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穿越女尊之假凤追凰 >

第27部分

穿越女尊之假凤追凰-第27部分

小说: 穿越女尊之假凤追凰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
  
  他的心早已被蓝天羽占满了,对那个从未见面的皇妹毫无印象。就如当初他说的,保她一条命只是源於血缘,和繈褓中的女婴签订血契,完全是出自内心的喜爱。
  
  以後该怎麽办?以夏宜凤的意思是要把此事禀告神子和三位长老,蓝天羽阻拦,说身份揭露了,他们会把她赶去神殿,搬到山下的凤凰城去住,她不愿意。
  
  似笑非笑,夏宜凤望著她道:「神子和三位长老皆是神殿的掌管者,他们的智谋不比诸国女皇们差,他们现在不知道不代表将来不知道。天天,欺骗他们就是欺骗凤凰真神,你要考虑後果。」
  
  靠坐在桌边,撑著下巴,蓝天羽懒洋洋道:【我是凤凰真神林雪薇的使者,受命到凤凰大陆来历练,谁敢说我欺骗真神?】
  
  夏宜凤一呆,惊奇地问道:「这是什麽意思?里面有【凤凰真神林雪薇】,【真神】这两个词语。」

()好看的txt电子书
  
  天啊,他们真的只知道发音,不懂得意思啊。蓝天羽解释道:「我是凤凰真神【林雪薇】的使者,受命到凤凰大陆来历练,谁敢说我欺骗真神?凤,记住【林雪薇】是凤凰真神的名讳。」
  
  「真的吗?天天,你真的是真神的使者?」夏宜凤惊讶万分,看她的眼神也变得虔诚起来。这位可是只有三个月就神能觉醒的早慧天才,或许,她真的是真神的使者。
  
  得,她就是知道会这样,这位圣子是位疯狂地神职人员啊!她之前不想说就是因为想让他爱她,而不是把她当神一样崇拜,尽管那样更容易把他追到手。
  
  蓝天羽无力道:「不知道。我只是随口说说。就如你们猜测的那样,神语就是我的母语,至於为什麽我会神语,我也不知道,我最初的记忆是从一出生开始的。」
  
  「或许你就是真神的使者,只是你自己忘记罢了。天天,这是大事,我要向师尊和长老们汇报。」他站起身来就要走。
  
  「凤,等一下。」蓝天羽飞身拦住他,急切道:「凤,你要告诉他们我也不阻拦,毕竟你是虔诚、不打诳语的圣子。只是,我想知道,我现在在你心中,是妹妹,是神使,还是,爱人?」
  
  这让他怎麽回答?变化来得太突然了。在这之前,她是妹妹,只是自己对她的感情深得超过兄妹之情。刚刚,她突然告诉他,她不是妹妹,是一直深爱他的人,他微微挣扎了一下就立刻接受了。或许,这是因为自己的内心深处早已隐藏了那份禁忌之情而不自知,才会在真相揭露後欣喜地接受了她。现在,他突然发现她身份特殊,和凤凰真神关系很大,对她又起了敬仰之心。
  
  「凤,你看我,胆小怕死,一心只想逃命;胸无大志,明明有机会坐上九凰椅,却依然禅位与别人,女人做到我这份上简直不能再称女人了。凤,你会喜欢我吗?」明亮的水样眸子充满焦急。
  
  我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你呀!
  
  夏宜凤淡雅地笑了,伸手抚著她的脸蛋道:「你会是我的妻。」说罢,他飞身迅速离开,不让她有机会追上他。
  
  妻?蓝天羽眨巴著眼睛纳闷了,不是妻主吗?
  
  左思右想,突然想到了什麽,她猛地双手一拍,「啊」出声,即使没有凌空飞翔,也感觉整个人都飘飘荡荡,仿佛大地失去了引力。
  
  妻,那是少数家庭,女子自知才能平庸,明智豁达地将家中大权交予有才能的夫婿掌管。她们一般自称是妻而不是妻主,意思是夫妻平等,你非奴夫,我非妻主。
  
  他不嫌弃她无能,自愿做她的夫。
  
  她晕晕乎乎,傻傻地笑著,直至两位小侍送晚餐过来也没有恢复。

()免费电子书下载
七十七神殿允婚
  夜幕降临,星光闪烁,两位小侍看圣子还没回来,和蓝天羽说一声明天再来收拾碗筷,径自离开。
  
  神子会不会因为她的欺骗怪罪凤?会不会对她印象糟糕透顶,将她赶出神殿?
  
