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天神之宠 >

第8部分

天神之宠-第8部分

小说: 天神之宠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有什么想吃的,尽管吩咐侍女。” 
“谢谢陛下,我会的了。” 
“你一定要用这种客套的口气跟我说话吗?”樊黎微带怨怼地说。 
“您是君,我是臣,我可不敢以下犯上。”默然故意尖酸地说。 
“你现在这口气就是以下犯上了。”樊黎宠溺地捏了捏他的鼻子,他抱着默然坐了好一会儿,两人呆呆地看着窗外,一句话也没说,直到天色渐渐暗下来。樊黎才放开默然,道: 
“时间不早了,我先去沐浴。” 
“嗯。”默然目送着他离开。 
越来越奇怪了……心思慎密的默然又再发现一些不对劲的事。樊黎的欲望非常强烈,以往他一回来就会抱着自己猛亲,吻得他喘不过气来,然后就会把他脱得精光,使劲将他压倒,非要做个五六个回合才能冷静下来,每次两人都是欢爱够了才会一起去沐浴。 
现在呢?樊黎总是小心翼翼地抱他,轻轻地吻他,好象在保护一件易碎陶器似的,大力一点都不敢,而且他居然连续一个月时间没有要他,也不去找别的妃子。这对于欲望旺盛的樊黎来说,简直太失常了! 
到底这家伙在打什么鬼注意?默然陷入一团迷雾中。 

