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短篇辣文电子书 > 另一时空的幸福 by 听焰 >

第6部分

另一时空的幸福 by 听焰-第6部分

小说: 另一时空的幸福 by 听焰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盯着我问:“只是聊天?” 
我叹气:“你看不就知道了?” 
他重重握着我的手,对心水道:“你怎么讲?” 
心水一丝惧色也没有,慢慢道:“我是不介意他在我这里做什么,你可要小心别把他推给我。” 
清泷气的脸都发青了,除了我还没谁敢跟他这么说话。我暗暗挑起大拇指:心水,不愧是我的好妹妹,哥哥一定挺你到底。 
清泷寒着声音道:“你可知道我是谁?敢如此放肆。” 
心水淡淡的回答:“知道,当今皇上的四弟,最受宠信的权臣,掌管兵部和刑部的瑞王爷。” 
这下我都愣了,我可从没说过清泷的身份。 
心水淡淡的续道:“喜欢流连烟花之地,只怕这里有眼睛的人都是认得王爷的。”她的眉头轻皱,因为我有着一丝的不平。 
王爷也没想到心水上来就揭他老底,回手攥住我手腕,小心道:“星星,那,那是遇见你以前。” 
我皮笑肉不笑道:“没关系,我不计较,有心水妹妹安慰我就够了。” 
心水接着道:“哎,潜哥哥,我这里不留你了,顺手也把这只王爷带走。”言罢转身进了内室。 
王爷怒了:“好,一个潜哥哥,一个心水妹妹,好,真好。”他一甩袖子,怒气冲冲走了。 

