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550部分

杨家女将-第550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可以回答清影刚才的问题了吧?”
  六郎如梦初醒,长出了一口气,丝毫不因为刚才失态感到尴尬,笑道:“古人云秀色可餐,在下今日可算领教到了,现在已经快申时末了,照理到了晚饭时刻,可在下只感觉浑身舒坦,居然一点都不饿,古人诚不欺我也!”
  六郎调笑了两句后,接着洒然说道:“文士比较最重要的乃是灵感与心境,又说得上什么让与不让,或者是在下今日灵感不足,又或者是今日在下心境不在此,这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况且每个人不同时刻的审美标准也不一样,在下认为按照自己当时的审美标准,所作的词也算佳品,这便足够了!”
  水清影眼中露出光芒,望向六郎饶有兴致地问道:“六公子的说法十分有趣,不同时刻的审美标准都有不同,不知公子能否举个佐证说明?”
  六郎端起茶嘬了一口,轻笑一声说道:“这倒不是很难说明,当一个人寄情山水的时候,审美的标准便主要集中在花草树木,鸟兽鱼虫之上,就算佳人再美,恐怕也不一定能引起他的兴趣;相反,当一个人处在洞房花烛之夜,烛影摇曳,被翻红浪,正体会无声胜有声的意境时,窗外的风月,草中的虫鸣或许便会成为大煞风景之事。这样的佐证不知清影小姐以为然否?”
  水清影听着六郎颇为露骨的挑逗,轻啐了一声,别过头去不回答。
  跟这位六公子在一起的时候,水清影总是能感到一种无忧无虑的感觉,因此就算有时候他做出一些肆无忌惮的举动,水清影也总是能够容忍住,要是换了别人跟她说这话,恐怕她当即便要拂袖而起,说声送客了。
  六郎呵呵一笑,说道:“其实清影姑娘不过是想问一下在下是不是为了应和你所做的词句才故意输给周雅芙公子而已,为什么不干脆直接问呢?”
  水清影没有答话,但俏脸微红,她的确是想问这个问题,被人道破心思难免有些尴尬。
  六郎呵呵一笑:“其实在下做那首词就是为了与清影的词相和,不知这个答案清影是否满意?”
  六郎故意将称呼里的姑娘两字去掉,试试水清影的反应。水清影的脸再次一红,故作淡然地说道:“是便是,不是便不是,有什么满不满意的,六公子可不要自视过高了!”
  六郎做出一幅苦闷的样子叹道:“看来是在下自作多情了,唉,也罢也罢,自古多情空余恨,看来我再留在此处是有点不太合适了,在下这就告辞!”
  六郎说罢站起身来,向水清影做了个揖,朝门外楼梯口走去,心里却在暗暗数数。
  一!
  二!
  水清影没想到六郎说走便走,目光复杂地看着六郎的背影,鲜艳的红唇咬在一起,似乎在做什么决定,终于还是在六郎跨出门的瞬间叫道:“六公子……”
  三!
  六郎猛然转身,对水清影道:“清影不必挽留,刚才在下只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清影可别以为我生气了。不过在下的确有事,暂时不能相陪,这两日我一有空便来临仙舫,清影你可以放心了吧!”
  说罢略显揶揄地朝水清影眨了眨眼睛,大笑一声走下楼去。


  “这个坏蛋!居然敢骗我!”
  水清影傻傻地看着六郎离开,这才恢复正常,嘴角难得地又露出一丝笑意。
  “小姐,这人不简单,要不要老身去查探一下他的底细?”
  就在此时,一道幽幽的声音从水清影身后传来。
  水清影嘴角的笑意渐渐收起,声音又回复平时的淡然,轻轻摇头道:“暂时算了,这种感觉挺好,顺其自然吧!”
  六郎接到周家公子的约请函,一块看端午节灯会。
  柴明歌黯然失笑说:“六郎,难道你没有看出来,那个周公子是女扮男装?”
  六郎哈哈笑道:“我早就看出来了,而且我也弄清楚了她的真实身份。他就是大司徒周宗的小女儿,周雅芙。李煜的小姨子,与姐姐周雅芙并称娥皇女英。南唐的绝代双娇。”
  六郎如约来到端午节灯会。
  周雅芙颇有些兴奋地看着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路边,树上,水面到处都有各种灯光,将金陵城装扮地如同不夜城一般。他心道原来端午节灯会是这么热闹的,自己这十六年居然一次都没有来逛的,真是可惜了!
