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574部分

杨家女将-第574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五感俱息般,再不觉疲惫困苦,只要心还没松懈下来,便似可以继续消耗下去;但到了心松下来之後,随着肉体逐渐休息,在体力恢复之前,最先涌上来的就是像是已经失去了的感觉,那时所有的疲惫痛楚都会一口气爆发,就好像积压了许久之後的反弹,难受的滋味愈是强烈。
  但和方才那缠绵的欢快相较,这些痛楚都娈的那般值得,那般微不足道,一点没有阻止继续下去的作用。
  尤其是幽谷之中,虽说休息之後痛楚渐生,仿佛破瓜的痛楚又回到了身上,里头又胀又麻,偏还混着些许缠绵的余韵,真是百味杂陈,说也说不清楚是什麽感觉。
  毕竟大周后幽谷尚自紧窄,六郎龙枪又粗壮,这般激烈而长久的淫玩,一时间肉体自有些不堪承受;但不知怎麽着,虽然感觉到了肉体的抗议、虽然知道自己未必吃得消再次云雨欢爱,但此时此刻的大周后,却觉得打从心底渴望着六郎的宠幸,无论温柔疼惜或强行蹂躏,都正可满足胸中那无穷无尽的、对六郎的渴望。
  只有在高潮那美妙的瞬间——在那失神一般再也想不起、管不了身边事的瞬间——才能令她有彻底放松、全然不需要再去苦恼红尘俗事的空间。她只觉得身上正自喘息,压得她浑身酥软的六郎是那麽可爱、那麽令她喜上眉梢,整个人似是黏紧了他,再也不愿离开。
  打从心底渴望着搂抱、渴望着肉体的接触、渴望着亲昵缠绵的感觉,虽说幽谷里头似是尚疼,但心里的需要却强烈地压过了一切,大周后不由得搂紧了他。
  虽说娇喘之间尚还说不出话,但两人都是赤裸裸的,又是云雨刚过,身子都还沉浸在那缠绵的余味当中,被她这般亲昵的搂上,六郎只觉一团火涌上身来,但嗅得她芳美馥郁的幽香,便觉体内淫欲肆意地高涨起来,劲射之後原已软下的龙枪,竟被这气味诱得又自抬头挺胸!虽说年少时也曾有过风流,否则现在也没法把大周后弄成这般模样,但那至少都是十来年前的事了。
  眼睛一飘,床旁的镜中正映着两人在床上交叠缠绵,只是此刻的大周后被自己紧压着,镜中不见多少春光,不像昨夜的她美妙的胴体完全映在镜中。
  六郎灵机一动,想到了法子;他微微抬起了身躯,细赏着身下佳人如痴如迷的神态;感觉到那六郎的肉体离开了自己,大周后娇躯微颤,嘤咛声中正自盼求着他再压上自己,却觉股间一麻,他的手竟又移到了那儿,轻抹着那一片湿滑软黏,她这才发觉自己方才泄得确实太多太爽,臀股之间尽是香甜湿润的流泄,浸得肌肤似是更敏感了些,被六郎的大手摸上,一股酸麻便涌上心窝。
  她软绵绵地轻哼着,闭上美目似很享受秘处被他抚玩的感觉,只觉他的手在那红肿烫热、湿润柔腻之处一阵爱抚,玉腿下由微微颤抖,却是不愿闭起,生怕困住了他的手,不能让自己再次迷醉在那快意之中。
  “好妹妹……哥哥奸得你可快活?”
