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心理罪系列 教化场 >

第10部分

心理罪系列 教化场-第10部分

小说: 心理罪系列 教化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有人好奇地问公诉方让方木证明什么,方木想了想,说自己是辩方的证人。大家听了面面相觑,言辞间骤然冷淡了许多,有几个人还特意坐远些,似乎要跟他划清界限。
  方木虽然能理解同事们的反应,但是仍然感到尴尬。好在法庭很快传唤自己出庭,算是摆脱窘境。
  作为辩方证人,方木报出自己的身份和职业后,旁听席上还是引起了小小的骚动。不用看,方木就知道桑楠楠的妈妈正用仇恨的目光盯着自己。
  交叉询问开始。作为辩护人,姜德先首先对方木提问:
  “方警官,你是否参与了对被告人罗家海的抓捕?”
  “是。”
  “你的任务是什么?”
  “谈判。”
  “谈判持续了多久?”
  “大约15分钟。”
  “也就是说,整个谈判时间很短,对么?”
  方木犹豫了一下,“可以这么说。”
  “被告人曾提及,你要求他不要捂住女孩的嘴,他照做了么?”
  “是的。”
  “你为什么这么要求他呢?”
  “因为那女孩当时在哭泣,捂住她的嘴会造成窒息。”
  “你向被告人说明这一点了?”
  “是的。”
  “被告人立刻照做了?”
  “是的。”
  “你觉得他当时是否还打算侵害那个女孩?”
  “我觉得没有。”
  “后来他是自愿放下凶器、释放人质,并向警方投降么?”
  “是的。”
  “我可不可以这么理解,由于被告人的积极配合,这次谈判是非常成功的?”
  方木想了想,“可以。”

()免费电子书下载
  “很好。我刚才向法庭讲述了被告人罗家海的作案动机,我相信这件事你也知道,对么?”
  “对。”
  “那么请你告诉我,以一个普通公民的身份,你对被告人罗家海是否同情?”
  整个审判庭忽然变得雅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方木身上。
  方木盯着姜德先看了几秒钟,又看了罗家海一眼,“是的。”
  旁听席突然开始骚动。
  “我再问一句——从你的专业角度来看,被告人罗家海是否具备再犯的可能性?”
  “我认为罗家海的行为属于激|情杀人。”方木顿了一下,“从心理学角度来讲,再犯的可能性很小。”
  话音未落,审判庭里已是一片哗然,方木强令自己保持镇定,不要回头。可是眼前的姜德先忽然脸色一变,方木心知不好,可是已经来不及躲避了——一只皮鞋结结实实地砸在他的后脑上。
  桑楠楠的妈妈操起另一只鞋,跳着脚哭骂:“你有没有良心啊?帮坏人说话……你算什么警察!”
  旁听者也群情激奋,几十只手指向方木的鼻尖:
  “你对得起死者么?”
  “你他妈还是不是人!”
  “说,你收了多少黑钱!”
  审判长拼命敲击着法槌,“肃静!肃静!”
  庭内法警开始制止情绪激动的旁听者,几分钟后,法庭终于恢复了平静。
  审判长提示公诉人可以询问,一脸幸灾乐祸的公诉人摆摆手,表示没有问题。
  审判长想了想,开口问道:
  “证人,你是否觉得被告人没有再犯的可能性?”
  方木响亮而清晰地答道:“是的。”
  审判长凝视了方木几秒钟,说道:“证人,你可以下去了。”
  方木刚走出审判庭,还没等喘口气,就感觉衣袋里的手机在振动。
  “喂,边处?”
  “你在哪儿?”
  “中法。”
  “去万岩山嘉年华,那出了一桩命案。现场很有意思,你去看看。”
  很有意思?方木挂断电话,边往停车场走边捉摸,什么叫很有意思?
  第八章 地下迷宫
  万岩山地处本市市郊,说是万岩,其实只是一座小小的石头山而已。几年前,一家公司承包了山脚下的一大片空地,建起了一座大型户外游乐城,取名为万岩山嘉年华,里面跳楼机、过山车、摩天轮等等惊险刺激的游戏应有尽有。开业至今,生意火爆,每日游客如织,似乎每个人都想尝试一下平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比如跳楼,比如撞车。
  娱乐城门前停放着几辆警车,红蓝相间的警灯在无声地闪烁。售票处门前,一大群游客围着一名满脸油汗的工作人员大声责问着,他苦着脸,有气无力地解释着什么。

