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天神之宠 >

第5部分

天神之宠-第5部分

小说: 天神之宠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拜见陛下。”两位美女在樊黎面前跪下。 
樊黎大步走过去,一手扳起其中一名女子的下巴,对方含羞带怯地望着他,眼里充满崇拜与期待。樊黎很久没看过这种眼神了,他的妃子们都愿意使出浑身解数来取悦他,唯独那个不识抬举的默然……自己从来没送过礼物给任何一个妃子,想不到第一次送就遭到这种冷遇,樊黎越想越气。 
这些千娇百媚的美女比那个不知好歹的默然好上万倍,他要默然知道,被他冷落的滋味! 
樊黎捉起她们的手,把她们扔到床上,随即压上去,两名美女娇笑着,正想拥抱住他。 
一件件衣物被扔下床,娇喘声、呻吟声在房间里飘荡,柱子上的夜明珠泛起柔媚的紫色光芒…… 
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里,樊黎没有再出现过在默然面前。默然算是被打入冷宫了,那些之前嫉妒过他的妃子都在背后议论纷纷,讥笑着他的失败。默然对此却乐在其中,巴不得樊黎永远也别来找他。 
而这两个月时间内,得宠的又是谁呢?不肖说,自是那对托了默然的福才受到临幸的火神族美女姐妹。这段时间里,樊黎每晚都让她们侍寝,姐妹俩顿时成为炙手可热的宠妃。 
然而,麻烦事很快就来了。不久后,这原本感情深厚的姐妹俩就为了争宠而闹翻,两人开始在樊黎面前互说彼此的坏话。她们的关系日益恶化,终于有一天,嫉妒发狂的妹妹冲进姐姐的房间里,亲手把自己的姐姐杀死。事后,妹妹也被樊黎处死了。一对曾经风光无限的姐妹,最后得到了这种下场。 
这事在后宫里掀起轩然大波,就连向来对妃嫔的事漠不关心的默然也知道了。他的侍女“彤儿”绘声绘色地把这件事告诉他,末尾还道: 
“公子,您说这当妹妹的也够蠢的了,跟姐姐一起好好侍候天帝,说不定日后还有机会被封为贵妃或者天后呢,现在搞得命都没了,您说可惜不可惜?” 
“中了爱情诅咒的人,还会聪明到哪里去。”默然似笑非笑地说。 
“爱情诅咒?” 
“嗯。”默然想起了遥远的记忆,他看着外面洁白的莲花,道:“你可以爱权力,但绝对不要爱上权力者;权力者可以爱美色,但绝对不要爱上美色者。” 
侍女皱了皱鼻子。“公子,您说得太深奥了,奴婢不太懂……” 
“不懂就算了。”默然淡淡一笑。 

