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天神之宠 >

第10部分

天神之宠-第10部分

小说: 天神之宠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樊黎扑上去,默然背后的尾巴立即挥过来,樊黎抓住他的尾巴,使劲一摔,默然被整个抽起来,撞到皇陵的柱子上,柱子顿时断裂。他掉下去,尾巴因撞击而恢复成一条。 

“默然!”樊黎怕伤到他了,赶紧地降落在他身前,他正要过去查看,默然猛然长大嘴巴向他咬下去,樊黎迅速避开了头部,可还是被咬住了肩膀。 

“默然!”樊黎使劲撬他的嘴,默然咬得非常用力,锋利的尖齿陷进樊黎的骨头里面。这个时候只要樊黎在他肚子上击上一拳就能把他摆平,但樊黎怎么也下不了手。 

他舍不得出手,默然却不会退让。默然的尾巴又卷了过来,狠狠箍住了樊黎的腰。樊黎肩膀被咬,腰部被勒,他痛苦地咳出一口血。 

“默然……”樊黎还是不肯放弃地掰着他的嘴巴。 

默然冰冷的眼睛忽然闪过一丝不忍,他松开了嘴,尾巴卷着樊黎摔到墙壁上。砰!!樊黎在墙上撞出一个大坑。 

默然在他起来之前,迅速飞开。樊黎撑着身子站起来,他顾不上疗伤,对着神将们大吼:“追!!” 

神将们慌张地踏上彩云追赶,彩云的速度毕竟比不上飞行器,他们只能紧跟在默然半里以外,再也无法超越。 

一名神灵光一闪,他从腰间拿出宝物,向默然撒出巨大的网。默然听到背后的风声,立即闪开。虽然这神将的网撒空了,可其它神将随即效仿,他们纷纷拿出宝物,撒下天罗地网,默然闪避得越发狼狈,他现在的体型太大,太容易被抓住了! 

默然果断地变回人形。但人形飞起来比狐狸形态慢很多,眼看神将们就要赶上来,虽然距离天界出口还有很远,但默然没去路了!他往底下的云雾冲进去。他飞了没多久,眼前忽然出现一团暗紫色的漩涡,默然来不及细想就飞了过去。那漩涡把他吸住,默然感到全身上下都被电流击中,他浑身麻痹,躯体感觉到撕裂的痛苦。 

神将们飞到漩涡前,谁也不知道这漩涡通往何处,他们再也不敢前进。 

“现在怎么办?”一名天神不安地问。 

“只好先回去禀报天帝了……” 

“天帝知道我们没追上去,一定会大发雷霆的。” 

“那不然,你进去漩涡里好了……” 

大伙微带恐惧地对望着,谁也不敢行动,最终,他们还是选择了折回。 

第七章 

浮幽界的上空,灰沉沉的云层闪起了紫色的闪电。看来是有人正在穿越通往浮幽界的信道“混沌之壁”,皇宫里的侍卫密切关注着天空的变化。不久后,一团身影冲破云雾,往地面直坠而下。在那人影快要撞击到地面的时候,他忽然又飞了起来,往皇宫的方向直奔过去。 

皇宫有结界保护,按理说贸然闯入者都会被结界弹开,可那人却畅通无阻地越过了结界,侍卫们大惊失色,他们纷纷举起武器将对方拦截下来。 

“你不能进去!” 

默然被迫降落,他精力耗费过多,身上伤痕累累。他在天界被卷入的那个旋涡原来是能直接到达浮幽界的信道,但里面的结界和气旋比一般信道猛烈太多了。默然闯入的时候动了胎气,虽然不至于伤到腹中胎儿,但也让他肚子里一阵翻滚,痛得他额冒冷汗。三瑾石一时间也无法把妖力补充回来,他现在根本没力气与他们纠缠。 

“让开!”他低喝,“我才离开才大半年而已,你们不认得我了?”他喘着气问。 

“你是谁?”侍卫们满脸莫名其妙。 

默然错愕了半晌,他很快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了。在天界一天就等于浮幽界与人间的一年,自己虽然只是离开了大半年,可浮幽界已经过了快二百年了!所有都改变了,难怪这些侍卫会不认识他! 

“我要见‘野瑟’大人。”默然说出一个他们可能会认识的名字。 

野瑟是默然最信任的亲信,一直对默然忠心耿耿,默然离开浮幽界的时候付托他代为处理政务。按理说,自己不在的这二百年时间里,浮幽界的政事都应该是由他掌控的。 

“可是野瑟大人已经……”他们还没说完,一道低沉中带着磁性的男生传来: 

“发生什么事了?” 

