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心理罪系列 教化场 >

第33部分

心理罪系列 教化场-第33部分

小说: 心理罪系列 教化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渥暗嘏芟侣ダ础F渲幸桓鎏鼐绨蛏系奈尴叩缯匆徽蠹贝俚暮艚校骸啊鞯ノ蛔⒁猓缸锵右扇艘蜒刈庞捞┐蠼窒虮碧哟堋⒁猓缸锵右扇丝赡苄怪А
  鲁旭一把拉住他,“怎么了?”
  那个特警急着执行任务,匆匆忙忙地说了句“两个巡警在医大那边发现罗家海了”,就快步冲出了大门。
  鲁旭站在原地愣了几秒钟,忽然像豹子似的一跃而起,直奔停车场。
  郑霖放下无线电,眼睛里是遏制不住的狂喜。
  “发现罗家海了,就在城西的医大附属医院周围!”
  “什么?”边平和方木不约而同地扑到前座,“几个人?怎么发现的?”
  “两个巡警发现的,算上罗家海,至少有三个人。”郑霖马上联系留下监控姜德先和曲蕊的那一组警察,“给我牢牢地盯住!绝对不能跟丢了,听到没有?!”
  下完命令,郑霖又催促司机加快速度。
  “大围捕已经开始了。”郑霖眯起眼睛,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这下看他们还往哪里跑!”
  白色面包车在路上飞驰,后面300米开外,一辆拉响警笛的警车正急转过来。
  H先生面色铁青,全神贯注地看着前方的路面,旁边的T先生一脸惊魂未定的模样。
  “你怎么会有枪?”
  H先生没有回答他,脚下的油门猛然加力,面包车的速度已接近极限。
  T先生看他的脸色可怕,不敢再问,猛拍了自己的脑袋几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往城外开吧。”
  “不行!”H先生不时看着倒车镜,“现在全城的出口肯定都已经被封死了。”
  的确,就在他们拼命逃跑的同时,交管部门正通过各路口的摄像监控随时向警方通报面包车的逃窜方向,而C市通往外地的各主要道路也已经被警方彻底控制。
  “那怎么办?”T先生已经彻底乱了方寸,“这下完蛋了……”
  “你们都给我闭嘴!”罗家海的声音突然从后座传来,“Z,是我,我们被警察发现了……对,警察正跟着我们……”
  T先生回过头,罗家海正拿着手机通话。
  “好的。我明白了。”罗家海挂断电话,“H,往小路上开,主要道路不安全。”
  H先生重重地“嗯”了一声,在下个路口突然来了个右转弯。
  交管部门已经有5分钟没有提供面包车逃窜方向的信息了,而从唯一一辆还在紧追的警车上汇报的情况来看,犯罪嫌疑人已经进入了C市的旧城区。


