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557部分

杨家女将-第557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暗牧榛暧肴馓宄聊缬谀且徽笳笙晔垂堑乃觳ㄌ沃校挥勺灾鞯乇⒊鲆淮伪纫淮胃ち业纳胍鳌A傻拇肿沉挂徊úㄅ蛘牵缓蠡ò杲舭肿沉埂⒋肿沉辜费棺呕ò辏克咳肟邸⒚懿煌阜纾恢智苛业拇碳ね毕髯攀逵昂土伞
  “哎呀……你……快把……我插……插死了!啊……噢、唔!求你……喔……轻……点!拜托……唔……噢……啊!我、我不……行……了……”
  石清影开始求饶,但六郎越插越起劲,根本不管石清影是否消受得了,他像狂牛般的冲击着石清影,直到她浑身哆嗦、四肢颤栗,又一次泄身在六郎面前!石清影在手舞足蹈、狂呼乱叫的高潮中一连泄身了三次。
  六郎看着石清影情欲爆发时的甘美表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激亢,火山轰然爆发,滚烫的岩浆喷薄而出,如决堤的洪水般喷射在石清影美妙的子宫里,一股又一股的浓精灌溉着石清影丰腴圆润的胴体。
  六郎的龙头依旧紧顶在石清影那肥美柔嫩的花心,而石清影的幽谷甬道也密不可分地夹着他粗长的粗壮龙枪,那硕大的龙头在温暖、多汁的幽谷甬道最深处浸泡、滋润着。
  石清影知道自己的春水和六郎的岩浆,已经完全混合在自己子宫亵,她舔着嘴唇发出如梦似幻的声音说:“喔……六郎,老公,我这辈子从来没被他干得这么爽过。”
  端庄优雅浑然忘我的石清影,只顾淫喊荡叫,此时此刻的她早已忘记了羞耻。
  高潮后的石清影,只见她双|乳高耸、怒凸,蛮腰轻扭、雪腿舒摇,一丝不挂的胴体,汗渍隐隐,白皙的皮肤显得分外光滑柔嫩,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凹凸分明、玲珑有致,彻底散发出成熟女性的芳香,令人魂不守舍,神魂颠倒!仰躺着的石清影俏脸红云未退,睁开眼帘来,杏眼飘荡出摄魂慑魄的水汪汪眼波,鼻翼翁动、小嘴微张,露出两排洁白的贝齿,似欲语还羞,惹人怜爱不已。
  在石清影的建议下,六郎决定连花见羞一同收了,这对主仆今生今世将不再受苦,永远都是自己的女人。
第591章
  在六郎火热的目光注视下,花见羞莲步轻摇,身姿婀娜的向着凉亭这边走来。
  原来丽娘这样美丽!这是六郎的第一个感觉。当绝世佳人轻移玉步,窈窕娉婷的身影进入六郎视线的时候,他心中立时涌起惊艳的感觉。清雅的玉容仿佛空山灵雨般灵秀,一双闪耀着迷人光华的勾魂媚眼,挺直巧致的琼鼻下唇瓣紧闭,唇角挂着一丝撩人心弦的微笑。素雅的长裙配着清冷的气质,无需任何佩饰便将她的美丽展现的淋漓尽致,那摇曳的步姿充满了妩媚,娇俏,诱惑,却又毫无一丝矫揉造作。谪仙般淡雅的精秀容颜,粉嫩如脂的玉颈,冰肌玉肤晶莹剔透,窈窕如仙的身姿,轻盈曼妙步履,这一切仿佛构成了一幅绝妙的动人画卷。
  纵是不是第一次见面,六郎仍是为对方所展示的美态姿仪而呆怔了片刻,双目凝望着对方绝美的容颜,隔着老远的惊鸿一瞥,那如花的娇靥与心中一个深深刻入他心底的历史名字重叠起来花见羞。
  没有想到花见羞是石家的人?六郎虽然觉得有些突兀,不过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惊奇的,他想到的是自己马上要把花见羞办了。花见羞阅人无数,却从未见过一张能和对方相媲美的脸,这张脸仿佛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
  身着白衣,发如青丝,晶莹如玉的手轻盈地握住了一只洁白无暇的瓷杯,修长白皙的手指没有任何瑕疵,如玉石雕刻而成,剑削的长眉下,眸子闪亮如星,漆黑若墨,深邃似海,玉立的鼻梁高耸巧秀,伸下来的弧度刚直中不乏秀挺,泛着玉石般光泽的肌肤下是精致嘴唇,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六郎此时正低头凝视小巧的茶叶在淡绿色的液体里舒展、摇曳,眼神里透露出一种说不出的梦幻迷离。花见羞见六郎很快就从自己的魅惑中清醒过来,心中暗惊,她的媚功已经突破瓶颈达到了“内媚”的阶段,虽然还不是媚功中最厉害的手段,但也不是常人抵抗得了的,对方武功绝对不低。