  轻抚着那水滑潺潺的幽谷,发觉那处虽是红肿发烫,不堪再行采摘的惨状,但大周后却似很享受那既痛且快的感觉,幽谷中竟又沁出了新泉。
第627章
  触碰时虽是娇躯微颤,幽谷口仍怯生生地吸吮着他的手指头,若非心有定见,换了定力稍弱的人,还真会忍不住伏上身去再战一轮呢!他轻轻揉着那美丽的私|处,嫣红的肌肤透着粉嫩的彩光,虽说已给自己占领了好几次,看来仍是那般新鲜,“哥哥还想要你……妹妹可受得住?千万别强撑喔……”
  “嗯……”
  被他的手指一阵抚摩,虽说手指头不过在幽谷口处轻搔几下便即转移,但他的手指仍旧在会阴、臀股处爱不释手地抚玩着,微微用力时力道仿佛都透进了幽谷之中,间接的刺激虽没有直接来时那般强烈火热,却格外有种含蓄的快感,令她芳心渐渐酥腻、身子愈渐软热。
  她美目轻启,透着甜蜜爱欲的眸光盯紧了他再不肯离开,纤手轻抚着他汗湿的肉体,“哥哥爱我……怜雅琳娇弱……雅琳自是感念於心……哎……虽然……虽然雅琳真的有点儿疼……可是不要紧的……哥哥插得雅琳好似要登仙上天一般……让雅琳好舒服好舒服……雅琳……雅琳妹妹还想要……多几次都不够……”
  “可是……可是这里却不是这麽说的喔……”
  嘴上邪邪笑着,六郎微微加了点力,令大周后一声轻柔的尖叫出口,美眸更是迷乱。他方才所触便是她被肆虐的幽谷口,只是稍稍用力,已触得大周后一痛,幽谷里似有种要裂不裂的痛,不过比起方才的痛楚可要好的太多。

()免费TXT小说下载
  大周后心中既惊且喜,想来自己的身体己渐渐能够适应这般床笫荒淫,只是六郎方才弄得太用力、磨擦得太强烈,才会有这一时的不适,想来该可渐渐习惯。她缩紧下身,亲密地吮着他的手指作为回答。
  “哎……没关系……嗯……哥哥……”
  感觉他的手指在下体不住爱抚,无处不至,充满了侵略的感觉,与嘴上的温柔体贴大是不同,加上他面上的神色,一副就要翻身上马.不论自己是否受得住都要强行带着自己领略淫风浪雨的样儿,心中虽难免暗恨自己未免需求太殷,全然不是江湖侠女风姿,但此时此刻,强烈的需要已从心底不住涌现,她可是一点都不抗拒他的求欢,反而很是欢迎。
  她娇滴滴地笑着,只觉下体在他的手中不住颤抖,一波春泉又自漫溢,“虽然……虽然真的有点疼……可是雅琳没关系……只要哥哥满意就好……而且……而且妹妹不过是还不适应……只要……只要哥哥狠下心来……多奸雅琳几回……雅琳习惯之後……就会很舒服了……所以哥哥……给雅琳妹妹吧……”
  再没有话比这种柔弱的恳求更能令人动心的了,尤其是欲火已旺的六郎!大周后这句百般娇媚的呻吟,就奸像是在油里添了把烈火,登时狂烧起来。
  他低下头,吻住了大周后胀挺的蓓蕾,舌尖轻挑旋磨、时吸时舐,偶尔还带一些温柔的噬咬,加上在大周后下体动作的大手,弄得原应酥软无力的大周后娇躯轻扭曼衍起来。
  娇喘之间只觉六郎把自己转了过来,从仰躺娈成了伏在床上,探入幽谷的手指从一根娈成两根、三根,不住勾挑轻搔,温柔而巧妙地诱引着自己在他手下发浪,那曼妙无伦的感觉,使得原该痛楚的幽谷竞又动情起来,在他手下下住扭摇挺动着。
  “雅琳妹妹放心……哥哥自是要给你的……哥哥保证这几天时时硬挺,一定让雅琳妹妹无时无刻都舒服……”
  见大周后如此反应,云团锦簇的雪臀不住轻晃,玉腿早巳柔顺地分开,让那淫精秽液遍布的要害暴露出来,埋在枕间的呻吟既低柔又诱人,六郎大是得意。
  他放柔了声音,在大周后股间动作的手却丝毫没有停下,不住将她的汁液抹在那儿,“只是……妹妹的小|穴大概吃不消了,总得休息休息,至少休息了一时半刻……嗯,哥哥想要故地重游,不知妹妹可欢迎?”“是……哎……雅琳……雅琳很欢迎……啊……哥哥……”
  听六郎说出故地重游,大周后芳心不由一惊,加上他的手正在菊|穴上头游走,揉搓涂抹之间,渐渐令那结实紧致的菊花办软了下来,尤其他抹到菊蕾上的全是自己激|情後的流泄,混着还未满足的欲望,光想到这儿大周后身子便热了。
  昨夜便被他破了菊|穴,虽说痛楚之处较破身时还要强烈,交合之间痛中有伙,但光是菊花蕾被抽插时幽谷中美妙的共鸣,就令她芳心动摇,之後半推半就地被六郎搞了,一半是因为把柄在人手不能抗拒,最重要的原因却是菊蕾中的感觉诱发了幽谷里的渴望,才令她再也无法拒绝。
  不过菊花破了便破了,今儿一早起来虽颇有些不自在,那感觉与男女云雨真是各有千秋,也说不出是痛是爽,但对她而言却是另一种全新的体验与尝试。
