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66部分

杨家女将-第66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战龙说:“我姐姐是奉旨进宫面圣。”
  潘凤也是冰雪聪明之人,“哦,原来是被皇上选中了,那可就恭喜杨家姐姐了。京城我们那帮姐妹,哪一个不是王公大臣之后,闭月羞花之貌?托关系,走后门,就连我都被刷下来了。杨姐姐真是有福气啊,进了宫,要是哄得皇上高兴的话,那可就一步青云,成为贵妃娘娘了,你们杨家也就飞黄腾达……”
  战龙哼了一声,道:“我们杨家将浴血沙场,为大宋出生入死,升官进爵不是靠走后门,是靠热血和头颅拼出来的。”
  四小姐听战龙的话,心中美滋滋舒服,不料潘凤却说:“哎!你们啊,不在京城为官,不知道朝政大事,难道没听说,皇上现在正在削减朝中武将的兵权?”
  战龙摇摇头道:“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潘凤正要细说,这时候,有家人来报,“老爷回来了。”
  四人连忙去前厅拜见潘仁美。
  一进大厅,只见大厅中央正端坐着一位精神饱满,容光焕发,身形略为肥胖的中年人,潘仁美年龄约莫四十多岁,脸带微笑,但气质上无处不散发出庄严威武的气势,战龙知道,有如此气派风度的人,除非朝中大元。堂下还坐着潘夫人,还有几名身穿官服的朝廷官员,战龙看见这些官员的官服上缀满日月星辰,知道必是朝中高官。
  潘凤一见到潘仁美,就来了一个亲热的拥抱,两父女忘情地拥抱着,丝毫不顾及堂下还有这么多人看着。潘凤撒完娇,“爹爹,你这这几日,为何不会府中?”
  潘仁美道:“我儿,为父最近公务繁忙。”
  随即,潘仁美转过脸来,对战龙说:“你就是六郎吧?长这样高了?几年前我见你的时候,还穿开裆裤呢,哈哈。”
  战龙跟着哈哈笑,上前一步,拱手道:“六郎见过潘世伯。”
  潘仁美吩咐家人看座,然后将那位官员引见给战龙,原来都是兵部重臣,全都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战龙一一施礼见过。随即,潘仁美安排宴席,为战龙和四小姐接风洗尘。
  下午,潘仁美让潘豹和潘凤陪战龙和四小姐,自己还要忙于兵部的一些事情,就带领几名部下早早的进书房商议军政大事去了。
  初到京城,战龙和四小姐对这里人生地不熟,潘豹自动请缨,带战龙和四小姐去逛京城,晚上到龙亭湖吃夜宵,战龙和四小姐爽快的答应了,潘凤也要去,战龙欣然同意,四人一同走出潘府。
  一走进龙庭的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大湖,湖平静的像一面明镜,阳光一照,湖面闪烁着无数耀眼的光斑。这湖水,犹如一潭诱人的陈酒,静静的,轻盈盈,宛如一面在翡翠帷幕中的宝镜亮亮的,蓝蓝的。湖边满是婀娜多姿的柳树,柳树的颜色是褐色的,树皮很粗糙,但柳条顺下垂,翠绿的叶子像伏的扁舟在荡漾。四人有说有笑,沿着通道前行,不久就来到玉带桥前,玉带桥长40米,东西宽18米,高7米,下砌拱形含五个孔,又叫五孔桥。从远处看玉带桥像一个长长的白色的丝带。跨过玉带桥,穿过嵩呼门,便来到龙亭大殿的脚下,抬头一看数不清的阶梯顶上有一个用巨大青砖建造的一个金碧辉煌的宫殿。站在龙亭大殿门前极目遥望,整个汴京城尽收眼底。
  这时候,日暮西陲,大家肚子都饿了。
  潘凤与四小姐同龄,身为管家子女,所穿的衣料,都是苏杭最著名的双面刺绣丝绸,汴京城最好的裁缝缝制后,穿在身上落落大方。战龙自从一进门,本为潘凤的美貌打动,潘凤虽然没有四姐那种天然而成的高华冷艳,但是她骨子里那种炙人的风流与妩媚,却是四姐身上从不具有的。女人吗,都怨自己别人夸自己漂亮,潘凤在竞选入宫中落选,自然嫉妒四小姐的天生丽质以及夺魄冰颜。于是和四小姐说话一直口中带刺,要么说四小姐穿的衣服不好看,太老土了,要么就嫌四小姐每见到一处新鲜的景致就要大呼小叫太美了,太没有大家闺秀的情调。
  战龙听到潘凤这话中带刺的话,心里头感觉不是很舒服。虽然潘凤也知道父亲和杨令公乃是至交,可是在她高贵的眼睛里,还没有把战龙这个降将后裔看在眼里。三人在一起,不禁有些尴尬。
  但是潘豹的到来,立即改变了当前的状况,潘豹咧着大嘴,一把拉住四小姐的纤纤玉手,说:“琪……姐,这几年,我……我可想死你了。你是越长越漂亮了,一会会……我,我哦我请客……”
  四小姐见潘豹对自己过分热情,心中却不好发作。潘豹终究是最高统帅潘仁美的儿子,所以四小姐勉强带着笑容与潘豹走在一起,却从潘豹手中收回自己的手。

()免费电子书下载
  潘豹却是呵呵傻笑着,一边不住眼珠的看着四小姐秀色可餐的俊颜,一边对战龙说:“回头……啊啊琪姐,你想吃什么,进尽管……说。”
  战龙听着好笑,潘凤瞪了潘豹一眼,说:“一边待着去,说话还说不利落,操着闲心干什么?”