9 
王府的气氛似乎一夜间便凝重起来。来体育场的奴仆一个都不见了,连小福子都愁眉苦脸的。王爷已经整整三日不见人影。 
我开始计划若是王爷把我扫地出门,我去哪里筹集建造广源楼的基金。可不可以让心水借我一些呢(…_…||||),还是和王爷讨点分手费(__|||||||||||||||||||)。 
总之很惆怅。 
长长呼出一口气,看窗外弯弯新月。还有几天,中秋就要到了。而不知道那时我在能否守在同个窗边,还能否有心情抬头望月。 
王爷就是在这时候,带着一身醉意闯进来的。blzyzz 
他紧紧抱住我,用满是委屈的声音喊:“星星,星星,你不理我,星星。” 
我对醉鬼最没有办法了,对王爷醉鬼更加没有办法。其他人喝醉了,我说不定踢他几脚让他醒酒。可现在巴在我身上的“这只王爷”,实在是让我连骂他的力气都没有。 
他就一直在耳边叫“星星,星星”,间或夹两句低低的:“我想你”。再不就大声控诉“你瞒着我!”“你不帮我!” 
我一个头已经两个大了。这哪里还是个王爷,简直就像个叛逆期的别扭小孩儿。好不容易把他哄睡了,可他仍然还是死搂着我,稍要挣脱就会被箍得更紧。互相较劲的结果是,我终于因为脱力而昏睡过去。 
第二天早晨醒来,就发现王爷正用他深黑如夜色的眸子充满复杂情绪的看着我。 
我对他微微一笑。 
他伸手细细抚摸我唇边的笑容,半晌道:“星星,你想我吗?” 
不答。 
他叹口气,风清云淡道:“我想你想得胸口闷痛,觉得已经有一辈子的时间了,却才过三天而已。你这祸害,我恨不能亲手掐死你。”说着手已探上我的脖子。 
我赖皮一笑,引着他的手伸进衣服里按在心口上:“你呢,心水说那句话时,我气的心跳都快停了。” 
他的眼睛变成温柔的海水:“星星,我让它重新跳起来,跳得快快的。” 
※※f※※r※※e※※e※※
王府上空的阴云好像更重了(?)。小福子念叨着王爷笑的没个主子样了,我倒觉得挺不错。我们家王爷的微笑,电量直达十万伏特,一般的蝴蝶蜜蜂距离稍近便被电毙,哈哈,本来想施展的妒夫风采乖乖趴在一边乘凉。 
我估计是王爷余威太盛,他笑得那么优雅迷人,怎么旁边的人直哆嗦呢?哎,王爷你就这样笑下去吧,虽然你很帅,可我现在一点儿也没有担心的状态。就算是王府的副热带高气压太可疑了,我的心情还是很high。 
乐极生悲大概就是说我,美了两天之后,就有人来找我麻烦。 
王爷去兵部处理政务,我在做锻炼身体还是看清蕊的单向选择题。侍卫总管季大人就悄无声息再次出现了。 
幸亏本人的心脏还是挺强壮的,小小吃了一惊后就起身行礼道:“季大人今天有空来找王爷吗?不巧,您得移步去兵部了。” 
季总管(感觉像在叫太监…_…|||)冷哼一声道:“我是来找你的,不用把王爷抬出来压我。” 
啧,还是一样的碍眼…… 
假假笑道:“季大人公务繁忙,怎么会亲自来找小人啊。”我的面部神经绷得紧紧地,再笑下去脸皮怕是要破了。 
他阴笑一下,出手如电,已封了我四肢|穴道。看着不能动弹的我,他森然道:“皇上有旨。命我请你入宫。” 
这也算是请么?不过早知道会有今天,到没什么可惊慌的。 
任季总管从房顶将我带出王府。古代澄澈高远的晴空又被我大大赞赏了一番,当然还有养好了伤雄姿矫健的小天。 
我觉得大内森严的传说都是胡扯,我被季大人一路“照顾”着,迅速而又轻巧的见到了皇帝。没看见一个人,出来拦拦什么的。 
皇帝坐在一把金属质地的椅子上。看着就替他累。可是想想自己的处境,好像没有立场同情别人。估计这个扫得挺干净的地面一会儿会收容我,不枉我穿了白衣验收一下。 
不过皇家礼数周全,所以我只是被扔进下首的椅子里。很好,这样连下跪都省了。给季总管一个赞赏的眼神,还算照顾少年儿童。 
皇帝很低沉的声音缓缓道:“你就是那个金湘潜?” 
我想点头可是点不了,想说话可是哑|穴被封了。 
皇帝从高高的座位上走下来,看了我一眼道:“季伦,解了他的|穴。” 
季总管伸手一拂,我的四肢还是动不了。不是吧。我很怀疑的看他,解|穴这种功夫难道要看运气发放?这可是在天子的眼皮底下,不争气会死得很快。 
季总管却不理我,只向皇帝跪下道:“万岁,此人虽不会武功,却颇多古怪之处,所以臣只解了他的哑|穴。”这是诬陷!谁古怪了,我可是美貌与智慧并重,英雄与侠义的化身,人称玉树临风胜潘安,一枝梨花压海棠的陈星星! 
皇帝点点头,挥手道:“下去吧,再调五十禁卫军来门外守着(__||||)。” 
季总管看我一眼,领命去了。我值五十禁卫军啊,当真看得起我,我是野兽会咬人么…… 
皇帝转过身来正对着我,仔细打量。 
我也同样将皇帝上下看了个透彻。和清泷八分相似的脸庞轮廓,一样的浓眉,只是眼神更锐利些,鼻梁更挺拔些,气势更沉稳成熟些。 
不过我是觉得清泷温柔的目光更动人,偶尔的执拗和孩子气更有杀伤力,鼻尖刚好在接吻时蹭住我更是默契十足啦。 
一炷香又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后,皇帝终于道:“你怎样才会离开四弟?” 
……皇帝也需要谈条件吗?直接砍了我不就得了。不过,这么好的机会我是不会放过的。 
“我要求不多,只要皇上借给草民一百万两银子就行。” 
皇帝哼了一声:“你可知朕每年赈济江淮灾民,也不过百余万两,你倒会狮子大开口。” 
我笑了:“皇上君临天下,总少不了破财消灾的。只是皇上赈救灾民的银子不管去了何处,总不见回头的。皇上借我的这笔倒可另当别论。” 
皇帝又是冷冷一哼:“你怎知救济灾民的银子不见回头,皇恩浩荡你大概不懂吧。” 
我还想再说点从电视剧上看到的类真实情况,不过,还是歇歇吧。万一把这皇帝激怒了,当场咔嚓掉我就太冤了。 
很狗腿的应道:“皇上宅心仁厚,自然福泽百姓。草民举目无亲,身无分文,不学无术,眼看也要成为灾民一员,恳请皇上慈悲,赏了小民的百万灾款。” 
皇帝怒极反笑:“真该让四弟看看你这摇尾乞怜的丑样子。朕还以为金湘潜是一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可笑!” 
金湘潜大概的确是那劳什子的白莲,人家毕竟自杀来表清白。陈星辰却是烂泥一堆,估计皇帝的手是扶不上墙的。 
“皇上九五至尊,千万保重身体。为草民这等人切莫动气。”我还想活,“草民的百万两银子换王爷的浪子回头,还是很值得的。” 
皇帝的脸色已经有点要变了,忽然咬牙切齿(实在是没有比咬牙切齿更贴切的词了,要说皇帝脸色像便秘患者,那个,还是给第一次出场的皇帝留点形象)道:“好,好,若朕真把这一百万两给你,你倒打算做什么?多长时间能还朕?朕又凭什么相信你能还得起?” 
这个,真的要说拿银子买姑娘,从事风化业这种稳赚的行业来挣银子?看皇帝山雨欲来得面色,还是不直说的好吧。 
“皇上的银子我准备开间酒楼,想来两年之内就能全部还给圣上了。”两年差不多吧,还不上再说。 
皇帝看着我一笑,道:“你当真以为朕平日身居宫内,不知人间疾苦么?百万两的银子造个酒楼,怕房梁都是金的吧。” 
这皇帝还是不要笑了,虐待我的神经一样。只好把计划透露一点给他:“皇上,这酒楼却不是单纯的酒楼。” 

