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101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101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直忙到晚上,李进回到余良杰家,让余良杰将他母亲叫到单间里,对她道:“月婶,你的身体里有一股煞气,我现在要把它们驱除,无论出现什么什么情况,你都要忍耐着点,不要声张,知道吗?”   
  倒不是声张会出现什么问题,而是李进怕声张之后,乡亲们更把矛头指向他们,坐实了他们天煞孤星的罪名。   
  当然,这股煞气并不简单,要说完全没有责任,也说不过去。   
  煞气,其实是一种寄宿之气,如果凝结久了,也有可能结成煞体,比如月婶如今体内的煞体。看这样子,在枫林头住的时候,这煞体只怕就已经结成,但是当时的李进哪可能知道这些?   
  这种煞体,不但是对肉身有摧残,更重要的是还能摧残到人的神念。李进就是担心自己驱逐煞体的时候,煞体窜动,会在月婶的记忆中出现什么不好的记忆。   
  李进现在也是化气后期的修为,加上他用丹方面是一绝,几枚玄心极丹打入,用道力化之,立刻融向全身。但凡是仙丹,对煞气都有克制效果,这玄心极丹自然尤其如此。   
  果然,那煞体被玄心极丹一烤,立刻产生异动,在月婶的体内开始窜动。好在李进事先有所准备,立刻在月婶体内打入几颗有助于昏迷瞌睡的催眠丹。那煞体被玄心极丹逼得到处逃窜,最后无处可走,全都附在了喉咙十二重楼之处,将整个喉咙胀得比得了大脖子病还夸张。   
  余良杰看到此情形,惊得张大嘴巴,李进向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出声,更不要过来阻拦。   
  李进继续催动大法,继续打入玄心极丹。煞体显然十分痛恨这丹,却是没有办法,只能一声凄厉哀号,从月婶的七窍当中喷射而出,一出来,又俯凝成实体,就要往外逃窜,早被李进伸手一抓,顺势收了。   
  这东西可不能让它逃走,否则再去为祸别人,等于是割肉补疮。   
  这煞体一扔进天机戒,就遭到了白灵风的誓死抵抗,大喊大叫,表示抗议。也难怪,她是天生灵体,与这煞体刚好是死对头,这煞体一扔进去,自然让白灵风浑身不自在。   
  好在青莺见机快,立刻发出一道妖力,将这煞体裹住。见白灵风哆哆嗦嗦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有那么夸张吗?”   
  白灵风没好气的道:“一物降一物,我就不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你们怕的东西。”   
  青莺一呆,心想这话倒也不错,自己这些妖族之物,比妖尸谷辰强悍,但却惧怕他那九九八十一杆玄阴聚兽幡,可见天下之物,果然都是天生有着相生相克的道理。   
  “小白,你既然是灵体,应该可以跟它沟通沟通吧?”李进问道。   
  白灵风气还没消,气呼呼的道:“没事的时候就变成小白了,有事的时候,就是白大哥,真是现实啊。”   
  李进笑道:“我叫你白大哥,青莺火凤他们不答应啊。”   
  肥遗忙插嘴道:“就是就是,小家伙你成心想占我们便宜。少主管你叫白大哥,我们得管你叫什么了?”   
  小家伙嘟囔着:“那我可不管。”   
  有道是恶人还得恶人磨,除了这煞体,小家伙现在还有一怕,就是天机戒里的新成员肥遗,一点都不比那三个姑娘家温柔,老是凶巴巴的威胁自己,小家伙一想就生气。   
  肥遗笑嘻嘻威胁道:“那你到底沟通不沟通咯?这天机戒很宽敞,要不我们把它放出来透透风吧。”说着,就要去掉那层妖力禁制,将煞体重新放出来。   
  “别别,肥遗大哥,我叫你大哥好不咯?我沟通,沟通还不行吗?”白灵风一心就想赖在这天机戒指里,知道肥遗这凶悍的家伙得罪不起,只得认输投降。   
  “喂,看到没有,这里边都是出了名的凶神恶煞,你最好乖乖交代自己的罪行,不然,这位肥遗大哥等下就把你当晚餐知吞掉。你别以为你懂得点附体的手段就很了不起,这位妖族的太岁,他吃掉你是分分钟的事,嚼都不用嚼。”小家伙威胁起人来,也丝毫不含糊。   
  不过他倒没说假话,对于肥遗这种上古妖兽来说,什么煞体,那真是笑话,当点心还嫌小了点。   
  煞体跟灵体是天生对头,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得道:“妖仙饶命,我们也是受人所迫,没有办法。主人的手段十分歹毒,如果我们不替他办事,就会用真火炼我们,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呢。”   
  这煞体居然也有主人,还以为它就是简单的一只寄宿体,是煞气所凝成的,看来不是那么回事啊。   
  “你那主人是谁?还不从实说来?”白灵风老气横秋的问。   
  煞体对白灵风其实并不怎么看重,怕是怕那肥遗,看他一副舔着舌头的样子,心中砰砰乱跳,岂敢隐藏?   
