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短篇辣文电子书 > 军奴-左三知 by于烟罗 >

第11部分

军奴-左三知 by于烟罗-第11部分

小说: 军奴-左三知 by于烟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谎谧笕牧臣章庸耪菩哪桥奶逦隆!
“不敢。回禀将军,小人那天是因为被胡人阻截了,所以没有追上您。”左三知睁开眼睛,一点尴尬都没有地看向裴陵,“而且,小人不是装睡,只是觉得大战中没有跟在将军您身边保护,实在无颜以对,所以不敢面对您。” 
“哼,你以为我是傻子吗?”裴陵用手掀开左三知身上的被,从上到下查看左三知的伤势,见到左三知胸口附近那又深又长的刀口,便又冷哼一声,握手成拳,在那伤口上狠狠锥了一下,疼得左三知皱了眉。 
“将军。”左三知忍着疼,拽住裴陵还要捶自己另外几个伤口的手。 
“知道疼?知道疼还挡箭,知道疼还负伤迎敌。”裴陵讪笑,避开左三知的推拒,把手放在左三知的腿根处摸抚,“用性命换来的功勋果然不错,连李振中都大加赞扬你,还说让我好好照顾你。” 
“元帅他过奖了。”左三知勉强笑道:“我一个普通兵士能有什么能耐,不过是敢于拼命罢了。” 
“别绕圈子了。跟我说说,他是怎么赢的。”裴陵解开左三知的裤带,用手握住了那温热的软物,慢慢揉搓起来。 
“将军……元帅他用兵有术,打退了胡人的进攻,然后就直击胡人的腹地。”左三知虽说在战时耗了不少力气,可连日的修养让他的精力恢复了大半。裴陵这样的挑逗足以让他积蓄数日的欲望倾泻而出。 
“这么快?呵,哼。”裴陵见左三知很快有了反应,便停下手上的动作道:“李振中原先是在西边打仗升迁的,他对北边的情况不了解。所以,我相信他能打败拦截我们的胡人军队,但是我绝对不相信他能做出判断,越过沙漠摆脱胡人的追踪,并深入胡人的后方腹地反击。” 
“或许元帅早已将边关地势查看的一清二楚,加上多年的经验,所以才如此决断。”左三知话音刚落,就觉得胯间一阵剧痛。 
“你当我是傻子吗?”裴陵用力握住左三知的命根子,俯下身来狠狠瞪着左三知,不让他转开头。 
“……将军,你也知道,军中最忌讳的是属下跟上头争功。我从小待在军中,见过太多的将军、元帅因为妒忌手下才华而设计将那些人致于死地。”左三知苦笑,无奈答道:“那些方法都是我建议的,但是毕竟是元帅下的命令,所以我说是他决断也不为过吧?” 
“……我知道,时英他也受过排挤。唉。”裴陵听了左三知的回答倒消沉起来,想到当年和刘时英并肩作战,两个人各自升迁,自己因为家中靠山而一路顺风,而刘时英因为出身寒微差点被人陷害战死。 
“刘将军是天生的猛将。我还是军奴的时候就听过他的大名,所有的军奴都说他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当然,将军也是。”左三知想到刘时英也开口赞扬,后来觉得不妥又加了一句,反而招来裴陵的白眼一双。 
“你不用补充后面那句。”裴陵瞪着左三知道:“说说你为何提那个建议给李振中?” 
