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天神之宠 >

第13部分

天神之宠-第13部分

小说: 天神之宠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23 

大伙就座后,侍从将鲜果点心一一奉上,歌女们也开始了表演。樊黎带来的几名妃子围在他身边,又是敬酒又是喂果的,场面相当热闹。默然不去巴结他,独自坐在冷清的角落里。他也不看樊黎,只是一直注视着|乳娘怀里的殷翔。 

樊黎装出与妃子们调笑的样子,目光却有意无意地投注在默然身上。见他一直望着孩子,他就无名火起。上次自己好声好气带孩子来给他抱,他就视而不见,现在又摆出一副很在乎孩子的样子!他这算什么意思?故意跟自己唱反调吗? 

自己以前太心软了,每次默然稍微妥协一点就忍不住原谅他,正因为这样才会被他爬到头顶上撒野,他这次绝对不会轻易让他得逞的!樊黎肚赌气地想着。 

可能是亭内太吵杂了,|乳娘怀里的殷翔扭了扭脖子,呜呜地哼了起来,|乳娘赶紧抱着他安抚。 

“乖哦,乖哦……快睡吧……”|乳娘边拍着他的背边低声哄着。 

默然走到她身旁,凑近细看,殷翔的小脸皱成一团,没有牙齿的嘴巴扁扁地,发出“咿呀咿呀”的哭声。 

默然戳了戳他软呼呼的小脸蛋,轻轻笑道:“怎么啦?小宝贝怎么不乖乖睡觉呢?” 

殷翔睁开水汪汪的眼睛,天真地注视着默然。默然在浮幽界的时候就当过两次爸爸,虽然他很少哄孩子,不过看着自己的妃子照顾孩子多了,也懂得一点方法。他对殷翔做了个小鬼脸,继续逗他。 

“是不是太吵了让你睡不着呢?既然醒了,就好好欣赏一下仙女姐姐们的表演吧,不用急着睡觉哦。” 

他用孩子气的口吻说着,|乳娘也忍不住笑了。殷翔很专心地听着他说话,忘记了哭泣。默然对他伸出手,|乳娘忘了请示樊黎,不自不觉就把孩子交给了他。 

樊黎在那边看得吹胡子瞪眼,等|乳娘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默然抱着殷翔走回角落里。他继续逗着他说话,殷翔似乎很喜欢他的声音,他伸出小手“呀呀呀”地叫着,十分快乐。默然沈溺在与儿子的交流中,继续对樊黎和其它妃子视而不见。 

樊黎紧紧盯着他,脸上的愉悦开始散去,妃子们见他脸色不好,纷纷放下酒杯,不敢再乱说话。 

樊黎一再对自己说,不要上他的当!不要被他影响你的心情!可他就是忍不住看向那边去。默然与儿子打成一片,完全置樊黎的目光不存在。 

樊黎受不了他的忽视,他泄愤地将瑛妃搂近一点,俯身吻住她嫣红的唇。瑛妃娇喘一声,在他怀里软成一团。樊黎亲着她,眼角余光却不停往默然瞟去。默然正把殷翔放在大腿上,捉着他的小拳头把玩。樊黎怒火上扬,他把手伸进瑛妃衣襟里,握住她的丰|乳揉搓起来。 

“啊……陛下……别在这里……”瑛妃欲拒还迎地扭摆着娇躯,既是羞涩又是得意。 

那边的默然终于站了起来,他抱着儿子向樊黎走去。樊黎故意不看他,继续挑逗瑛妃。默然好象看不见瑛妃的存在似的,他笑容灿烂地说: 

“陛下,我可以带殷翔出去花园里走走吗?” 

樊黎给了他一记白眼,不回答。默然自顾自说道:“谢谢陛下,那我先告退了。” 

他正要转身,樊黎暴跳如雷地蹦起来。 

“站住!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 

“可您也没有拒绝吧?”默然反将他一军,樊黎登时哑口无言。 

“那我走了,各位慢慢玩。”默然飘然离场。樊黎愣了半晌,他想跟上去,又拉不下脸来。凉亭内的人全部停下动作,等着他表态。那|乳娘终于忍不住了,怯怯地问: 

“陛下……要不要我去看看?” 

樊黎看着默然走去的方向,沉声道:“去吧。” 

“是,我告退了……”|乳娘赶紧快步走开。 

她在一条小溪旁找到了默然,默然抱着殷翔坐在一颗大石头上,指着光影浮动的河水跟他说话。 

“娘娘……”|乳娘唤了他一声,默然回过头对她笑了笑,他拍拍身旁的位置。 

“请坐。” 

“啊,谢谢娘娘,不用了,我站着就可。”|乳娘受宠若惊地摇头,她站在默然身后,看着他逗弄孩子,殷翔好几次被他引得咯咯笑起来。|乳娘情不自禁地低叹一声,默然听到她叹气,困惑地转头。 

“你怎么了?” 

