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天神之宠 >

第15部分

天神之宠-第15部分

小说: 天神之宠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半眯着眼,慢慢向他靠近。默然的眼皮颤动着,渐渐合上。樊黎的鼻息吹拂在他的唇瓣上,默然无意识地微启双唇。 

预期中的柔软并没有落在唇上,一阵风拂过默然的耳畔,紧接着是扑通一声。默然立即睁开眼,就见樊黎捂着头痛苦地跪倒在地上。 

“陛下!”默然大吃一惊,正要蹲下去,樊黎猛然大吼: 

“不要过来!” 

“陛下?”默然为他痛苦得扭曲的面容而惊慌。“您怎么了?” 

“呜……”樊黎死命摁着自己的印堂,一道亮光在他底下的皮肤穿透出来。樊黎痛得在地上滚动,他整个脑袋都在发光,默然被这情景吓坏了。 

“啊——!”樊黎失控地狂叫起来,一道光束从他的头顶直贯而出,整座庙宇都在颤抖。 

“陛下!”默然不顾一切地扑过去抱住他,那光束从樊黎的头顶射出后,又在屋顶上扩散成一大片。那团光芒仿佛有生命般,不停地浮动着,里面混沌的色彩不断汇合,变化。 

樊黎的头终于不再痛了,他喘息着,与默然一同望着那团光芒。 

26 

“啊——!”樊黎失控地狂叫起来,一道光束从他的头顶直贯而出,整座庙宇都在颤抖。 

“陛下!”默然不顾一切地扑过去抱住他,那光束从樊黎的头顶射出后,又在屋顶上扩散成一大片。那团光芒仿佛有生命般,不停地浮动着,里面混沌的色彩不断汇合,变化。 

樊黎的头终于不再痛了,他喘息着,与默然一同望着那团光芒。 

光芒逐渐汇聚,形成一个人的形体,乱七八糟的颜色也渐渐归位。那个人影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分明……默然和樊黎震惊地盯着“他”。 

那光芒居然变成了一名与樊黎一模一样的男子! 

“这……这不是真的吧……”默然的眼睛不断在那男人和樊黎之间移动,男人不但外貌与樊黎一个模子印出来,就连身上的衣着服饰也跟樊黎如出一辙!简直就像照镜子一样。 

樊黎也对这男子的出现毫无头绪,他调整了一下气息,撑着额头站起来,怒道: 

“你是什么怪物?” 

一道邪魅的男音从外传来:“他就是您啊,亲爱的陛下。” 

默然和樊黎循声望去,身着绿衣的金发男子徐步走进来,那名假樊黎缓缓降落在他身旁。 

“皖罗?是你干的?”樊黎迅速明白过来。 

“没错。”皖罗一手亲昵地搭上假樊黎的肩膀,阴狠地笑道:“我上次给您喝的不是什么玉池仙酒,那是我千辛万苦提炼出来的神水,它能把您的神力、记忆、外貌、性情都偷出来,汇聚在您脑袋中,形成一个全新的生命,接着分离开来。” 

原来自己一直以来头痛欲裂就是因为这个!樊黎暴怒地想扑上去,被默然挡下了,默然示意他别激动,他转向皖罗,问: 

“这么说,这男人的神力、记忆、外貌、性情都跟陛下一模一样了?” 

“是的……或者说,他比陛下更强。”皖罗抚摸着假樊黎的下巴,媚笑着说。 

“简直胡扯!”樊黎暴跳如雷,默然用眼神制止他,他继续问皖罗: 

“你这么做,有何目的?” 

“因为,我要创造出一个完全属于我的陛下……”皖罗环着假樊黎的脖子,充满敌意地瞟着默然,道:“我知道陛下永远也不会看上我的,所以我要做出一个新的陛下,一个属于我的,听我的话的陛下……” 

“你做梦吧。”樊黎恶狠狠地说。 

“是吗?可我现在已经成功了。”皖罗嚣张地叉着腰,他指着樊黎,对那假冒的下令:“杀了他,这样你就能取代他成为天界的君主了。” 

假樊黎随即从掌心中变出一把削铁如泥的长剑,樊黎也变出剑来,准备应战。那假樊黎看着前面的皖罗,眼里闪过精光,他握着剑猛然一捅!刺穿了皖罗的胸膛! 

所有人都被他的举动吓傻了,特别是皖罗,他全身颤抖,双目圆凸。 

“为……为什么……”他用快哭出来的声音问,他万万也想不到自己亲手创造出来的人会向自己下毒手。 

“我讨厌被其它人指东指西。”假樊黎在他耳边冷酷地说,那边的真樊黎幸灾乐祸地大笑起来。 

“哈哈哈……皖罗,你自己也说了,他是我的分身。我连扶持我登上帝位的太天后也杀了,你以为我这种家伙会乖乖当你的傀儡吗?” 