  “是西崆峒的毒手魔什尊者,他老人家将七煞玄阴天幕分七只煞体,分别寄生七个天机戒煞孤星之阴体,吸食她身边的阳气,以为补充。只待满七七四十九个,便算我们功成圆满。”这煞体老老实实交代。   
  “魔什是什么家伙?没听过!”肥遗是上古级别的妖兽,对魔什这种邪派后起自然没听过。   
  青莺等人却是知道,这毒手魔什,却是西崆峒轩辕法王的座下尊者,凶名素著,虽然远在崆峒,但也是为恶不少。但这几百年,倒是消停了,哪想居然还搞这煞体这样损阴德的事,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啊。   
  蓦地,煞体突然一阵踌躇,惊恐地道:“魔什来了,他到这附近来了,正在召唤我呢!”   
  李进冷哼道:“你在我天机戒中,他神通再大,也感应不到你,你怕什么?”   
  “我们是他神念之物,他感应不到我们,却可以灭掉我们啊。上仙,看在我也是受人逼迫的份上,放我一马吧。如果他传唤三声我们没有应答,他一气之下,就有可能灭了我们。”煞体哀求道。   
  李进自然不会相信,这魔什既然要养这些煞体,就不会轻易灭了它们,否则重新再养,十分麻烦,这点鬼把戏,瞒不过李进这样的人精。   
  “放你一马,让你们继续去为祸无辜百姓?”白灵风假装大义凛然的问道,“坚决不能放,要替天机戒行道!”   
  煞体吓得屁滚尿流,只是哀求不断,十分可怜。   
  李进倒没感应到魔什的踪迹,天都、明河却是先感应到了,发出预警,不住抖动,显然是感觉到了魔踪越来越近。根据天都、明河的指示,那魔什应该是在坟场一带。   
  李进心中凛然,自己让那些人把棺材安葬了,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啊,看来果然是诱来了一条大鱼。这西崆峒的魔人,跑到这边来图个什么呢?   
  望向天外,残月当空,外头黑漆漆的,已经是很深的夜晚了。配合着这村子里的阴森之气,显得分外的凄凉恐怖。   
  李进倒是不怕什么魔门尊者,身上这么多法宝仙剑,还妖禽妖兽助阵,怕他什么?当下郑重叮嘱余良杰:“你在家陪着月婶,我出去会会那些邪物。”   
  说完,脚踏七星步,窜出门外,直奔坟场而来。这可是自己第一次单个出击,而且对手还是凶悍的魔人,李进说完全不紧张,那是假的。   
→第156章 … 毒手魔什←   
  魔什既为轩辕法王座下爱将,没点本事,怎能得到轩辕法王青睐。话说轩辕法王这老魔也是千年老妖,虽为魔门凶人,但其身份,却是谁也不知道到底是妖还是魔,只知他得道千年多来,只忌惮过几个人,而且还是忌惮他们的群殴战术,单个对战,轩辕法王从来还没听说他尝过败绩。   
  毒手魔什是他座下第四弟子,却是最受重用的一位。这几百年来,西崆峒十分低调,在外也无凶名,原来暗中躲起来也在搞鬼。   
  李进藏好身形,锁住自己身上灵力,夜色之下,但见一个面目丑陋的魔人,身材不高,双手缠着两副怪型爪子,背上裹着一个皮囊。料想就是魔什。   
  但见他伸手摸进皮囊,摸出一只毛茸茸全身白色的小动物,状似白鼠,肋下生有双翅,两只眼睛骨碌地转着。   
  “貂儿貂儿,你先受用些尸体,待我去把那煞体揪来,问问它是如何办事的,居然敢如此怠慢。”毒手魔什将手心一摊,那貂儿立刻从坟墓外钻了进去。   
  魔什咧嘴一笑,两排阴森森的牙齿,夜色之下看起来更加狰狞。   
  “哼,还是我魔什能为法王解忧,练那煞体寄宿天煞孤星之体,让我这貂儿可以吸食天煞孤星身边的阳气,魂魄还可以用来炼宝,顺便尸体还能用来再次喂貂,妙啊妙啊。”毒手魔什十分自得,“若能赶在广宁子那老儿的寿宴上,将这貂儿放出去,一口将这老道吃了,昆仑势必大乱,我西崆峒自可趁机浑水摸鱼,若能进入昆仑摸走几件法宝,那西昆仑何愁像如今这样畏畏缩缩过日子?法王他老人家的霸业何愁不成?”   