()
  方木把警官证别在胸前,一名打算拦住他的警察放下了手。
  方木冲他点点头,“你好,现场在哪里?”
  “里面不远。”他用手往园区里指了指,“看见那堵红砖墙了么,就在那后面。”
  方木抬腿要走,又被那警察叫住了:“等等,我还是找个人带着你去吧。”
  方木刚要问为什么,他就朝售票处那边一挥手,“哎,你,过来。”
  那个工作人员应了一声,如获赦令一般挤出人群,跑了过来。
  “有什么事?”
  “你带这位警官去一下现场。”那警察的语气不容回绝。
  他忙不迭地点头,“好的好的。”看起来,跑腿比跟无法进园的游客解释要轻松得多。
  方木有些纳闷,现场并不算远,为什么还要人带着去呢?
  嘴里客气了一句:“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
  “还是我领你去吧。”那个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往园区里走了,“要不你一时半会也找不着。”
  方木见状,只能跟着他往里走。绕过那堵红墙,眼前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大门洞,还没等走到门前,就能感到洞口里扑面而来的阵阵凉气。走进门洞,脚下是一段延伸至地下的水泥阶梯,越往下走,光线越暗,好在墙壁上有一些红色的小灯,能让周围的事物依稀可辨。
  向下走了十几米后,眼前又是一堵墙,一扇漆成黑色的铁门半开半闭,工作人员扭过脸来小声说:“跟着我。”
  说罢,他就拉开那扇铁门,走了进去。
  方木穿过那扇门,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四方形的小房间里,四面墙上各有一扇铁门,看起来诡异无比。
  方木立刻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了。地下迷宫。
  工作人员已经拉开左面那扇门,回过头来说:“跟紧点,刚才就有一个警察跟丢了,半个小时都没走出去。”
  迷宫里的路都是窄窄的通道,在红色灯泡昏暗的光线下显得十分危险,似乎两边的墙随时都可能挤压过来。方木和那工作人员一前一后的走着,不时拐上一条岔路或者掉头向回走。最初方木还想拚命记住路线,可是很快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只能紧紧地跟着那工作人员,心里盘算着回来怎么办。
  6、7分钟后,前方渐渐传来了声响,拐了一个弯后,眼前赫然出现了一堵墙,墙上同样是一扇漆成黑色的铁门。那工作人员停下了脚步。
  “你去吧,拉开那扇门就是。”他心有余悸地盯着那扇门看了一眼,“我可不想再看一遍了。”
  方木点点头,“方便的话,给我一份迷宫的地图。”
  “我请示一下领导吧,”他犹豫了一下,“你知道,这属于商业秘密。”说完,他就转身匆匆走掉了。
  方木站在那堵墙前,忽然感到莫名的心慌,他看看周围的红色灯泡,皱皱眉头,伸手拉开了门。
  这是一个跟刚才那间一模一样的小房间,空气中弥漫着奇怪的味道。房间的正中央,一具成年男性的尸体俯卧在地。周围站着几个戴着透明头套和手套、脚套的人,他们在昏暗的红光中显得面容模糊,似乎眼白都是淡淡的红色。听到开门的声音,他们都扭过头来看着方木。在这样一群怪异的人的注视下,方木感到很不舒服,好在马上就有人打了招呼:“你来了?”
  方木认得他是市局刑警队的郑霖副支队长,点点头,“照完了?”
  “照完了。”郑霖递过一套头套、手套和脚套,示意方木穿戴好,“痕迹组已经开始干活了。我觉得这现场有点意思,就给老边打了电话。”
  方木看看房间里几个四肢着地,小心勘验的警察,又把目光投向地上的尸体。
  “死因是什么?”
  “现在还不能肯定,法医的初步结论是电击。”

