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心理罪系列 教化场 >

第3部分

心理罪系列 教化场-第3部分

小说: 心理罪系列 教化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话音刚落,方木就听到正前方一扇紧闭的门里传来一阵“呜呜”的声音,似乎是从被塞住的嘴里发出来的。方木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劫匪和人质就在那个房间里。
  方木定定神,冲着紧闭的房门高声说道:“出来谈谈好么,有事好商量。”说完,他就屏气凝神,死死盯着房门,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几秒钟,也许是几分钟后,房门慢慢地打开了。
  指尖传来的冰凉触感和毫无震动的僵硬让方木肯定了自己的判断,这个女人已经死了。既然死了,就没必要再为她浪费过多的关注。方木站起身,环视了一下周围,开口说道:“朋友,你在哪儿?”
  话音刚落,方木就听到正前方一扇紧闭的门里传来一阵“呜呜”的声音,似乎是从被塞住的嘴里发出来的。方木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劫匪和人质就在那个房间里。
  方木定定神,冲着紧闭的房门高声说道:“出来谈谈好么,有事好商量。”说完,他就屏气凝神,死死盯着房门,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几秒钟,也许是几分钟后,房门慢慢地打开了。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双手被捆在身后的女孩,看年龄应该不超过10岁。女孩头发散乱,脸上布满泪痕,一双因恐惧而圆睁的眼睛充满泪水。看见地上的女尸,女孩拼命扭动起来,被枕巾塞住的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她的身后站着一个男人,一只手勒着女孩的脖子,另一只手放在女孩背后,无法判断手上的凶器种类。方木目测了一下对方的身高,大约1。75米左右,短发,看起来很年轻。男子脸颊消瘦,双眼布满血丝。方木本以为会看到一双狂暴、焦虑的眼睛,可是他的眼神平静,却毫无光泽,这让方木感到不安,因为那眼神背后是一种求死的决绝。
  一个人,如果连死都不怕,那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罗家海?”
  罗家海没有回答,而是上下打量着方木。
  方木发现罗家海也在观察自己,他稍稍挺直了身子,叉开双腿,同时举起双手,五指张开:“你看,我没带武器。谈谈好么?”
  罗家海的视线回到方木的脸上,默默地看了几秒钟之后,开口问道:“你是警察?”
  方木放下手,点点头,“是。”
  罗家海的表情有些放松下来,眼神中似乎多了一些好奇。方木忽然明白边平为什么让他来跟罗家海谈判,报案人说罗家海是一个尚未毕业的大学生,如果找一个年龄较大的警察来跟他谈,罗家海会感到压力和不信任感。而方木看起来和罗家海年龄相当,这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消除对方的戒备心理。
  而“警察”这个词却让那个9岁的女孩在绝境中看到了莫大的希望,她又拼命扭动起来,盯着方木的眼神中饱含乞求,这目光的含义很明显:救救我!
  方木注意到女孩身上被撕破的白色T恤衫上有纵横交错的血迹,他急忙上下打量着女孩,想弄清女孩是否受伤以及伤势如何。罗家海注意到了方木的目光,他慢慢地摇摇头,低声说:“她没事,那是她妈妈的血。我没碰她。”他顿了一下,嘴角牵出一丝苦笑,“她不会有那种味道。”
  方木一下子愣住了。味道,什么味道?
  罗家海没有理会方木的错愕,而是低下头,耳语般轻声对女孩说:“别挣了,你妈妈已经死了。你现在对她做什么都没有用。”
  女孩惊恐地偏过头去,似乎想远远地躲开他,同时又把征询的目光投向方木。
  方木点点头,“照他说的去做。”
  女孩终于停止了挣扎,但是却没有停止哭泣,泪水成串地从脸上滑落下来。


