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短篇辣文电子书 > 军奴-左三知 by于烟罗 >

第13部分

军奴-左三知 by于烟罗-第13部分

小说: 军奴-左三知 by于烟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富贵犹如浮云,究竟有什么才是自己能抓住的呢?裴陵站起来,踉踉跄跄走了几步,伸手在空中抓了一下,嘲笑着自己心中那些没头没脑的寂寞。 
“将军,将军!” 
裴陵黯然之际,听到远处传来马蹄声,而略带焦急的呼唤也随之而来,撞入他的胸膛。他努力让自己站稳,定睛一看,见策马而来的竟然是左三知。 
“将军,您喝多了,小人送您回营帐休息吧。”左三知上前要搀扶裴陵。他刚才出了帐篷,见裴陵和枣红马都不见了,猜是裴陵又跑到营盘外面,追问了几个兵士,打听了裴陵走的方向,便找了马沿路跟来。夜色笼罩中,路也难走,他找了半天,才注意到枣红马,也看到在了枣红马旁摇摇晃晃,不知道在干什么的裴陵。 
“放开。”裴陵甩手,推开了要扶着自己的左三知,他盯着左三知依然没有任何表情的脸,慢慢吐出一个字:“脱。” 
脱?左三知看着眼底闪动隐隐欲火的裴陵,没说什么。他抬起手,放在衣扣上停顿了下,还是开始解了。 
裴陵看着左三知脱衣服,便后退几步,坐在了自己的披风上。他伸手又开始拽草,一根一根攒在手里紧紧卷着。 
“将军。”左三知脱光了衣服,赤裸裸地站在裴陵面前。这些日子的调养,已经让他的体格恢复到从前模样,只是身上的伤痕更多,也更有男子气概。 
将军,是啊,你一直这么恭敬地称呼我。甚至在我对你做那种事情时都很少皱眉。可是你不喜欢对吧?因为那样有损你的尊严。裴陵笑笑,冲左三知勾勾手指,示意左三知过来。 
“唔……”左三知闷哼了声。他挨近裴陵,却冷不防吃了裴陵一记“鞭子“——那是裴陵刚刚用草拧的,草叶的边还锋利着,它们划过左三知的皮肉,在上面留下浅浅的红痕和细微的血口。 
“疼吗?”裴陵单手解开自己的腰带,掏出已经发硬的阳物,示意左三知跪下吸吮。 
“不疼。”左三知摇头,俯身跪在裴陵的两腿中间,用温热的嘴含住那青筋弹动的硬物,用舌头把它卷住,缓缓移动。 
“是吗?”裴陵冷笑一声,往左三知光裸的后背又抽了一下,那痛楚让左三知不自觉地合上了嘴,也把裴陵的硬杵紧紧裹住。 
“好好含着。”裴陵放下那草鞭,拉住左三知的头发,自己半跪着,晃动起腰部。左三知因为裴陵的姿势,只能用半趴半跪的屈辱姿势配合裴陵,还得适时用舌尖舔着那粗硬顶端流出的透明体液。 
“混帐东西。”裴陵在濒临崩溃前猛地从左三知口中抽出了分身,将那热烫的家伙放在左三知的脸上,看着那白浊之物肆意喷溅。看着左三知依旧没有变化的神情,他恨恨拽住左三知的头发道:“恭喜你要飞黄腾达了。” 
“全仗将军美言。”左三知看到裴陵这副举动竟然笑了一下,虽然不明显,但却依然被裴陵捕捉到了。而且,裴陵还发现,左三知的这个笑似乎是嘲讽。 
“混帐,你不过是靠着我往上爬的东西。”裴陵被左三知这笑激怒了,他翻身将左三知按倒,分开左三知的双腿,将腿压向手臂两边,把自己重又硬起的家伙狠狠插进了左三知的体内,激起左三知再次闷哼。 
“是啊,小人没齿难忘。”左三知在裴陵肆无忌惮地冲撞中回答着,他尽力放松自己,希望减轻腰部快被折断般的痛苦。 
第 30 章 
没齿难忘?我相信你就见鬼了!裴陵听了左三知那话不由更怒,他拉开左三知的腿,自己快速在那密处中驰骋着,狠狠地插入、抽出。见左三知不为所动,便抓起身旁的草鞭,往左三知的胸前抽打起来。 
“为什么不出声?”裴陵回想和左三知有云雨情事以来,左三知很少发出呻吟之声。纵使因为自己的摆弄而射出,却也只是在那一瞬紧闭双眼,随即便神情自若地张开腿任由自己发泄。 
“将军想听什么?”左三知双手紧紧攥住地上的草,感觉体内的钝痛和上身的火辣感纠缠在一起。 
“你闭嘴。”裴陵听到这反问,手里力度更大,狠狠一鞭子,在左三知身上抽出一道长长的血痕,一端的起始处还恰好在左三知胸前的红点上。那粒红点被这疼激得硬起,随之也带出了左三知体内的紧缩。 
