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心理罪系列 教化场 >

第21部分

心理罪系列 教化场-第21部分

小说: 心理罪系列 教化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獬粜∽影亚蓟ǖ绞裁吹胤饺チ恕!
  方木搔搔头,“那我请你和爸爸吃饭吧。”
  “吃什么吃?乱花钱,再说,拿我的钱请我吃饭,你当妈妈是傻瓜啊?”
  “呵呵,那我们买点好吃的,回家去吃。”
  “好!”妈妈终于露出笑脸,忍不住在方木脸上亲了一下,“这才是我的好儿子!”
  吃了一顿丰盛的家宴,在熟悉的床上好好地睡一觉,第二天的方木显得精神抖擞。精力充沛,思路自然也就清晰多了。
  如果说迷宫里的仪式象征着复仇,那么福士玛超市里的仪式又象征着什么呢?
  问题集中在两点上,一是超市;二是那只玩具熊。
  从现有的情况来看,凶手周密策划,甘冒极大风险也要完成的这个弃尸计划远比挟持并杀害被害人难得多。很显然,在超市弃尸对凶手而言是十分重要的,是完成犯罪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那么,凶手为什么要将尸体弃置在超市里?又为什么把尸体挂在墙上?
  展示。
  超市最大的特点就是人流密集,如果要为自己的罪行寻找观众的话,超市的确是一个最合适不过的场所。
  如果凶手选择在超市弃置尸体的目的是为了最大程度地展示自己的罪行,那么就至少可以证明一个问题:凶手,或者说主犯有异常心理的倾向。因为他(她)把展示尸体看得比杀死被害人还要重要。
  就好像所有的仪式一样,形式的意义要大于内容本身。
  那么,这样的展示能给凶手带来何种心态的满足呢?
  是嘲笑警方的无能,还是炫耀自身的强大?
  一名网络作家,在网上发表自己的作品后,会忍不住时时关注作品的点击率和回复。
  一名电影导演,在作品上映后,会亲自坐在影院里观察观众的反应。
  每个作者都希望让更多的人看到自己的作品,而如果作品引起读者或者观众的惊叹,恐怕最得意的,就是作者了。因为他证明了自己。
  如果凶手也有这种心态,那他要证明什么呢?
  答案恐怕就在那只玩具熊上。
  方木反复端详着现场图片,脑子里也在不断回忆当初第一次到现场时的感觉。除了那种深刻的仪式感,留给他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个玩具熊——并不是让他感受强烈,而是觉得这个玩具熊太突兀。他无法想象一个玩具能让凶手有多么强烈的自我认同感。
  忽然,方木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最明显的线索。

