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596部分

杨家女将-第596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福刹欢贤可媳Ω蚩谕鲁龅陌海⒅鸾ネO掠窬サ某椴澹ㄐ亩愿镀鹚暮笸ダ础
  钟皇后又再轻轻哼了起来,六郎再插入中指,两个手指不断凌辱着她,并逐步扩大菊花蕾的宽度。大周后一面抚慰着钟皇后,一面注视着六郎的动作,眼波流转、娇媚无比,神色间却甚是兴奋,六郎对她邪笑道:“宝贝儿,来给你母后舔舔!”
  大周后一跃而起,跪到钟皇后身后,舔上她的湿滑花瓣。钟皇后浑身一震,呻吟道:“雅琳…”
  大周后却不理她,将食中二指插入她的蜜壶快速出入,舌头灵巧的挑逗着花唇,因俯身而挺起的玉臀在六郎面前不断摆动,六郎心中激荡,一把扯下她的下裳,分开臀沟用力插了进去。大周后的蜜壶内虽然早已是火热湿润,却仍然浑身一震,六郎慢慢挺动,一面俯身上去注视她口上的动作。大周后用力扳开母后的两片臀肉,手指在张开的菊花蕾轻轻搔弄,钟皇后敏感的不住颤抖,六郎拔出玉茎,到钟皇后身旁凑上去笑道:“母后,怎么样?”
  钟皇后玉容绯红,羞的埋下头去,六郎嘿嘿一笑,走到她身后,大周后跪到一旁,仍替六郎用力分开钟皇后的屁股,媚笑着望着六郎。六郎赞赏地拧了她的脸蛋一下,将玉茎慢慢刺入的蜜|穴,挺动了几次再拔出来移到后庭,大周后目中更是异样,用力将紧缩的菊花蕾拉成个鲜红的小孔,钟皇后似乎知道快要发生的事,羞耻的抽泣起来。大周后却将菊花蕾拉的更大,向六郎打了个眼色,六郎凑到她耳边笑骂道:“小淫妇!”
  大周后的神情更是兴奋,也凑上来低声道:“六郎,快操我母后的屁眼!谁让你操了雅琳的呢”越秀公主也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滴凑上来,伸出舌头舔着钟皇后和六郎的交合处。
  钟皇后狠狠瞪了大周后一眼,“雅琳,你坏死了,居然鼓动六郎干我的后庭,人家那里还从来没有玩过呢。”
  “Chu女后庭岂不更好?”
  大周后她腻笑起来,神色淫荡到极点。六郎微微一笑,把硕大的Gui头抵在钟皇后张开的菊花蕾上,手指用力一压,硬生生挤了进去。钟皇后浑身巨震,“啊”的一声立即就要挣扎,六郎一手压住她的粉背,一手抱住玉臀,顿时令她再难闪避。大周后转而捻动她的蚌珠,抚摸饱满的蜜唇,良久钟皇后才慢慢松弛下来,大周后和越秀公主将蜜汁不断涂到Rou棒与菊花蕾,六郎这才又继续向里挤去,钟皇后立即又再绷紧,把玉茎夹的死紧,六郎马上又止住,不让她过度反感。如此不断重复,良久插进去了一半,六郎有了插大周后后庭的经验,知道这之后要好办的多,不再深入,转而慢慢抽动。钟皇后又涨又酥,忍不住哼出声来,大周后在旁不停地帮着我,后庭内逐渐润滑,菊花蕾中也扩张了许多,六郎慢慢加快了抽动的速度,钟皇后的呻吟大声了起来,大周后给涂上爱液,向六郎打了个眼色,六郎按住的头,挺腰慢慢刺了进去,这次再不停留,钟皇后尖叫一声,一下绷的死紧。
  六郎刺到根部,紧紧抵住她的屁股待她慢慢适应,良久她才放松下来,凑到她耳边道:“母后,你全是我的了!”
  钟皇后微声道:“冤家,我不是你的是谁的呢…”
  六郎心中激荡,忍不住快速抽插起来,紧窄的后庭紧紧咬住巨大的Rou棒,进出时产生了强烈的快感,钟皇后阵阵颤抖,哀声道:“冤家,你想弄死我呀?你慢些…”
  六郎俯身压在她背上,稍微放慢速度,口中却道:“对,我就是想操死你!”
  钟皇后面色绯红,神态甚是妖媚,喉中轻轻哼着,大周后一直不断刺激着她,此时笑道:“母后,舒服吗?”
  钟皇后啐了一口道:“死丫头,助纣为虐!”
  六郎笑道:“雅琳,却取两块湿巾来!”
  大周后依言取来,六郎拔出Rou棒擦拭干净,又给钟皇后插进蜜壶快速抽插,她浑身一震,忍不住又哼了起来,呻吟道:“六郎,我不成了…”
  六郎却不理会,继续狂猛挺动,小腹“啪啪”地撞在她丰满的屁股上,钟皇后终于受不了道:“六郎,贱妾不行了…”
  六郎挺动道:“不行!”