  方木看了女孩几秒钟,抬起头对罗家海说道:“我有个建议,你把她嘴里的东西拿出来好么?”
  罗家海似乎感到意外,“什么?”
  方木指指自己的鼻子,“人哭泣的时候,鼻粘膜会出现水肿,形成鼻塞。你又塞住了她的嘴……”他又指指因为不断抽噎而脸色涨红的女孩,“……她会憋死的。”
  罗家海低头看看女孩,表情复杂,似乎在反复权衡,最后对女孩说:“我把它拿出来,你不要叫,好么?”
  女孩拼命点头。罗家海把另一只手从女孩的身后拿出来,方木看到了那只手上攥着一把血迹斑斑的刀子。罗家海用拿刀的手拽掉了她嘴上的枕巾,另一只勒着女孩脖子的手也松了一下。
  之前女孩其实一直靠着罗家海的挟持才能站立,突如其来的顺畅呼吸和松弛却让她的身子彻底瘫软下来。罗家海急忙撑住女孩的双臂才不至于让她滑落在地,而此时,一直顶在女孩背后的刀子也离开了她的身体。
  方木耳朵里的无线耳机忽然传来段警官清晰的声音:“兄弟,动手!”
  突然的指令让方木的大脑在一瞬间一片混乱:冲上去夺刀?还是拔枪直接击毙他?犹豫的时候,罗家海已经扶起了女孩,刀子也重新顶在了她的脖子上。
  “靠!”耳机里,段警官懊恼地骂道。
  方木却不感到后悔,相反,他很庆幸自己刚才没有贸然行动。罗家海肯听从自己的建议,那么说服他投降也是有可能的。
  想到这些,方木的心里略感轻松。他冲罗家海笑笑:“谢谢。谈谈吧,你有什么要求?”
  “要求?”罗家海似乎对这个问题没有准备,他愣了几秒钟,摇了摇头:“我没有要求。”
  这个回答同样出乎方木的意料,两个人的谈判由于缺少筹码似乎已经无法进行下去。方木想了想,决定冒一下险。
  “那,现在跟我出去好么?”方木尽量作出漫不经心的表情,试探着问道。
  罗家海盯着方木看了几秒钟,眼神却渐渐迷离,“出去?”
  他略低下头,目光茫然地在周围扫过,“就这样结束么?”
  方木决定再冒一个险,“彻底了结这个麻烦,不好么?”
  罗家海忽然笑了,“了结?怎么了结?”他顿了一下,“就是我去死,对么?”
  方木的心猛然揪紧了。谈判中最忌讳让对方出现这种破罐破摔的心理,这很可能导致劫匪孤注一掷,与人质同归于尽。
  “这不一定。你想得太多了。”
  罗家海苦笑着摇摇头,“我学过点法律。你姓什么?”
  方木被问得猝不及防,“什么?”
  “你大概是最后一个跟我交谈的人,我总得知道如何称呼你吧。”
  “哦,我姓方。”方木的脸色平静,手心里却开始渐渐出汗。罗家海的话语中已经透露了他求死的决心,必须想办法让他平静下来,让他觉得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方警官,你也许没带武器,但是我知道就在附近的什么地方,肯定有一只狙击步枪在瞄准我的脑袋。也许下一秒钟,我就会脑浆崩裂。但是我想让你知道,我不是坏人。的确,我杀了人。那是她该死。但是我没祸害这个女孩,她也不会有那种味道。我希望这一点可以证明:我不算坏人。”
  味道。他第二次提到了味道。
  方木看着罗家海的眼睛,“你所说的味道,究竟是什么?”
  罗家海摇摇头,“算了,你不必知道,我也没时间去讲故事。我杀了人,我也没打算活着离开这里。哦,你不必紧张。”他看到方木的脸色大变,甚至笑了笑,“我不会伤害这个女孩。但是她在我手里,你们就暂时不会开枪打死我,不是么?”
  罗家海收敛了笑容,语气变得郑重其事:“请给我最后一点时间,允许我在被打死之前,还有思念的权利。”
  说完,他就把视线从方木脸上挪开,盯着面前的空气,眼神重新变得迷离,涣散。

