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485部分

杨家女将-第485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她的娇躯瘫软着,一条腿搭在地上,六郎的右手慢慢放开了她的Ru房,往下移向小腹,在柔软平坦的小腹上抚弄了一阵子后,再一寸寸往下探去,解开了她的裙带,往下拉她的罗裙。
  “花蕊,你的身材真好。”
  六郎快意的调笑着花蕊,完全没有认为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仿佛一切都是天经地义一般。

()好看的txt电子书
  “别……不要……嗯……啊……不要……”
  花蕊脸色绯红,紧闭的美眸中满是惊羞神色,身体向着前方缓慢爬行,一对丰满鼓胀的玉峰随着身体的动作,微颤颤的摇摆,浑圆高挺的肥臀高高厥起。
  六郎双眼越来越红,原本六郎只是希望彻底摧毁花蕊的反抗意志,然后便享受她的身体。
  但是当他知道花蕊的身份是什么花营总管的时候,他又兴起了控制她,从而掌控整个花营的目的,当然最后成功灭掉秘营首领以后,他也准备让她接掌秘营,成为自己的一大助力,当然前提是她必须绝对的忠心。
  六郎突发其想,这样百般羞辱花蕊,只是为了打击她高高在上的自信与高傲,让自己不可战胜的邪恶形象深深刻印在她的心中,使他不敢背叛自己。
  不过事情的发展已经偏离的航道,此时六郎脑中只有欲望,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原本有目的羞辱亵玩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淫辱。
  气喘吁吁的花蕊终于爬到了床榻前面,她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一样,软软的跪伏在六郎的脚边。
  花蕊不敢抬头,她害怕六郎那双冰冷幽沉,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睛,由于是整个趴在地上,赤裸的玉背向下凹出优美的弧线,美不胜收。
  六郎直起身来,劲力倏放猛收,鼓胀澎湃的气劲瞬间将他身上早已残破不堪的衣服震碎,翩翩如彩蝶飘散在空中。
  修长匀称的身材,肌肤细腻柔滑简直能令天下女人抓狂,花蕊被六郎的动作吓了一跳,惊骇过后便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其貌不扬,却拥有完美身形的男子,心中第一次产生了一丝异样感觉。
  六郎眼神冰冷,语气森寒的吩咐道:“花蕊,到床上来,把腿分开。”
  全身赤裸的花蕊知道自己是躲不过的,她轻轻爬上床榻,但是六郎让她上床之后,却没了进一步的动作,这让她稍稍安心之余却又有些茫然无措。
  六郎的眼睛仿佛他手中的宝刀一般,凝视在花蕊光洁的胴体之上,在他淫邪的目光下,花蕊芳心中升起一股剧烈羞耻感觉。
  花蕊死死将双腿闭紧收拢,弯曲起来,双臂交叉挡在胸前,掩住高耸的酥胸,但是身体里的瘙痒感觉却越来越强。
  此时,整个房间里只有花蕊难耐的呻吟,和急促的呼吸,而六郎却一点声响也没有发出,仿佛房间里就只有花蕊一人而已。
  花蕊身体的异样感觉越来越剧烈,闭拢的双脚开始轻轻摩擦,而双臂压住的丰硕也在渐渐鼓挺胀大,欲火狂炽……六郎脸上带着支配者的微笑,躺在床榻的另外一头,与花蕊无声对视着,将她的一切变化看在眼里。
  花蕊感觉六郎的眼光如同实质一般,被他扫过的地方,肌肤立时生出感应,好像被手轻轻抚过一样。
  花蕊先是紧张地拉紧罗裙,紧张地说,但睁开的一双明媚的俏眼看到六郎威胁的目光,不由心中一震,挣扎的勇气像见了火的雪狮子,一下子就化了,她的声音愈来愈细,可是,六郎却已趁此机会吻住了她的嘴唇。
  她紧闭着双唇抗拒,头左右地摇晃着,而六郎却在她顾上顾不了下的当口扯下了她的罗裙,一双丰润的丰腴白嫩的诱人大腿赫然呈露出来,六郎喘着粗气,手掌按在花蕊花蕊的,手心的热力让花蕊全身都轻轻颤抖起来,当女人的这里也已被人恣意玩弄时,她已彻底丧失了反抗的意识,泪水顺着脸颊淌落下来。
  六郎趁机用舌头把她的小嘴顶开,她的双唇和甜美滑腻的香舌也告失守,六郎顺势将舌头伸进她嘴里。
  “嗯……嗯……嗯……滋……滋……嗯……”
  她放弃抵抗了,任由六郎的舌头在她的口中翻搅,甚至不自主的吸吮他伸过去的舌头。