“将军,我当了多年的军奴,跟随大军在边关各处迁移,所以记得走过的每一处地势。”左三知说话间伸手,想把裴陵握住自己的胯下硬物的手拽开,却被裴陵狠狠瞪了一眼,只好继续道:“至于胡人的部落,不知将军还记得否,一次您拿边关的地图看,我恰好在旁边掌烛,所以也看了眼,便记下了胡人的分布。当日元帅击退了胡人的兵马,本来想回营盘。我那时跟在他身后保护,便跟他进言,说您回了营盘,如果能打赢,那么肯定会固守营盘,组织下一步御敌。如果您回营盘时胡人已经将那些人打得节节败退,那么您肯定得带着大军后撤。军队疲乏,最多只能撤回望北城。所以,我们回去,有可能碰上两股人马:一批是攻击营盘的,他们失败便可能拦截我们,胜利便可能去围城,总之会遭遇到;另一股是我们刚打败的那些胡人,他们兵强马壮,虽然一战失败,但很快会卷土重来。所以,我建议他不要回营盘或者望北城,而是进入西北方向的沙漠,越过沙漠到达敌人的腹地,从里面瓦解他们的防御,迫使所有的军队回去救援。” 
“你确定李振中能打败这两股人马?何况沙漠之险,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走那条路的。你怎么能肯定你们会成功,而又怎么劝服李振中的?”裴陵惊讶左三知和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表情有些改变,但随即就恢复如常接着追问。 
“我不确定元帅能打赢,毕竟人数上还是劣势。但我觉得以将军您的个性,是绝对不会措施良机的,所以,只要敌人有了破绽,您肯定会出击。当然,李元帅很犹豫该如何抉择。但他也知道,如果真得能够深入敌后打赢这仗,他这个刚来边关接任的主帅可就立了大功了。”想到当时在李振中犹豫时自己加的这把火,左三知不由笑了。 
“你以为你很了解我?”裴陵皱眉,不喜欢左三知这么评价自己。自己的举动都在左三知所能猜测的范围内——这样的认知让他心里很不痛快。 
“不敢,小人只是胡乱猜的。何况,我赌的本来就是运气。”左三知瞧裴陵的表情,就知道裴陵又开始生气,便低声解释道。 
哦?你也在赌运气?裴陵听到这话反倒一笑,心说我在望北城那里就是赌运气,难道你在这边也赌运气吗?他诧异之下握住左三知那胯间之物重又套弄起来,看着左三知喘气渐渐粗重,才停了手问道:“你赌什么运气?” 
左三知被裴陵这欲擒故纵的挑逗弄得体内气息不稳,胸口跟堵了什么一样难受。他勉强露出笑意道:“赌元帅的军队能不能翻越沙漠,赌他能否深入敌人的腹地,赌他能否打赢这场仗,赌将军您会不会及时赶到……总之,决定这场大战胜利的一切我都在赌。” 
把命交给天定?竟然如此作风,比自己还要任意妄为,却有犹如天助以万幸收场。裴陵听了左三知的一席话,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面前的左三知就像是埋在土里的明珠,带着与生俱来的光泽。学任何一样东西都很快,都很好。对许多事情都过目不忘,甚至还有不逊于将领的洞察力……如果他生在自己那样的家,恐怕今天早已是名震边陲的人物了吧! 
左三知看着裴陵若有所思,也明白裴陵在想什么。他本不想说那些话,可又知道裴陵能看透自己在这场战役中所表现出的本事,百般否认不如索性说出,免得裴陵误以为自己故意蒙骗他。 
“左三知……如果,如果……”裴陵想了半天,觉得左三知被埋没了很是可惜,想给他升个官职。可转念,他又想到自己因为这场仗弄得前途未卜,而李振中的态度又表明他对左三知十分器重……现在由自己给左三知升官已经不妥了。裴陵苦笑,用手缓缓套弄左三知的分身,听着左三知的喘息越发急促,心中便感叹这世事无常,人也仿佛处在风口浪尖,不知道自己将会随波逐流去到何方。 
“将军……”左三知在裴陵的刻意抚弄下发泄出来,体内积蓄了数日的力量也被这欲望的勃发而带走。想到军医说让自己好好休息的话,又想起了裴陵一贯的做法,左三知皱了皱眉,还是咬牙翻身,要把后面露出来让裴陵发泄。 
“算了。”裴陵按住左三知的肩膀,解开裤带,掏出硬挺的家伙放在左三知的嘴边:“含着吧。这样就可以了。”说罢将那家伙塞入左三知的口中,腰也前后摇动起来。他用手捧着左三知的头,控制自己的力度,在进出间审视左三知的脸,却发现他没有任何不满。 
肤色黑了些,脸也消瘦了。这一仗果然耗去了他不少的体力,让这个平日里沉稳如山的男子也有了同常人一样的软弱感。裴陵摸着左三知的脸,回忆起左三知跟随自己后的种种,想到他的隐忍,不由觉得自己的欲望更加强烈,好像还掺杂了什么,和体内的热搅和在一起,在心底萌生,却又不会破土……裴陵不愿去想,他更加用力地挺动,让胯下的东西在左三知那温热的嘴中抽插,仿佛慢一点,那东西便会溶化在左三知的唇舌间。 