“你这个混蛋。”裴陵在左三知收缩后|穴时加快了自己的抽送,猛撞在左三知体内深处后,颓然压倒在左三知身上。 
“……将军?”左三知看裴陵趴在自己身上一动不动,便扶住裴陵的肩膀轻轻摇晃,在裴陵耳边低低叫着他。 
“我没死。”裴陵被自己刚才的狂狼吓到。他没想过自己竟然会在这种事情上有如此畅快淋漓的感觉。他丢下手里的鞭子,侧过脸,对着左三知的眼睛,安静地凝视。 
“将军……”左三知很少被裴陵如此亲密地盯着,很不适应地要转头。可刚转了一半,裴陵的手就按住了他的脑袋,脸凑了过来,把两人的嘴唇紧紧贴在了一处。 
“混帐东西。”裴陵亲着左三知,把舌尖伸进左三知的嘴中,手也摸索着左三知的胯下,绕过左三知那渐渐硬起的东西,摸到自己尚未抽出的家伙的根部,把那东西又往里挺了挺。 
“将军!”左三知推拒着,想要把裴陵的头推开,可裴陵下身的动作却让他再次动弹不得,只能在裴陵的亲吻和棒棒的进出中迎合着。 
“混帐东西。”裴陵的唇在左三知的颈项间流连,他用牙齿咬着左三知的耳朵,愤恨地骂着,腰也前后摇晃起来,逐渐加大抽送的力度。 
裴陵这罕有的亲密举动让左三知十分抗拒。但左三知的身体还是抵不过那一波波如浪拍岸的寝室。尤其是裴陵再次射出后,还将唇舌覆上了他胯间硬起的东西,前所未有地含起来挑逗他。 
“裴……将军……”左三知的脑中闪过霎时的空白,他喘着粗气,瞧着裴陵脸上那些白浊的液体,伸出手去,慢慢把它们擦干净。 
“混帐东西……”裴陵低着头,用手指触碰草鞭留在左三知胸前的伤痕,眼底闪过一丝悲哀和无力。他控制有些发软的腿,踉跄着,想要从左三知胯间站起。 
“喜欢我的味道吗?”左三知看着裴陵消沉的脸,竟然伸手拽住了裴陵的胳膊,把裴陵拉回来,把住裴陵的头,在那唇上强夺了一吻。 
“无礼!”裴陵黯淡的眼神因为这一吻而变得危险,他推开左三知,跑到枣红马的旁边,拿了马鞭回来狠狠抽了左三知几鞭子。 
“这里还有。”左三知没有躲避,他很淡然地指指自己的右侧的脸颊。 
“……王八蛋!”裴陵抬手摸摸,看是白色的体液,头脑便清醒过来,记起刚才自己对左三知做了什么。他怒红了脸,把马鞭丢在左三知身上,自己拉过枣红马跳了上去,用脚磕了磕马腹,让马跑起来。可跑了几步又转过来,在左三知骑来的马上用力踢了一脚,让左三知的马受惊而跑,自己才又策马离开。 
望着裴陵渐渐消失在黑夜中的身影,左三知慢慢坐起来穿好了衣服。他伏地听了下,知道裴陵跑的方向是军营,才又站起身。 
上身都是细小的血口,下身也疼。左三知苦笑着,捡起那马鞭揣在腰间。他知道,自己只能走路回去了。 
“娇纵的二少爷……”沿着裴陵跑回的方向走着,左三知口中喃喃念了一句。他眼里有丝讥讽,可嘴角却微微扬起。他瞧了瞧头上渐渐散去的乌云,知道月亮不久便要出来了…… 
第 31 章 
经过大战、钦差封赏、大帅要人这一连串的事情,左三知就调到了李振中手下。裴勇、裴义两人跑去祝贺。左三知跟两人闲扯几句后说等日后领了军饷请二人喝酒。 
“左三知,我听说朝廷这次下定决心跟胡人彻底打一仗,绝不能让他们反扑之事再度发生了。”裴义觉得这么一来,边关的战事肯定不少,而左三知也就有了立功受赏的机会。 
“是么,无论如何,我跟着大帅就是。”左三知想起这几日李振中一直追问自己在边关多年的事情。李振中尤其关心胡人部落的种种,言语间也露出要打仗的意思,颇有不打胜利誓不还朝的意味。 
“是啊,左三知,你小子好运来了,说不定,日后我们见了你都要请安呢。”裴勇揪过裴义,拽住裴义的耳朵问道:“你小子何处听到的消息,怎么光跟左三知说,不和我说。” 
“是你不要听嘛。”裴义皱眉,“钦差来的时候带了下人,你也知道京城很多高官府里的下人我都熟悉,顺口问一问就知道了。” 
“包打听啊。真是的。”裴勇对裴义喜欢碎嘴这点很不赞同,他撇着嘴跟左三知说:“总之军中复杂事情多,可能还要些应酬。你若是缺什么就找我们哥两个要。嘿嘿,等你发达了,再还我们就成。” 