  六郎狂烈的吻着花蕊,一手搓着她丰硕饱满的Ru房,一手在她散发着热气的沟壑幽谷上搔弄着,逗引得花蕊丰润的双腿绞来绞去,使劲的夹着六郎的手,仿佛是不让他的手深入,又似乎在催促他进去,而春水一直不断的流出来,湿了芳草和床,也弄湿了六郎的手指。
  花蕊的肌肤细腻光滑得如同像牙一般,成熟美妇的胴体果然迷人。
  六郎放开气喘吁吁的花蕊,坐起身扒开她的两条嫩白滑润的粉腿,盯视她柔黑芳草掩映下的,鲜艳得像成熟的水蜜桃。
  赵台长却看得兴起,肥胖的停两腮抖动着,瞪大了双眼等待那激动人心的时刻,美女被人强暴的镜头总是能让男人格外兴奋的,何况还是好友林书记的夫人呢!从前看见她端庄高贵的样子,连他自己又何尝没有龌龊不堪的想入非非呢?只不过有贼心没贼胆,现在只好借助六郎来满足一下自己的意淫了。
  花蕊微微睁开俏目,看他盯着自已的隐私之处,那里连自己的丈夫也没有这样大胆仔细地看过,一阵躁热涌上了她的脸,她又紧紧闭上了双眼,仿佛这样可以使自已忘记眼前的窘态。
  可是丰满浑圆的双腿却暴露了她亵心的想法,此刻正羞耻地死死夹在一起,不住地哆嗦着,细嫩的腿肉突突直跳。
  “不要,不要看我……”
  花蕊不禁又羞又急,她的下身已经湿滑,双股间一片泥泞,欲望已经填满了她的内心。

()
  六郎知道花蕊就快支持不住了,他邪笑道:“小宝贝,不要压抑身体感觉,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我……我要……快给我……我要你……”
  花蕊全身发软,意志已经崩溃。
  此刻的她,头发披肩,俏脸绯红,下身赤裸,上身还半遮在雪白抹胸里,羞态诱人,六郎已经再也忍不住了,他握住自己怒挺起来的粗大龙枪,对准仰卧在床上的花蕊狠狠插入,粗大坚硬的粗大龙枪顺着湿热的幽谷甬道重重地插了进去,顺利地一插到底!花蕊感到自己隐秘湿热的幽谷甬道里忽然被插进一根粗大火热的家伙,一种难以形容的充实感和酸涨感令她立刻发出一声尖锐的悲鸣,身体猛地剧烈扭动起来!“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来满足你罢!”
  六郎用力分开花蕊的双股,粗暴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第513章
  为了减轻花蕊的疼痛,六郎伏下身体,伸出双手不断揉捏她高耸的玉|乳,轻轻添干她脸颊的泪水,柔声说道:“我会好好疼你的,一会儿就好了。”
  她的美臀要往后缩,六郎的双手立刻死死地抱住了她的美臀,使她无法逃脱,接着就是一阵紧似一阵地在她温暖紧密的幽谷甬道里重重地抽插起来!天啊,花蕊那紧密柔嫩的密处,是那么的舒服,那里温暖湿润水草丰盛,简直就是男人一生梦寐以求的乐园,六郎兴奋得飘飘欲仙,他感到花蕊紧密的幽谷甬道死死包裹住了自己的粗大龙枪,加上她突然地挣扎和反抗,丰满的美臀一拱一抬的,更加深了她的快感,他死死地抱住花蕊竭力挣扎摇摆着的饱满的美臀,奋力地抽插奸淫起来。
  花蕊体内春情勃发,撕裂的痛楚很快便被春潮淹没,没过多久就难耐的呻吟起来。
  六郎见她紧蹙的眉头已经舒发,知道他已经适应了,便发力运动起来,加速为她带来快美的高潮,弥补自己对她的伤害。
  在六郎狂暴粗鲁的奸淫下,端庄妩媚的花蕊几乎是毫无反抗地任凭他奸淫着,在她丰满赤裸的身体上大肆发泄着。软软的床上她娇嫩丰满的肉体被插得陷下去又弹上来,一对丰满的Ru房也像活泼的玉兔似的跳跃着。
  花蕊紧闭着双目,压抑着自己身心的反映,故意装作像个死人似的任由他糟蹋着,只是由于他急促的撞击,发出嗯嗯的喘气声。
  六郎心中不爽,他当然不会玩一次就放弃这到手的美味,所以有信心摧残她的尊严和贞操后会让她乖乖地对自己俯首贴耳,所以也不强迫。
  他起身坐在床上,拉起花蕊让她坐在自己的胯上,花蕊见事已至此,只想快快结束这场噩梦,脸红似火地站起来,任由他拉着分开丰满的大腿,坐在他的粗大龙枪上,两个人重新连成了一体,花蕊上身还散乱地披着罗裙,丰满雪白的Ru房在抹胸的掩映下跳跃着。
  六郎一挺一挺地向上攻击着,双手环抱着花蕊丰盈肥厚的美臀,花蕊怕向后跌倒,不得不主动伸出双臂环抱住他的脖子,摇摆着纤细的腰肢用她美妙的肉体满足着强盗的兽欲,半闭着美丽的眼睛发出哀婉淫荡的呻吟。
  花蕊觉得自己幽谷甬道亵春水奔腾,却也有着火灼般的略痛之感,她柳眉微蹙、纤腰轻摆,方才炽盛的羞耻感已经从花蕊脑海中消失无踪,连女性最基本的矜持也一并被她抛到九霄云外。
  六郎每次的进入都为花蕊带来无边的快感,退出时那种空虚和饥渴的感觉也更加强烈。
  花蕊忘我地舔着嘴唇呢喃道:“喔,公子……不要让你的粗大龙枪离开我!”