…… 
一番长篇大论下来,皇帝已经有点神往了。他坐在上首的椅子里,点点头,露出最正常的笑容对我道:“难怪季伦说你古怪太多,的确。” 
现代人玩的不叫古怪,古人理解不了而已。只是佛祖如来,各路神仙,千万别怪我把现代化的奢侈搬来古代。孔老二步也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吗? 
皇帝又沉思一会儿,道:“朕会把这一百万两银子给你,只是你无论编出什么理由,也不能让四弟知道是朕给的。还有,朕不希望四弟知道你来见过朕。除了银子,全当没有今日之事吧。 
啊?我大惊:“皇上,这……我没理解错的话,皇上的意思可是,没了离开王爷这条。” 
皇帝咳了一声,给我一个“算你聪明”的眼神,站起身走回龙椅,扬声道:“季伦。” 
季总管闪身进来,半跪道:“臣在。” 
皇帝挥挥手,“送他回去。” 
我又从空中回了王府。王爷过了一会儿也回来了。我看他肩上站着的小天,首先坦白:“我去皇宫做了回客人,皇帝态度很好,没难为人。” 
王爷笑了:“星星,你当然不会被为难,因为我先你受了回审。皇上答应了不找你麻烦的。” 
我恍悟道:“难怪皇帝对我那么客气。你们兄弟感情真好。” 
王爷脸色稍稍一变:“也没有。”嗯?有问题。 
我再点点头:“皇帝说不能让你知道他找过我。”我现在知道皇帝为什么不想让清泷知道我见过他了。本来是要震震我,抖抖威风,结果反被我拐走了不少银子。 
王爷在我额上一弹,道:“圣旨也敢不听,我替皇上罚你的。”声音低沉,笑容温柔。 
我一眼不眨的看着王爷,他的眼睛是深深闪烁的黑,他的鼻子挺直,他的嘴唇形状诱人,他的皮肤微黑,健康细致。所有,都在我触手可及的范围。又那么一刻,我是真的想放手,这张已经熟悉到刻入骨髓的脸,这个就站在我面前的人,我真的以为会失去。 
失而复得。 
却不是因为我的努力。 
我会反省。这个人,什么时候让我也变得甘愿牺牲起来了。什么时候让我不自觉想捍卫他多过捍卫自己的感情,什么时候让我可以这么冲动到忘记我的感情就是他的感情,什么时候,让我看到他就想幸福的叹气。 
哎,我拉住他就往网球场跑。哼哼,我今天一定要赢了他。小天,Let’s go! 

10 
中秋佳节。 
王爷一早起来,连早朝也不去上,说告了病假要休息一天。我是很想多赖在床上一会儿,但王爷不知撞了什么邪,闹着让我起来。 
我拗不过他,闭着眼任他一件一件往我身上套衣服。 
他兴致勃勃收拾好两个人的仪表,在我嘴上轻咬一下,扛起我就往马厩冲。被冷冰冰的空气一激,我也没了睡意。被胁迫着上了同一匹马,开始好奇行程。 
路上行人已经很多了,王爷却仗着他的骑术策马狂奔。我直眼晕。这人性子一起,不知道多少人要遭殃。他横冲直撞就出了城门,一个上来拦着的都没有。我就纳闷了,平时我想出城郊游怎么就得跟守军来次拉锯战,王爷土匪似的这么冲,怎么大家好像全看不见呢? 
还在感叹人世不公,马已经停在一个草庐门外。王爷扶我下了马,把缰绳一扔就推开了院门。很小的院子,种满各样的菊花,灿灿的开了一地。 
王爷拉着我直奔内室。我一进去就有点愣。屋里全是新房的喜庆劲儿,只要眼能瞄着的地方就是一片的红。估计快一人高的大红双喜字晃得我头疼,敢情王爷这么一大清早的,还要上演逼婚这么一出。 
忽然被床上的衣服吸引了注意力。“那个,清泷啊,我是告诉你结婚时男的要穿这种衣服。”我颤抖的手指着看上去像西装的东西,力图冷静的道:“可是,你不用觉得白色不符合不符合你的审美就擅自改成红的吧!” 
太……太可怕了,我吐的血怕是都没有那两身衣服鲜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