  钟皇后呜咽一声,却一丝力气也找不到,又是痛苦又是快活,面容扭曲起来,良久蜜壶突然箍住玉茎一阵大力吮吸,她浑身剧烈颤抖,瘫软下去,六郎只觉尾脊一麻,玉茎突然膨胀,阳精立即便要狂喷而出,连忙摄气提纳锁住金龙,大周后儿经验丰富,看了出来,讶道:“六郎…”
  六郎嘿嘿一笑,又再大力抽插,钟皇后高潮后神智恍惚,喉间无意识的呻吟叹息,大周后走到六郎身后抚摸着他,昵声道:“六郎,你真要操死母后吗?”
  六郎嗯了一声,拔出玉茎又插入钟皇后的后庭快速挺动,与抽插蜜壶毫无两样,她却已无力抗拒,大周后看出六郎的用意,呼吸急促起来,指甲深深陷入六郎的手臂,六郎挺动数十次,拔出来擦了一下又刺入蜜壶大力抽插,钟皇后只觉得下身连成一片,不久就再分不清蜜壶和后庭的区别,只要六郎大力抽插,她便呻吟不止,强烈的快感又再凝聚,六郎摆动的越来越快,她早已面色苍白憔悴,呼吸若断若续,蜜壶却仍然不停吐出米粥一样浓稠的爱液,大周后抬起她的脸笑道:“母后,你想让六郎射进你哪里?”
  钟皇后抓住她的手,呻吟道:“雅琳,别捉弄…我要死了…”
  大周后瞟了六郎一眼,抚摸着钟皇后的脸笑道:“六郎不会让你死的——母后,你给六郎生个儿子好不好?”
第676章
  钟皇后把头无力地靠在她的手臂上没有说话,大周后又将她的脸抬起来问道:“六郎,你说好不好?”
  钟皇后但求能停下休息一会,什么事都愿做,把头埋入大周后怀里呻吟道:“好…”


  大周后银铃般的笑了起来,六郎按住钟皇后的头狂猛挺动几次,终于将Jing液狂射入她的后庭。
  良久六郎拔了出来,粘满Jing液的下体仍然不住跳动,大周后嘻嘻一笑,转到六郎身后大力套弄,低声道:“六郎,你看母后的屁眼…”
  六郎低头看去,钟皇后的菊花蕾已变成个大孔,露出其中鲜红的嫩肉,白滑的Jing液不断缓缓流出,本来就饱满的蜜唇肿成个小馒头,微微的翕开,股间早已是一片狼籍,蜜唇与会荫部的芳草淫靡地贴在两侧,晶莹闪亮的蜜液顺着大腿内侧流到了膝盖,曼妙无匹,不由嘿嘿笑了两声。
  大周后意犹未尽的玩弄钟皇后的蜜唇和后庭,越秀公主也凑上来和雅琳争抢着抚弄母后的菊花和蜜|穴,钟皇后微声幽幽地道:“你们想弄死我呀…”
  六郎微微一笑,轻轻地温柔抚慰,她立即就在六郎怀里沉沉睡了过去。
  大周后替钟皇后清洗干净,盖上被子,这才到六郎身后躺下。六郎转身搂着她笑道:“宝贝儿,你做的真好。”
  大周后媚笑道:“是吗?”
  越秀公主摇着六郎撒娇道:“六哥啊,我母后今天太惨了!”
  六郎笑道:“是吗,你看看你母后,她舒服着呢…”
  越秀公主看了钟皇后一眼,却惊奇地发现母后脸上虽然疲惫憔悴,却有无限的满足和舒适,心跳不由急促起来。六郎微微一笑,道:“我虽然没放过她,但始终很有分寸,不会伤着她的…”
  越秀公主垂下头去, 六郎拉过她笑道:“你看了这么久的戏,想不想要?”
  越秀公主惊道:“六哥,我可受不了这样的…”
  六郎笑道:“你母后是成熟妇人,你当然不能和她比。”
  越秀公主垂下头去,大周后嘻嘻一笑,让越秀公主伏到自己身上,六郎从后面俯身压上越秀公主,她的身子灼热,下身早已湿成一片,萋萋芳草淫靡地贴在股间,六郎温柔地进入了她,轻轻挺动,片刻她就泄出身来,六郎笑道:“忍了很久吗?”
  越秀公主俏脸通红,点了点头,大周后一直躺在下面看着,此时道:“越秀,你母后今个可快活死了,你想不想要?”
  越秀公主拧了她樱桃一下,六郎笑道:“若是你母后没有其他事,我真想不停地操她,让她累了就睡、醒了又接着做,看看她还会不会再矜持…”
  越秀公主受不了六郎的淫言荡语,嗲声道:“六哥——”
  六郎突然瞪着她道:“你也一样!”