“呃……这……没什么……”|乳娘满脸通红,使劲摇头。 

“有话不妨直说吧。”默然和善地笑道。 

“就是……”|乳娘支支吾吾地说:“我第一次看到殿下笑得这么开心……毕竟……还是自己母亲比较亲切吧……” 

母亲……默然皱了皱眉头,对这词还是有点不适应,|乳娘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声说着“很抱歉”,默然不在意地摆手。 

“不要紧,你说的是事实啊。” 

|乳娘谨慎地打量着他,确定他真的不介意后,她才继续说道:“殿下身子一直很弱,很不容易才能入睡,一旦被吵醒了就会哭闹,像现在这样……实在很难得……” 

“你平日都跟瑛妃娘娘一起照顾他吗?”默然冷不防问道。 

“嗯……可是瑛妃娘娘事忙,没有太多空闲时间。”|乳娘回答得很谨慎。 

“呵呵……所以说,其实只有你在照顾了?” 

“没有,瑛妃娘娘也很希望能照顾殿下的……只是……娘娘喜欢熏香,身上总有一股很浓郁的香气,小殿下不喜欢,娘娘一抱他他就哭……所以……”|乳娘很努力地为瑛妃辩解。 

“是吗?那就没办法了。” 

默然抱着殷翔,轻轻地摇啊摇,小殷翔听着淙淙流水声,不久后就靠在默然怀里沉沉睡去。默然看着他可爱的睡脸,心中升起无限感触。他想起自己在浮幽界的儿子,那两个亲手将他赶上绝路的儿子…… 

其实默然并不怪他们,因为自己当初也是用了卑鄙手段害死自己父亲的。生在帝王之家的孩子,原本就没有亲情可言,他与两个儿子之间也并不亲近,特别是黑灼,自己从他小时候就刻意冷落他,忽视他。现在只是自食恶果,他怪得了谁? 

可是……他骗不了自己,当儿子冷血地对待自己的时候,他心里泛起的愤怒与失望是如此地强烈。或许,再给他一次机会的话,他不会跟儿子们处成这样。默然凝视着自己第三个儿子,这孩子对他的意义,与黑灼和白考截然不同。因为他是从自己体内分割出来的生命,因为他的降生带给自己刻骨铭心的痛苦。因为他,让默然感受到母亲们的伟大。 

尽管自己之前一直在逃避,逃避现实,逃避责任,逃避眼前的难题。 

默然不想再逃了,他从来就不是那种害怕困难的人。如果无法改变,那就接受吧,适应吧…… 

“娘娘,我们要回去了吗?”|乳娘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 

“嗯,回去吧。”默然抱着孩子站起来。他们往原路折回,凉亭就在前面,凉亭里依旧灯笼高挂,却听不见一丝人声,看来宴会已经散场了。 

走在前面的默然忽然停下脚步来,|乳娘不得要领,正要问:“怎么了……” 

“嘘……”默然示意她别出声,|乳娘安静下来,渐渐地,她听到阵阵娇吟声从凉亭深处飘出。 

“啊……陛下……不要停……好棒……啊……” 

这声音显然是那位瑛妃娘娘的,想必瑛妃此刻正与樊黎在凉亭内翻云覆雨,尽享鱼水之欢了。 

那瑛妃好象怕别人听不到似的,越叫越大声: 

“陛下……哦……臣妾也想给您生个宝宝啊……哦……快点给我……射给我……” 

|乳娘脸色尴尬地看向默然,默然神情自若地笑了笑。他转过身,从容地走开。他走了没几步,凉亭内忽然爆发出一声怒吼。紧接着“哗啦”一声,凉亭的围栏碎裂,樊黎衣衫不整地冲出来。 

默然来不及躲避,被他拦腰抱起。 

“陛下!陛下!”瑛妃用衣服遮住裸露的身子,披头散发地从破败的凉亭里跑出来。“陛下您要去哪里?” 

樊黎完全不理会她,他抱着默认母子双腿一蹬,飞上天际,很快便消失在夜空中,留下|乳娘与瑛妃面面相觑。 

第九章 

呼啸的风声不断从耳边掠过,默然护着怀里的孩子,迎着烈风半睁开眼。他发现他们正往后宫方向飞去,脚下出现一朵巨大的莲花,默然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莲花型的屋顶。抱着他的樊黎伸出一只手,一束光芒从他掌心射出,光芒照射在屋顶上,那屋顶随即变成一团浮动的紫色漩涡。樊黎抱着他冲漩涡里—— 

四周安静下来,刺眼的光也消失了。默然感觉樊黎落在地面上,他眨了眨眼。他们身在一个华美的房间中,这房间的摆设和布局让默然即熟悉又陌生。 

当他看到房子里的柱子和布幕后,终于醒悟过来——这里就是樊黎第一次占有他时去的那个房间,子午宫! 

