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短篇辣文电子书 > 军奴-左三知 by于烟罗 >

第8部分

军奴-左三知 by于烟罗-第8部分

小说: 军奴-左三知 by于烟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四撩裱Я撕芏唷O袷枪坌桥卸弦跚纾对品直娣缬辏谠硬莺嵘牡胤秸铱梢阅ㄉ丝诘囊┎荨獾纳睿嗍强空庑┘记伞6切┘记芍兴钕不兑沧钌贸さ木褪翘簦蘼凼锹硖恪⒊德只故侨说慕挪健⑹稚系谋薪唤樱诤茉洞Γ湍芮鸬们宄!
“那你说这来的是什么人?对错无妨,反正这也不是打仗。”裴陵听左三知那么一说,马上就皱着眉头接了一句。他瞪着左三知,心说为了在李振中面前留个好印象,你这是连命都豁出去了,万一李振中问你来者是谁你答错了,他治你个动摇军心怎么办……裴陵越想越气,攥住马缰绳的手也用了力,关节泛出青白的颜色。 
“我听出有两股人马,前面的是咱们的人,人很少,马蹄声音轻,不像是胡人的马,落蹄声厚重,马也骠悍。后者人多,声音有些混乱,但是却沉得很,像是带了杀气。”左三知听出裴陵的问题其实是在回护自己,忍不住嘴角微扬,但还是把自己听到的说了出来。 
李振中听到左三知的话半信半疑,看裴陵的态度是把左三知的话当玩笑,也就没再追究,和裴陵两个人聊着天,带领人马继续往前赶。结果,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却真的见到一小队身上染了血迹的大周兵士策马飞驰过来,看到裴陵和李振中就滚下马跪在地上痛哭失声。 
第 19 章 
“快起来说话。”李振中看到这一队人,不由转头看了看裴陵,又很郑重地看了眼左三知,心中的赏识和困惑夹杂在一起。裴陵也忍不住瞧瞧左三知,没料到左三知还真猜对了。 
“禀大帅……”那兵士看到李振中的服饰,知道是新任主帅,便磕了个头哭诉说边关大营被胡人偷袭了。来袭的不仅仅是上次和大周打的那股,好像是几个部落结成了联盟,一起冲击大周的营盘,把守营的将士杀得是七零八落,他们几个是奉留守将军之命,浴血杀出前来报信的。 
“那赵将军和王将军的队伍呢?”裴陵一听此讯犹如五雷轰顶,心说我临行前已经吩咐过那些人要小心,还告诫说不要让人冲散了大营,怎会还会发生这种事情呢? 
“那几个将军的部下比蚂蝗还乱,把赵将军和王将军的队伍也冲垮了,王将军已经战死了。”那几个报信的人中也有王将军手下,听得裴陵询问,扑到裴陵的马前,泣不成声。 
“来人啊。”李振中听了这消息瞪了裴陵一眼,吼着让人把胡人的使节带上来,结果那手下去了,回禀说胡人的使节已经自尽身亡。 
听到这消息,裴陵和李振中都明白是被胡人算计了。李振中气得直捋胡子,他吩咐手下一个副将拨出一部分人马给裴陵,再加上裴陵带来的那些,都跟着裴陵杀回营盘坐镇。 
“要是损失惨重,你我都等着掉脑袋吧!”李振中冷笑着,瞧着远处滚滚而来的烟尘,跟裴陵道:“你从右侧小路杀出去,我带人拦截来的这些。” 
“大帅……”裴陵的冷汗也下来了,知道自己事情办得不妥,可又不敢让新任主帅替自己御敌。 
“罗嗦什么?边关那边你比我熟悉,攻受方面你自己定夺,尽量减少损失,这边敌人也不少,够老夫杀上一阵了。”李振中横刀向天,满面肃穆中带着武将特有的狂放。 
裴陵点头,他看着逼进的胡人大军,知道再犹豫也来不及了,便带着兵马冲右边小路冲去。李振中也带着手下阻在胡人前进的路上,手持弓箭,冲那些如潮水般涌至的胡人兵士射出箭雨。 
“左三知!你们要干什么?”裴陵让手下副将带着人马狂奔,自己领了一些人断后。他在双方人马的呐喊中猛然发现刚才给自己牵马的左三知不见了,仓卒中回头,发现左三知和几个没骑马的兵士冲上来的胡人兵士围住了,左三知伸手敏捷地打倒那些人,却没有跑向裴陵的方向,反而是冲着李振中那边去了。裴陵想纵马过去拉左三知回来,却被裴勇、裴义死死拽住。 
