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心理罪系列 教化场 >

第43部分

心理罪系列 教化场-第43部分

小说: 心理罪系列 教化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尾声 一些城市背面的镜头
  C市《城市早报》2月6日所载新闻节选:
  ……杨某供称,其所持枪支已丢入我市最大的人工湖——北湖中,警方迅速组织潜水人员进行打捞,截至发稿前,仍未发现该枪支。目前,本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3月10日所载新闻节选:
  ……鉴于杨某枪杀其父时不满14周岁,不构成犯罪,且没有别的直系亲属,C市公安局决定将杨某送至C市少年犯管教所执行收容教养……
  3月22日所载新闻节选:
  ……公司副总侯某等七人因涉嫌爆炸罪被市公安局依法逮捕后,恒金地产立即发表声明,声称侯某等人的行为属个人行为,与恒金地产无关。据悉,其中一名武姓男子还将面临故意杀人罪(未遂)的指控……
  周老师死后一个月,姜德先与妻子协议离婚,名下所有财产交割给其妻。三天后,姜德先的前妻和女儿移民新加坡。
  一星期后,谭纪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静静地死去。翌日,姜德先和曲蕊来到C市公安局投案自首。至此,教化场系列杀人案全案侦查终结,已移送C市人民检察院起诉。
  C市某小学。黄昏。
  空无一人的操场上,夜色正一点点吞噬着红土跑道和塑料草皮。校园东北角的秋千架下,一个小小的身影若隐若现。
  夏天坐在秋千上慢慢摇荡,空洞的眸子里一片漆黑,也无半点闪亮。他轻声哼着歌,曲调古怪,歌词含混,听起来更像一个梦呓者的喃喃自语。
  在他的脚下,反复碾着一只小狗的尸体。随着秋千的摇摆,毛绒绒的小狗在夏天的鞋底翻来滚去。
  C市的公路上,深夜。
  方木驾驶着吉普车,不停地在大街小巷来回巡视着,每当看到年轻女孩的身影,他就放慢车速,看清后又重新加速。
  手机在仪表盘上不停地震动、鸣叫,方木无动于衷地看了一眼屏幕,随手把手机扔向了后座。
  昏黄的路灯在他脸上忽明忽暗,方木神色疲惫,目光却依然锐利、焦虑而执著。
  C市少年犯管教所的门口,二十几名被收容教养人员正往一辆卡车上搬运着成筐的玻璃珠子。搬运完毕后,卡车轰轰地开走。所有人员列队,看守清点人数后,喊着号子跑了回去。
  漆黑一片的卡车车厢里,一个装满玻璃珠子的大筐突然摇晃起来。随着成串的珠子噼里啪啦地落在地上,一个头顶木板的孩子从筐里站了起来。
  卡车在一个路口等红灯,重新开动后,执勤的交警吃惊地睁大了眼睛,他发现卡车车厢的门敞开着,一个个大筐正在车厢里摇摇欲坠。
  他拉响警笛,发动了摩托车,径直追了上去。
  一个小小的灰色身影迅速跑过马路,钻进了一条小巷。
  再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换上了一身明显不合体的便装,沿着马路慢慢地走。
  天使堂的院墙已经被拆掉,二层小楼也千疮百孔。各种重型建筑装备正向外运送着残砖断瓦。昔日生机盎然的菜地里已经堆满了建筑垃圾,只在那些缝隙中能看见一丝拼命挣扎的绿。
  尘土飞扬的拆迁工地上,孩子呆呆地看着面目全非的天使堂,全然不顾脸上、身上已是厚厚的一层沙土。
  尖利的哨音在工地上响起,正在施工的工人们纷纷退到马路边。一个叼着烟卷、神气活现的司机驾驶着拆迁车轰隆隆开近天使堂的二层小楼。工人们摘下帽子,拄着工具,一边嬉笑交谈,一边耐心等待着。
  拆迁车长长的摇臂缓缓摆动,下方坠着的大铁球也随之挥舞起来,司机找准角度,操纵铁球向小楼狠狠地砸去。
  “轰!”二层小楼晃了一下,大块碎砖散落下来,却并没有坍塌。
  围观的工人们开始“欧欧”地起哄,司机吐掉烟卷,又一次挥动着铁球砸了过去。
  “轰!”

