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612部分

杨家女将-第612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然而迎接他们的不再是弩箭和刀枪,一门门弩炮射出了仇恨的炮弹,一群群手雷被抛石机扔到了他们的头顶,弹片,铁砂四处横飞,撕裂着他们的身体。
  孟良指挥着部队,从容不迫地将冲上来的吴越大军,一波波打下去,一波波杀死在战车前。
  “冲啊,大汗在天上看着你们呢!”
  南宫剑虎呐喊着,奔走着,绝望地发起一次次强攻。每一次攻击,都被挡在宋军本阵之外。对面的呐喊声让六郎很兴奋,无论是南宫剑虎的呐喊,还是远方传来的高呼,听在他的耳朵里,都透着同样的绝望。
  “崩,崩,崩”单调的弓弦声缓缓地响起。那是弩炮发射的声音,威力强大的弩箭将四处呼号的南宫剑虎推出老远,一声爆炸,血肉横飞。一刻钟过后,几千吴越军覆没于阵前。
  “擂鼓,前进。”
  六郎挥手下达了命令。激昂的鼓声一波波犹如潮涌,宋军踩着每一步鼓点,向前缓慢挪动。
  大旗下,程世杰已经恨得咬破了嘴角。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经完全输掉了,两万多吴越精骑就这样被那神秘的东西所击杀,而他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吹号角,命令弟兄们分散回撤。”
  程世杰红着眼睛望着缓缓压上有如山岳般凝实的宋军喊道。
  几十个分不清面孔的吴越大军士兵互相搀扶着跑了过来,陆续还有伤兵从尸体堆中爬起来,摇摇晃晃地向回走,走几步,倒下,再爬起来,再走。反复了几次,终于没能走出宋军的射程。一支支弩箭远远飞来,将他们钉死在两军中央。
  “撤。”
  程世杰一拔马头,带着一百多亲卫和伤兵向回路奔去。
  “哼哼,想跑。”
  六郎冷笑一声。“骑兵旅,换装神臂弩,追击。”
  “是,”
  骑兵旅统制吕日亮高声应道。从旁边的弓箭手手中接进已上好弦的弩,飞马奔出。其它骑兵也纷纷接过弓弩,紧跟着他追击而去。吴越残军飞马直奔山口,快跑,冲出去就能活命了。
  “想走,小看了我们宋军!”
  焦赞的笑容骤然变冷,甩掉了嘴里的草茎,看看吴越人的距离近了,“封路。”
  冷静地下达了命令。

()
  几个战士从隐身处跃起,挥刀砍断了拉住机关的草绳。巨石和枯树洪流般滚下,挡住了山口。吴越军前军后队陡然翻转,一边用弓还击,一边试图冲过去。迎接他们的又是一堆乱石,山口处,百余名宋军将士把大大小小的石块,尽情地推了下来。
  “手雷,扔!”
  焦赞用力挥舞着指挥旗。教导旅官兵在他的指挥下,每次投弹,都是密密的,毫无间隙的一排。吴越人的战马和士卒迎着弹片坠落,倒下,被后边的战马踏翻。如此近的距离,又是居高临下,每一个步骤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后退。”
  程世杰已经被这种能爆炸的东西吓出了毛病,短短时间,又有五十多名吴越大军被炸翻,他的身边已经不足一百人了。程世杰提着弯刀,骑着马在原地打转,退路被封,身后传来的喊杀声和马蹄声,让他心里一阵阵发虚。
  “冲不出去了,今天就要死在这了吗?”
  程世杰想着。他不甘心,自已身经百战,百战百胜,今天却败在现在还搞不清是哪里来的军队手里。败在那神秘的会爆炸的东西上面。
  追兵已经到了,一万多名骑兵把路封得死死的,手中端着神臂弩,仇恨的目光盯着这些异族人。宋军的旗帜高高地飘扬。
  “杨六郎”程世杰苦笑着看着旗帜。
  “程世杰,放下武器投降。可饶你麾下之人不死!”
  冷冷的声音传来。
  “啊!”
  一个亲卫嚎叫着,刚举起弯刀,便被弩箭射成了刺猥。
  “只有战死的勇士,没有屈膝的懦夫。”
  程世杰高叫着,举起了弯刀,“让这帮懦弱的宋狗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吴越勇士吧,杀!”
  “射。”
  随着一声令下,短暂的时间,所有的吴越骑兵已经全部栽落马下,每个人的身上都插着三四支弩箭,惨呼,跌倒。血,慢慢地从一个个孤零零的尸体前流出来,汇集成了一片。程世杰身上也中了三支箭,但他还没有死。在每个宋军战士的脸上,程世杰看到了嘲弄和怜悯。 屈辱、愤懑、懊悔、不甘,万百种滋味海浪般一齐涌上心头。“啊―啊-赫-啊!”
