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473部分

杨家女将-第473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哟……又被你撞到花心了……啊……啊……爽歪了……我要丢了……啊……啊……啊……我……丢……丢……丢了……哼……”
  温谨梅猛然间四肢绷直倒抽凉气,阴精汩汩流出。六郎觉得龙枪被温谨梅的少女荫道包得紧紧的,由於她的宝蛤有大量Yin水流出,Gui头前端被一阵一阵的刺激弄的酸涨无比。六郎也已经被一浪又一浪的快感冲击得快守不住了,龙枪被紧窄的Chu女荫道夹得爽极了,大Gui头进入荫道深处,被花蕊颤抖中喷涌而出的爱液烫得爽歪了,加上荫道肉壁嫩肉的挤压,六郎感到自己快要爆发了,说道:“谨梅,我要射进去了……”


  温谨梅忙强打起精神,拼命上抬臀部,使劲研磨。
  “啊……啊……嗯……喔……哥……我们……一起来……啊……”
  花蕊传来的快感无以伦比,倒抽着吸气,终於进入昏死状态,又是一股阴精冲向龙枪。六郎也控制不住了,腰部一麻,猛然开始发射了,癫狂的快感随着一喷一喷的Jing液发射着,毫无保留的射入温谨梅的Chu女荫道,两人同时达到人生的顶点。
  两人同时泄身,都泄得浑身无力,飘飘欲仙。温谨梅泄得浑身飘飘的,彷佛置身云端,随风飘荡,四肢百骸真正达到极度放松的状态,就像全身的骨头都被抽掉了一样,没有一丝力气了。温谨梅将樱唇贴在六郎耳边,细声说道:“我刚才差点被你的龙枪顶死了。”
  说完粉脸飞红,娇羞地将头脸藏在六郎的胸膛下……
  六郎凝视着她那娇羞的模样,打从心里爱得真想一口吞下肚去,六郎感到她骚幽里的水越来越多,增加了润滑的作用,便开始慢慢的抽插,等待她能试应了,再加快速度也不迟。温谨梅的淫性也爆发出来了,她双手双脚把六郎握得紧紧的,肥翘的粉臀也越摇越快起来。嘴里「哎哟」、「咿呀」的哼声,也高了起来。
  「噗滋」、「噗滋」的水声,越来越高,越来越响,涵洞也越来越畅通了,六郎也就加快了行动。按照温谨梅的说的方法,三浅一深、六浅一深、九浅一深的变化着抽插,时而改为一浅一深、二浅一深,左冲右突、轻揉慢擦、一捣到底,再旋动,使杵头研磨她的花蕾一阵。一阵轻巧慢动,忽然猛抽送插,运用全身力气,干那个窄小浪|穴,温谨梅已欲死若仙的,时高时低的呻吟。
  “六郎……你真是我的命……中的冤家……嗯……用劲的干吧……嗯……嗯……舒服……快乐呀……哎呀……好六郎……好哥哥……可爱的龙枪……又粗……又长……玩得真痛快……又长……又硬捣得花心……好舒服……我快活耍……要疯狂……乐得要死……哎……我的天啊……哎呀……哥哥……你……真会玩……哼……好哥哥……我流了无数次……你还没有出来呀……唔……唔……筋疲力尽……实在不能动……我要泄了……你怎么还没有玩够……快……快给我吧……哎呀……我……我……不行了……”
  温谨梅被六郎插得欲仙欲死,心中有说不出的舒畅,六郎又把温谨梅拉起来,叫她用手扶着墙壁,弯下腰,屁股高高地翘起,从后面亮出小|穴,然后用龙枪一下子操了进去,一边操,一边用手揉摸她的奶子,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温谨梅又泄了三次,泄得一塌糊涂。可六郎的龙枪还是金枪不倒。只听温谨梅连声道:“哥……别……别操了……小|穴快要插穿……噢……啊……去找清雅……”
第500章
  在一旁的琼花公主,见温谨梅被六郎龙枪插得的媚眼欲醉,粉脸嫣红,见骚淫浪态,如火似荼的动作,惊、奇、怕、羞、那欢畅之情,知道她已经是欲仙欲死,琼花公主自己激之心动,欲念渐升,内心如火,阴|穴奇痒。见六郎那粗旷猛野,近于疯狂的行动又有点怕惧,总之喜惧交加。这时,六郎已从温谨梅的小|穴里拔出龙枪,来到自己前面,琼花公主看了看六郎的龙枪,心想:“六郎要是就这样将龙枪插入自己的|穴里面,一定受不了。”