  身边一个普通打扮的中年男子站在周雅芙身边,苦着脸说道:“小……少爷,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如果让老爷知道了,小人免不了要受责罚了。”
  周雅芙头也不回,说道:“齐伯不必担心,过一会我们就回去,这还是我第一次逛端午节灯会呢!再说,有齐伯保护我,一定不会有事的,到时候爹那就由我亲自解释好了!”
  被称为齐伯的中年男子无奈地摇摇头,只能由着这任性的小少爷去了,自己只好在一边悉心保护,可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每年的端午节灯会都是女子出来最多的时候,她们当中可能一年也没有几次机会能走出深闺,现在自然十分珍惜这样的机会,莺莺燕燕或好奇地四下观望灯会美景,或偷偷含羞地观察有哪些俊俏后生,眼下女子的地位虽然不像宋代理血出现之后那么低下,但其实也好不到多少,尤其是现在处于诸国混战的时期,女子太过抛头露面也是一件有风险的事情,所以她们大多平时都不出门,因此一有机会出来,自然要抓住一切机会寻找自己中意之人。周雅芙相貌俊秀,自然引起很多小姐闺秀们的兴趣,不时地周雅芙这边瞟来,目光含羞却又大胆,周雅芙以前哪里见过这种阵仗,不禁俏脸发红。
  时间已近酉时头,差不多到了跟六公子约定的时间了,周雅芙站在乌衣巷口张望,游人熙熙攘攘,却还没有见到六公子的身影。
  这家伙自命风流,自制力肯定很差,不会趁着灯会跟哪家小姐勾搭上了吧,周雅芙脑子忽然冒出一个想法,自己的脸微微一红,自己怎么会想这些问题?
  忽然他在人群中看到六公子的身影,这家伙在人群中挤来挤去,惹得周围的女子娇嗔,男子叫骂,看来自己刚才的猜测就算不中亦不远也,不禁微感气恼。不过看他发髻和衣衫凌乱,一脸苦笑无奈之色,看来这一路挤来也费了不少力气,周雅芙心下的气恼稍减。
  六郎远远地也看到了巷口的周雅芙,连忙加快速度向这边走来,半晌才终于拜托人流,气喘吁吁地来到周雅芙面前,苦笑道:“抱歉周兄,在下其实是第一次来逛灯会,没想到人居然会这么多!迟到了片刻,还请周兄原谅则个!”
  柴明歌看到周雅芙身边的中年男子,似乎想到什么,神情微微一动,不过马上控制住了,淡然站在六郎身后不说话。
  周雅芙淡然说道:“无妨,我也才来了片刻而已。只不过陆兄,眼下人如此众多,我们该怎么赏灯呢?”
  六郎笑道:“这无妨,刚才在下没有注意,被挤进了人群中间,这才如此狼狈。其实我们只要不挤入人流之中,沿路边顺着人流走便可以了。走,周兄,在下早就在天然居定下一张桌子,咱们现在便朝天然居方向而行,顺道一路上看看店边的灯谜。以周兄之才,这些灯谜定难不倒你!”
  六郎说着便要拉周雅芙的手一起前行。
  周雅芙微微点头,先行走动,巧妙地避开六郎的手,微笑说道:“陆兄过谦了,以周兄的才情,小小灯谜定易如反掌,走吧,我们便一起去天然居!”
  六郎呵呵一笑收回了手,并没有在意,跟了上去。
  金陵每年的端午节灯会能有如此规模,附近店铺酒架,秦楼楚馆都起了很大贡献的,每年的灯会,附近的店铺总会挂出精心编出的灯谜,提供丰厚的奖品来奖励猜中灯谜的人,引得游人络绎不绝。当然,那些才子和才女也有贡献,正因为他们的到来,才使得灯谜的互动性和精彩性提升了不少。
第584章
  四人两前两后慢慢前行,见到挂出的灯谜就驻足片刻,也不刻意地去为了奖品而猜,有时候猜对了也不去跟店家讲,就这么说说笑笑地朝天然居走去。
  “周兄,你看这条灯谜:西岭倚空高百尺,初凉早起人添衣。猜前唐名句。周兄猜猜会是哪句?”
  六郎指着一条灯谜笑道。
  周雅芙思虑了片刻,淡笑说道:“这又何难?不过是一则拆字迷而已,空高百尺,百字去掉天空就是一个白字;初凉早起去早上的日字;西岭是一座山名,取山字;人添衣便是个依字,百尺的尺加上初凉的两点便是尽。合起来不就是王之涣《登鹳雀楼》中的‘白日依山尽’么?此灯谜谜面跳跃,不够紧凑,只能算是中品而已!”