08 

天空仿佛被一块七彩的纱布蒙盖着,轻飘的云雾随风摆动,一群通体雪白的飞鸟在天幕下展翅翱翔,偶然也会有夹着飞马的神将或踏着彩云的仙女飞过。 
默然交叉着手叠在后脑下,躺在屋顶上,望着千变万化的云朵,昏昏欲睡。 
一阵扑翅声落在他身旁,默然侧头一看,是一只翠鸟。它正歪着脖子,用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着默然。默然懒洋洋地向它伸出手,小鸟似乎感觉到他的善意似的,一蹦一跳地走上他的掌心。默然坐起来,用手指轻轻摸着它的羽毛,小鸟也不害怕。 
“你的翅膀真美丽,你一定能飞得很远吧……”默然对着翠鸟道。他不仅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他现在就像一只被折断翅膀的小鸟。他还能飞,但飞不高飞不远了;樊黎没有囚禁他,但他一样逃脱不开。默然心里升起恶意,他捏住小鸟,拧住它一边的翅膀,看着它在自己手里挣扎。 
“不如我也把你的翅膀折断吧……”他阴冷地笑着,“让你永远陪着我……” 
小翠鸟拼命扑打着翅膀,发出“吱吱吱吱”的凄惨叫声。 
自己居然堕落到要去欺负一只小鸟了……默然自嘲地想着,他轻叹一声,最终还是松开了手,翠鸟立即惶恐地从他手里溜开。默然撑着下巴,向它飞走的方向,缓缓说道: 
“飞远点吧……以后再也不要随便跳上别人的掌心了……” 
默然躺下去,继续望着远处的景色发呆。 
好困……他打了个哈欠,算一算时间,樊黎已经几个月没有宠幸过他了,壁洞妖狐不欢爱就会无精打采,不过他向来就不喜欢透过欢爱来获取精气。自己的身体也习惯了,所以樊黎碰不碰他,对他而言都没什么差别。 
他正想着,头顶上忽然凭空出现一团黑影,接着是一阵风声。默然迅速反应过来,往旁边闪去——磅!! 
一台红木骨石筝狠狠砸在他刚才坐的地方,屋顶登时飞沙走石,被撞出一个大窟窿来。要是默然闪慢一步,恐怕此刻已经身首异处。 
底下的侍女听见这声可怕的巨响,纷纷飞到屋顶上来。“默然公子?发生什么事了?” 
一道娇媚的女声从上方传来:“哎哟哟,真是十分抱歉……” 
默然抬头看去,是五六个仙女以及一名神侍模样的男子,为首的女子艳若桃李,衣着华丽,她正是说“抱歉”的人。 
她站在彩云上,捂着嘴,用一种幸灾乐祸的语气道: 
“默然公子,对不起哦,我没拿过这么重的筝,一不小心就掉下去了,怎样呢?没有砸到你吧?” 
“没有。”默然知道她绝对是故意的,他不动声色地反击道:“姑娘的纤纤玉手,自然拿不起重东西,怎么不请身旁的汉子代劳呢?” 
那女子语带炫耀地说:“这筝是天帝陛下赐予我的,陛下专门请工匠为我贴身打造,让我在明晚的宴会中为他表演……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当然要亲自拿着啊。” 
默然冷笑着退开一步,道:“这么贵重的东西,摔坏就不好了,还请姑娘赶紧拿回去。” 
“嗯……”女子撒娇地嘟嘟嘴,对身旁的男人道:“侍连,我拿不动了,你去吧。” 
“是的。”那侍连眼里闪过会意的光芒,他落在石筝旁,双手将之拔起。在他的手指碰到筝弦的时候,他故意使劲弹指,弦“嘣”地一声断裂,猛力地向默然弹过去。 
默然及时伸手抵挡,却还是被刮破了脸颊。 
“公子!”他的侍女失声惊叫。 
默然的小手臂跟脸颊出现一道血痕,他面无表情地把血抹去。侍连假惺惺地说: 
“小神愚笨,伤了公子,请公子原谅。” 
默然露出虚伪的笑容。“你不必放在心上,倒是筝弦断了,对天帝不好交代呢。” 
侍连将石筝捧到那女子身边,后者道:“谢谢默然公子关心,我去请天帝再赐我一台就行了,天帝不会拒绝我的。” 
她咯咯地笑起来,领着侍从们扬长而去。默然由侍女扶着下了屋顶,他的贴身婢女“彤儿”忿忿不平地说着: 
“公子,那女人一定是故意来向您示威的!” 
其它侍女附和:“没错,那女的叫惠兰,她仗着自己是天帝的新宠就到处作威作福,跑去欺负那些失宠的妃子,真是可恶极了!” 
默然失笑,自己现在已经是“失宠的妃子”了。想来也可笑,自己而今不但只能抓着一只小鸟欺负,居然还要沦落到被一个后妃欺辱了。他堂堂的狐王,就只能失威至此吗? 
“公子,那女人竟敢弄伤了您,要不要奴婢去跟天帝说说?”彤儿主动请缨。 
“我现在是个失宠的妃子,你觉得天帝会帮我出头吗?”默然自嘲地说。 
“可那女的太嚣张了。”彤儿愤恨地咬牙,侍女们也七嘴八舌地说着: 
“公子,就算您不计较,我们都咽不下这口恶气啊!” 
“就是说,那女人不但自己横行,就连她的侍女也霸道极了,我们都受过她们的气。” 
默然不语,目光阴沉地看着远处。自己的确自甘堕落太久了,虽然他很不屑去跟一群女人争宠,可是,连这些小小后妃都斗不过,他还当什么狐王? 
虽然自己现在变成了不男不女的怪物,妖力也没了,身边更没有几个有能力的部属,可他从来没有放弃过身为“狐王”的骄傲! 
自己策划过这么多阴谋,打过这么多胜仗,难道还赢不了区区一个宠妃? 
“她说的明天的宴会是怎么回事?”他终于开口,彤儿争着回答: 
“陛下明天要招待各个神族的首领,届时大家都会携伴赴宴,往年天帝都会带最受宠的妃子去参加,今年应该就是那个惠兰姑娘了。天帝的伴儿都能艳压群芳,大出风头,难怪她这么得意了。” 
默然抚摸着自己脸颊上已经止住血的伤口,冰冷地笑道: 
“那么,就看看我们的惠兰姑娘能否大出风头了……” 