不过,比起自己上次到来的时候,房间明显宽敞了许多。 

“嗯呜……”怀里的殷翔哼了一声,默然赶紧搂着他安抚。 

“乖乖,没事了……” 

樊黎放开他,脸上阴晴不定。默然没有理会,他抱着殷翔在房间里走了一圈,问道: 

“这儿没有婴儿睡的小床吗?” 

樊黎指着一块布幕,布幕嗖地一声挽起来,布幕后面出现一个小房间,里面摆放着一张白色的小床。默然将殷翔放在小床里,给他盖上杯子,哄了他几句,直到他再次睡着了才走开。 

默然刚踏出那个小房间,就被樊黎一把抓过去。 

“你到底在想什么?!”樊黎恼怒的对着他低吼,默然将食指抵在嘴唇上。 

“嘘……别吵醒孩子。” 

樊黎一挥手,布幕降下,将小房间和他们隔离开来。他将默然往床上一丢,栖身压制着他。 

“说!你到底要怎样?” 

“陛下,我没有要怎样,不知道您为何要发这么大的火。”默然气定神闲地回答。 

樊黎粗鲁地扳起他的下巴,怒道:“我好心好意带孩子去见你,你就看也不看他一眼,现在又来装出一副慈母的样子,你到底想怎样?!” 

“没什么,只是忽然想通了。”默然淡淡一笑。“其实,当一名慈母也没什么不好的。” 

樊黎将他甩开,气愤地吼道:“想通了就来抱抱他?不开心就置之不理?你当我的孩子是什么?你当我是什么?” 

默然坐起来,平静地说:“陛下,如果哪天,有一名异世界的帝王说他看上您了,他将您重要的大臣杀光,将您男性的象征割掉,将您禁锢起来,要您当他泄欲的工具,还不顾您的意愿,硬要您给他生孩子。当您遇到这种事的时候,你会怎么做?” 

樊黎登时语塞,默然看了看他呆滞的表情,继续道:“在您眼中,我只是一名被您看上眼的美貌男子,但在我心里,我也是一名帝王,我也有自己的尊严。身为一名帝王,要去给另外一个男人生儿育女,换作是您,您会欣然接受吗?您会满心欢喜地说‘我很荣幸能给您生宝宝,我好爱我们的孩子’吗?” 

樊黎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暗哑地问:“这么说……你非常痛恨我了?” 

“是的。”默然点点头,樊黎露出伤心欲绝的表情,他抹了一下眼皮,正要跑开,默然又开口了:“不过……” 

这声“不过”,让樊黎的脚步停顿下来,默然看着他的背影,继续道: 

“不过,我开始试着接受您了……” 

樊黎转过身来,满脸惊喜和诧异。默然看向那片阻隔着小房间的布幕,似乎透过它看到躺在小床上的殷翔。 

他仿佛说给自己听似的低语:“我没办法回去浮幽界了,我的孩子背叛了我……现在的我,只是一只断翼的鸟儿,一只飞不起来的小鸟,除了安分地待在笼子里,还能干什么?” 

他的声音里蕴含着让人心痛的自怜与自嘲,樊黎扑过去抱住他。他的脸埋在默然胸前,用一种近乎嘶喊的语调说着: 

“对不起……我只是……我只是想跟你在一起……” 

他只是一心想着得到他,想着用自己的爱将他融化,但他没想到这样会使对方受到如此多的伤害。不,其实他一开始就知道了,他是明知道默然会受伤,也无法阻止自己要得到他的决心。他愿意尽自己一切的努力来补偿他……只要他愿意一直待在他身边…… 

默然抚摸着他的头发,苦笑道:“你不用跟我道歉,你只是想得到自己渴望的东西……我以前为了得到三瑾石,也不在乎会死伤多少人,不在乎会让谁伤心难过。我们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我们追求的东西不一样罢了。” 

“不是的……”樊黎在他怀里摇头,“我不想你伤心……” 

“算了,我也认了。”默然望着屋梁,喃喃道:“与其不自量力地跟你抗衡,倒不如试着接受……” 

樊黎从他怀里抬头,他的声音因为期待而发抖:“你……你会爱上我吗……” 

“不知道。”默然嘻嘻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