第 27 章 
仅只一次,甚至还称不上些许旖旎,裴陵整理好袍子,从左三知的帐篷出去后便再也没来过。 
左三知对裴陵来自己帐篷一事也闭口不谈,整天只是拽着来看自己的裴勇、裴义聊天。裴勇继续从裴陵的书柜上“拿”书给左三知,左三知为表谢意便讲自己参战的经历慢慢讲来,听得两人是眼睛放光,恨不得自己亲身处在左三知的位置,体验士兵一生最为渴求的硬仗…… 
日复一日的调养下,左三知的身体渐渐复原了。在军医说他可以下床继续练武后,他便重新拾起刀枪,日夜练习,想把浪费的时光弥补回来。裴勇、裴义来看他,他便问两人自己什么时候能回裴陵身边伺候,可裴勇的回答倒是有些犹豫了。 
“左三知,这事情我前几天问过二少爷,可二少爷说你这次立了战功,可能上头会有赏赐,所以,你暂时不用回去伺候他,还是先养伤,调养好身体。”裴勇挠挠头,搞不懂裴陵在想什么,不过前几日他让裴义去李振中那边打探,听得那边人的口风说李振中对左三知器重有加,希望可以把左三知调到他的麾下出力,如此说来,裴陵不让左三知回到身边,可能也是因为听到这个消息。 
“不会吧,我一个小小的兵士,打仗也都是为了皇上和百姓,论功行赏的话也轮不到我啊。”左三知笑着,心说李振中在战场上对自己赞赏有加,按他的个性,应该会提拔自己,自己也是看得出他这点才替他拼命。 
“这都说不准。”裴义琢磨了一下:“主帅新来前方。这边大多是年轻的将士,他从前的手下不多,按理,他会培养自己的势力。咱们二少爷和他不对眼,他肯定是不喜欢的,不过左三知你既然救了他的命,他对你应该会青眼有加。” 
“我哪有那样的好运?还是老实地遵循自己的本份吧。”青眼有加与否都是后面的事情,关键是裴陵要怎么处理自己呢?左三知收刀站稳,摸娑着下巴,回想那天裴陵举止的每个细节,隐隐猜出些结果。 
三人各持己见中,一个下级兵士过来跟三个人打了个千道:“裴将军请三位去一趟。” 
哦?心中有什么决定了?左三知眯起眼睛跟裴勇、裴义两人去见裴陵。他进了裴陵的帐篷,就看到裴陵指着自己的书柜问:“裴勇,我这里的书少了很多啊。” 
“这个,小的……”裴勇心说坏了,左三知看完那些书就交给了自己,自己忘记还了。 
“二少爷,裴勇是看那几本书有些发黄,怕被虫子蛀了,才拿出去晒晒,晒完收到我们的帐篷里,忘了拿回来。”裴义嘻嘻笑着,拉着裴勇的衣袖道。 
“边塞风沙大,书不干燥到脆成粉末就不错了,还说什么怕虫子蛀?”裴陵听了裴义的胡诌便狠狠瞪了他们两人一眼,转头问左三知:“你伤好的差不多了。明天起,你回我帐下,还像从前一样伺候我吧。” 
“二少爷,这……”裴勇、裴义听了这话非常吃惊,心说左三知立了大功,怎么也得升个小官啊,为什么还调回去伺候人呢? 
“是,将军。”左三知倒没犹豫,很痛快地拱手。 
“你们两个先下去吧。”裴陵看两个家丁替左三知鸣不平的模样,便斥退他们两人,走到左三知面前道:“心里不甘愿是吧?” 
“怎么会?这本来就是小的应该做的。”左三知低头答道。 
“你以为我相信你的回答?”裴陵抬起左三知的脸,看着他那坚毅的嘴唇,便伸手用指腹在那唇上摸娑着,沿着那起伏,逐渐加大自己的力度,“你恨我也好,无论怎么样,你都得留在我帐下伺候我。我……你这里还有道伤口啊。”裴陵的手摸到左三知的耳际,发现他耳后后面还有小小的伤口。 
“乱箭飞来,自然是无法躲开。”左三知想起近日自己听过的传闻,猜是裴陵也知道到了。 
裴陵没有再说什么,他放开左三知,摆摆手让左三知出去。 
左三知躬身退出,掀起帘子前又回头看了眼裴陵,发现裴陵好像很累的样子,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满脸寂寞的表情,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左三知咬住嘴唇,放下门帘转身,发现裴勇从远处朝自己走来,正气乎乎地望着自己,而裴义跟在他身旁,也是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怎么了?”左三知见这两人一左一右拉着自己快步远离帐篷,不知道这两人有要搞什么花样。 
“左三知,我刚才听了二少爷的吩咐替你鸣不平,结果就去打听,你猜我打听到了什么?”裴勇的眉毛都拧成了一个小疙瘩。 
“左三知,其实事情也没那么严重,可能二少爷有他的想法吧。”裴义虽然口里是这么说的,但神情却表示他这话有些言不由衷。 
“究竟是何事?”左三知追问。 
“我听说……”裴勇看看远处的裴陵的帐篷,压低嗓音道:“刚才李振中元帅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