众人看去,一名穿著深灰色华服的银发男子迈着沉稳的步伐走来。男子身形高大,面容俊朗,似笑非笑的嘴角与默然如出一辙。 

“黑灼殿下。”侍卫们喊道,满脸如获救星的样子。 

“你是……黑灼?”默然惊讶得语不成调,想不到眨眼之间,那个还不到他下巴高的小子已经变得威风凛凛。 

“父王?”黑灼见了自己父亲也没表现得太惊讶,他只是微怔一下,很快就恢复过来。他脸上没有惊慌,也没有喜悦,他比出一手,淡淡笑道: 

“请跟我来。” 

默然沉默地跟着他走进殿里,他能明显感觉到黑灼身上的霸气,那股凌驾在自己之上的王者霸气……从现在的状况来看,一切都不在他的掌控中了,他心中升起强烈的不安。 

黑灼把默然带到一个宽敞的房间里,默然进去之后立即问:“野瑟呢?不是由他掌政吗?还有,白考在哪里?” 

白考是默然的二儿子,跟默然一样是黑狐,而且还是壁洞妖狐,默然对白考有一种惊人的执念,一心想让他继承帝位。因为他仿佛透过白考,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哦,白考啊?我这就派人去叫他。”黑灼走到门外,吩咐仆人去找白考。他走到桌子旁坐下,客气地对默然说:“父王,请坐啊,白考很快就会来了。” 

眼前的黑灼已经不是那个懵懂无知的小男孩,他目光锐利,笑容狡黠,变得深不可测,默然没办法对自己的亲生儿子放下戒心。他坚持站着,道:“你还没告诉我,野瑟大人怎么了?” 

黑灼拿起桌子上的葡萄扔进嘴里,漫不经心地说:“野瑟大人在五十年前的一次政变中死了。” 

“死了?”默然双手撑在桌面上,逼视着他。“你说的政变是怎么回事?” 

“也没什么。”黑灼云淡风轻地笑着,“只是一群大臣建议册封我为太子,野瑟大人不同意,所以就……我也很为他可惜,要怪就怪他太不识时务了。” 

默然气愤的站直身子,低吼:“简直胡闹!我在诏书上写得很清楚,等白考满二百岁就册封他为太子!就算我不在,他也理应是王位继任人!” 

黑灼站了起来,以他高大的身形压迫着默然,默然也不仅退了半步。 

“父王,您离开浮幽界快二百年了,所有一切都不一样了。”黑灼的声音里带着冷酷的笑意。 

“是吗?”默然跨前一步,冷冷地说:“现在我回来了,你们休想再胡作非为。” 

他刚说完,门外的仆人道:“白考殿下到——” 

默然立即转头看去,大门打开,一名白衣美少年走了进来。他边走边不耐烦地说: 

“黑灼,你叫我来干嘛?我正准备去玩呢……” 

他看到默然,随即困惑地停下来。默然见了自己寄予最多期望的儿子,不仅惊喜交加。他快步走过去,仔细端详着这名比自己还要矮上一点的少年。自己走的时候白考才刚学会走路,站都站不太稳,如今见了他,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白考……”默然激动地伸出双手,轻抚他精致的脸蛋,除了年龄差距,白考长得与默然一个模子印出来似的。 

“你是谁?”白考避开他的手,他觉得对方身上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却又猜不出他的身份。默然身后的黑灼答道: 

“他就是我们的父王,白考,快拜见父王啊。” 

“父王?”白考吃惊地看着默然,他对着黑灼低叫:“你不是说父王死了吗?” 

居然说自己死了?默然气愤的瞪了黑灼一眼,他转而对白考道: 

“白考,父王没有死,父王只是被困在天界,一时无法离开而已。” 

“是这样吗?”白考问黑灼,对方点头。 

“没错。” 

就算他现在承认了,默然也无法原谅他,他怒道:“为何说我死了?” 

“因为……这样的话,那些大臣就不会继续罗唆啊。”黑灼别有深意地笑了起来。 

“你什么意思?” 