  六郎微笑着站起来,将花见羞搂入怀中。此时的花见羞已是全身酸软,她芳心突突乱跳,胸前一双饱满娇嫩的雪丸也随之欢快地跳动,两团圆润丰盈的|乳峰上那两颗娇嫩的蓓蕾,殷红如血,硬若石粒。
  六郎他的魔手,慢慢在她娇躯上四处游走,同时用身躯轻轻摩擦着她身上敏感的部位,而花见羞也“嘤咛”一声,双手紧紧缠住他壮实的颈项,一副任君采摘的娇俏模样。
  在六爷调情手段之下,任你是石女也要情动如火,欲涌如潮,六郎见花见羞再次被征服,迷失在自己的男人魅力之下,心中暗自得意,紧抱她纤细腰身大手缓慢而坚定地向着她胸前高地移去,最终攀上那滑腻而柔软的酥|乳,隔着白色莲裙使劲揉、弄、搓、捏着她早已硬如石子的红樱桃。
  花见羞微微仰起臻首,丰满的胸脯高高挺起,在美人儿撩人欲醉的体香中,六郎的十路大军直接探入亵衣,一把握住那不能一手掌握的丰盈美|乳。


  六郎松开美人儿的娇喘吁吁香唇,左右手各自揉捏着两个硕大的|乳球,心里充满了征服的快感,脑袋深深地埋入花见羞胸前那世间少有的豪|乳中,隔着亵衣,贪婪的嗅吸着,仿佛为那诱人的|乳香而迷乱欲狂。花见羞藕臂般的玉手从六郎的颈项滑向后背,胀大了整整一圈的豪|乳挺着娇嫩的蓓蕾顶在他的胸口,欲念激流如潮。
  花见羞整个人倒入六郎怀中,而对方的手正抵在她的丰硕的玉|乳之上,而且还很不温柔,使她不禁不出引人遐想的呻吟。身子莫名其妙的一软,接着就倒入六郎怀里,六郎搓揉着花见羞圆挺的豪|乳,凑到她耳边淫笑两声,添着她玲珑粉嫩的耳垂说道:“花见羞,你家公主说要你一起嫁给我,你可愿意?”
  “事已至此,奴婢全听六爷安排。”
  六郎抱着花见羞,在她光洁的额上轻轻亲了下,柔声笑道:“相公想看囡囡脱光衣服的样子?”
  大手一边探入花见羞衣裙之内,轻轻在她昂首勃起的嫩红|乳蕾上抚弄。
  “你……好羞人……这怎么行呢?”
  花见羞心中暗呼荒唐,可是刚一触到六郎火热的眼神,本想直接拒绝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又感觉自己的Ru房隐隐地开始膨大起来,只能好言劝慰,希望六郎打消这个荒淫的念头。
  六郎一双魔手继续侵犯着花见羞,同时在她耳边轻声絮语,那浓烈的阳刚之气不停地喷在她敏感的耳垂和脖颈肌肤。
  花见羞俏脸绯红,眼中欲波妩媚,朝六郎涩涩一笑,轻点臻首,算是答应,对于心爱男人的要求,女人总是不忍拒绝的,即使拿要求很荒淫无礼,嘿嘿,若她真的的拒绝了,那之能说明你的方法用错了。六郎心中大乐,收回在花见羞身上爬山涉水的大手,扶着她站直娇躯后,退开少许,火辣辣的目光游戈在她浮凹有致的胴体上。
  花见羞横了六郎风情万种的一言,轻轻褪去覆着在白皙细腻女体上一身胜雪的莲裙,只穿着绣了鸳鸯戏水图纹的粉红色亵衣和贴身短裤,悄生生的立在六郎身前。
  六郎看的双眼冒火,喉咙不自觉的滚了两滚,窄小的亵衣只是勉为其难遮掩着两团丰盈,在亵衣上顶出两点诱人的凸痕,下身短裤紧贴着翘臀,包裹住凹陷的幽谷,朦胧的露出一蓬黑色。
  花见羞伸出了白皙的双手慢慢解开玉颈上的亵衣细绳,脱掉遮羞的亵衣,露出被紧紧裹住的那对丰腻雪白的雪白双丸。
  六郎只觉入眼处两砣雪白,宛如羊脂白玉,泛着醉人的光华,那胸前的两点嫣红,一如盛开的血色蔷薇,微颤颤,娇艳艳的轻轻抖动着。
  花见羞单手抱住玉|乳,轻盈地一个转身,背转娇躯,将一个香气微醺的雪臀正对着男人贪婪的视线。
  她身上线条柔美,粉背光洁入玉,雪肤里透出一层淡淡的胭脂之色,她款款地摇荡着丰满肥硕的雪臀,娇躯慢慢轻轻扭摆,素手下探,将最后遮羞的短裤也褪了下来。
  俏美人再次回转身来,一只手掩在下身秘处,不过却羞涩的移开了遮住胸前春色的手臂,让六郎的眼睛大吃冰淇淋,两条浑圆修长的玉腿缓缓羞闭着,但六郎灼热的双眼仍然窥见了那诱人的臀沟风光,春露润浸的美妙之处萋萋芳草顽强的冒出头来。