  蓝天羽无心用餐,守著孤灯在房中转来转去,焦急地等待夏宜凤回来。此时,她深刻体会到爹亲等待娘亲回家的那种感情了。
  
  等啊等,她终於看到有人往静心轩走来,赶紧出门迎接。居然,神子和三位长老连夜驾临静心轩了。
  
  恭谨地将他们迎接进静心轩,她忐忑不安地等待发落。
  
  「你到底说实话了,蓝天羽。」银发的神子望著讪讪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女,冷峻道:「既然真神安排了一切,我们自会遵从,你何必隐瞒真相?」
  
  「神子殿下,我这不是说了吗?」蓝天羽低头掰著自己的手指,呐呐道,「从我进神殿到现在一天也没有啊。」
  
  「要不是宜凤察觉到你的异常,你准备隐瞒多久?」紧绷著脸的神子心中好笑,这位少女还真不会隐藏心思,很快露出马脚了,真不知道她在傲凰国皇宫怎麽生存下来的。
  
  「不会很长,只要我确定凤是真心喜欢我,而不是神语血契的原因。」蓝天羽抬头望著神情严肃的神子和长老们,紧张道:「尊贵的神子殿下,三位长老大人,我这是少女情怀嘛。我害怕凤喜欢我是被血契逼迫,他是圣子,一心侍奉真神,根本不会喜欢女人。」
  
  「你这孩子,钻了牛角尖了。」怜惜地望著手足无措的少女,慕枫长老没好气道:「没有血契,你能接近圣子吗?你又怎麽确定,你喜欢宜凤不是因为血契?既然你们已经心灵相通,应该能感应到彼此的情意。血契,只是给你们了解对方感情的机会,否则血契第一个作用不会是心有灵犀。至於这份感情如何发展,还要看你们自己。」
  
  他唏嘘道:「原来神语血契的真意是这样啊,要双方都签才起作用。伟大的真神果然不会传下没用的东西。」
  
  看蓝天羽还在苦思,他转头询问夏宜凤,「你是因为她是妹妹夏瑾凰才签订血契的?」
  
  「不是。」夏宜凤缓缓道:「弟子当初只想保皇妹一条命,可能会把她抱到凤凰城抚养。但因为小婴儿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笑呵呵的脸蛋,弟子情不自禁地萌生守护之意,才冒著失败的危险签神语血契。」
  
  事後,他也出了一身冷汗,要是施法失败,圣子和神殿的声誉都会受到影响。
  
  「天天啊,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宜凤对你的喜爱在签订血契之前哦。」慕枫长老疼爱地望著自己大弟子唯一的亲生女儿,和蔼道。


  
  耷拉著脑袋,蓝天羽无话可说,因为这跟鸡和蛋的道理一样。要不是他立血誓向她求婚,她会把纯粹的喜欢欣赏变成爱情吗?原来在签订血誓之前,他们已经对彼此有好感了,血誓只是将这种朦胧的感情催化成爱情。
  
  望望小圆桌上还没动的晚膳,神子道:「天天,你和宜凤的事有你们自行决定,但为了神殿的清誉和传统,出嫁前,宜凤必须降为侍者。关於你天生懂神语,可能是凤凰真神的使者的事,我们明天再谈。还有,你要想住在神殿就必须穿男装,因为神殿全是男子,不能有任何流言蜚语传出去让女人们讥笑。」
  
  「是,殿下。」神殿已经同意她和凤的亲事了,蓝天羽激动满怀地躬身施礼。至於睿翔女皇希望夏宜凤成为神子的愿望,嘿,她才不管呢,她当初允诺的只是帮助不是保证。
  
  点点头,神子率先离开,三位长老随行在後,夏宜凤和蓝天羽恭送他们出轩。
  
  好像想到了什麽,慕枫长老停下脚步,转身吩咐道:「天天,神殿是千年圣洁之地,不容亵渎。你还是到山下凤凰城寻找适合的房子定居吧,有了妻主的真神侍者都不便常住神殿。」
  
  神子和两位长老莞尔,他们虽然终身不嫁,但对那男女之事也不是一窍不通。
  
  夏宜凤和蓝天羽都是聪明人,一点就透,双双颊上飞霞,眼睛彼此相望又立刻避开。他们感情刚刚确定,根本没想那事啊。
  
  
  七十八牛头马嘴
七十八牛头马嘴
  假凰追凤真的是慢热啊,一开始上传时让我十分沮丧,现在又让我十分高兴。喜欢的亲很多,催文的亲也多了,今早居然收到小薇亲的一张催文符,我真的不好意思,赶紧上传一章回应回应大家。
  