()好看的txt电子书
  小楼再也坚持不住,随着一阵可怕的断裂声,彻底倒了下去。
  随着楼体的坍塌,厚重的尘土迅速卷起,刚才还兴高采烈地围观的工人们纷纷躲避。
  只有孩子一动不动,目不转睛地看着尘土扑面而来。
  几分钟后,尘埃落定。
  工人们三三两两地回到工地干活。孩子擦掉脸上的尘土,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抬脚走向院子里那棵最高的树。
  春天已经到了,沉寂一冬的大树也开始渐渐焕发生机,枝头随处可见刚刚绽开的绿芽。孩子爬到一个树杈处,伸手从一个废弃的鸟窝里掏出一个黑色塑料袋。
  他慢慢地滑到树底,又背靠着树干坐了下来。
  塑料袋里是一个被几层报纸包裹着的物件,外面还缠绕着黄胶带。孩子耐心地拆开胶带和报纸,那支乌黑的转轮手枪露了出来。
  孩子熟练地打开弹仓,把六发子弹和弹壳一股脑倒在手心里。覆铜钢弹壳依旧黄澄澄的,凉滑如新。孩子扔下子弹和弹壳,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冰冷的枪身,又扳下击锤连连扣动扳机。毫无阻滞的转动和清脆的空枪敲击声让他很满意。孩子把玩得兴致勃勃,他发现这个漫长的冬天并没有让这支枪变得锈蚀。
  孩子肮脏的脸上绽露一丝笑容。
  不远处的工地上,人声鼎沸,机器轰鸣,每个人都在认认真真地捣毁这个曾经的天堂。没有人注意这个孩子,更没有人注意到他手里拿着的家伙。
  孩子一动不动地看着那片废墟和其上忙碌的人群,片刻,他低下头,在地上散落的子弹和弹壳间翻找着,最后挑出一颗子弹塞进弹仓。
  他拨动弹仓让它旋转起来,然后“啪”地一声甩回枪身。
  四周似乎一下子静了下来,只听见小鸟在头顶的树枝上愉快地鸣叫。孩子吸吸鼻子,仿佛嗅到了那个好看的女孩子身上的味道。
  孩子面向已经不存在的天使堂,平静地抬起右手,把冰冷的枪管顶在自己的太阳|穴上。
  咔哒。
  咔哒。
  (全文完)
  结局二
  第三十六章 尘土归尘土
  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附近的一间茶室里,方木和姜德先、曲蕊相对而坐。
  曲蕊一直无动于衷地看着窗外,马路对面,住院部灰色的大楼静静伫立。而姜德先始终不肯和方木对视,但是随着方木的讲述,脸色已几近死灰。
  “整个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方木把陈哲的照片摆在桌子上,“他就是Z先生,对吧?”
  曲蕊只扫了照片一眼,就继续观望着住院部的大楼。姜德先则盯着照片看了很久,从他脸上的表情,方木已经肯定了心中的判断。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良久,姜德先艰难地开口。
  “不为什么。”方木又点燃一根烟,“作为律师,你应该知道我们依然没有证据起诉你们。但是这已经无所谓了,我只是觉得,应该让你们知道真相。”
  三个人重新归于沉默。
  忽然,曲蕊站起身来,冲方木和姜德先笑了一下。她已经瘦脱了相,那笑容在脸上是说不出的诡异与凄凉。
  “探视时间到了。”
  说完,她就抓起手包,匆匆走出了茶室。