“二少爷,回营盘啊。”裴勇可不希望这个时候自家少爷再犯脾气,他冲裴义使了个眼色,两人用刀往裴陵那匹枣红马的屁股上扎了一小下,那马吃痛,嘶叫着往前跑了出去。裴陵盛怒下砍倒几个胡人兵士,拼命控制着马,冲到队伍的最前面带着大家往营盘方向飞奔。 
他为了出人头地,竟然选择在乱军中离开自己……这不是自寻死路吗?跟在自己身边,他起码不会死,可在那边,他混在兵士里,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莫非他等的就是这样的时候?他不甘于这样的命,所以拼死也要抗争?如果是这样……他妈的,你死了就怨不得我了。裴陵狠狠抽着马,在心里大骂着左三知,摆脱了小股胡人的追踪,带着手下狂奔回到了营盘附近。 
此时,营盘中留守的将士也跟胡人打了小半日,他们被那些倾巢而出的胡人军队打得是溃不成军。胡人还形成了一个包围圈,逐渐缩小着,想把大周汉军困在里面。 
裴陵的军队虽然来回奔波,但还没有和敌人交手,所以也算生力军。他们在裴陵的带领下以少迎多挡住了胡人,让那些久战疲乏的将士们快速撤退,到十几里以外的望北城去。 
那些将士见裴陵回来救援,明白是死里逃生,便纷纷整队,一边打着,一边后撤,终于天完全黑下前进了望北城。 
裴陵带人进了城,先命人把城门紧紧关闭堵上,接着去找城里的官员,让他们把所有的兵士都派出来,跟自己手下还有力气的将士分几批在城楼上持弓箭待命,见到胡人靠近就射箭,来一个射一个,来两个射一双,每一个时辰轮换休息一次,剩下的则去包扎休息,吃完饭后再来守城,替换前面这些。如此坚持到了半夜,追着裴陵军队过来的胡人大军也乏累了,便停下了攻势,在城门外安营扎寨,把望北城围了个水泄不通。 
裴陵见胡人生火做饭,知道是他们做得是长期围困的打算,不会在一时攻来,心里紧绷的弦也松了不少,命几个将军也查点人数,看看手下伤亡,留下望北城那些兵士守城楼,剩下的都先找地方休息。 
“二少爷,望北城这里的官员要见你。” 
几个将军刚出去,裴勇就进来跟裴陵禀报,裴陵忍着疼痛没管身上的伤口,出去见那些官员。 
第 20 章 
望北城是边关比较大的城镇之一。由于边关总是打仗,所以城墙修得坚固,兵士也训练有素,能够随时御敌。但近几年,由于胡人过于猖獗,因此驻守在望北城的策略就转变为在更北的草原上安营扎寨、行军打仗的策略。原先城里的守将也调入了军中,现今管这城的官员则换成了几个文官。 
求见裴陵的便是那几个文官。他们听到大周军进城的消息就坐立不安,后又听手下说胡人大军把这里围住,更是心惊胆寒。几个人凑在一起商议了下,终于过来找裴陵问个究竟。 
“裴将军,这是怎么回事?”为首的官员刚才也到城头看了,看罢心里却更怕。 
“大人,胡人奇袭,将营盘和新任主帅的兵马都被包围了。营盘这边打了一天,人困马乏,如果不退守在这里,恐怕损失更为惨重,至于新任的主帅李振中大人,他带着手下和另一路胡人军队开仗,战况目前不知……”裴陵本来不愿说这么多,可想到李振中那一路情况不明,心里就跟放了面打鼓,被嗵嗵捶个不停。 
新任主帅被人围住了?望北城的几个官员互相使了眼色,看向裴陵的眼神有了变化。他们几个也知道裴陵是代理主帅职务的,如今不但没有和新任主帅交接好,还让胡人大军把大周兵马截成两份,这事情传到朝廷里面,裴陵绝不会有好结果的。 
“裴将军,这个事情你打算如何处理?”为首的官员再度开口问道。 
“是啊,裴将军,看城外胡人这阵势,是要把我们困在城里。你也知道,我们这望北城是需要补给的,万一新任主帅也兵败,没人往后方报信,我们岂不是要被围困于此不能逃脱?” 