  野兽临终的呐喊在山谷上传开,“你们这些该死的宋狗,你们统统都该死。”
  程世杰怒骂着。
  一个并不高大的身影走到了程世杰的对面,弯刀轻轻举起。
  一骑快马飞出,刀光一闪,程世杰眼前一黑,半个头颅飞向了空中。
  夕阳晚照,残阳如血。南宫雪衣收回带血的弯刀,仰天喊道:“父皇,女儿为你报仇了。”
  宋军顿时高声呐喊起来。厮杀终于停止。吴越叛军,以程世杰为首的十几名将领,全部被诛杀。
  六郎骑着马在战场上巡视着。失去主人的战马悲嘶着到处逃命。原本平整的战场上,到处都是弹坑,每一个弹坑的周围,都躺满了尸体。
  三天后,两路援军陆续赶到,在南宫雪衣的明威下,吴越叛军陆续归降,一个月后,吴越彻底成为了六郎的领域。
  “擂鼓聚将,明日,我要一战灭宋。”
  司徒明枫站起身来,大声下令道。
  隆隆的鼓声响起,蓬莱岛各部将领整顿衣甲,快速地向帅船驶去。
  “明日决战,要一举灭宋,众将要严守命令,奋勇作战,不得有误。违令者斩!”
  司徒明枫环顾众奇门,厉声下令道。


  “喏”众奇门齐声应道。
  “宋军舰船停泊在厓山西面,涨潮之后必然向东漂移,各路舟师以帅船鼓乐为号,闻风而动,全力进攻。”
  司徒明枫继续说道。
  司徒明枫把蓬莱岛精锐分成四路,实施轮番进攻,自己则亲率一路,要趁午间涨潮时进行总攻。“务必要生擒卫王,我们要将他带到陛下面前,让他跪地屈服,向陛下乞求宽恕。”
  司徒明枫带着胜利者的骄傲向众将宣布。“喏”众弟子欢声雷动,高昂的声音传出去很远很远。
  六郎迎着海风,走出了船舱,来到甲板上,望着渐行渐远的船队,微微眯起了眼睛。 清爽的海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带着大海略带咸腥的气息,荡涤着他的心,把他融进了那蓝蓝的大海中,成为了一朵小小的浪花,一颗亮亮的水珠。
第697章
  “将军,众位将领都到齐了。”
  一个贴身侍卫在他后边轻轻提醒道。
  “哦,我知道了。”
  六郎摇了摇头,将自己的思绪收了回来。
  六郎的旗舰十分巨大,其实是两艘三层甲板的大海船并在一起,再搭上木板而造成的,形状几乎成了方形,长宽比例很不协调,航行速度也很慢。但却是舰队火力最猛的军舰,不仅配备了发射速度快的佛朗机炮,还配备了几门远程重炮,而且可对任何角度的敌人进行攻击。在船上的关键部位还覆盖了铁甲,使得它的抗击打能力也是最好的,在没有火炮的蓬莱岛水师面前,根本不会担心他会被击伤或者击沉。
  这是流求特意为他准备的座舰,用南宫雪衣,石玉棠的话说,这样的船只有他打别的人份,没有别人打他的可能,六郎作为一军的主帅,坐这条船,安全肯定没有问题。六郎走进了宽敞的船舱,宋军海军的将领们已经齐聚一堂,见他进来,立刻站起,整齐地敬礼。
  六郎笑着摆手示意,“都坐下吧!”
  “马上就要开战了,大家紧张吗?”
  落坐之后,六郎开着玩笑。
  呵呵,众将互视着笑了起来。
  “明歌,与我军左右两翼的联络安排好了吗?”