“呃……”皖罗浑身是血地扑倒在地上,他失算了……假樊黎向他丢出一个光球,将他彻底震碎。 

他举剑对着樊黎,冷笑道:“接下来,就轮到你……” 

“看你有没有这本事吧。”樊黎冷哼,他让默然退开。“默然,到旁边去。” 

那假樊黎也用深情的目光看着默然,他道:“默然,退远一点,伤到你就不好了。” 

默然一愣,樊黎恼怒地瞪着他。“这儿什么时候轮到你对默然说话?!” 

“默然是我的,你所有的一切,都将是我的……”假樊黎阴险地笑起来。 

“你这假货好大的口气!”樊黎怒吼,举剑向他狠劈过去,假樊黎随即挥剑反击,两道剑气正面交锋,将白玉神庙也震垮了。 

默然赶紧跑到外面去,一阵混乱的爆炸声,真假樊黎齐齐从破败的神庙里直飞出来,在天空上又是一阵恶斗,雷电和光球横飞,皇陵也被殃及。 

他们俩势均力敌,打了百来回合都难分上下。两人的身影撞在一起,又迅速分开,默然也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真假樊黎越斗越激烈,他们打着打着,往皇宫的方向飞了过去。默然赶紧念出飞行咒语,紧跟其后。 

快到宫殿范围的时候,一个樊黎手中劈出一道新月形的光波,将另一个打落在地上,被打中的樊黎撞击在宫殿的广场上,撞出一个巨大的窟窿。他很快又爬起来,冲过去重新战斗。 

宫里的神将和大臣纷纷冲出来,当他们看到两个一模一样的樊黎后,全都吓懵了过去。 

两个樊黎落在屋顶上,其中一个对底下的天神们大喊:“这假货斗胆,想冒充我!你们还不快来将他杀掉?!” 

另一个樊黎也不甘示弱地大吼:“他才是假货!你们还杵着干什么?!还不杀了他?!” 

天神们顿时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听谁的话才好。那两个樊黎再次激战起来,王宫的屋顶被掀翻,天空中交织出两人因对战而形成的电网。地面上狂风骤起,飞沙走石,天空上雷电交错,天神们慌忙逃窜,一些大臣奔到默然身边,着急地问: 

“娘娘!怎么会这样?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陛下?” 

“我也不知道……”默然望着天空上的两条快速移动的身影,想不到那个分身居然有如此大的力量,看来樊黎无法轻易将他消灭。 

两个樊黎越战越勇,完全分不出上下。这个时候,只要有人插手帮助其中一个,就能很快将另一个消灭了,但是,到底哪个是真的樊黎? 

默然心中灵光一闪,他对天神们喊:“我有办法分出真假!你们好好看着!” 

默然向真假樊黎飞过去,其中一个樊黎手中射出光束,另一个很快就躲开。默然看准机会,主动迎向那光芒! 

“啊——”默然被击中,两个樊黎同时大叫: 

“默然!” 

默然掉到屋顶上,一个樊黎扑到他身旁,抱住他,心痛地怒吼: 

“笨蛋!你冒出来干什么?!” 

这个是真的?默然正想着,想不到另一个樊黎也疾冲过来,他脸上的焦急不比另一个少。 

“默然!!”他使劲将另一个樊黎推开,抱住默然。“混蛋!你别碰他!” 

另一个又扑过去,咆哮:“拿开你的脏手!” 

两个樊黎争持起来,默然混乱了,搞不清楚谁真谁假,他不仅问: 

“你们到底哪个是真的?” 

“我才是真的!”两个樊黎再次同时回答,其中一个樊黎旋即愤怒地反驳:“你这假货还敢说自己是真的?!” 

“你才是假货!妈的!起来!我非杀了你不可!”另一个樊黎火爆地站起来。 

“我还怕你不成?!”那樊黎也跟着起来,两个樊黎离开之前,异口同声地叮嘱默然: 

“不要再跑出来!好好到旁边待着!” 

默然目瞪口呆,看着他们再度飞到天上开战。神将们赶到他身旁,问:“娘娘,您已经分清楚哪个是真的了吗?” 

“恐怕还没……”默然正说着,两个樊黎倏地化身成两团光芒,他们像流星一般往王宫外飞去,往一个发出绿光的地方降落,神将们大叫: 

“他们到圣山那边去了!” 

