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心理罪系列 教化场 >

第38部分

心理罪系列 教化场-第38部分

小说: 心理罪系列 教化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揽康模褪侵芾鲜α恕
  周老师虽然没有透露当年的助手是谁,但是方木可以肯定他就是杨锦程。但始终在幕后策划,并在酒吧里消失的那个人却不可能是杨锦程,因为他如果把计划泄露给实验对象,无异于自我终结学术生命,而且他也没有必要杀死那些志愿者。
  方木只希望周老师能够说服杨锦程交出所有实验资料和数据,并能向警方提供可能掌握教化场计划的第三人的线索。专案组经过权衡,此事由周老师出面,成功的可能性要大于警方。只要能证明姜德先和曲蕊的作案动机,案件的侦破就会顺利得多。
  晚餐过后,妈妈端着一大堆碗筷去厨房洗涮。方木要去帮忙,妈妈却怎么也不同意。方木无奈,只能点燃一支烟,靠在厨房门口看着妈妈在水池边忙碌。忽然,他的脑子里冒出一个想法,沉吟再三,小心翼翼地问道:“妈,我给你领回来一个妹妹怎么样?”
  “嗯?”妈妈立刻回过身来,目光锐利地打量着方木的脸,“你什么意思?”
  “没,没什么。”方木一时心虚,转身想溜,妈妈一把抓住方木的胳膊,眼中有一丝笑意。
  “是不是有女朋友了?快说!”
  “哪有什么女朋友啊,”方木又羞又急,“没有没有。”
  “快说实话,”妈妈却不放手,“领回来给妈瞧瞧。”
  方木和妈妈正在撕扯,客厅里传来一阵铃声,接着就听见爸爸大喊:“小木,你的手机响了。”
  方木趁机脱身,疾步走到客厅拿起手机,屏幕上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喂,你好。”
  听筒里先是一阵沉默,方木又“喂”了两声,对方还是一声不吭。方木以为又是那种吸金电话,刚要挂断,就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方警官,我是罗家海。”
  Z先生把车停在车位上,拎起皮包要下车,忽然发觉皮包的手感不对,似乎轻了许多。他心头一凛,急忙打开皮包翻找,最后干脆把皮包里的东西都倒在驾驶座上,几秒钟后,他的脸色已经惨白如纸。
  Z先生呆坐了一会,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掏出手机拨打罗家海的电话号码,占线。
  “操!”他用力关上车门,脚下一使劲,汽车飞也似的蹿了出去。
  方木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挥手示意爸爸把电视的音量关小,竭力用平静的语气问道:“你在哪里?”
  “这个我暂时不能告诉你。我打电话给你,是想告诉你一件事。”罗家海的语气犹疑,似乎还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妥当。
  “关于教化场?”
  “你知道了?”罗家海大惊,“你……你怎么会知道?”
  “这个你先别问。你先把你知道的情况告诉我。”
  “好吧,现在,我也找不到可以信赖的人了。”罗家海似乎下定了决心,“你应该知道我越狱的事情,其实越狱是在姜律师的安排下进行的,随后,我在一间屋子里躲了一段时间,之后,一个叫T先生的人带我加入了一个组织。”
  “T先生是谁?”
  “他叫谭纪。是这个组织的成员之一,除了我,这个组织一共有5个人,分别是Z先生、J先生、H先生、Q小姐、谭纪。”
  “他们分别叫什么名字?”方木感到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你一个一个说。”
  “我手里有一份资料,从资料上看,H先生叫黄润华,Q小姐叫曲蕊,哦,对了,J先生就是姜律师。”