()好看的txt电子书
  六郎抚掌笑道:“妙哉,周兄果然高才!”
  周雅芙轻笑一声说道:“该轮到陆兄了!”
  他四下一望,指着一条灯谜笑道,“山头落日半轮明,打一个字,陆兄便猜这条吧!”
  六郎呵呵一笑,沉吟片刻,拍手笑道:“这也是一则拆字谜嘛!山头两字取山中间的一竖,一竖加上个日字便是由,半轮明乃是取轮字的一半,也就是车字,两字组合便是个轴字了,看来周兄承让了,故意选了个简单的灯谜给在下。”
  周雅芙和六郎一边说笑一边行走,对彼此的才情都非常欣赏,谈地颇为投机,不片刻来到了预定好位置的天然居。
  天然居是秦淮河畔最为有名的一座酒楼,地处秦淮河边,高三层,在六朝名士所居的乌衣巷与秦淮画舫集中地之间,地理位置非常好,楼内主勺的乃是名厨,做出来的菜肴非常美味,据说天然居的后台乃是朝中大员,四周宵小地痞也不敢胡来,因此每日往来天然居的客人络绎不绝,尤其是今日,楼内加了很多桌椅都还是不够用,要不是六郎事先预约了一张桌子,那肯定是找不到地方坐的。
  走进楼内,掌柜马上放下手头的事情呵呵迎了上来,笑着对六郎说道:“这位定是名满秦淮的六公子了,公子定的位置在三楼,请跟小的来!”
  六郎微笑着道谢,跟着上楼,不时有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向他点头示意,六郎一一回礼,心下颇有些得意地想,看来本人在秦淮一带还真是有点名气了,否则今天楼内这么多人,这掌柜怎会放下手上工作来作陪?
  掌柜将六郎等人带到定好的位置之后,识趣地告辞离开,六郎和周雅芙临窗而坐,望向窗外不夜天的美景。
  三楼临窗的位置一直是天然居最引以为豪的地方,秦淮河边的建筑,就数天然居最为高耸,坐在三楼,近可观夫子庙一带热闹的氛围,远可观秦淮河一带画舫林立的美景,每到夜晚,临窗远眺,确实有一种如入云端的舒适感。尤其今天是端午佳节,能看到的景色更是美不胜收。但当然,这等地方不是任何人都能到这里来赏景的,能到天然居三楼的客人,不仅需要有丰厚的银钱,而且还必须得是风雅之士,否则就算钱再多,最多也只能到二楼的雅间观景而已。
  秦淮不夜天,只有在高处见过此景的人才能有如此深的感慨,观此景的最佳场所,除了远处的紫金山顶,便只有这天然居最为合适了,六郎和周雅芙都是第一次在天然居三楼赏景,对眼下热闹繁华的景色都称赞不已。
  周雅芙微笑道:“陆兄上次在临仙舫未尽全力,今日此情此景,是否应该再作一首以为补偿呢?”
  六郎知道自己上次的事情瞒不过感觉敏锐的周雅芙,闻言呵呵一笑道:“看来周兄一直耿耿于怀,若是不作一首补偿的话周兄定不会放过在下了,也罢,我也不矫情,便来上一首吧。”
  六郎低头望着街边美景,举起酒杯同周雅芙示意了一下,仰首一饮而尽,朗声念道:“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念罢摇头失笑,看来自己这个盗版诗人还是要继续做下去了,倒不是他想这样,只是眼前此情此情,除了辛弃疾的《青玉案》之外,别的词句都显得那么黯然失色,他忍不住就念了出来。
  一首吟罢,整层楼都静悄悄地没有人声,就连楼上唱曲助兴的琴师也都忘了弹奏,不知是沉浸于东风夜放花千树的遐想,还是流连在灯火阑珊处的意境之中。此词一出,连周雅芙身后那中年男子都不禁动容,更不用说周雅芙本人了,双目望向六郎的侧脸,目光显出一丝的痴迷之色,心下不禁自叹不如。要知道,他也是自视甚高的人,虽然欣赏六郎滚滚长江东逝水的豪迈,但也仅仅只是欣赏而已,他并不觉得自己比六公子差上多少,但是此词一出,他立刻知道,自己同六公子之间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众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