()免费TXT小说下载
  如果玩具熊是凶手表达内心需要的物品的话,他(她)大可不必把它掏空,而掏空的目的,是让死者像穿衣服一样把它穿在身上——也就是说,穿着玩具熊外皮的人,才是凶手真正需要的。
  他想起物证科蔡科长的话,穿着毛绒玩具熊的外皮,其实是一个广告人的形象!
  杀死这个打扮成毛绒玩具熊的广告人,才是凶手真正的目的!
  然而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凶手决意这么做,又想证明什么呢?不管他(她)想证明什么,都有一件事可以确定,那就是这种心态已经极其强烈,几乎到了难以遏制的程度。而激发这种冲动的,无外乎两种:一是自救;二是仇恨。凶手的动机,究竟是哪一种呢?
  方木兴奋起来,这两起案件越来越有意思了。
  想到这里,方木不由得失笑,自己还是固执地把两起案件联系在了一起。直觉也好,臆断也好,现在至少有两件事需要查明:
  第一,迷宫杀人案中的死者蒋沛尧是否曾体罚过自己的学生,并因此与学生结怨;第二,福士玛超市杀人案的死者申宝强是否曾做过广告人,如果做过,在此期间是否发生过意外事件。
  第十九章 伤童
  按照鲁旭的要求,第三次心理剧由他本人来扮演自己。因此,杨锦程对原来的演练计划进行了修改,首先,将投影屏幕拉近,让鲁旭有更强的代入感;其次,增加了一个情节:鲁旭在医院治愈,康复回家。
  心理剧临近结束的时候,鲁旭大步流星地从代表医院的幕布后走出来,父母在身边陪着他,同事手捧鲜花,欢迎他归队。此时,又一个让鲁旭意想不到的人物出现了。
  他的女友站在训练馆门口,泪眼盈盈地看着他。鲁旭先是一怔,紧接着一言不发地奔过去,将女友紧紧地揽在怀里。
  监控室里,杨锦程抱着肩膀,笑眯眯地看着监视器的屏幕。
  “很好。鲁旭相信自己可以用一个健康的体魄和心态去面对女友,重新生活了。”杨锦程转头对边平说,“我建议给鲁警官放一天假,让他和女友好好聚聚。”
  边平笑着点点头,“我去跟他的领导说。”
  “那么,各位,阶段Ⅳ的治疗也差不多了,效果比我预想的要好。接下来就是对鲁警官的追踪观察和按时回访。希望能定期把鲁警官的康复情况向我反馈。”杨锦程逐一和边平、方木握手,“感谢大家的配合。”
  “哪里话,杨博士。”边平用力握住杨锦程的手,“是我们大家应该感谢你。”
  “职责所在,职责所在。”杨锦程转头对方木说,“方警官,我很羡慕边处长能有你这样的下属,如果有机会,希望能跟你再合作。”
  方木有些纳闷,“我并没有做什么啊,哦,如果你把我陪鲁旭练习搏击也算上的话。”
  “不,你很不一样。”杨锦程从眼镜后面深深地看了方木一眼,“很不一样。”
  廖亚凡急匆匆地往天使堂赶,心里惦记着回去帮忙做饭。刚转过路口,就看见赵大姐拎着菜篮子,站在一群老头老太太旁边,皱着眉头听他们七嘴八舌。
  “赵姨,你干嘛呢?”廖亚凡几步走过去,接过赵大姐手中的菜篮子。
  赵大姐不耐烦地冲廖亚凡摆摆手,示意她别说话,继续全神贯注地听着。
  廖亚凡有些摸不着头脑,站在原地也听了一会,老人们多半口音很重,只能听懂“补偿款”、“开发商”之类的字样。
  她有些着急,拉拉赵大姐的袖子,“赵姨,再不回去做饭就来不及了。”
  赵大姐看看手表,阴沉着脸和廖亚凡回到了天使堂。
  一进门,她就让廖亚凡去洗菜,自己转身去了周老师的房间。廖亚凡刚把菠菜泡到水里,赵大姐就回来了,劈头就问:
  “老周呢?”
  “我怎么知道啊,”廖亚凡莫名其妙地说:“我也刚回来。”赵大姐在鼻子里哼了一声,小跑到院子里,随便逮住一个孩子就问:“周老师呢?”
  廖亚凡看着二宝略显惊恐地看着一脸凶相的赵大姐,嘴里含混不清地啊啊叫着,忍不住从厨房里跑出来。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免费TXT小说下载
  “没事!”赵大姐没好气地说,“就是有事,你个小屁孩子也帮不上忙!”
  廖亚凡委屈地噘起嘴巴。
  晚饭过后周老师才回来,手里还抱着一个先天唇裂的孩子。新成员的加入让天使堂很是热闹了一阵,大家手忙脚乱地给他安排床铺,换尿布,洗澡,冲奶粉,然后几个孩子看着他躺在小床上,吮着手指沉沉睡去。
  周老师把孩子安置好后,笑呵呵地去了厨房,赵大姐随后跟了进去。廖亚凡去厨房拿开水的时候,厨房里烟雾缭绕,吃了一半的饭菜冷在桌上,周老师吸着烟,和赵大姐相对而坐。
  见她进来,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周老师冲廖亚凡笑笑,赵大姐压根连眼皮都没抬。
  廖亚凡拎起暖水瓶,出门的时候有意在门口停了一下。他们说话的声音很低,只听到周老师说:“……这件事先别跟孩子们说……我会想办法的……”
  什么事让他们这样忧心忡忡?廖亚凡忽然觉得浑身没了力气,照顾新成员的那股兴奋劲儿一下子无影无踪。
  边平把杨锦程博士对鲁旭的治疗情况向公安厅领导做了汇报,领导听了很感兴趣,恰逢全省正在搞科技强警活动,于是厅里指示有关部门将杨锦程博士聘为心理辅导专家,并寻找合适时机举办心理辅导讲座。
  边平和方木去研究所给杨锦程送聘书,助理陈哲告知杨主任正在接待来访者。
  “要不要我去通报一声?”
  “不用不用。”边平急忙说:“别打扰他,我们等一会就行。”
  陈哲把他们带到二楼休息室,又送了两杯矿泉水就离开了。
  休息室宽敞明亮,座椅宽大又舒适,方木摸摸价值不菲的实木桌面,对边平说:“杨博士这里条件不错啊。”
  “那是自然,”边平舒舒服服地靠在椅背上,“这是省政府出资的科研机构,每年得到的社会捐助也不少。”
  正说着话,又有两个人被工作人员带了进来,边平一看见他们,“咦”地一声坐直了身子。
  那是一个中年妇女,领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看起来是一对母子。妈妈显然也认出了边平,身子竟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带着孩子坐到了房间的远端。
  “怎么,认识?”方木有些奇怪。
  “当然认识。”边平悄声对方木说:“福士玛超市杀人案还记得吧?那孩子就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
  “哦?”方木一惊,不由得扭头去看那孩子。
  孩子脸色蜡黄,形容憔悴,和瘦小的身躯相比,座椅显得宽大无比。他安静地坐着,眼睛停留在面前的桌面上,一动不动。
  方木想了想,起身走了过去。
  孩子妈妈察觉到方木的动作,马上紧张起来,身子微侧,似乎要做一个把孩子挡在身后的动作。
  方木冲她点了点头,微笑了一下。她仍然没有放松警惕,皱着眉头盯着方木的脸。
  方木蹲下身子,用手摸了摸孩子的头,在他的手和孩子的头发接触的一瞬间,他明显感到孩子哆嗦了一下,虽然孩子仍然目视前方,但是脖子上立刻暴起一层鸡皮疙瘩。
  方木放下手,笑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孩子没有回答,也没有看方木,依旧面无表情地盯着前方。
  “说呀,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夏天。”孩子妈妈代替他回答,语气中仍然饱含敌意,“我知道你们是警察。别问孩子了,有什么事情问我!”
  方木站起身来,坐到夏天妈妈身边,“孩子怎么了?”
  “吓着了。”夏天妈妈的脸上立时愁云惨淡,“儿童医院心理科的大夫推荐我到这里来找杨博士。”