圣山?默然从未听过这个地名,神将们纷纷驾云赶过去,默然只得跟上。 

王宫外是一大片云海,再飞远一点,出现一个湖泊,湖水在夜色中泛起碧绿色的光芒,无数柱子和阶梯倒在湖泊里,看来这是一个废墟,越过一个残破的巨大拱门后,前面出现一座高耸的发光峭壁,峭壁上似乎竖立着许多剑状水晶,这里就是圣山。大大小小的瀑布从山上飞流直下,在山脚下形成美丽的彩虹。 

那两团光芒在山顶上再次撞在一起,其中一团光被打下,狠狠撞击在山峰上,整座圣山为之颤动,飞扬而起的粉尘和碎石阻碍了默然他们的前进,大伙纷纷退到湖泊下面。 

“呼……呼……呼……”樊黎急喘着,他紧握手中的剑,剑身吸收了他的神力,发出耀眼的金光。倒在地上的假樊黎一动不动,仿佛失去意识一般。 

“喝——!!”樊黎嘶吼着,举剑疾冲而下,一剑贯穿假樊黎的胸膛。假樊黎在这一瞬间睁开了眼,他他一手握住刺在自己胸膛上的剑,脸上浮现邪恶的笑。樊黎一惊,假樊黎猛然一掌击中他的胸口,樊黎被打飞出去,撞断了无数水晶。 

假樊黎向他走去,樊黎死盯着对方的胸口,那里居然没有淌出一滴血来!假樊黎趁他还在呆滞中,合掌射出一道紫色光束。樊黎瞬时反应过来,他也合掌反击—— 

第十章 

砰砰砰!!山上传来几下爆炸声,默然和众神惊讶地抬头,过了一会儿,一团光芒徐徐降落。 

“樊黎!”默然冲过去。 

身上伤痕累累的樊黎捂着胸口落在一片凸出水面的台阶上,默然见了他,心中闪过疑虑。 

“默然……”他向他伸出手,默然走过去,樊黎一把将他揽进怀里。神将们也赶忙跑过去。 

“陛下!陛下您没事吧?” 

“没事。”樊黎在默然的搀扶下站起来,他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 

“那个假冒的家伙呢?” 

“死了。”樊黎言简意赅,他靠在默然的肩膀上,低咒着:“累死我了……我们快回去吧。” 

默然一声不响地扶着他,飞回宫里。心急如焚的大臣们见他们回来了,随即涌上前去问长问短。 

“陛下,那个冒牌货哪来的?” 

“陛下,这事不简单啊,一定要彻查!” 

“陛下,微臣认为……” 

樊黎不耐烦地吼:“都给我滚!有什么事明早再说!” 

大臣们深知他脾性,不敢再造次,乖乖合上嘴巴让路。樊黎与默然在他们目送下,回到后宫。为了不吵到殷翔,樊黎让|乳娘将他抱到别的房间去。御医过来替樊黎作了简单的治疗,他身上的伤很快就复原了。 

御医和侍从都退下,房间里只剩默然和樊黎。 

“好好一个晚上就这么闹过去了……”樊黎坐在床上,按着自己的肩膀,用抱怨的语气道。默然站在他前面,脸色阴沉地注视着他。 

“怎么了?还不过来睡?”樊黎不解地问。 

“你是假的吧?”默然轻道。 

樊黎一怔,旋即皱起眉心。“你在说什么傻话?” 

“你是,假冒的。对吧?”默然重复一次。 

“默然,怎么连你也胡涂起来了?”樊黎佯装生气。 

“你不用装了,你不是真正的陛下。”默然确凿地说。 

“你凭什么说我不是真的?”对方问道,默然退后一步,道: 

“虽然你的声音、外貌、言行,都跟陛下一样,可是……你身上没有他那种独特的气势。” 

“什么独特的气势?” 

默然将手轻捂在胸口上,媚惑地笑道:“每当跟陛下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会有一种被压得喘不过气的感觉,他身上那种侵略的气息,你是怎么也学不来的。” 

对方不说话了,默然又道:“方才,你们俩一起接近我的时候,我的感觉还没有这么分明,现在,单独跟你在一起,我更加确定了,你根本不是陛下。” 

“哈哈哈……”男人张狂地笑了起来,他单手遮着脸,眼睛从指缝中斜视着默然。“说得不错呢……我的确是假冒的……” 

“终于承认了?”默然讥笑地问。 

“承认了又如何?真的或者假的,都没区别,我就是樊黎,我就是天界的君主。” 

“你只是个假货,只要众神知道了,你就没有立足之地。”默然冷冷地提醒。 

“没错啊,可是……又有谁会知道呢?”假樊黎傲慢地环胸。“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