  越秀公主吓了一跳,忙道:“六哥我不要…”
  但,为时已晚,六郎邪笑着伏在越秀公主身上,从后面插入她的菊花蕾。越秀公主发出一声闷哼,“啊,六哥,你坏死了,连人家的屁股也不放过。”
  不知不觉已经是四更天了,皇后寝室漱芳斋里面还是春色不断,六郎还在不知疲倦地独霸三美,尽情地风流。
  六郎在金陵住了一个月之后,派到吴越探听消息的林熙蕾回来了,林熙蕾终于探听到了最可靠的消息。
  杀了吴越皇帝,自立为王的正是程世杰,他勾结十真教,利用司徒明枫的威名,很快就瓦解了吴越的军心,因为吴越许多带兵的将领都是奇门,与十真教关联甚多。司徒明枫和玉龙真人站出来帮助程世杰,那些将领自己也跟着拥护程世杰。程世杰拥立了一个傀儡小皇帝,让皇帝封自己为吴越摄政亲王。统领吴越水路兵马,要与六郎决一死战。
  同时,六郎还得知,掳走宋太宗的正是程世杰。
  六郎确认是程世杰在兴风作浪之后,马上与明歌郡主,越秀公主赶往洞庭湖,组织水军应战。
  吴越水师先锋大军总共十万人全部集中在了三河镇的北面,刚刚因为六郎的保荐,得到兵权的李煜,率大军驻扎三河镇,抵御吴越水师入侵。李煜打着击败吴越水师主力的主意一面让士兵做好准备,一面不断地让民夫在加筑第二道防线。而吴越水师也想一举大败李煜的精锐军队,从而直接瓜分李煜的地盘,因此直接命令大军驻扎在了三河镇的北面,连营数十里,日夜赶制攻城器械。
  吴越水师的最高统帅下达了命令,所有士兵全力进攻李煜防御的三河镇。吴越水师现在有士兵十万人,不仅如此,还强迫二十万民夫专门为他们赶制各种攻城的器械,如果不是因为军粮不够,三地就可直接征召十万民夫,如今这二十万强迫征召来的民夫每天除了要赶制各种攻城器械之外,还要亲自下水去捕捉水里的鱼虾与蚌蛤,再配上可以采到的野菜作为自己的食物。
  吴越水师都认为只要打败了李煜的这支精锐,那么南唐就彻底完了。
  打前锋的首先是排成一列,组成移动木墙的挡箭车,为了赶制各种攻城器械,方圆数百里的树木都被砍伐干净了,原本就因为吃树皮而枯死了很多树木,现在又如此大规模的砍伐,很多树林就这样消失了,附近的百姓现在连烧火做饭都困难。
  挡箭车一直在尽量保持着队列前进,小河的另外一边,望楼上的所有弓弩手都紧盯着不断靠近的敌人,指挥的军官还没有命令射箭,这么远的距离虽然可以射到,但是威力会弱许多,根本就射不穿挡箭车的巨大木板,因此只能等敌人靠近了,蓝布下覆盖的,由三把硬弓所组成的弩车随时可以使用。

()免费TXT小说下载
  挡箭车的后方除了一部分弓弩手外,还有其他攻城器械的木车存在,望楼上视力最好的士兵马上将消息传给了临阵指挥的杂号将军,杂号将军则马上命令自己的亲兵将消息送去给李煜,吴越水师的士兵已经进入了弓弩的最佳射程之内,所有覆盖着弩车的蓝布被全部掀开,操作弩车的士兵马上进入了各自的位置。
  木墙站台上的弩车全部装填完毕,随着信号旗的落下,所有弩车在同一时间全部射出,巨大的弩箭呼啸着划破了天空,直直地钻向了正不断前进的吴越水师的军阵中,挡箭车的木板被射穿,推动木车的士兵到了一群人,被巨箭射中就算没死也是直接丧失了行动能力,但马上就有人替代了其位置,继续推动着挡箭车前进。
  吴越水师伤亡最大的并不是推动挡箭车前进的士兵,在挡箭车后面那些举着普通木制盾牌的弓弩手,总是会有一部分的巨箭直接从他们的头上落下,普通的盾牌在一瞬间就被破坏,甚至有三个走得比较近的人被钉在了同一支巨箭之下。
  吴越水师的先锋继续向前前进,受伤倒地的人很少能够被活着拉到安全的地方,大部分都是被自己人活活踩死。身为先锋,大战之时就只能勇往直前,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溃逃,那么其结果就是被身后大量的督战队杀死,因此先锋们只能顶着箭雨不断地前进。敌人的弩车虽然强劲,但是数量却并不多,而且发射一次后就要用比较长的时间重新装填,至于望楼上射下的大量箭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