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穿越女尊之假凤追凰 >

第21部分

穿越女尊之假凤追凰-第21部分

小说: 穿越女尊之假凤追凰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耳目,真是羞辱了殿下。」
  
  及笄之礼是女子人生大事,真正的逍遥王妃却错过了。让她女扮男装,这是羞辱大女子,没有一位女子肯罢休。
  
  「风姨言重了,那不过是一种仪式罢了,没有及笄之礼我就不算成年吗?男装,风姨不觉得很漂亮吗?裙裾长长,披帛飘飘,飞在天空如同仙子。这样的服饰最适合风系神能者了,我非常喜欢。」蓝天羽摆动著挽在手臂的雪白披帛,在闺楼里缓缓地飞著转圈,披帛飞扬,她宛如是古老壁画上的飞天仙子。
  
  何风灵无语,逍遥王妃心智早熟,身体却发育迟缓,穿男装还真适合。算了,只要不暴露身份,她爱怎麽做就怎麽做吧。可怜的孩子被关在皇宫十五年,应该自由了。
  
  「殿下什麽时候走,要不要我派人送你?」
  
  「不用,我已经通知宜凤皇兄了,他叫我以真神侍者的身份去神殿朝圣。」蓝天羽无所谓男装女装,要保密,穿男装冒充真神侍者最妥当。
  
  「咦,殿下什麽时候和圣子殿下联系上的?」何风灵惊奇,逍遥王妃自从住进她的府中就没和外面联系过。
  
  「是这个呀。」蓝天羽洋洋得意地指指被画成莲花形状的血印道:「我有神语血契,能凭著意念和血契的另一人联系。」
  
  话虽然是骗何风灵的,但也差不到哪里。自从双方签订下神语血誓,他和她虽然没有再见面,但两人之间的感情却越来越亲。随著年龄的增长,她不再是单方面地接受他的安慰,有时还能感应到他的心绪。

()免费TXT小说下载
  
  他的心绪很奇怪,有烦恼,有迷惑,有点温馨,还有一点旖旎缠绵的情意,好像他正陷入某种甜蜜的苦恼中。呵呵,他是不是被她搅动了一池春水,却又被困在兄妹血缘中?蓝天羽十分期盼。
  
  心有灵犀啊,她什麽也没说,他寄来的家信也会问她,某月某日,为何忧伤,某月某日,为何发怒。他是圣子,心静如水,她感应到的不多。她的喜怒哀乐明显,强烈的感情传达给他让他很头疼。
  
  这几月,每当夜深人静时,她手指点著额头,故意默念他的名字,将自己的情意源源不断地传达过去,果然,她时常能接收到他的苦恼和柔情。
  
  哈哈,蓝天羽洋洋得意,她就是要吵得他凡心大动。她要将神语翻译给神殿听,看谁还敢反对?有爱情血誓,追凤行动省心又省时。
六十一自由高飞(下)
  一切准备妥当,蓝天羽头顶盘髻,戴上银冠玉簪,身穿淡蓝长裙,颈上挂著花纹繁琐的银白色的真神祝福项链,背著一个大包裹出发了。
  
  临行前,何风灵忐忑不安地问道:「小羽(蓝天羽坚持要她这样叫的),你独自上路安全吗?你自幼娇生惯养,衣食住行皆有人侍奉,怎麽能忍受旅途的艰辛?我还是派两个人侍奉你吧。」
  
  蓝天羽拍著胸脯,雄赳赳气昂昂道:「风姨,堂堂女儿就要闯荡四方,我岂能永远依赖别人?你放心,我现在可是真神侍者,谁敢伤害我?而且,就神力而言,还有谁能伤害我?实在打不过就逃走呗,天下又有几人能追得上我?」说著还俏皮地眨了眨眼。
  
  「至於衣食住行,哈哈,」蓝天羽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皇姨陛下待我真好,说我准备的那些金豆子太多无法带走,已经为我折合成几家大钱庄的银票了。她另外还给我个金牌,有需要可以去官府求救。」
  
  女皇呀,她什麽都知道,已经把逍遥王妃多年的俸禄存进钱庄了,她今生都吃用不尽。
  
  何风灵感慨,「真不知道你和陛下搞什麽花样。逍遥王妃直接居住凤凰城有什麽关系?天下人都知道,王妃和宜凤圣子兄妹情深,在真神的祝福下签订了神语血契,住到凤凰城合情合理。」
  