  隔着玻璃窗,方木目送着形销骨立的曲蕊穿过马路,跑进住院部的大楼。
  “方警官。”
  “嗯?”方木回过头,姜德先第一次直视自己,似乎有话要说,又似乎欲言又止。
  “你说吧。”方木明白他的意思,“我没带任何录音设备。”
  姜德先苦笑,目光投向窗外。
  “其实,杀了人之后,我并没有觉得轻松。而且我相信,其他人也一样。”
  方木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心下一片宁静。
  “我们会承担这一切的。”姜德先低声说:“请给我和曲蕊一点时间。”
  方木把烟头按熄在烟灰缸里,长出了一口气。
  “你随便吧。”
  说完,方木起身离开了茶室。
  智·苑小区。
  杨锦程的家里已经是一片狼藉,衣物、书籍资料散落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里。满头大汗的杨锦程正努力地把一个塞得满满的行李箱封好。
  身后,杨展的卧室里正传来一阵紧似一阵的摔打声,有玻璃瓶扔在墙上的碎裂声,也有“咔啦咔啦”拼命摇动门锁的声音。
  脸色铁青的杨锦程又操起一个行李箱,把书房里摆放的各种荣誉证书一股脑塞进去,刚拉好拉链,就听见门铃响了。
  杨锦程透过门镜一看,是邻居。
  杨锦程小声咒骂了一句,拉开门,一脸不耐烦地问道:“干嘛?”
  “我说杨博士,你们家都闹了好几个小时了,我连电视都看不了了……”
  “你去物业投诉我吧!”杨锦程打断他的话,当着他的面关上了房门。
  刚走回客厅,又听见杨展在卧室里声嘶力竭地大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心烦意乱的杨锦程大吼一声:“你他妈给我闭嘴!”
  卧室里的喊叫声戛然而止。杨锦程松了口气,抬手抹抹额头上的汗珠,拉过一把椅子取下妻子的遗像,简单擦拭后,小心地放进一个塞满泡沫塑料的盒子里。
  收拾停当,杨锦程给自己倒了杯水,又点燃了一根烟,坐在沙发上喘粗气。一根烟还没吸完,他突然意识到杨展的卧室里已经足有十多分钟毫无声息了。
  杨锦程拧开门锁冲进去之后,才发现卧室里已经空无一人,扑到窗前一看,一条床单拧成的绳索正随风飘扬。
  C市火车站的站台上,背着书包的廖亚凡一脸焦急地四处张望着,不时看看手腕上的塑料电子表。
  随着一声尖锐的汽笛,又一列火车进站了。成群的人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跳下火车,又有成群的人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拼命挤上车。站台的广播喇叭里,一个毫无感情Se彩的声音反复念叨着:“和谐春运,安全出行,请各位旅客……”
  调度员的哨子已经响起,一个男列车员冲廖亚凡不耐烦地吼道:“你到底上不上车?”
  廖亚凡最后看了一眼人潮如织的进站口,咬咬牙,转身跳上了已经徐徐开动的列车。
  几乎是同时,一个背着旅行包的孩子从人群中挤了过来,边跑边喊:“等一等,别开车……”
  调度员一把拽住孩子,“小孩你干嘛?”

()好看的txt电子书
  孩子急得直跳:“我要上车……我有车票……”
  “你家大人呢?”调度员四处望望,“上车了?”
  列车的速度越来越快,无数张好奇的脸庞在孩子眼前飞速闪过。孩子在那些面孔中徒劳地寻找着那个人,似乎指望她能拉自己上去。
  忽然,孩子看到了调度员挂在胸口的哨子,顿时两眼放光。
  “快,你快让车停下来!”
  “行了行了,别闹了。”一脸无奈的调度员推着孩子的后背,“回家吧。”
  “快点,求你了。”孩子满脸是泪,“我要上车……”
  调度员冲站台上的警察挥挥手:“你把这孩子带到……”
  话还没说完,他就感到手里的孩子一下子挣脱了,低头去看,眼前是黑洞洞的枪口。
  “让车停下来!”孩子举着一支乌黑的转轮手枪,声嘶力竭地大吼:“停下来!”
  调度员最初吓了一跳,随后嘻嘻地笑起来:“小破孩,拿个玩具吓唬谁啊?”
  孩子咬着牙,突然冲调度员脚下扣动了扳机……
  砰!
  枪声让喧闹的站台瞬间安静下来,随后就是一阵紧似一阵的尖叫和呼喊。人们纷纷退去,站台上很快就出现了一片空地,中间是手握转轮手枪的孩子和吓得瘫软在地的调度员。
  几个警察从站台两侧跑过来,边跑边用无线电向分局通报情况。一个警察小心翼翼地靠近孩子的侧后方,慢慢地从腰间拔出手枪,刚要瞄准,就被人压住了手臂。
  “别开枪。”一个满脸绝望的男人拼命地抓住警察的手,“那是我的儿子。”
  杨展尽量躲在调度员后面,一边用枪向四周胡乱指着,一边含混不清地吼着:“你们别过来……我只是想上车……呜呜……”忽然,他在那些警察中看到了试图靠近自己的父亲。在那一瞬间,杨展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恐惧,但是这表情很快就淹没在无边的绝望中。
  “你别过来!”杨展冲父亲举起枪,“我会开枪的!”
  杨锦程挣脱身边的警察,怒气冲冲地吼道:“枪是从哪里来的?快给我扔掉,快点!”
  “我不!”杨展终于哭起来,“你关心过我么?”
  他冲杨锦程挥挥手里的枪,“这支枪就在我床头放了几个月了,你看见过么?你进过我的房间么?”
  杨锦程紧闭了一下双眼,换了稍微和缓的语气说道:“儿子,把枪扔掉,你年龄小,没事的……”
  “我不!”杨展把枪顶在调度员的脑袋上,“我要离开这里!”
  “爸爸带你去国外……”
  “我不去!”杨展已经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