13…14 

又过了一个月,这段时间里,樊黎依旧每天派人给他送水果,他依旧每晚陪着默然,依旧不碰他,而默然,对樊黎的诡异行径依旧毫无头绪。 
一天,两人正坐在桌旁品尝着厨子炮制的新菜色,默然忽然感到喉咙一阵反酸,他扔下筷子,脸色发青地捂着嘴冲到外面。 
“默然!”樊黎焦急的追过去。 
默然趴在栏杆旁呕吐起来,樊黎看到他辛苦地呕吐,眼里却闪着狂喜的光芒。几名侍女奔到默然身边,关心地围绕着他。 
“公子?公子您没事吧?” 
“难道是饭菜出问题了?” 
“不会吧……公子?你要不要紧?” 
樊黎挥退她们,他走到好不容易才停止呕吐的默然旁边,掏出手帕给他擦嘴。 
“默然……你感觉怎样?” 
默然拭去眼角的泪花,揉着翻腾的肚子道:“没什么……最近就老是这样,无缘无故就想吐……” 
“你最近就这样了?怎么不跟我说?”樊黎大为紧张。 
“我以为过一会儿就会好了……” 
“别说了,来,快回去休息。”樊黎扶着他回到房间里,并吩咐侍从去请御医。御医很快赶到,他替默然把脉。他听着默然脉象的跳动,脸色渐渐变得苍白起来。 
“这……这个……这不可能啊……”御医不敢相信地松开手,他瞧了瞧樊黎的表情,对方一点也不慌张,反倒一副喜不胜收的样子。御医很快就明白过来了,他站起来,向樊黎和默然个作了一揖。 
“恭喜陛下,恭喜默然公子。” 
樊黎理所当然地接受了他的恭喜,唯有默然一头雾水。 
“大夫,你恭喜我什么?怎么回事?” 
御医向樊黎投去不安的眼神,谨慎地问:“陛下……要由老臣说吗?” 
“你说吧。”樊黎授权。 
御医清了清喉咙,为难地开口:“那个……默然公子,您……您有喜了……” 
默然先是头脑一片空白,他呆了呆,才茫然地指着自己。 
“有喜?我?” 
御医在樊黎眼神的鼓励下,继续道:“是的……您……已经怀有两个月身孕了……” 
默然干笑起来,他挥挥手道:“大夫,您这玩笑也太离谱了点,我是男人啊,怎么会有身孕……” 
他边说边看着樊黎与御医的表情,渐渐意识到,这件事是真的!之前的谜团全部解开了!原来这就是樊黎异常的源头! 
默然垮下脸来,斜瞪着樊黎,仿佛用眼睛逼问着对方“你快给我一个解释!”。樊黎挥退御医和侍女们,他拉了一把椅子,坐到默然床前。 
“说,怎么回事?”默然的口气冷得几乎结冰,就算他再怎么会伪装,到了这种时候也不可能平复得下来。樊黎不把他的怒气放在眼里,淡淡地说: 
“还记得那晚,我给你喝的梅子酒吗?” 
那晚的记忆从默然脑海里飞快闪过,他沉声问:“是那个东西让我怀孕的?” 
“没错,你吞下的不是什么梅子,而是‘育神之果’。” 
“育神之果……?”默然琢磨着这陌生的名字。 
樊黎述说着关于育神之果的传说:“第一任天帝的母亲是生育之神——该亚,她诞下天帝后,将胎盘埋在泥土里。于是,一棵吸收了胎盘精华的树木从那上面长了出来,每隔五十年,树上就会长出一颗果实,果实吸收精华,一百年后才会完全成熟。无论男女,只要将成熟的果实摘下来,整个吞掉,再与男子结合,就能怀上孩子……” 
默然听着听着,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火冒三丈地跳起来。 
“该死的!我让你去找你的妃子生孩子,你却把歪主义动到我头上来了?!还把什么育神之果都弄出来了!你简直放屁!”他激动得乱骂一通。 
“我就是不想让其它妃子给我生孩子,我只要你给我生!”樊黎蛮横地驳回去。 
“我是男的!”默然一拳擂向床柱子。 
“那又怎样?”樊黎不可一世地扬起下巴。 
“我是狐王——!!”默然高声怒吼,最让他在意的就是这个了,他身为一界之王,居然要给一另一个男人生孩子?!他的尊严不能允许这种荒唐的事! 
“你不是!”樊黎冷酷地提醒他,“你是我的妃子!” 
“你后宫里的妃子千千万万!不缺我这一个!” 
“我只要你!我就只要你!”樊黎要过去抱他,被默然厌恶地躲开。 
“我不想要你!你为什么就不能去找那些顺从你的女人?!”默然指着门外吼叫着:“外面一大堆女人等着你的临幸!她们争破头想给你生孩子!你怎么就不去看看她们!” 
“我只要你生不可以吗?!”樊黎眼眶发红,他扑过去抱住默然。“我只要你一个!” 
默然在他怀里使劲挣扎,狠力捶打他的胸口。樊黎怕他会激动过头伤到自己,不得不松开手。 
“我不会给你生孩子的!我不会任你摆布的!”默然激愤地咆哮,樊黎被他抗拒的态度惹得怒火上扬,他也吼回去: 
“你就这么讨厌我们的孩子?!” 
默然趁他分神,闪身奔到一个花瓶前。他抓起瓶颈使劲望桌子边沿一敲,哗啦一阵碎裂声,花瓶只剩一个残破的瓶颈。 
“我们没有孩子!他不会存在了!”默然说完,拿起尖锐的碎片,使劲往自己的肚子刺进去! 
“默然!” 
碎片距离肚皮还差半寸的时候,默然的肚子猛然泛起一圈金光,那些光像屏障一半把他手上的凶器震碎了。默然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又看看自己的肚子。樊黎似乎早就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似的,他方才看到默然要自残只是惊叫,并没有紧张地扑上去。 
“你杀不了他的。”樊黎寒着脸道:“他是我的孩子,从存在的哪一刻开始,他身上就有圣光保护,谁也伤不了他!” 
默然气愤地瞪视着他,不死心地往自己腹部擂去一拳,嘣!那圈金光随即将他的拳头弹开。他狠命向自己地肚子挥拳,手被撞得伤痕累累也不在乎。樊黎看不下去了,他大步走过去,握住他的拳。 
“你死心吧!”他低吼,“你注定是我孩子的母亲!他会一直待在你肚子里,直到他出生!” 
“我不会把他生下来的!”默然愤怒地吼叫。 
“你没别的选择,你非生不可!” 
默然一咬牙,狠狠地说:“他生下来之后我就立即将他掐死!” 
樊黎脸色一变,他顾不上默然有孕在身,暴怒地将他推开。默然撞在桌子上,桌子登时崩裂,可知樊黎的力气有多巨大。 
“呜……”默然撑着腰爬起来,嘴唇也被自己情急中咬破了,渗出血丝来。 
“你……”樊黎这才惊觉自己出手过重,他愧疚地走出一步,可一接触到默然怨毒的眼神,他又退了回去。 
默然艰难地站起来,蹒跚地走到床边坐下。樊黎看着他的动作,心痛得要死,想过去表示关心,又拉不下脸来。他瞪了默然一眼,甩袖离开。 

第六章 

一场细雨过后,整个莲塘弥漫着洗涤过后的清新气息,雨水凝聚在睡莲皎洁的花瓣上,宛如一颗颗水晶珠儿。几只小蜻蜓在嫩黄的花蕊中嬉戏,碧绿的莲叶泛着翡翠的光泽。 
默然趴在凉亭的栏杆上,无精打采地望着远处。彤儿与另外一名侍女走到他身后,彤儿小心地开口:“公子……” 

默然慢悠悠地转身,她们手上各自捧着木制的八角盒子,里面装满切好的水果,还有一些仙丹与神珠。 

“公子,陛下命我们拿来,给您补身子的。”彤儿将装着仙丹的盒子奉上。默然神情木讷地接过,他将盒子搁在栏杆上,拿起那些珍贵的仙丹看了看。 

“这个是紫冥星君炼制的仙丹,吃一颗就能续命三百年,还有保持青春医治百病的功效……”彤儿正说着,默然冷不防将手里的仙丹扔进池塘里。 

彤儿与侍女不约而同地惊呼:“公子!” 