()免费TXT小说下载
  方木眯起眼睛,忽然,他开口问道:“红色衣服的女孩,有什么味道?”
  罗家海猛地抬起头来,脸上的表情惊惧而惶恐。
  方木知道自己猜对了,他提高了声音:“她是谁?”
  罗家海的刀子一下子指向了方木,“你认识我?你到底是什么人?”
  方木刚要开口,耳机里忽然传来了段警官的声音:“兄弟,引他往前走两步。”
  方木心头一凛,他知道对面楼上就有一支85式狙击步枪瞄准了这里。他偷偷抬起右手,掌心朝向窗户(战术手语,意为停止)。
  段警官的声音很严厉:“不行!人质看起来很虚弱,不能再拖下去了。上面下达了命令,立刻击毙劫匪!”
  罗家海完全没有注意到方木的手势,他死死盯着方木的眼睛,“你怎么知道这件事?”
  方木举起一只手示意他冷静,“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我相信你不是个坏人,你所作的一切,是情有可原的。如果你愿意,我非常想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罗家海的眼中盈满泪水,手里的刀子也剧烈颤抖起来,“他们毁了她的一生,她才22岁啊……”
  “方木,执行命令!”耳机里传来边平的声音。
  方木心头大乱,如果现在就击毙罗家海,那么关于那个女孩和某种味道的秘密就会永远封存,而这可能涉及到另一个人——也许就是那个女孩的生命安全。
  罗家海已是泪流满面,这个全身血迹斑斑的杀人凶手此刻哭得像一个委屈的孩子:“为什么要毁掉我们……我们不奢求什么……我们只想平平静静地生活……”
  他哭得几乎全身瘫软,身子前后晃动着。在对面楼顶的狙击枪瞄具里,罗家海青筋毕露的脖子时而进入射击范围,时而隐藏在墙壁后。
  “兄弟,引他向前走一步就行。”段警官的语速缓慢,似乎在全神贯注瞄准。
  方木明白罗家海此刻的状态会让对面楼顶的人认为他已经情绪失控,他顾不得引起罗家海的怀疑,扭过头对着窗户拼命摆手。
  “方警官,我投降。我只求给我一个说出真相的机会,我和沈湘,不想背负这样一个罪名离开这个世界……”罗家海终于停止哭泣,他放下刀子,“孩子给你,我跟你走。”
  接着,他把手插在女孩的腋下,扶着她向方木走了过来。
  方木本能地迎着他伸出手去,突然,一个念头电光石火般在脑海里闪现:罗家海已经处在了射击范围内!
  不!方木已经来不及做任何手势阻止狙击手,心一横,他一个箭步挡在了窗户前!
  “靠!”耳机里传来一声又惊又怒的喝骂。
  方木闭上眼睛,一瞬间,似乎已经听到了7。62毫米口径的子弹撕破空气的呼啸声,击穿玻璃的碎裂声,打进肉体的钝响,他甚至感到了子弹穿透自己身体的灼热……
  什么都没有发生。5秒钟后,方木睁开眼睛,感到额头上已是冷汗涔涔。
  他冲罗家海勉强笑笑:“走吧,我们离开这儿。”
  刚走出门口,埋伏的特警就一拥而上,罗家海被迅速架到楼下,押上警车。方木只来得及说一句“别打他”。女孩被紧急送往附近的医院,随即,大批刑侦人员进入现场开始勘查。
  方木忽然感到全身酸软,不得不扶着楼梯扶手慢慢地拾阶而下。身边有忙碌的警察匆匆跑过,不时有人在他身上拍打一下,“好样的!”
  忽如其来的放松让方木彻底没了力气,他几乎是一步步挪出了楼门。大门外,面色凝重的边平和段警官正等着他。
  边平既没有表扬他,也没有苛责他,只是淡淡地说了句:“辛苦了,上车休息一会吧。”
  方木不敢多说话,答应了一声就蹲下身子,解下枪套递给段警官。
  段警官接过枪套,盯着方木看了几秒钟,忽然伸出拇指和食指,中间留了不到2毫米的空隙。

()
  “0。2秒。”他顿了一下,“0。2秒。如果我的反应慢了0。2秒的话,你就被我打死了。”
  方木虚弱地笑笑,低声说:“谢谢。”
  第二章 重逢
  睡足了一夜好觉之后,方木第二天很早就来到了公安厅。可是还有比他更早到的人,刚进办公室,方木就被告知去边平处长的办公室。
  边平一脸疲惫,双眼布满血丝,看起来昨晚熬了一夜。方木看看烟灰缸里塞得满满的烟头,正捉摸是什么案子让见多识广的边平挠头的时候,无意间瞥见了桌上的几张照片,其中一张正是昨天下午横卧在客厅里的那具女尸。方木一下子明白了,是罗家海那件案子。
  边平捕捉到方木的目光,知道他已经猜到了自己的意图,索性开门见山:“这小子有点意思。”
  方木抽出一只烟递给边平,帮他点燃后又给自己点了一根。
  “案子在分局?”
  “是啊。”
  “罗家海交代了么?”
  “没呢。”边平揉着脖子,“昨晚分局连夜突审他。可是这小子只承认杀人,犯罪动机什么的一概不说。不过分局把他的底细摸得差不多了,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他身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