  如果只是兄妹,那是没什麽关系,但妹妹怎麽能追求哥哥呢?所以逍遥王妃绝不能去凤凰城。
  
  「风姨,保重,小羽告辞了。」蓝天羽做个潇洒的长揖,低声道:「记住我和你说的话!」转身,飘然离开大将军府,从此逍遥天下。
  
  她说的话:兆王妃很可能是女皇陛下的选择,武将军权过大必定引火烧身,权势交替前,女皇会为继任者大肆清理老臣,风姨急流勇退才能保住全家性命。
  
  何风灵沈默不语,这个睿智的少女啊,要是没有十五年前的京城动乱,她会是天下最英明的女皇。
  
  每当逍遥王妃出行时,都有禁军开路,路人只能安静敬畏地站在路两旁。

()免费TXT小说下载
  
  而蓝天羽偶尔溜出宫的那些个夜晚,百姓都在睡梦中,街市总是空荡荡的。现在她第一次独自走在白天的京城,总算是见到了这里的繁华景象。
  
  人流涌动川流不息,笔直干净的街道两旁,店铺鳞次栉比,酒帆高挂,旌旗飘扬,买卖吆喝声此起彼伏,茶香酒香四处飘散,卖艺杂耍惊险刺激,歌声乐声不绝於耳。
  
  这里的东西,当真是新奇有趣,样样都吸引著她。走走停停,直到见到一家马车行,她才想起自己的目的:雇马车,她要去京城西郊三十里外的曲阿镇。
  
  这位俊美的少年好像是真神侍者呀,几位眼尖的年轻赶车妇看到她银白色的项链纷纷上前毛遂自荐。
  
  哼,真神侍者是你们这些凡妇俗女能追的吗?蓝天羽只知道真神侍者很抢手,但没想到居然有女人自不量力,上来搭讪。
  
  「这位夫人,请送我去曲阿镇。」蓝天羽轻步走到一位还在喝茶的青衣妇人面前。
  
  「是,侍者大人。」放下手中的茶壶,这位中年妇人立刻站起来点头哈腰。
  
  她受宠若惊,单独出门雇车的真神侍者很罕见,明天,她要将自己的马车装饰一新到处宣扬,有一位美丽的真神侍者坐过她的马车了。
  
  出城门後一路轻车快马,天黑之前她们就赶到了曲阿镇。
  
  「侍者大人,我送你去客栈还是这里的神庙。」
  
  「就这里吧。」蓝天羽不等马车停稳就飞了出来,「呶,这是车钱,不用找了。」手指一弹,一颗小金豆扔到车妇的身上。
  
  车妇顿时喜笑颜开,黄金呀,她一年也赚不到这麽多,真神侍者,他们真富裕。(…_…|||蓝天羽不懂行情也不在乎钱,而且她现在有急事,根本不想罗嗦。)
  
  走出所有人的视线,蓝天羽一飞冲天,急速向西面的於家村方向而去。
  
  要见爹亲,只有偷偷摸摸!
六十二深夜暗访
  皓月皎洁,蓝天羽飞在高空不用担心迷失方向,那原野上有建筑的地方就是村庄。按著上次来去的方向,她轻快地飞著,神力的消耗於现在的她根本不是负担。

()
  
  在途中,她只要看见有赶夜路的旅人就落地询问,调整方向。
  
  力量强大的真神侍者问路,旅人不敢说谎,立刻为她指明方向。
  
  飞翔了大约半个时辰,蓝天羽终於找到了於家村。
  
  不想惊动这里的村民,她小心翼翼地盘旋飞翔著,寻找那一片空广场和神庙,之後直接降落在神庙里。
  
  夜已深,神庙的大殿关著,殿後的几间厢房也是房门紧闭。她抓耳挠腮,爹亲住在哪里?她可不想再见那个蓝玉晨。
  
  一间一间地找?男子很重清誉,她要是冒犯了他们会很麻烦。她欲哭无泪,找到了这里居然还是见不到爹亲。
  
  试探著接近一间厢房,蓝天羽想捅破窗纸看看。
  
  「大胆!」忽然,清朗的怒斥声响起,一股冰冷地寒气急速逼近,目标直指她的心脏。
  
  不好!连转身都来不及的蓝天羽心随意动,劲风陡起,将寒气打偏。
  
  「啪嗒!」几支尖锐的冰刺被打在地上,居然没有碎掉。
  
  好可怕!要是被冰刺击中心脏,她必死无疑。蓝天羽吓出一身冷汗,没想到在这里也会遇到危险。
  
  「大胆采花贼,居然跑到神庙来伤害凤凰真神的侍者,罪该万死!」一位俊朗绝美的中年男子从另一间厢房匆匆跑了出来,满脸怒气。
  
  月光皎洁如镜,等他看清来人时,他不禁一怔,这位风系神能强大的宵小之辈居然是位少年。「你是谁,是真神侍者吗?为何鬼鬼祟祟?」
  
  是爹亲!只是他这样的怒气和杀气让她心惊。
  
  蓝天羽紧张地舔舔嘴唇道:「我,我……我是……天天,我是你的天天。」

()
  
  天天?疑惑地凝视著似曾相识的少年,顾雪浪恍然大悟,「你,你是……」立刻警觉地望望天空和周围。
  
  因为声响,其他厢房里的男子都惊醒了,陆续走了出来。
  
  「祭司大人?」
  
  「师父?」
  
  他们迷惑不解,这位少年是谁?
  