  六郎冲明歌郡主问道。
  “已经安排好了,每隔五里便有一拔哨船,只要那边发出信号,咱们很快便能知道。”
  六郎点了点头,“那我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蓬莱岛即便能攻破行朝的水寨,肯定也损伤不小,士兵也必然疲累,这正是我们一举得胜的好机会啊!别的我就不多说了,只有一点要你们大家注意,作战时一定要保持完整的队形,只有这样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弥补我们船只数量上的差距,还有水兵作战经验的不足。你们都要牢记这点。“说完,六郎对身边的娇妻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始布置任务。
  “水师统领林熙蕊,越秀公主孟姜率领四十六艘龟船作为突击舰队,得到攻击信号后,马上从崖山外海东侧直插行朝水寨,发挥龟船坚固抗撞的近战优势,猛烈攻击,力争将蓬莱岛船只与行朝水寨隔开。”
  “是,属下一定完成任务。”
  林熙蕊三女将慨然应喏。
  “南宫雪衣,石玉棠,率领四十九艘大型海船,作为西路突击舰队,得到信号后,由崖山西侧开始攻击,以圆形阵势接敌,利用火炮优势,猛烈轰击蓬莱岛的本阵船队。”
  “是,属下遵令。”
  “我将率领剩余的四十一艘舰船,由舟山岛东侧压上,与西路突击舰队一起,对蓬莱岛的主力舰队进行夹击。”
  六郎说道,“各部将领回去都要将灯火等物准备齐全,可能这一次决战便要在夜间进行,到时一定不能出差错。”
  “是”众将大声应道。
  “蓬莱岛出动了!”


  桅杆上的宋军大声喊道。
  狂风在海面上呼啸着,清晨的雾气还未散去,天地之间还有些昏暗,隐约可以看见远处蓬莱岛的船队激起的白色波浪。终于来了,六郎站在船楼上,眯起眼睛。
  两艘战舰张起了风帆,一前一后,驶出了依然充满喊杀声的水寨,在半边夕阳的照射下,顺着东面的海路,急速向外海冲去。“前方有船拦截。”
  桅杆上的观察员急速挥动着信号旗。
  海威号舰长举起了手中的望远镜,四艘中型海船,后面还有十几条小型的船只跟着。
  “给后面的海峰号发信号,准备配合战斗。”
  陈留甲冷静地下达着命令。
  在离蓬莱岛的拦截船只还有一万米的时候,海威号突然向右侧拐去,似乎要避开直冲而来的敌船,将船舷冲向了蓬莱岛船舰的船头。“轰!”
  十余道火光从海威号船舷射出,重重地砸向蓬莱岛的舰队,海面上溅出一股股巨大的水柱,轰鸣声里,打头的一艘元船猛地一顿,几片甲板卷着浓烟飞上了半空。
  海峰号紧随着海威号的航线,先向右拐,船身打横的同时,也将十几枚炮弹射向蓬莱岛舰队,在连续的爆炸声中,海威号在海面上划了个漂亮的弧线,又拐了回来,在离蓬莱岛舰队五百米的距离,又将另一侧船舷对准了敌人。
  海威号和海峰号互相配合着,在冲进蓬莱岛舰队的时候,共进行了两次齐射,将打头的四艘蓬莱岛舰船击沉三艘,重创了一艘。
  “满帆,下桨,加速,弩炮发射,用船头撞翻他们!”
  陈留甲大声喊道,他是林熙蕊麾下的第一爱将,参加过多次海战,捕捉到有力战机时决不会放过。此时挡在两艘军舰前面的只剩下了蓬莱岛的小型巡逻船,而这两艘军舰是宋军海军建造的新式海船,不仅舵都使用了轮式舵,省力又灵活,而且造船时采用的是整料加工,异常坚固,居高临下乘风下压,如车碾螳螂般威不可挡。
  “轰、轰。”
  随着爆炸声响起,两只蓬莱岛小船被军舰甲板上的弩炮击中,燃起了大火,还没等幸存的蓬莱岛作出反应,巨大的军舰便把它们都撞得四分五裂,沉入了海底。
  “冲,冲出去就是胜利,六将军的援军马上就要到了。”
  陈留甲站在颠簸的船上,脚下却象长了钉子一样牢固。两艘战舰骤然加速,片片船帆一同张开,如朵朵莲花骤然绽放于海面上。在木桨的协助下,速度一下子提高到了极限,飞快地向前面冲去。将一艘艘燃烧着的、载沉载浮的蓬莱岛船只抛在身后。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他们经过的海面上已经布满了断桅,残帆,挣扎着哭喊救命的蓬莱岛士兵。
  “前方发现我军舰队,是林将军的帅旗。”
  桅杆上的观察员放下望远镜,兴奋地大声喊道。陈留甲听到这个报告,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发信号,海威号海峰号顺利完成任务。”
  “旗舰发来信号,让咱们继续向东行驶,与六将军的本队会合。”
  不大一会儿,林熙蕊的东路突击舰队便传来了指示。从舰队中迅速驶出了三条船,一条哨船当先领路,另两艘龟船则护住了海峰号的后翼,一起向前驶去。
  宋军水寨中的战斗还在继续,虽然宋兵的抵抗力度在逐渐减弱,但天色渐渐黑暗,也影响了蓬莱岛的进攻,更何况宋军的希望所在,帅船上还灯火通明,战鼓声从帅船传来,激励着宋军残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