“父王死了,我才能顺理成章地继承帝位啊。” 

“你还敢说这种话。”默然转身对白考道:“白考,父王已经决定了,只有你能继承我,你放心,父王不会让你的王位被抢走的。” 

白考却没有露出他语气中的愉悦表情,他撇了撇嘴,道:“我一点也不想继承什么王位,那种东西就让黑灼去当不就好了。” 

“你……”默然气得说不出话来。 

黑灼拍了拍掌,笑道:“果然不愧是我的好弟弟,父王,你都听到了?我可没有逼白考让位哦。” 

“白考!”默然恨铁不成钢地怒吼:“你知不知道自己放弃的是什么?你知不知道千万年来,多少族人为了争夺帝位而失去生命?” 

白考走到黑灼身旁,一副与他同一阵线的模样。 

“可我就是对王位没兴趣啊,我只要每天逍遥快乐地过日子就好了,反正黑灼爱当,让他当又有什么关系?” 

“你说什么?!”默然气得头顶冒烟,肚子里的胎儿又是一阵颤动,他痛吟一声,捂着肚子蹲下。 

“父王?你怎么了?”黑灼看出点端倪来,正想走过去,默然大吼: 

“不要过来!” 

19 

他强忍着痛楚站起来,对白考伸出手,道: 

“白考,你年纪还小,所以不明白……父王不会怪你的,你过来,过来我这边,听我好好说……” 

黑灼插嘴:“父王,不用费力气了,白考一直以来就是这幅德性,他并不适合当帝王……” 

“你闭嘴!”默然气愤地打断,“我辛苦打回来的江山不能交给一名银狐!” 

黑灼的眼睛锐利地眯起来,他冷笑道:“原来这就是父王不肯认同我的原因。” 

默然不语,黑灼用嘲讽的口气道:“只因我是银狐,无论我付出多少努力,无论我是否有继位的能力,你都不会认可我吧?” 

默然心中一窘,黑灼这段话不正是自己过去的写照吗?自己过去也因为壁洞妖狐的身份而被父亲瞧不起,想不到自己兜了一个大圈,最后却将同样的痛苦施加在自己的儿子身上…… 

“黑灼,你恨我吗?”默然的语调里带着一丝苦涩。 

“不,我不会恨父王……”黑灼一开始的声音很轻柔,他的目光忽然一边,猛扑过去抓住默然,默然一时松懈,被他捉住双手压倒在桌子上。 

“父王,你有一些很重要的东西没有交出来吧?”黑灼挤压着他的身体,用妖气束着他的手腕,默然负了伤,加上胎儿的异动,竟无法摆脱他的钳制。 

“黑灼!你……”默然死命挣扎。 

黑灼对白考大吼:“白考!把他体内的东西吸出来!” 

“什么东西?”白考茫然地走过去。 

“快点!吸了你就知道!”黑灼快压不住默然了,白考见情况混乱,只得依言抱住默然的脸,俯身用嘴巴封住他的唇,用力吸—— 

“呜……” 

默然体内的三瑾石往上钻,被白考全数吸了出来。白考含着三颗发光的玉石退开,他吐到手上细看。 

“这什么?” 

默然没有了三瑾石,顿时力气尽失地软了下去。黑灼放开他,他走到白考身边,把三瑾石拿走。 

“果然是好东西……”光是把它们拿在手上,就能感受到强劲地力量。 

默然喘息着向他伸出手。 

“不……那是……给白考的……” 

“给我的?”白考一听,马上就要去抢,黑灼立即把三瑾石吞下。白考大叫:“你干嘛!父王说是给我的!” 

“你要去也没用。”黑灼霸道地说,“这是历代狐王的象征之物,只有得到它们才能成为真正的帝王。” 

默然缓过气了,他怒吼着冲过去。“快还我!” 

黑灼一掌将他挥开,默然倒在地上。 

“父王,很感谢您专程把三瑾石送回来,元老院那些老头就是因为我没有三瑾石,所以一直不肯让我正式登基呢,父王的大恩大德,黑灼一定不会忘记的。”黑灼满脸假惺惺地笑道。 

“可恶……”默然重新爬起来。 

“父王,我不想做得太过分,以您现在的能力,根本打不过我……必输的仗,您是不会打的吧?” 

默然还在调整气息,黑灼说得没错,此刻的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父王,我原本很想让好好孝顺您,让您颐养天年的,但恐怕不行了……”黑灼顿了顿,话锋一转,“天界里的事,我也略知一二……” 

默然一惊,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黑灼继续道:“听说天帝非常喜欢您,您这次回来……是逃跑的吧?” 

“你要怎样?”默然几乎预料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要是天帝知道我们窝藏您,一定会非常愤怒的,到时候,怕是整个浮幽界都会遭殃……父王,您也不想浮幽界的族人因为您而遭受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