“对啊,裴将军,请您想个办法。” 
几个官员也附和着,听得裴陵更是心烦。他明白自己这次出迎主帅本来是没有问题的,合情合理,而且临行前也嘱咐了几个将军小心防范。但毕竟营盘还是遭了袭击,那些将军死的死、伤的伤,如今为了脱罪,估计会联合一起,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加上新任主帅李振中那边全无消息,事情就更严重了。万一李振中有什么意外,那么自己难逃干系,如果李振中没事,他对自己本就不好的看法就会变得更差。但既便如此,李振中只要安然无恙,估计自己的罪就会减轻一些…… 
“裴将军?”为首的官员看裴陵低头不语,便小心翼翼地问了声。他也知道裴陵在边关的那些传说,明白眼前这个年轻将领有才华更有易怒的脾气。 
“大人,烦请你调动城里所有的兵士,并让他们听我的号令。他们在这里生活已久,明白这附近的地势特点,万一胡人围困,我会请他们其中的一位在兵士的护送下去后方报信。”裴陵又想了想,长叹一声,又叫来裴勇、裴义,让他们先看看几位将军怎么样了,并吩咐军需官去查点粮草,统计兵士的情况。 
“今天大军乏了,先把伤兵人数统计出来,看看还剩下多少能战斗的。修整完毕,我自有打算,请几位大人放心。”裴陵拱手,送客的意思明显。 
“那一切有劳裴将军了。”几个官员看裴陵这样,心里也很不舒服,觉得裴陵有些目中无人,但敌军当前,又不好说什么,只得一一告辞。 
裴陵知道那些人对自己那些不客气的要求不满,但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首先是清点粮草、整点兵马,看看在胡人连日攻城的情况下能支持多久;其次,做突围的准备,如果胡人打算长期围城,那么就准备倾城而出,大举袭营;最后,如果无法取得胜利,那么就要派一部分人重新镇守望北城,另一部分回后方报信,而自己……唯有死战一途。 
“战死沙场,那么朝廷就不会追究了。起码,不会祸及家人。”裴陵揉揉太阳|穴自言自语,回想自己参加的多场战役,其中不乏比这次危急的,甚至自己还多次带着手下,以少胜多,杀败了胡人的兵马。可如今为什么一点打胜仗的志气都没有了,反而想早早结束这种状况,只求万事无忧,自己逍遥自在。 
“二少爷,您不能这么想啊。咱们裴家是武将世家,老爷也是战场上的名将,大少爷也在边关立过功,您虽然也有官衔在身,但如今大少爷被转调去做文职,裴家就只靠您了。”裴勇、裴义下去办事,回来就听到裴陵那丧气的一句话,两人慌忙上前搀住了裴陵,替裴陵换下被血浸透的布条,重新包扎后,把裴陵扶到床上躺下歇息。 
“裴勇、裴义,等会传令下去,谁也不许轻举妄动。”裴陵脑海里闪过那些受伤兵士的身影,觉得自己多少还是在这事情上欠考虑了。毕竟,胜也好,败也好,伤亡却是最不想见到的。 
裴勇、裴义领命退出,裴陵躺在床上无法安然入睡,他又一骨碌坐起来,从书架上找出望北城附近的地图,想要从中研究出退敌的方法。 
第 21 章 
从地形来看,望北城是个易攻难受的地方。这里本来是个小县,边关守城则在这后面几百里的地方,而随着大周汉军与胡人战争节节胜利,大周军的营盘也逐渐往北推进,这里便根据需要,扩建为城池,做为后方对大周军军需支持的中转。但缘于此,望北城便不适合守卫敌军,尤其是不适合抵御敌人长期的围困。 
怎么办?如果李振中那边的队伍无法过这边来,自己只好派人去后方求援了。裴陵恨恨拍了下桌子,暗暗责怪自己的失策。他用手指敲敲自己的额头,又想到万一李振中那边的队伍过来了,自己便可以率军出城,合围歼灭胡人。 
其实纵使没有援军,自己也能打败围城的胡人,只是那样会损失惨重的。想想白日里那些负伤作战的兵士,裴陵实在不忍心下令背水一战,倘若那样,不知道又有多少人的尸骨埋在这苦寒的边塞,再也不能回到家乡。 
“若是你们能打赢该多好。”裴陵又低头看着地图,希望从中可以看出李振中那边军队得胜的希望。李振中所带军队是被堵截在去营盘的半路上,从那里到营盘,是走东北方向,这段路,路途平坦,没有什么山坡密林,所以便于对决交战,但不适合军队的修整。而从气势上看,李振中是刚到边关,手下的兵士也算是养精蓄锐过的,所以他断后御敌失败也是不太可能的,最多,是他的军队和胡人大军打个平手。 
“如果你们没有失败,如果你们打胜之后不回营盘,也不回望北城……”裴陵对着那地图,看着看着,眼睛忽然一亮:李振中军队和胡人遭遇地点的西北方向地势复杂,有沙漠,有草原,有山脉,有湖泊,便于隐藏,不便于敌人搜寻。如果李振中能高瞻远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