  见外边天色渐黑,潘凤提议说:“难得今天相聚,父亲忙着政务,我就代父亲略尽地主之谊。”
  潘凤和潘豹看样子经常来这里吃夜宵,走到一家十分讲究的店铺前去叫店家来伺候。
  战龙瞅瞅潘豹和潘凤不在身边,就对四小姐说:“四姐,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潘凤你若是不喜欢,可以不去想她,即使她在你身边,又和远在天边有什么区别?若是因为她的存在而使自己每天都快乐不起来,这实在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四小姐哼了一声,又说:“反正我看见她就不舒服。谁让他瞧不起我?”
  战龙说:“待会儿到了里面,咱俩就使劲吃,什么好吃,什么贵就吃什么。反正他们家有的是钱,吃完后……我陪姐姐租一叶小舟,荡湖,看夜景。”
  四小姐点点头又说:“六郎,晋王给你保的亲家是不是潘凤啊?”
  战龙吃了一惊说:“这我倒没有想过,不过四姐放心,你要是不喜欢她,我就不娶。”
  四小姐幽幽说道:“关我什么事啊,晋王殿下亲自提亲,谁敢不从?”
  战龙哼了一声,“我不管是晋王还是皇上,我要是不愿意,他就休想做我的妻子,就是勉强嫁过来,我回头就把她休回去。”
  四小姐被战龙英勇的决心感动了,握住了战龙的手,“六郎,姐姐真佩服你的勇气,不过我不希望你为我做出傻事。”
  这时候,潘凤和潘豹过来喊二人吃饭。夜幕降临的龙亭湖上,看两岸楼台高耸,商贾云集,风华烟月,金粉荟萃,青楼飘出的歌声,激荡着墨绿色梦境般的河水,让人如坠诗画之中。
  四个人找一靠近河边的露天美食桌前坐下来,潘豹倒是大方,将这家小吃作坊里所有的特色菜全点上了,那店家知道潘豹是有钱人,当然用了心思侍候。稍许,便酒菜齐至,第一道菜名叫“四全宝熏鱼”选料以湖中特产的活鲢鱼、鲫鱼、黑鱼、黄鱼,通过淹、荫、蒸工艺,再配以精砂糖、茶叶、苇叶等佐料,用温火熏烤,呈上来后色泽金红相间、未曾吃到中,就已满口清香,待吃入口后,那鱼肉细嫩而不松散,骨刺全脱叫人赞不绝口。
  战龙用筷子将熏鱼夹给四小姐吃,四小姐连声赞美店家的手艺,潘豹也夹了过来送给四小姐,四小姐口里美滋滋的嚼着战龙送过来的美味,却将那只碟子推到了一边。潘凤看到了,用脚在桌子底下踢了战龙一下,示意他照顾一下自己,战龙却装作没看见不予理会。
  潘凤生气的又狠狠踢了战龙一脚,战龙哎呀一声,说:“潘凤姐,你不小心踢到我了。”
  潘凤红着脸,鼓着香腮,冲着战龙直运气。
  店家又端来第二道菜,红焖大河蟹。开封大闸蟹个大肉厚,味道鲜美,加上那店家做工极好,让人口水欲滴,战龙又挑了一个最大的给四小姐,说:“现在河蟹刚刚过孵化期,将就着吃,若是八九月再吃,才是蟹正肥时候。”
  潘豹傻乎乎的看着四小姐吃,潘凤气不过,用筷子敲敲桌子说:“六郎,别忘了你是干什么的?不要老惦记着你家四姐,我的肚子也饿了啊。”
  潘豹立马站起来,要给潘凤夹菜,被潘凤拦住,明显等着战龙动作。正好店家又来上菜,这道菜是开封最有名的卤煮野鸭。制作时,必须要选用一年头上的鸭子,由于野鸭是吃湖中的小鱼虾、水草长成,所以自身的肉更是鲜嫩可口,高温卤煮后,浸过精油再用炭火熏烤,使外皮金黄酥脆,色味俱全。
  战龙不容分说,用预备好的刀子将鸭子割开,两只鸭前腿(翅膀)分给四小姐,两只鸭后腿分给自己,一刀剁下鸭头分给潘豹,最后用刀子剜下鸭屁股送到潘凤面前,说:“潘凤姐,这回可是人人有份,你可不要再挑理了。”
  潘凤看看战龙的分配,有些不乐意,正要说什么,潘豹先说了:“六……六哥,你为什么非给我鸭……鸭头?”