默然当那些仙丹是普通的小糖果似的,连同水果片全数丢进水里,让底下的鱼儿吃得不亦乐乎,彤儿欲哭无泪地看着。 

“公子,那个要一百年才能炼出一颗啊……” 

她身旁的侍女扯了扯她的袖子,对她摇摇头。彤儿轻叹,她也直到默然正在气头上,自己说什么都是枉然。她们默默地退了下去,默然继续泄愤似的将盒子里的东西往水里扔。 

天黑了,默然独自躺在床上,自从跟樊黎闹翻后,他连续五天没回来过。他大概是去找那些千依百顺的妃子了吧,默然心中升起一丝不快,不过那样也好,反正自己现在面对着他再也摆不出好脸色来,两人独处也只会徒生争吵。 

就这样,风平浪静地,又过了几天。默然害喜的症状逐渐稳定下来,他的肚子开始微微隆起,他现在能确切地感觉到,一个小生命正在他腹中孕育着。 

然而,他一点为人母亲的骄傲也没有。他痛恨自己肚子里的那团肉块,他不认为那是他的孩子,那只是樊黎强行加在他体内的东西!尽管他这么恨着腹中的胎儿,但他无法阻止他的成长,无法消除他的存在。默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力与沮丧,这比樊黎当初扯断他的男性象征、夺去他的妖力更叫他难受。 

然而,无论他如何不甘心,也无补于事。继续消沉下去也不是办法,在樊黎不在的这段时间里,默然渐渐想通了…… 

他找到彤儿,询问樊黎的去向。 

“陛下在哪里过夜?”彤儿满脸惊讶,答道:“陛下一直都在您房间里过夜啊。” 

“啊?”这回轮到默然错愕了。 

“陛下每晚都会回来,可能是您睡得太香了,没发现吧?” 

“他都很晚回来吗?” 

“嗯,听说最近政事比较多,陛下都在书房待得很晚才回来。” 

“这样啊……”默然喃喃道,他自从怀孕后,每晚的确睡得特别沉,而且早上还会赖床,难怪会一直没察觉。不过,这样也好,可以省下去找他的时间了。 

得知樊黎会回来过夜后,默然当晚顶住了睡意,不让自己轻易入睡。 

15 

夜,静悄悄地,池塘里偶尔传来鱼儿跳出水面的声音,七彩的星光在黑绸缎般的天幕上转动。默然等了又等,躺了很久,几乎抵不过睡魔的侵袭要睡去了,门外终于传来脚步声。 

咿呀——一声细响,外面的房门被轻轻推开,默然精神为之一振,不过他依旧闭着眼,保持着背对门外的睡姿。 

樊黎关上门,走进卧室与门口之间相连的小花厅。他坐了一会儿,接着来到屏风后面。默然听见簌簌的声响,估计他是在换衣服。樊黎换好衣服后,终于走到床边。他掀起被子一角,动作轻柔地背对着默然躺上去。 

他睡下后,默然翻过身来。樊黎感觉到对方的手从后抱住自己的胸膛,不由得全身一颤。默然的额头抵在他背上磨蹭着,樊黎低声道:“吵醒你了?” 

默然掰着他的肩膀将他翻过来,他撒娇地趴在樊黎的胸前,凑上前去亲了亲他的唇。樊黎低喘一声,紧紧搂住他。 

“你不生气了?”他轻问。 

“我才要问你呢……你不生我的气了吗?”默然将整个身体压在他上面。 

樊黎摇头,心痛地抚摸他的嘴角。“我那天太粗暴了,没伤到你吧?” 

“没……”默然皱了皱鼻头,“现在才问,会不会太晚了点?” 

“对不起……” 

这几个字居然从樊黎嘴里说出来,默然略带惊讶地抬了抬头,这高傲的天帝,居然会说“对不起”? 

默然很快就把心中的惊讶压抑下去,他媚笑着,骑到樊黎身上,小臀压着他的下体磨擦了起来。樊黎随即倒抽一口气,他捉着默然的腰低喊:“别动了!” 

“为什么?你这里已经很热了……”默然挑逗地用手捂住他已然发胀的欲望。 

“不行……”樊黎克制地将他的手抽开,他忍着欲火道:“你……你有孕在身,不可以……” 

“可是您已经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