  “因为那天的事?”
  夏天妈妈长叹一声:“这孩子自从那天开始,成宿成宿做恶梦,每次哭着喊着醒过来的时候,枕巾、被子什么的都被汗湿透了。不睡觉的时候,就是这幅样子,不搭理人,直勾勾地看着同一个地方。”
  方木扭头看看夏天,他还是仿佛定格般一动不动地盯着前方,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没有反应。
  方木把手搭在孩子的肩膀上,用力朝自己怀里拉了一下,孩子的身体绵软无力地靠过来,头却执拗地看着原来的方向。方木想了想,从衣袋里掏出警官证,在夏天的面前晃了晃。
  “夏天,叔叔是警察,你不要怕,告诉叔叔你怎么了?”
  良久,夏天的眼珠转了一下,眼皮垂下来,低声说:“我害怕。”
  “你害怕什么?”
  夏天没有回答他,而是开口问道:“你有枪么?”
  方木一愣,随即答道:“有。”
  夏天低下头,忽然一把抓住方木的手,“打死他!”
  “打死谁?”
  茫然无措的表情又回到了夏天脸上,他重新盯着刚才的方向,不说话了。方木看着他,发现他的嘴唇在轻轻嚅动。
  “毛毛……毛毛……”
  方木正要开口问个究竟,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了,杨锦程大步走了进来,直奔边平而去。
  “不好意思边处长,让你久等了。”
  方木和夏天妈妈也站了起来,杨锦程看见方木和夏天母子,有些意外,“呵呵,方警官也来了,这两位是……”
  跟在他身后的陈哲急忙说:“这是来问诊的,儿童医院梁大夫推荐来的。”杨锦程点点头,示意夏天母子稍等,夏天妈妈连连点头,而夏天还是一动不动地坐着。
  边平把聘书递给杨锦程,把来意简单地说了一下,杨锦程连呼“不敢当”,看起来却很高兴,边平提出请他来做一次针对警察心理危机干预的报告,杨锦程也满口答应。
  “没问题,时间由你们来定,提前一周通知我就行。”
  “那我们就先走一步,不耽误您的工作。”边平和方木起身告辞,出门的时候,方木发现不知何时夏天正扭过头来望向这边,一双小黑豆般的眼睛一直盯着方木,直到他消失在门口。
  回去的路上,方木始终看着窗外一言不发,边平边开车边看他的脸色。在一个路口等红灯的时候,边平丢过来一支烟。
  “在想那孩子?”
  “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