  被六郎含住自己圣洁的玉|乳峰上那一粒娇嫩敏感的|乳头,这一阵吮吸、舔擦,“嗯……要……嗯……唔……唔……”
  不知什么时候,花见羞柔嫩鲜红的樱唇间发出一声声令人羞涩地呻吟。
  六郎也脱光了衣物,一具精光的男性身体向她压了下去,花见羞美丽如仙的绝色丽靥娇晕如火,羞红阵阵,但见她那纤美修长、柔若无骨的美丽玉体在六郎胯下不停地扭动着……正在这时,娇羞迷乱的花见羞突然发现一根硬梆梆的东西顶在了自己小腹上,“……唔……嗯……唔……”
  花见羞那她般美丽娇软、一丝不挂的雪白玉体在六郎身体的重压下越来越酸软无力,放荡地呻吟着。
  六郎的一只手从绝色丽人那柔软挺立的玉|乳上滑落下来,顺着那细腻娇嫩的柔滑雪肌往下抚去,越过平滑娇嫩的柔软小腹,伸进了那一蓬淡黑的柔柔荫毛内,六郎的手指就在她那纤软微卷的柔美荫毛中淫邪地抚弄着……花见羞娇羞欲泣,在六郎的挑逗淫弄下,那种令人脸红心跳、羞涩不堪的生理反应被撩拨得越来越强烈。
  六郎的手在她那纤细的柔卷荫毛中摸弄了一会儿之后,又往下滑去,六郎抚摸着娇艳无比、美若天仙的绝色少妇那双修长纤美的雪白玉腿上柔滑如丝、娇嫩无比的仙肌玉肤,然后轻轻一分……楚楚动人的绝色玉人丽靥羞红如火,樱唇轻哼细喘,当她发觉六郎想分开她紧夹的玉腿时,她的一双修长纤美的雪滑玉腿非常配合的自己微微一分。
  六郎的手插进了花见羞的大腿根中揉摸、抚弄起来,“啊……唔……嗯……”
  娇艳无比的绝色她呻吟着,火热回应着。
  六郎高兴地发现,胯下这千娇百媚的绝色丽人的大腿根中已经春潮暗涌、爱液泛滥。
  六郎趁这个绝色美丽的她正美眸含羞紧闭、丽靥娇羞万千,桃腮晕红如火的当儿,把自己那粗若儿臂般的巨大龙枪送进花见羞那微微分开的雪白玉腿间,六郎用自己那大如鹅卵、浑圆硕大的滚烫Gui头在美丽的她那柔柔紧闭、娇软滑嫩的“花瓣”上来回轻划着,不经意间向前一挤……硕大无比的滚烫Gui头已分开绝色美丽的她那柔柔紧闭、娇嫩滑软的荫唇,挤进了花见羞那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变得湿濡润滑的火热“花溪”清雅如仙、美丽脱俗的绝色丽人花见羞正仙心迷乱中,感到那紧压着她娇软胴体的那具男性魁伟的身躯突然一轻……蓦地,花见羞鼻息一膣,“啊……”
  原来,这个美丽绝色的高贵她已被六郎破体而入。
  被六郎的巨擘“侵入”仙体内后,美丽的花见羞也柳眉微皱、贝齿轻咬。
  她娇羞欲泣地发现,六郎男根的巨大竟然会使她那多年未曾有人进去过得桃源仙洞感到胀痛,在一阵阵强烈至极的刺激中,花见羞发现“六郎”已经深深地进入到她仙体之内,在那令人头晕目眩的强烈快感刺激下,她般高贵清雅的美貌丽人急促地娇喘呻吟,含羞娇啼婉转:“唔……嗯……嗯……嗯……唔……”
  当六郎那根又粗又硬的“庞然巨物”静止下来后,花见羞娇羞无奈地发现下身荫道又满又胀,她娇靥晕红万千,桃腮羞红似火。


  六郎感到自己那天生异禀的巨大龙枪已深深地进入胯下这个千娇百媚、温柔婉顺的绝色她那妙不可言的幽深体内,而且六郎发现这个娇媚的绝色她下身“花径”竟然异常的狭小紧窄。
  六郎感到有点难以相信,因为六郎那根龙枪本来就粗硕无比,异于常人,而且由于近来魔功日升,更是粗如儿臂,长度足有近尺,一般的女人都会承受不起,常常在六郎刚刚进入进就晕昏过去。
  而且大多数情况下,六郎的龙枪怎么都有一小节剩在外面,但胯下这个绝色美女那狭小紧窄的柔软荫道居然能让六郎全根尽“没”但事实就是如此,因为六郎深刻地发现胯下这个千娇百媚的美丽她那火热烫人的荫唇“花肌”紧紧地箍夹在六郎Rou棍的根部,龙枪的每一寸都被她那娇软嫩滑的荫唇、火热湿濡的粘膜嫩肉紧紧地缠夹、紧箍在她那幽暗深遽的娇小荫道内。
  六郎淫笑着俯身在她的耳边,轻舔着她晶莹玉润的可爱耳垂,说道:“美人儿,你下面可真深哪!嘿嘿!……”
  花见羞娇媚的回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