“那是自然。”左三知心中倒很感激裴勇、裴义两人,他知道若不是这两人古道热肠帮助自己,自己也不会很快得到现在的一切。 
“那就这样吧。我们先回去看看二少爷了,京城又来了家书,二少爷看了,脸色不太好。”裴勇点头,拉着裴义要走。 
“好,裴……将军他有什么打算么?”左三知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了句。 
打算?谁知道?听说要出征,所有的将军都忙着在李振中那里打点,希望可以当先锋,好立功升官,偏偏自己家二少爷又恢复成悠闲模样,不跑大帅那里不说,反而自己待在营帐里画起画来……裴勇回头看了眼左三知,苦笑着摇头,算是回答。 
这么说是不打算出征了?左三知见裴勇垂头丧气,再想到裴陵的个性,便猜到裴陵会有什么举动。 
“不适合边关,就不要留在这里了。”左三知朝裴陵的营帐方向眺望片刻,便毅然转头,去见李振中。 
李振中正在营帐中看地图,见左三知来了,非常高兴,拉着左三知过来跟自己一起看。 
“三知啊,我打算出兵。前些日子,钦差来了,私下跟我说,皇上似乎也有此意。还说希望这次要彻底把他们打垮,不能再有还手之力了。”李振中指指图上标红的地方,那里都是探子回报的胡人兵力聚集处,“你觉得这些人分散开是因为什么呢?” 
“大帅,小人猜可能说因为他们的军队是部落联盟之故。因为是联盟,所以每次大败之后,部落里面都会有分歧,就战与不战进行争执。”左三知想到小时候,似乎很多场仗都是这样的,那时候胡人的部落更多,反而是大周军和他们打仗后,他们被迫联盟,反而导致几个部落合并,形成了对大周朝不利的局面。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打算在开战前先派出一部分人,悄悄跟那些敌意小的部落联络,希望瓦解他们的联合。当然,如果能让他们臣服我皇更好。”李振中点点头,继续道:“我想派你去挑选一些人,从边关跟胡人通商的商人里面,找一些机灵的,蛮语好的。你明天就去附近的城镇打听一下吧。” 
“三知明白。三知会谨慎处理。”左三知抱拳,还瞅了眼地图。他这些日子也正好找了个人学写蛮语。从小到大,他已经能说数种蛮语,只是不会写,心中未免遗憾,希望可以在开战前多学一些。 
“唉,把这事情处理完,你就跟在我身边吧。我教教你排兵布阵。我想你在裴陵那里当下人,也没学到多少东西。日后在疆场上,勇和谋配合得当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我对你很期待啊。”李振中拍拍左三知的肩膀,示意他坐下说话,言语间也带着求贤若渴的意思。 
“大帅如此栽培,三知无以为报,只求能跟随大帅左右,冲锋陷阵。”左三知一听这话,慌忙跪下磕头。 
“罢了。你救了老夫的命,老夫很感激,不想你埋没而已。”李振中拉起左三知,“慢慢做起,一点点来,只要老夫在这个位子上一日,你就可以凭战功升官。” 
“报效国家,理应无所畏惧。”左三知低着头,听到李振中那话眉毛不由一挑,话音却还未变。 
“嗯,好。”李振中叹了口气,“这几日那些将军们都往我这里跑,都是想在开仗后当先锋。也有想管粮草的,估计是想趁机中饱私囊。不过,我倒是没看到裴陵。不仅如此,他还写了信给我,说如果开仗,那么望北城的位置就很重要。以那里为大本营比较好,既能固守,又能保证粮草道路……好想法啊,我听到这想法,倒生出派他做先锋的念头。可他却说想去守营盘,还附上了军医的诊断药方,跟我告病。三知啊,你跟在裴陵身边也有很长的日子了,你怎么看这件事情?” 
“大帅英明,自有决断,三知怎敢妄言?”左三知皱眉,心说裴陵这个事情办得有些太过了。 
“我看他是没有上战场的心思了。听说最近他家里不太平,估计打仗时也不能全神贯注,留在这边也好。唉,你去办事吧。”李振中接到圣旨后也很疑惑,便托了人去打听,结果听说皇上对裴陵的父亲很不满意,连带的,对裴陵的印象也不好起来,加上手下几个将军落井下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