粉黄|色的纱帐随风摆动,房间里飘荡着浓郁的芝兰香味,一团绞缠在一起的身影在纱幔后淫亵地蠕动着。 
“啊……啊嗯……好棒……啊……陛下……我不行了……啊……”一名美貌的仙女赤裸地躺在长桌子上,嘴里发出销魂的呻吟。她大张着腿夹住男人的腰,配合着对方的进入而扭臀摆腰。 
他们正越演越烈,正准备一起冲向情欲的高峰,一抹白色身影冷不防挥开纱帐,闯了进来。 
樊黎抬头看了来者一眼,接着就当他不存在似的,继续着腰下的冲撞。 
“陛下,我想请求您一件事。”默然也不管对方在干什么,只顾说自己的话。 
“滚!”樊黎丢出最精简的响应。 
“我想参加今晚举行的宴会。”默然当听不见他的话似的,继续说。樊黎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他目光阴冷地看着默然。 
“你说什么?” 
“我想请陛下允许我,参加今晚您举行的招待宴会。” 
“你这种下贱的东西有什么资格参加?”樊黎故意贬低地说,默然没有被他激怒,他微微笑着,用诡异的语气道: 
“所以,我这下贱的东西,来求高贵的您允许我参加啊……” 
樊黎不高兴地瞪着他,他冷哼一声。 
“有本事,你就凭自己的力量进去。” 
“有您这句话就够了,谢谢天帝成全。”默然鞠了鞠躬,笑盈盈地退场。 
樊黎狐疑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直到怀中的美女娇吟着呼唤他,他才继续投入到情潮党中。 

09 

天色渐暗,距离宴会举行的时间不远了。默然坐在镜子前,让侍女给他梳理头发。彤儿拿来一件淡紫色的衣裳,为难地说: 
“公子,我找了很久,只有这件衣服象样点的……” 
默然看了看,那衣服轻飘飘的,袖子跟衣摆下绣着几朵白莲,看起来淡雅又清丽。那是樊黎让人给他准备的,由于感觉太女气,他一次也没穿过。不过事到如今,也没别的选择了。 
“那就这件吧。” 
“可是,那些赴宴的神女一定会穿得花枝招展的,这衣裳是很美啦,可不够抢眼……”彤儿有点不甘心地侍候着他穿上衣服。 
“这样不是显得我更脱俗吗?”默然笑道。 
另外几名侍女捧来几盒珠宝首饰,让默然挑选,默然看了看,拿起一条项链,正是樊黎亲手送给他的那条。 
“这样就好了。”默然戴上项链,他全身的打扮都非常简单,两鬓的头发用兰色丝带束起,腰缠深紫色腰带,身上没有一点多余的装饰物,甚至连鞋子都没穿。 
“公子啊……”彤儿欲哭无泪,“您这样子哪像去赴宴啊,恐怕连倒酒的侍女都比你打扮得更华丽……” 
“这样不是显得我更脱俗吗?”默然重复道。 
“公子,您好歹上点胭脂吧?”彤儿不死心地要求。 
“好吧,别搞得太艳俗。”默然坐到镜子前,彤儿给他抹了一点淡粉红色的唇脂,让他的嘴唇更有光泽。 
“这样行了。”默然阻止她要给自己的脸傅粉的动作,彤儿道: 
“那我给您在额头上画朵莲花,跟您的衣服也搭配嘛。” 
手巧的彤儿唰唰几下,就在默然雪白的额头上绘了一朵半开的紫莲。默然站起来,拨了拨头发。窗外吹进一阵微风,他身上的衣袂飞舞着,黑发也似乎闪烁着柔媚的光彩。 
侍女们赞叹地看着他。就连之前对他的打扮诸多不满的彤儿也不由得感叹:“公子,我收回前话,您好美哦,简直就像莲花精一样……” 
一名侍女插嘴道:“陛下最喜欢莲花了,他看到您一定会迷得半死的。” 
默然在心里苦笑,自己还真的要靠美色去诱惑男人了,真是悲哀,不过他现在全身上下,唯一能利用的本钱也就只有美色了。 
“我去了。”默然走出屋外,侍女们在他身后挥手。 
“公子,努力啊!” 
“看您的了!” 
默然念了句咒语,他的脚离开地面,腾空飞起,向远处灯火辉煌的宴会场地飞去。快到宴会厅大门的时候,默然降落了下来,他站在一座殿宇的屋顶上,察看着大厅外面的情况。 
门外守着天将,每一位进入的宾客都要出示请柬。默然知道自己不可能就这么进去,他悠闲地坐在屋顶上,等待着“机会”。 
他坐下还不到半刻钟,一辆七彩马车就停在他的上空,策马的是一名粗壮的银发大汉,他旁边还坐着一名衣着华美的女子。那大汉色迷迷地看着默然,喊道:“美人儿,你在这里干什么?” 
有水鱼上钩咯,默然轻笑着看他。 
“我想去参加天帝的宴会,可惜无人邀约。” 
银发男子看了他的笑容,口水都快淌下来了,他巴结地说道:“这样啊,不然我带你一块进去吧……” 
他身边的女人不悦地拧了他一把。 
“这男人来路不明的,你带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