  “他妈的,这下坏了。”郑霖一拳砸在车门上。旧城区是C市的棚户区所在地,道路狭窄,地形复杂,很不利于围堵。犯罪嫌疑人一旦进入旧城区,随时可以弃车逃跑,成功逃离的可能性很大。
  郑霖想了想,又拿起无线电:“继续围捕,重点放在旧城区,如果发现犯罪嫌疑人,不要贸然行动,先通告方位,然后等待支援。多调派些人手,请求武警部队支援。”
  边平眉头紧锁,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驾车的也许是黄润华,他既有高超的驾驶技术,同时熟悉本市的道路情况,脱身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坏消息还是传来了,10分钟后,最后一辆紧追的警车宣告失去目标,但是汇报了犯罪嫌疑人消失前的最后方位。郑霖命令所有警力立刻将该地区包围,从外围向内进行搜索。
  这是最后一招了。如果犯罪嫌疑人摆脱追踪后,寻找僻静处弃车,然后分头逃离,抓捕工作的难度就太大了。
  一时间,指挥车上的人都不说话了,郑霖手上的无线电对讲机也只是传来嘈杂的电流声。目前,似乎除了火速赶往该地区,别的什么都做不了。郑霖脸色铁青,其他人也都是一副懊恼的样子,几十分钟前还以为可以将这个组织一网打尽,没想到这伙人的狡猾程度远远超过想象。方木一脸木然地盯着窗外,难道,这一次又让罗家海逃掉了?
  突然,对讲机里传来一个清晰的声音:“C09748呼叫总部,C09748呼叫总部……”
  郑霖精神一振,急忙按下通话键:“我是郑霖,什么情况?”
  “我是警员C09748,在昌盛路发现犯罪嫌疑人所驾车辆,正由南向北逃窜,重复,在昌盛路发现犯罪嫌疑人所驾车辆,正由南向北逃窜……”
  “继续跟踪,不要贸然行动,随时保持联系!”郑霖立即命令所有单位火速向昌盛路附近集中,准备实施抓捕。
  下完命令,郑霖回头兴奋地说:“回去查查这小子是谁,给他记一功!”
  “C09748……”方木轻轻念叨着,忽然瞪大了眼睛,这不是鲁旭的警号么?
  甩掉那辆一直紧追不舍的警车后,三个人都松了口气,H先生的脸上渐显自得之色。
  “小样,还敢跟我飚车?”
  “别得意太早。”罗家海捏着手机,“Z让我们把车扔了,分头跑出去。”
  其余两人不敢怠慢,正在减慢速度,寻找合适的弃车场所的时候,后面忽然再次警笛大作,转眼间,一辆警用摩托车从后面赶上。
  鲁旭已经察觉出犯罪嫌疑人的意图,他们减速是要寻找机会弃车,如果他们分头逃走,那会给抓捕行动带来极大的困难,必须要让他们留在车上,后援赶到就好办了。
  面包车果真重新加速逃窜,鲁旭在后面保持一定距离,始终紧追。
  “他妈的!”T先生急了,从仪表盘上一把抓起H先生刚才用过的枪,打开车窗,冲着鲁旭扣动了扳机。
  毫无反应。但是鲁旭却在月光下看到了那只手上拿着的——是一支枪!一瞬间,他已经全然没有了躲闪的意思,向下一拧车把,摩托车唰地一下冲了过去!
  “停车!所有人立刻下车!!”鲁旭单手扶把,另一只手指向车窗,“把枪交出来!”
  “妈的,怎么不响?”T先生气急败坏地摆弄着手枪。
  H先生嘴角紧抿,忽然向右猛打方向盘,面包车向摩托车撞过去。鲁旭一捏闸,车速骤减,顺势转到面包车的左侧。
  “把我的枪——交出来!!”
  H先生已经几近疯狂,又向左猛撞过去,鲁旭再次灵巧地闪开。路边一排自行车被面包车撞倒,飞起的残片撞在鲁旭的身上,头上,他竟感觉不到疼痛。
  狭窄的路面上,面包车和摩托车各自撞击闪躲,一个要夺回失去的枪,一个要拼命摆脱,同时急欲置对方于死地。不知不觉间,这条路已经接近尽头,前方不远处,是一座桥。
  H先生的眼睛里已经没有前面的路,只有不断在他左右飞驰的那个警察,借着微弱的月光,H先生发现那个警察已经血流满面,惊讶之余,杀机渐盛。
  好,既然你这么不要命地穷追不舍,老子就成全你!
  他眼见摩托车再次出现在右侧,一咬牙,向右连打两把方向盘,向摩托车狠狠地撞过去……
  他没看到,前方就是高高的水泥桥墩。