  六郎跪在琼花公主的两腿之间,一只手握着那粗大的龙枪,另一只手分开琼花公主那桃源洞口,使那荫道隐然在望。头首微抬,妙目事张,娇容玉脸,眨看红潮,含羞的,如同晚霞般托射,轻微的「嗯」「哼」,颤抖着娇柔的呼道:“冤家……我……”
  紧接送上两片香,鲜红,如火一般,甜若如蜜的香唇。两人热烈猛吻,双舌互送,含吮生命之源,用力的拥抱,磨动,缠绵的转不停,恨不得合而为一。终于,六郎把Gui头套了上去,把身体伏下,两只手支住,一面用嘴来吻住琼花公主,她的小|穴散发着无比的热力,通过了龙枪更是剧烈的跳跃不停。六郎猛力一挺,插得琼花公主痛叫了起来:“……六郎……慢……慢点……痛……痛……姐姐……忍受……不了……唔……你要慢一点……哼……哼……”
  当六郎在向下插时,只觉得阴沪的细肉破裂了。琼花公主那荫道的痛楚,像针刺着她,周身颤抖不停。好不容易突破了Chu女膜的阻碍,琼花公主已痛得娇吟不已:“……六郎……慢……慢些……里面……好……好痛……哎唷……哼……姐姐……受不了……六郎……轻……轻点……”
  六郎很老道地说:“姐……你放心……我……插慢一点……就是了……等一下……就会好了……而且……你还有……慢慢舒服……六郎……绝不骗你……”
  说完,见琼花公主那副娇滴滴的模样,心中更加怜爱,于是把嘴凑上深深一吻,像是对琼花公主的回报,那更是兴奋,感激的综合。
  过了没多久,琼花公主的小|穴慢慢有了反应,她只觉得阴沪深处渐渐骚痒了起来,说不出的难受,那似乎是性的燃绕。于是琼花公主情不由己的扭动她的娇躯,使她阴沪里头的子宫颈能去碰撞六郎的Gui头,同时娇喘道:“六郎……里……里头……开始……痒……了起来……我……我……我好难受喔……哼……哼……快……快……快给我……止止痒呀……哼……哼……”
  六郎这识途老马,深知琼花公主已深受性的燃烧,于是在琼花公主的娇声一毕,立即用力一顶,一根粗壮的龙枪冲了过去,直抵花心深处了。琼花公主更是娇躯一颤,呻吟道:“嗯……哎……哼……六郎……美……美极了……但……还是……有……有些痛……哦……哎唷……我……上天了……哼……我……那小|穴……没有一处……不是……舒服万分……六郎……插得我……我好美哦……哎唷……哼……我……我美死了……哼……哼……哼……”
  只听到琼花公主娇声不绝,那粉脸上更是露出那性满足的美丽,六郎使她太舒服了。琼花公主此时更是渐入佳境,阴沪中更是觉得酸酸麻麻,有一股说不出的感受,那股兴奋令她又娇喘道:“哼……哎唷……插……插死我了……六郎……六郎你的……龙枪……好长哟……每次……都顶得……人家……好……好舒服……我……的骨头……都要酥了……哼……哼……美……美死我了……哼……我快没命了……哦……哦……美……到上天了……哎唷……好……好舒服……嗯……嗯……我……可……可活不成了……哼……要……要……上天了……六郎……六郎……我……我要……丢……丢了……快……快……快用力……哦……哼……哼……我……受不了……我……丢……丢了……啊……”
  琼花公主的阴门突然一阵收缩,阴壁肉不断吸吮着六郎的Gui头,六郎忍不住全身抖索了几下,大Gui头一阵跳跃,「噗」、「噗」、「噗」射出大量的阳精,直射得琼花公主的阴沪有如那久旱的田地,骤逢一阵雨水的滋润,花心里被热精一淋,子宫内突然痉娈收缩,一股阴精也狂而出。
  洪玉娇已经算是老相好了,自动的脱得光光的。只见她,皮肤细嫩,白净,酷似玉脂,骨肉匀称,浮凸毕现,曲线优美。肥腴的后背,圆实的肩头,肉感十足,两条胳膊,滑腻光洁,如同两断玉藕。脖颈圆长宛若白雪,圆圆的脸蛋挂着天真的稚气,淡如远山的柳眉下,一对黑漆漆水汪汪的大跟,泛着动人的秋波,红嫩的嘴唇,像挂满枝头的鲜桃,谁见了都要咬上一口,她浑身散发着少女的温馨和迷人的芬香,缕缕丝丝地□进了他的鼻孔,撩拨着他那阳刚盛旺的心弦。