  「都回去睡吧,这里没事。」压抑心中的激动,顾雪浪赶紧解释道:「这个孩子是从其他神庙过来找我的,年幼不懂事,错过时辰就乱闯,差点被我误杀了。」
  
  神殿神庙里住的都是男子,他们为了清誉名节,入夜之後,谁敢擅闯一律杀之。
  
  望望被击落的冰刺,几位也是侍者的男子佩服极了,这位少年神力超强,他们望尘莫及。
  
  「你们都回去睡吧。你跟我来。」顾雪浪镇静地招招手,将蓝天羽带进自己的厢房。
  
  房门一关,他立刻抱住她激动地低声哭泣:「天天,我的天天。」两行清泪立刻倾泻而出。
  
  「爹亲,是我,我回来了。」反手抱著她,蓝天羽也泪如泉涌,终於,父女可以相认了。
  
  哭泣了一会儿,顾雪浪猛地想起女儿现在的身份,立刻将她推开,「回去,立刻回去,如果你不想死,不想让蓝家绝後就立刻回去!」
  
  爹亲永远是最关心她的。兴奋的蓝天羽拭去眼泪道:「爹亲,我已经不是逍遥王妃了,我自由了。」
  
  「你说什麽?」顾雪浪惊讶万分,他几天前才听说逍遥王妃行笄礼,睿翔女皇宣旨将皇子下嫁与她。
  
  「爹亲。」蓝天羽扶著他坐下,自己坐在他身边道:「女皇陛下知道一切,也知道我的心愿,所以她放我自由,另外安排了一个替身少女做逍遥王妃。」

()
  
  「她怎麽可能会这样做?她不怕……」顾雪浪迟疑地问道。
  
  「有宜凤圣子的神语血誓,她不愿伤害我。不过,」蓝天羽苦笑道:「没人能从女皇手中讨到便宜。那位替身少女是何风灵何大将军的次女,对女皇忠心耿耿。何大将军一直庇护我,和我有师徒情谊,後来又查证,何家的一位祖先和我们蓝家祖先是亲姐妹,现在两家算是异姓血亲,我不可能不管她们的性命。所以,秘密永远都会是秘密。」
  
  抖抖身上的长裙,蓝天羽无所谓道:「为了保密,女皇密令,不许泄露身份,最好一直女扮男装。」
  
  「天天。」顾雪浪颤抖地握紧女儿的手,欣喜道:「你会一直留在爹亲身边吗?以真神侍者的身份留在这座神庙里。」
  
  「不,爹亲。我是女子,再怎麽伪装,早晚一天也会泄露身份的。」蓝天羽比比喉咙和自己没有太多起伏的胸部,顿时惹得顾雪浪尴尬不已。
  
  「女子志在四方,我不仅要云游天下,还要去凤凰神殿办点事。」蓝天羽取下自己的蓝绸布抹额得意道:「这可是宜凤圣子对我许下的诺言。」
六十三父女天伦(上)
  「神语血誓哦。」顾雪浪抚摸女儿的眉心上方的血印羡慕道:「因为资质不够,那个神语爹亲至今没学会。」
  
  「哈哈。」蓝天羽扑哧一笑,「爹亲,那个神语你不用学,而且你学了也用不上。」她心中微微伤感,因为娘亲已经不在了。
  
  「为什麽,你是签订神语血契一方,是不是已经知道神语的秘密了?来,告诉爹亲。」说到神语,说到信仰,顾雪浪精神抖擞。
  
  「爹亲,我现在还不能说。我去凤凰城去神殿就是为了实现这个神语誓言的。等将来我成功了,一定会回来告诉爹亲的。」蓝天羽怕惊吓了这位虔诚的信徒,不敢说明真相。
  
  「你这孩子,跟爹亲还保密。算了,爹亲会等你回来揭秘的。」顾雪浪含笑地摇摇头,明亮的双眸宠溺地望著朝思暮想的女儿,她终於回到他的身边了。
  
  晨晨,我的妻主,你看到了吗?我们的女儿终於回到我们身边了。伟大的真神啊,一直虔诚侍奉你的弟子向你祈祷,请保佑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