麻死了……喔……喔……爽死了……哎……唷……喂……呀……阿姨也……丢了……哦……阿姨……死了……丢死了……哦……呀……”
  六郎精关一松,又是一股热滚滚的阳精喷射着江秋寒|穴心,把江秋寒的|穴心,喷得热滚滚又酥麻。江秋寒酥麻得周身起了畅感,她也跟着六郎喷出了一股阴精,直射着六郎的大Gui头。两股阴阳精,在江秋寒的小|穴中,互相冲击着,互相扫射着,把江秋寒射得爽快死了,爽得她几乎昏了过去。
第492章
  只剩下一个人了,那就是温谨梅的母亲陆思菱,六郎是有意最后一个要她的。陆思菱才刚三十多头,皮肤雪白细嫩、身材凹凸匀称,她浑身散发着成熟魅惑、高雅美艳,摇曳的秀发飘来阵阵发香。六郎惊艳于陆思菱的美貌姿色,那双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桃花眼甚为迷人。姣白的粉脸白中透红,而艳红的樱桃小嘴显得鲜嫩欲滴。肌肤雪白细嫩,凹凸玲珑的身材,酥胸浑圆而饱满,纤纤柳腰裙下一双迷人玉腿雪白修长,洁白圆润的粉臂,成熟艳丽充满着少妇风韵的妩媚,比起这些婶婶、阿姨们更为扣人心魄,淡雅脂粉香及成熟女人的肉香味迎面扑来。
  陆思菱想必是想起了温谨梅的关系吧,脸上突然有了一丝的羞愧。六郎知道她心中的想法,此时无声胜有声。他轻轻的拥过陆思菱,温柔的为她褪去衣服。她丰盈雪白的肉体只留下鲜红的肚兜和肉色的亵裤。六郎吞咽一口贪婪口水,用手爱抚着酥胸,摸着捏着十分柔软富有弹性的两团肉球。接着轻柔地褪下了她那肚兜和肉色魅惑的亵裤,陆思菱就此被剥个精光,横陈在床。在这个过程中,陆思菱是闭着眼睛的,只是浑身轻颤不已,想必她的内心还有些不安吧。
  赤裸裸的陆思菱凹凸有致的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那绯红的娇嫩脸蛋、小巧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的肌肤、肥嫩饱满的Ru房、红晕鲜嫩的小奶头、白嫩圆滑的肥臀,美腿浑圆光滑得有线条,那凸起的耻丘和浓黑的荫毛却是无比的魅惑。陆思菱浑身的冰肌玉肤令六郎看得欲火亢奋,无法抗拒。
  六郎轻轻爱抚陆思菱那赤裸的胴体,从她身上散发出阵阵的肉香,他抚摸她的秀发、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