  也因此大周后洗浴之时心下全无抗拒,一前一後地好生清理之时情欲大动,不由自主地自蔚起来,那种前後一起来的感觉真是难以言喻,似是将她送入了一个新的领域。
第628章
  现下听六郎说又要来,虽说不由畏怕他的龙枪如此厉害,自己的幽谷都吃不消,更遑论刚破的菊|穴!可芳心里却隐隐有种渴望的感觉,加上他的手指正在幽谷中肆虐着,不住诱引着自己答应,才刚要开口那手指的轻揉缓抚陡地加剧,酥得大周后连声音都颤了,“哎……嗯……哥哥……来吧……用……用妹妹的後庭……妹妹要……要前後一起开花……唔……”
  甜美的话儿才出口,登时觉得一股火烙在雪臀上,六郎的龙枪已抵上了大周后臀办,那火烫的滋味令大周后一声娇媚的呻吟出了口;虽觉菊蕾还未全软,可他已是箭在弦上.她又岂有抗拒之力?大周后只能勉力分开玉腿,轻咬着枕巾准备接受接下来的侵犯。
  不过大周后是太紧张了,六郎在娈童之中浸淫许久,对菊蕾的认识只怕比对幽谷的认识还深,自是感觉得到大周后的情况。他三根手指在大周后幽谷里轻轻勾挑,余下的姆指则蘸着掌心盛着的汨汨而出的蜜液,轻柔地搓弄菊蕾,龙枪则是火烫地滑动在紧翘的雪臀上头,感受着她的浑圆和坚挺。
  那种火热的刺激,哪是分腿待插的大周后受得了的?更何况她一颗心早被淫欲占满,对这种挑逗更是无力,只在他的玩弄之中轻扭娇躯、蜜汁泉涌,口中不住发出既渴望又娇怯的呻吟。
  “奸妹妹别急……哥哥这就来了……来享受妹妹的菊花了……”
  一边温柔地哄着她,一边缓缓沉身,大周后只觉被他搓得酥软的菊花,在龙枪的抵进之中渐渐绽开,虽仍有着痛楚——毕竟菊|穴要习惯此事不易,六郎又比昨夜要大得多——但有过一回经验终是有差。
  痛楚中的快意愈发明显,加上六郎正扣着自己幽谷的手也没闲着,随着龙枪的挺入不住轻轻勾挑,诱得幽谷里头泉水汨汨,幽谷虽未被龙枪插入,但那种隔了一层皮的刺激,和几根手指的互相配合,又是另外一种滋味。痛楚中的快意比起昨夜菊蕾大开之时,又有一种大不相同的体会,令她不由软语吟喘起来。
  大周后承受的滋味如斯快美,六郎自也受到了影响。那菊花蕾里的紧致仍如昨夜,夹得他好生畅快,加上手指在她幽谷里头不住动作,不只勾得大周后欲火渐昇,六郎自己的感觉也大是不同,就好像隔着一层薄皮搔弄着自己的龙枪一般,又像自蔚又有些不同,龙枪在菊蕾的紧夹中还受着外加的按摩,滋味真是不凡。
  他原只是想试试这新奇滋味,看看能否带给大周后另一种感受,事先倒是没有想到,这样玩法竟又有异样之美,心下不由更是舒畅。
  加上这样的玩法不只新奇,龙枪的感觉更是不同一般:昨夜他破大周后的菊|穴之时,原还没发觉她是女子,弄来只诧着她雪臀浑圆丰硕、里头紧窄细致;现在知道她的女儿身分,前头幽谷都干过几回了,奸她菊|穴时感觉又自不同,加上抚弄幽谷的指头被她紧紧吸啜,又受着甜蜜的泉水不住洗礼,那种感觉岂是娈童所能给予?六郎只觉自己真是幸运!这美女内外皆美,无论幽谷菊蕾,都是那麽可爱、那麽令人爱不释手。他将龙枪缓缓挺进,只觉菊蕾里头愈渐润滑,那种被蜜汁润滑的滋味,与口水大是不同,感觉虽是紧窄无比,却好像能够愈进愈深,一直到妩穷无尽。
  感觉背後的六郎愈插愈深、愈插愈是用力,经受着的大周后感觉可更不一样了。她昨夜菊蕾被开之时,还有三分无奈和听天由命,加上紧张之下,自然影响到了感觉;现下那无奈和听天由命的心意早已烟消云散,第二次的尝试紧张感也小得多了,对那处的触感更是强烈而直接。
  虽说菊蕾被他的硬挺撑了开来,仍是颇带几分痛楚,但也不知是心里放松了呢?还是有了好的润滑呢?那感觉真的很不一样,痛楚之中夹带了更多的欢愉,好像连菊蕾里头都有了新的敏感地带.在他的充实下渐渐酥麻起来,加上幽谷中他的手指不住活动,诱得大周后心花怒放。
  虽说菊|穴被龙枪撑得发疼,仍是勉力挺臀迎合,一点一点地把那龙枪迎得更深,夹着再也不愿意放开来。
  深深地刺到了里头,只觉今儿的快意比昨夜更为强烈,大周后挺臀的动作也比昨夜更加火热。虽说呻吟声中痛楚难免,但六郎却听得出来内中蕴含的快乐,显然大周后也愈来愈有感觉了。
  他虽紧插着没有妄动,手上却不停歇,这可苦了大周后,菊|穴被他满满地充实着,好像连幽谷里都压迫到了,紧窄敏感的幽谷香肌,不住在他的手下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