  战龙说:“你啊!难道没听说过,这人啊,吃什么就补什么。我和我四姐,都是干侦探敌情工作的,所以要吃鸭翅和鸭腿,这样呢,可以跑得更快。你呢,舌头不好使,眼睛又小,还不赶快吃……”
  战龙转头看到潘凤正对着自己运气,再看看潘凤面前那么一大块鸭屁股,真不知道该怎样原说。倒是四小姐先乐得将口中的蟹肉喷到了桌子下面,潘凤红着脸站起来,大声说:“杨六郎、你……你,气死我了!”
  说完,推开椅子,气呼呼的跑到湖边去生气了。
  店家又端来第四道菜,爆炒圆鱼卷。战龙刚要去夹,被四小姐拦住说:“六郎,你有些过分了。”
  说罢,用眼神指一指河边的潘凤,战龙轻松一笑,对潘豹说:“去叫你姐姐过来吃饭,还有,今天我们来这你们这里做客的,这酒钱还是你付的好,省的我四姐说你小气。”
  潘豹狠狠的啃了一口鸭头,说:“那是……应,应该的。”
  说着站起来跑到河边去叫潘凤,战龙悄悄对四小姐说:“四姐,像潘凤这种女人,平时再府里骄横惯了,我若是不挫挫她的锐气,真若是让她来咱杨家做媳妇,还不把你和几个嫂嫂们当下人使唤了。”
  四小姐微微一笑说:“你真打算让她做杨家的媳妇?小坏蛋,是不是看上她了?”


  战龙发觉自己说话有些不好听了,于是大手在桌子下面在四小姐的大腿上抹了一把,相继搂住四小姐的柳腰,亲昵地说:“四姐,我这是打个比方呢,你还当真了。难道你不知道,我心中只有你,我的好姐姐。”
  看四姐面若桃花,一片娇羞。
  战龙叹口气说:“这件事情并不是我愿意不愿意的,而是要看父亲的意思,潘凤虽然金枝玉叶,美貌如仙,可是她不是我喜欢的哪一种,说实话,潘凤要是有一半能像四姐你这样,我也就马马虎虎了。”
  四小姐俊脸娇红,细声说:“你说我干什么,再说我有那么好吗?”
  战龙手指天上那轮冉冉升起的明月,说:“姐姐就像着这天上的皓月,在我的心里永远都是独一无二的。”
  四小姐的芳心微微一颤,默不作声的捧起酒壶,给战龙斟满,说:“好男儿志在安邦定国,我希望你今后做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这一杯,姐姐敬你,姐姐永远支持你。”
  战龙一饮而尽,听到潘凤说:“你们姐弟真是好雅兴,我就不打扰了,潘豹!算账走人。”
  潘豹咧咧嘴说:“我,我……还没吃呢。”
  潘凤却哼了一声,掏出一定银子,扔到桌上,说:“就知道吃,你丢不丢人?你不走,我可走了!”
  说着,气呼呼的不辞而别。潘豹不管潘凤生气,自己开始狼吞虎咽。
第67章 京城风月(2)
  潘凤走了走了,战龙和四小姐到无拘无束起来,就像两个多年不见刚刚重逢的故友,话语无穷无尽。一壶当地特产女儿红已经见了底,战龙对已经有了七分醉意的四小姐说:“四姐,我们去荡湖吧。”
  潘豹说:“好……好啊,六六六哥,我也去。”
  战龙说:“好,租两条船。”
  潘豹本想与自己的梦中情人四小姐一同划划船,赏赏月,谁料,战龙却安排他一条船,自己和四姐一条船,并与潘豹约好了,一个时辰之后,在这里聚齐。
  看着潘豹傻呵呵摇着桨跟在后面,战龙轻蔑一笑,心道:“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吗?”
  他加快速度,因为战龙精通水性和驾船,所以很快就把潘豹甩开了,将小船划到一处隐蔽的荷塘之中,然后顺着河道随波前行,“四姐,这里真美啊。”
  四小姐仰头望天,看着那一轮较好的新月,深深吸了一口带着湖水鱼腥味道的晚风,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