()免费电子书下载
  “Z先生呢?”方木急切地问:“Z先生叫什么名字?”
  “这就是我给你打电话的原因。”罗家海的声音充满了疑惑,“资料里没有任何关于Z先生的纪录。”
  “靠!”方木小声咒骂了一句,“你继续说。”
  “Z先生是这个组织的发起者,按照他的说法,他是教化场实验的试验品,在一个非常偶然的情况下得到了教化场实验的资料,而后按照资料召集了当年深受其害的其他试验品。”
  “然后呢?”
  “这些试验品都像沈湘那样有严重的心理疾病,而Z先生好像精通心理学,他带领我们排演一种话剧似的东西,反复几次后,大家的情况都有所好转。”
  心理剧。这些试验对象应该都患有创伤后压力障碍症。
  “除了排演话剧,你们还做什么了?”
  “我们……每个话剧的结局,都是杀死那些当年伤害过他们的志愿者,他们把我救出来的目的,也是要帮我为沈湘报仇。T先生杀死志愿者后,把他扔到了一个迷宫里;伤害Q小姐的志愿者被我们装进一个玩具熊,挂在了一个超市里,不过那次是T下手杀人的;伤害过J先生的志愿者被我们扔在了他的母校;至于H先生,我们原本打算把那个志愿者扔在医院,后来的事情你应该都知道了。”罗家海迟疑了一下,“……其中有些行动,我也参与了。”
  “你们怎么联系?”方木用笔在纸上快速记录着,“在哪里杀人?”
  “我们彼此间有一部专线联络的手机,每做完一次就重新更换一批电话卡。而杀人,就在郊区公路边一个小饭店的二楼,这是H先生去年盘下来的。”
  “罗家海,”方木定定神,“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话筒那边一阵沉默。良久,罗家海低声说:“我觉得不对劲,我和其他人,可能被Z先生利用了。”
  “嗯?”
  “他今天让我去杀强Jian沈湘的人,可是当我看到那个所谓志愿者的时候,我发现他不可能是当年那个强Jian犯,因为他压根就没有性能力。回来之后,我偷了Z先生皮包里的一份资料,里面有我们所有人的资料和实验数据,偏偏没有他的。我想,他压根就不是什么试验品,我们都被他利用了。”
  “他让你杀的人,叫什么名字?”
  “周振邦,是一个老头。”
  “什么?”方木失声大叫,“你快说,Z先生长什么样子?”
  话筒里传来咕咚咚喝水的声音。
  “30多岁吧,中等个,看起来挺斯文……哎呦……”
  电话那边的罗家海突然开始呻吟。
  “你怎么了?罗家海,你怎么了?喂,喂……”
  路边餐厅的二楼,罗家海全身颤抖着斜靠在桌子上,嘴里不时泛起一股苦杏仁味。他挣扎着举起手中的水瓶,又看看桌子上的塑料袋,终于再也支撑不住,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手机跌落在地毯上,“啪”地一声合上了翻盖。
  几乎是同时,楼下的门开了。几秒钟后,气喘吁吁的Z先生小心翼翼地爬上楼梯,一眼就看到了俯卧在地的罗家海。他看看罗家海手边打翻的水瓶,轻轻地笑了笑。
  Z先生捡起地毯上的手机,查看了一下通话记录,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小声咒骂了一句后,转身迅速下楼,再上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一个大塑料桶。
  他把塑料桶里泛红的液体泼洒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里,浓烈的汽油味顿时布满了整个二楼。看到桌上打开的文件夹,他想了想,随手抽出一张,然后把文件夹扔在罗家海的尸体上。
  把罗家海的全身都洒满汽油后,Z先生倒退着慢慢下楼,沿途都洒上了汽油。下到一楼后,一桶汽油也刚好用完。Z先生打开门,掏出打火机点燃了那张纸,那恰好是沈湘的照片的彩色复印件,少女清秀的面庞在火焰的吞噬下慢慢扭曲。
  Z先生一扬手,那团燃烧的纸落向了地上那滩液体。
  电话突然挂断后,心急如焚的方木立刻通知技侦部门查找持机者的位置,技侦部门很快就确认了罗家海的大致方位。方木打电话通知专案组即刻赶往该地点,自己跑下楼,发动汽车,拉响警笛疾驰而去。