  这一章牛头马嘴很搞笑,大家看得满意不要忘了投票哦,谢谢。
  
  
  神语,神殿最关心的事。当神子长老们希望蓝天羽为他们翻译神语的真意时,蓝天羽犹豫道,你们千万别被神语的真意吓坏了。
  
  「没有关系。」神子含笑道:「昨日,当我们发现凤凰真神的爱之守护居然是爱情血契时,就已经有了之前曲解神语的心理准备。你大胆地翻译吧,我们自会判断真伪。」
  
  神典密阁,圣典堂最高处的禁地,除了神子圣子和诸位长老,旁人一概不许进入。今日,神殿最重要的几位掌权人物,神子,三位长老,两位圣子,一位半隐居在神典密阁的上届长老聚集在一起,每人面前笔墨纸砚备齐,准备记录。
  
  「天天,安魂曲你听过很多次,而且也会唱,就先翻译这个。」夏宜凤提醒她。


  
  「嗯,我先唱一遍,否则你们会不信。」为了表示自己完全理解神语,蓝天羽首先把那首摇篮曲唱了一遍,然後用凤凰语言翻译道:「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妈妈的双手轻轻摇著你。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妈妈的双手轻轻摇著你。摇蓝摇你快快安睡,睡吧睡吧被里多温暖……」
  
  众人目瞪口呆,慕枫长老急问道:「天天,你没有译错吧?怎麽是这样的?这是哄小孩的摇篮曲,还是,还是母亲唱的。」
  
  「本来就是摇篮曲嘛。我听到凤一本正经地唱著,差点笑破肚子。」蓝天羽一脸无辜道:「摇篮曲听得我昏昏欲睡,的确有安抚人的效果。或许,这是凤凰真神哄自己的孩子时唱的。嗯,我们不都是她的孩子吗?」
  
  有道理!众人面面相觑後立刻奋力疾书,将译文记录下来。
  
  「天天,【信我者得永生,阿门。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阿弥陀佛。太上老君急急如敕令。】是什麽意思?」记完後,夏宜凤又问道。
  
  「很难翻译,里面有些词,凤凰语言中根本不存在。」阿门,阿弥陀佛,太上老君急急如敕令这些根本无法翻译,就如凤凰真神的名字一样,是固定的发音。
  
  「那就翻译大概意思。」圣子执笔道。
  
  「哦。相信我的人,灵魂会得到永生;大悟彻悟的罪人放下屠刀就能立刻成为善人。」
  
  嗯,虽然不符合祭礼场合,但也是劝人行善积德的,有点宗教的味道。众人点头称赞。
  
  满意地记录好,夏宜凤又问道:「天天,神语祈祷词是祭神时唱的,传说那是凤凰真神最爱的曲子,是每一个真神侍者必学的,你能翻译吗?」
  
  说到那个祈祷词,蓝天羽真的是哭笑不得,以讹传讹也太厉害了吧?好好的「凤求凰」被後人传成祭词。
  
  「我听得懂,但太拗口,我不会唱,要不,你唱一句我翻译一句。」蓝天羽狡黠道。
  
  「嗯。」夏宜凤不疑有它,开口清唱道:【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皇。】
  
  「意思是凤鸟啊凤鸟,回到了家乡,行踪无定,游览天下只为寻求心中的凰鸟。」
  
  ……

()
  
  【有豔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有位美丽而娴雅贞静的女子在她的居室,居处虽近,这美丽女子却离我很远,思念之情,正残虐著我的心肠。」
  
  呃,神殿又传错了!众人满头大汗。
  
  ……
  
  夏宜凤硬著头皮唱道:【皇兮皇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蓝天羽含情脉脉道:「凰鸟啊凰鸟,愿你与我起居相依,形影不离,哺育生子,永远做我的配偶。」
  
  夏宜凤面红耳赤,再也唱不下去了,没想到这是一首求爱歌。
  
  真的假的?众人面面相觑後,慕枫长老固执道:「宜凤,继续,即使神殿唱错了也没有关系,只要外人不知道就行,但我们却一定要搞清楚神语的真意。」
  
  「是,长老。」夏宜凤定定神,再次歌唱,但低著头只看著自己面前的稿纸,可是那双充血得如同红玉般的耳朵明明白白地显示出他的羞涩。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唱过无数次的神圣祭词,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