  六郎迷了,醉了,呆了,傻了,身不由己地伸出了双臂,一下把她揽入了怀中。她是那样的温柔,顺良。她斜躺在他的宽阔的胸膛上,头在他的肘弯里,圆嫩的屁股,卧在他的双腿之间,两条玉腿曲向一侧,水灵灵的大眼,放射出淫邪的秋波和挑逗的欲火。
  就在这一刹那,洪玉娇灵敏地感觉到,他的龙枪正顶在她那小|穴的下方,似乎觉出那龙枪在微微的挑动,又好像那龙枪带着一股强烈的电流,在小|穴的附近,发射着无形的电波,通过神经网络,又被少女的身心所接收。一种崭新的感受在全身游荡,漫延,滋长。子宫同时也门户大开,涌出一股股,清澈,透明的潮水,又顺着荫道,大湿滑玉门,涓涓地流出,缓缓的浸向直挺棒硬的Gui头……
  六郎并不急于行事,他用长长的手指,以充满情欲技巧去触摸她那鼓涨丰满的双|乳。她迁就他,把上身挺了起来,他开始是大面积的揉弄,只见那弹性十足的Ru房,上下左右的颠颤着,揉到左边,弹回右边,揉到右边又弹回左边,是那样的玩皮淘气,揉完左|乳,又揉右|乳,直揉得洪玉娇,仰头蹬腿,娇喘吁吁:“哎呀,好痒,好舒服……”
  六郎边揉弄,边欣赏洪玉娇禁区的各个部位。她的双|乳,高而挺,似两座对峙的山峰,遥相呼应,山顶两颗浅褐色的|乳头,上面有红润透亮,凹凸不平的小小峰窝。两山之间一道深深的峡峪,峡峪的上端,有一颗难以察党的黑痔,下面是一漫平川的、柔软的腹部,由于肥腴、丰满,把肉嘟嘟的肚脐淹埋起来,现出一道浅浅的隙缝。
  她的荫毛稀松而卷曲,呈淡黄|色,有条不紊地排列在馒头似的小丘上,一颗突出的阴Di,高悬在肉|穴的顶端,细腰盈盈,身材羊满,一双玉腿粉妆王琢,柔细光滑,十分迷人。他忘情地在她的双|乳上变换着招数,两个细长的手指,轻轻地捏住了|乳头,缓缓地捻动着,捻动着……
  “呀,真舒服!”
  洪玉娇淫声浪语,|乳波臀浪,撩拨人心。
  洪玉娇的|乳头变得那么肿胀,那么坚挺。纤细的腰肢不停的蠕动,丰腴的屁股,紧庄着他那最敏感的,粗大的,挺实的龙枪。六郎的血液,就好像滚开的水,在汹涌、在沸腾,他的双腿之间火辣辣的,粘糊糊的,正在一浪高于一浪地鼓动。
  这时,洪玉娇的反应更是敏感,她微闭双眼,只觉得在小|穴的唇边,好像有一支奔跑的小兔,在草丛中寻找着自己的窝|穴。她不顾一切将小手伸到自己的臀下,一把抓住了那又粗又长的龙枪。六郎的全身一震,接着极力地使身体向上挺起,而洪玉娇更敏捷、迅速、轻盈地使她的身体造成了一个非常美妙的角度,她像一个疲劳过度的人,找到了一张软席,急切地,使劲地坐了下去。

()免费电子书下载
  在这千钩一发之刻,洪玉娇擦着龙枪的小手,灵活而巧妙的一摆动,只听「滋」的一声,又长又大的龙枪,像一张拉满弦的弓飞箭直中靶心。炽热而紧凑的肉洞,紧紧地挟住了龙枪,白嫩的肥臀拼命的扭动,连接龙枪的小腹也同时狠狠地上顶着。六郎紧紧地搂着洪玉娇的细腰,洪玉娇又紧紧地攥住他的双手。一阵紧张而激烈的扭臀,洪玉娇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
  “啊……嗯……好美……好舒服……”
  伴随着扭动和呻吟,洪玉娇已经大汗淋漓,娇喘吁吁。
  六郎见洪玉娇实在顶不住,他用力一歪,将洪玉娇一齐搬倒,两人正好侧着身,躺在长长的绣花枕上。六郎一口气一连猛插猛拉,近五、六十次,直插得洪玉娇一只小手反背过来,不住抓挠着他的屁股,大腿和后背,呻吟连连不断的发出。
  “啊……啊……哥……你顶到……人家的……花……花心…孔了……啊……好痛快……啊……啊……我……我……我的……龙枪……”
  洪玉娇一阵抽搐,只觉得他那粗大的龙枪,像一根火柱,插在自己的阴|穴里,触到花心,进到了子宫,穿透了心脏,她的全身像火一样的燃烧着,她觉得心中一阵阵的燥热,娇脸春潮四溢,香唇娇喘嘘嘘。
  “好……好……”
  她眯着眼睛,觉得这种和风细雨的插|穴,好似在云中飘荡、美极了。他一连活动三十多下,每一次顶到花心,她都是一阵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