()好看的txt电子书
  根据技侦部门提供的情况,罗家海所处的位置应该在环城公路南出口以西15公里左右的地方。方木一边风驰电掣般赶往该地点,一边反复拨打罗家海的手机。最初是无人接听,后来就是无法接通了。方木的牙咬得咯咯直响,一路猛踩油门。
  罗家海显然是出了意外,他还活着么?
  不祥的预感很快就演变为现实,刚过13公里,漆黑一片的路面前方突然出现了火光。方木的心一沉,一脚把油门踩到底。
  这是一间路边餐厅,已经被烟熏黑的墙上还依稀可辨“饭店”二字。方木刚拉开车门,就感到一股逼人的热浪扑面而来。他把外套脱下来罩在头上,试着一点点靠近火场。
  整个二层小楼已经彻底被熊熊的大火吞噬,火舌从窗口翻卷而出,被它舔舐之处都变成一片焦炭,大片的玻璃被高温烤炸,火场里不时传出玻璃炸碎的清脆声音。方木感到喉咙滚烫,睫毛也似乎在一点点卷曲。
  “罗家海……”呼喊声在冲天的烈焰前显得微不足道,方木扑到路边,从地上捧起几把积雪摔到外套上,又连拧带拽地扯下一大把灌木枝,猫着腰一步步向小楼走去。
  刚迈出几步,方木就被人拽住了。是边平。
  边平的一只手遮挡在额头前,另一只手死死地拽住方木的袖子。
  “你他妈不要命了?”
  “罗家海在里面……”方木红着眼睛拼命挣扎,“……他手里可能有重要证据……”
  边平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方木拽倒在地,方木要翻身爬起来,边平狠狠地踹了他一脚。
  “都他妈烧成这样了,还能剩下什么?!”边平冲方木大吼,“你给我老实点!”
  不知是边平这番话起了作用,还是方木彻底没了力气,他瘫坐在地上不动了。喘了半天粗气,方木低声说:“叫消防队来救火吧。”
  在他身后,大火还在尽情享用着怀里这顿美餐,似乎决心要把一切都消灭得干干净净。
  第三十四章 绝路
  孩子兴高采烈地吃着冷包子,手拉着栏杆一下下晃动着身体。廖亚凡站在栏杆的另一面,伸手抹去他脸蛋上的一点碎屑。
  “你从哪里弄来这么多汽水罐?”廖亚凡踢踢脚下一个鼓鼓囊囊的袋子,“该不会都是你喝的吧?”
  孩子笑着不说话,脸上是自豪和一点羞涩的表情。
  “谢谢你了。”廖亚凡莞尔一笑,伸手摸了摸孩子的头。
  孩子仿佛受了鼓励,站直了身子大声说:“只要你需要,我还可以帮你,什么都行!”
  廖亚凡苦笑了一下,“你帮不了我的。”
  孩子急切地说:“我能我能,你说吧,让我帮你什么?”
  廖亚凡轻轻地拍拍他的脸,月光下,孩子的面庞宛若象牙般洁白光滑。她看看孩子充满自信的眼神,又回头看看天使堂的二层小楼。
  “我想离开这里。”
  大火被扑灭后,警方迅速进入火场。这栋街边二层小楼已经几乎被完全烧毁,简单清理现场后,警方在楼上发现一具焦炭状的尸体,其他的一无所获。
  死者已被烧得面目全非,紧急送检后,通过DNA比对确认死者是在逃犯罗家海。法医在对罗家海进行初步尸检时发现死者呼吸道没有吸入式灼伤,也没有烟尘,怀疑死者被焚烧前已经死亡。经毒物检验后确认死者是死于氰化物中毒。
  火灾原因也很快被查清,引燃物为汽油。结合死者之前曾与方木通话的情况,罗家海是被人灭口后焚尸灭迹。
  由于死者系俯卧,因此身下部分衣物得以保存,警方在死者衣袋里发现了一张尚未完全烧熔的银行卡。在发卡行调取相关资料后,确认该卡的办理人使用了虚假的身份证明,而银行卡里只有10元余额。
  罗家海曾承认火灾现场就是系列杀人案的第一现场,因此方木要求勘验部门反复勘验现场,希望能找到血迹和毛发等物证,然而勘验部门坦言现场几乎被烧成一片焦炭,已经没有勘验价值。至于罗家海从Z先生处盗得的资料,在现场也没有发现。
  一场大火,把一切都烧得干干净净。

()好看的txt电子书
  “什么?”周老师一脸惊愕地站起来,“有人要杀我?”
  “对!”方木一脸凝重,“那天晚上你去哪里了?”
  “我在一家浴池洗澡……然后就回天使堂了。”
  “你,是不是……”方木斟酌着词句,“……没有性能力?”
  “是的。”周老师很痛快地承认,“你还记得我腿上曾中过一枪么?生殖器被完全毁掉了。”
  明白了,罗家海应该在浴池里近距离接触过周老师,确认他不是当年强Jian沈湘的人,由此产生了对Z先生的怀疑。
  “是谁要杀我?”
  “是罗家海。”方木犹豫了一下,“有人告诉他,当年是你强Jian了沈湘。”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家海加入了一个互助杀人组织,组织成员就是当年教化场计划的实验对象,为首的一个人叫Z先生,就是他告诉罗家海,是你强Jian了沈湘。”
  “那罗家海呢,你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