()好看的txt电子书
  察觉时,H先生本能地向左转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面包车的车头右侧重重地撞在了桥墩上,整个车身横了过来,巨大的惯性让它在路面上连翻了几个跟头,鲁旭的摩托车紧急刹车,也在瞬间失去了平衡,车、人腾空而起,在翻转的面包车上弹了一下,摔了出去。
  之后的几分钟仿佛一个世纪那般漫长。H先生第一个清醒过来,他在侧翻的面包车里拼命拽开安全带,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看见前挡风玻璃上有一个大洞,身边的T先生已经不知去向。他来不及多想,手脚并用地爬出车外。听见罗家海在车里大声呻吟,又返回去把他拽了出来。
  两个人哆哆嗦嗦地在桥上站定,在残存的一盏车灯的照耀下,罗家海扫视了一下满是车辆碎片的路面,“T呢?”
  “不知道。不能把他扔下,快,快找找。”
  两个人蹒跚着四处张望,边走边小声喊着:“T,T,你在哪里?”
  毫无回音。H先生挣扎着走到桥边,黑漆漆的桥下什么也看不见。
  “会不会……”他指着桥下,声音颤抖,“……T会不会掉下去了?”
  话音未落,H先生就感到自己的腿被一双手死死抱住了,是那个警察!
  他又惊又怒,拼命踢开了那个警察。那个警察向后仰躺在桥面上,满头满脸都是血,已经奄奄一息,还是挣扎着要爬起来。
  “不……要走,把我的……交出来……”
  H先生抬脚向警察的胸部踹去,骂声中已经带了哭腔:“我杀了你父母还是你老婆?为什么不肯放过我!为什么!!”
  肋骨折断的声音在夜空中显得异常清脆,警察的胸部塌陷下去,喉咙里咯咯作响,一只手还是不屈不挠地向空中抓着。罗家海焦急万分地抓住H先生的肩膀向后拖,“你疯了么?别打了,我们快走!”
  忽然,桥的一侧射来强烈的灯光,警笛大作。纷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好几个声音同时呼喝着:“不许动,趴在地上!”
  H先生先是惊恐,随后心底一片绝望,他转身猛地推了一把罗家海,“快跑!”罗家海向后趔趄了两步,顺着桥边的斜坡滚落下去。
  H先生再回身时,眼前已满是耀眼的手电光,奇怪的是,他竟感觉心里平静无比。他弯腰捡起一片碎玻璃,抵在那警察的脖子上,刚喊了一句“别过来”,枪声就响了。
  黄润华倒在地上抽搐着,在失去意识之前,他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如果有机会,他要告诉别人,中枪并不疼,只是好像被人猛推了一把似的,除了瞬间感到的炽热,随之而来的,就是深深的寒冷……
  方木不等车停稳就跳下来,推开面前身着各色制服的人,直奔现场而去。这一段不足200米长的距离似乎漫长无比,他看到了摩托车的残骸,心中不祥的预感越发强烈。
  黄润华的尸体已经被特警队员们团团围住,好几支枪指着那张已经失去表情的脸。现场唯一的伤者已经面目全非,可是方木还是从他胸前的警号辨认出这是鲁旭。
  鲁旭的身体残破不堪,胸骨可怕地凹陷下去,方木不敢轻易搬动他,只能大声在他耳边呼喊着:“鲁旭,鲁旭……”
  鲁旭的嘴角突然抽动了一下,随后就冒出一大股泛着沫子的鲜血。方木的心底一片冰凉,看来折断的肋骨已经刺破了内脏。他失声大叫:“救护车!快,快叫救护车!!”
  忽然,一个微弱的声音从鲁旭嘴里传出:“枪……枪……”
  方木急忙在四周寻找,可是满地的零件和碎片,到哪里去找枪?突然,方木看到了不远处侧翻的面包车,心下顿时雪亮。
  “快!快!枪!”他急得语无伦次,“快去车里找枪!”
  几个特警队员应声而动。方木低下头,一边拭去鲁旭嘴边不断外涌的血沫,一边喃喃自语:“没事……没事……你一定要坚持住……”
  鲁旭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身体在微微地抽搐,被方木紧紧攥住的手也渐渐失去温度。
  几分钟后,一个特警边喊着“找到了”边挤进人群,把一个沉甸甸的家伙塞进了方木的手里。
  深度昏迷的鲁旭听到这句话,被血污糊住的眼睛竟缓缓张开一条缝,失神的眸子瞬间冒出一丝亮光。方木却看着手里的枪愣住了。这是一支用发令枪改造过的火药枪。
  鲁旭的手抬起来,声音也高了许多,“枪……枪……”
  方木的大脑一片空白,眼角的余光却瞥见了旁边一个巡警腰间的枪套,他一言不发地拽过那个巡警,伸手把枪抽出来。那巡警本能地要阻止他,想了想,默默地从裤子上解下枪纲。
  方木把枪塞进鲁旭的手里,大声说:“找到了,鲁旭,枪找回来了。”

()
  鲁旭的眼睛已无法聚焦,手上的力度却猛然加大,他几乎是把枪抢过来抱在怀里。
  “我……”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在他脸上慢慢绽开,“总算……”
  这句话还没说完,警员C09748眼中的光芒就骤然暗淡,最后渐渐消失了。
  第三十一章 捐赠者
  姜德先合上电话,脸色惨白。他关掉手机,拔掉电话卡,又一把抓过桌上的餐巾,把手机里里外外擦了一遍,又示意曲蕊把手机递给他。
  “专线联络那部,快点!”
  曲蕊不知所措地把手机递过去,姜德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动作,然后用餐巾把手机包好,小心地揣在怀里,起身对曲蕊说:“你在这里别动,我很快回来。”
  一出门,姜德先就感到对面包房里的顾客向他投来异样的目光,他佯装没有察觉,径直走向走廊尽头的卫生间。
  关上卫生间的门,他就把怀里的手机掏出来,扔进一个隔断中的废纸桶里,又把电话卡扔进马桶冲走。随后,他拉开裤子,站在小便池边小解,从窗户向外看去,两个人影正在楼下的路边来回溜达。
  他苦笑了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