()免费电子书下载
  “电击?”方木环视四周,“这么说第一现场不是这里?”
  “是啊。他是死后被人带到这里的。”
  “那就有点奇怪了。”方木若有所思地说。
  郑霖呵呵地笑起来,“就是因为奇怪,才把你们叫来啊。”
  方木点点头,起身来到死者面前蹲下。死者身高1。70米左右,俯卧,头部稍左倾,能看见微张的眼睛,只是那半开半合的眼皮里面,已经看不到任何光泽。
  几个法医喊着“一二三”,一起把尸体翻了过来。死者僵硬的面容朝着天花板,嘴巴大张。方木仔细端详着他的面容,那是一副很奇怪的表情,似乎混杂着痛苦、恐惧和恍然大悟。他想到了什么,或者听到、看到了什么?
  “靠,这家伙死前没少遭罪啊。”一个法医边嘟囔,边摆弄着死者的小腿。
  “什么?”方木凑过去。
  “你瞧。”法医用手指着死者的小腿,脚腕处有一处很深的焦黑色创口。
  “好像是……烧的?”
  “电击伤。”法医淡淡地说,“身上的其他部位也有,腿上,手腕上,而且是对称的。”
  “对称?”方木皱紧眉头,“这么说他死前曾被束缚过?”
  “而且被电击多次。”法医撇撇嘴,“这得多大的仇啊。”
  这时门又开了,刚才送方木进来的那个工作人员探出头来,看了地上的尸体一眼,赶快别过脸去,一只手从门后伸出来,手指里捏着一张纸,“哗哗”地摇晃着。
  “警察同志,地图。”
  方木走过去把地图接过来,工作人员的脑袋马上缩回门后,瓮声瓮气地说:“地图给你们了,一会你们自己出来吧。”
  地图不大,方木却看了很长时间。郑霖见他看得入神,也凑过来,“我们现在在哪儿,是不是快到那边了?”
  方木过了好一会才回答:“不是。”
  他放下地图,环视着这个小房间。
  “我们就在这个迷宫最深的地方。”
  地图不大,方木却看了很长时间。郑霖见他看得入神,也凑过来,“我们现在在哪儿,是不是快到那边了?”
  方木过了好一会才回答:“不是。”
  他放下地图,环视着这个小房间。
  “我们就在这个迷宫最深的地方。”
  9月28日,C市万岩山嘉年华游乐场发生一桩命案。案发当时,数名游客在地下迷宫游玩,行至迷宫中段时,发现一具男尸。游客受惊后四散奔逃,结果均被困在迷宫中,后来有游客按动了墙壁上的求助装置,方被工作人员带离迷宫,其时,已有数名游客精神几近崩溃。
  死者蒋沛尧,男,39岁,生前系C市商业高等专科学校教师。9月27日晚,死者没有按时下班返家。死者的妻子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死者告知在写一个科研课题的结题报告。当晚22时许,死者的妻子再次给死者打电话,却发现手机已无法接通。死者的妻子当即来到学校寻找丈夫。值班人员告知蒋老师已于当晚21时许离开了学校。寻找一夜未果后,死者的亲属于次日凌晨报警。6个小时后,蒋沛尧的尸体被发现。
  根据尸体表面形成的电流斑、皮肤金属化及骨珍珠等现象推断,死因为电击导致的休克,死亡时间大约在9月27日晚22时至次日2时之间。因此抛尸现场并不是第一现场。游乐场方面证实,地下迷宫的两个出口都不封闭,白天有专人看管,夜间闭园后就无人把守了。怀疑凶手是夜间将尸体带至围墙外,将尸体抛入园内后,再翻墙而入,将尸体运至地下迷宫。由于抛尸现场乃经营性场所,所以发案时现场已遭到破坏,现场勘验没有获得有价值的线索。但是警方初步推断凶手可能不止一人,而且作案时应该驾驶车辆。
  尸检报告表明,死者生前曾遭遇酷刑折磨,因此警方初步断定这是一起报复杀人案,并以此为切入点展开了一系列调查走访。然而,对其亲友及邻里的调查显示,死者为人谦和热情,不曾听说与人结怨。而从死者单位反馈的信息来看,死者的同事普遍认为蒋老师是一个埋头钻研学问,工作勤奋认真的人。而且,死者还曾经担任本校志愿者协会的负责人,对社会公益活动十分热心。从以上调查结果来看,仇杀的结论几乎不可能成立。一位同事甚至开玩笑说:“如果说有人恨老蒋的话,那也只能是因为他年年都能成功申报科研课题,把科研经费都弄到他那里去了。”
  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人,会与什么人结怨呢?
  尽管所有的调查走访结果都与警方的推测大相径庭,方木还是坚信仇杀的侦查思路是正确的。首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