  六郎开始变得狂野起来,狂野地在她体亵抽送,并以手狠狠的揉捏她的双|乳。
  花蕊不断的发出尖叫,双腿紧紧地环往男人的腰,他在她手下收缩的肌肉,和她体亵狂野抽送的坚挺,带给她最刺激地感觉,从未有过的铭心的感觉。
  花蕊曼妙嫩白的身子不停蠕动着,红艳艳的脸蛋春情浓郁,似是幽怨又像难过的神色,让六郎看了更是淫趣大发。
  她圆润光滑的美臀由于兴奋而发出—阵阵魅惑的颤栗,胸前双峰也因不断起伏震荡而幻现出一波波皎白|乳浪,带着汗水、闪闪动人,花蕊的幽谷甬道饥饿地吞吐着巨大而粗砾的粗大龙枪,不停溢出如涌泉般的春水浪水,既热又烫;两片艳红的花瓣仿佛会呼吸似的收缩、开合。
  粗大龙枪撞入春水便被涨满溢出,随着粗大龙枪的抽插碰触,连股沟都沾满了闪烁发亮的春水,湿了花蕊整个下身;而花蕊修长的双腿高举向天,口中持续发出亢奋的吟哦。
  六郎干得兴起,把花蕊一双雪白的大腿架上他的肩头,然后用力向前推,直到将花蕊娇美、韧性十足的身子压成对折的姿态,而花蕊高耸的双峰也被自己的膝盖压变了形。
  六郎十指紧抓着花蕊凝脂般嫩滑细腻的腰肢,胯下粗大龙枪居高临下,每次冲剌皆是力道十足、下下深入,将花蕊泥泞湿滑、紧凑无比的幽谷甬道插个一箭穿心,而她狭窄的幽谷甬道已被激发意趣。
  每当六郎的粗大龙枪插入时,亵壁上无数团软肉便紧紧粘贴住前进的棒身,而当粗大龙枪退出时,那些软肉又像许多小舌头依依不舍地刮刷着柱身,一旦它们不肯放松,便会被六郎紫黑色的龙头拉出幽谷甬道,翻出来像朵嫣红细嫩的肉花般,开在花蕊的两片花瓣之间。
  此时,在六郎激烈的奸淫蹂躏下,花蕊已经情难自禁地热情扭动、娇喘嘘嘘的回应起来。
  一双丰润的白皙嫩滑、修长完美的玉腿,时而高举、时而轻抬,似乎不晓得该摆放在那里才好般……不知不觉中,千娇百媚、高雅端庄的花蕊那双优美动人、白皙修长的玉腿,竟然盘住了六郎的腰部,并且随着他的每一下插入与抽出,羞人答答地紧紧夹缠、迎合。
  同时花蕊还梦呓般的轻呼着:“啊……公子……你插的好深……噢、啊……六郎,噢,啊呀……喔……呼呼……六郎……”
  “花蕊,叫我老公!”

()
  六郎看着眼下辗转娇啼的美人,那如梦似幻、如泣如诉的甘美表情,决定再帮她火上加油,看看花蕊能淫荡到什么程度。
  于是六郎更加狂野而粗暴地用他粗长的巨粗大龙枪,深深地剌入那火热而饥渴的狭小幽谷甬道里,他一阵横冲直撞、纵情驰骋之后,粗糙而滚烫的硕大龙头,竟然闯入了那含羞带怯、灿然绽放的肥美柔嫩花心——子宫口。
  龙头顶端的马眼刚好紧抵在花蕊幽谷甬道最深处的幽谷甬道核心处。
  经不住那强烈刺激的花蕊,“啊——”
  的一声羞涩无比地娇啼,迸发出一阵急促的娇啼狂喘。
  “快点叫我老公!”
  六郎的粗大龙枪胀满了花蕊那没有被男人问津过的神秘花径最深之处,他的龙头紧紧地抵住花蕊的子宫门,然后便展开一阵令花蕊销魂蚀骨、魂飞魄散的揉动与触击。
  霎时,成熟妩媚的花蕊,像触电般地颤栗起来,她发出一阵迷离而慌乱的娇啼:“哎……喔……啊……嗯、嗯!老公……啊呀!”
  花蕊不知所云地胡乱叫嚷业、呻吟,她的双手死命地环在六郎颈后,而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