  想到这里,他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天才,是法王座下第一能干的天才。   
  忽然墓碑轰一声被撞开。那貂儿窜了出来,冲着魔什直咧着嘴巴。   
  “怎么了,貂儿?”魔什纳闷的问,看那貂儿一副暴怒的样子,魔什忙闪过去一看,缩影大法一闪,钻到穴中,一看之下,勃然大怒。居然发现这墓穴空空如也,竟是葬了副空棺材在这里。   
  魔什跳了出来,肚皮都快气炸了,掐指一算,再摸出腰间一面小钟晃了晃,大叫苦也,恨恨骂道:“有人破坏我的好事!是谁破坏我的好事?”   
  魔什凶性大发,仰天厉吼一声。情形犹如野兽,手一挥,击出一道魔光,将那墓穴轰出一个巨大坑洞出来。   
  如何能叫他不气?煞体召唤不来,那面小钟名叫落魂钟,只一敲。就能勾人魂魄,刚才一查看,发现自己招来的魂魄,竟然都已经飞走了。再看那墓穴,居然死人都没有,显然那些人根本没死去,却埋个棺材在这里。那定然是有人故意跟自己作对了。   
  忽然,魔什双眼如电,朝李进藏身处射来,双手一搓,立刻幻出几十双毒手爪牙出来,也是朝李进这边抓来。   
  李进神识大动,天都、明河再也窜出,只是随意一扫。一道亩许的玄光挥出,将那些毒手爪牙一卷,纷纷绞成碎渣,落地之后,便即没入泥土。原来那毒手幻魔爪也是魔什的魔力所幻化,凝成实体形成攻击。   
  天都、明河是何等好剑。就是轩辕法王自己对上了,都要头皮麻三分。战是绝对不可能战地,只能拍屁股闪人。   
  魔什不识深浅,见一击不成,口中一张,一阵黑雾喷射而出,想要去污那天都、明河,却被那阵剑气的余波轻轻一卷,反而倒飞了过去。   
  魔什手忙脚乱,连退几十米,这才怒目站定,瞪着这高悬于空的天都、明河,十分不解,只是天都、明河此刻没有显出幻化之身,气势还未涨到三分之一,否则魔什这样的奸人,见机不对,早就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了。   
  “何方道友,坏我好事?”魔什沉声怒问。   
  李进也不跟他废话,神念再动,天都、明河是绝世好剑,但奈何李进如今御剑之术还不是很娴熟,发挥不出三分实力,饶是如此,又岂是毒手魔什之流所能应对,见那剑光山东,就知道不妙,立刻将身子一卷,虚空遁出几里之外。   
  心中还不死心,正要摸出新近祭炼的法宝落魄钟来,却哪想天都、明河的第三剑来得真快,已经劈到了头顶。   
  他毒手魔什死了事小,这落魄钟可是轩辕法王最近十分倚重的一门法宝,若是被天都、明河毁了,他魔什就是死了,也要被法王老人家从坟墓中拉出来挫骨扬灰。魔什魂飞魄散,只能继续逃窜,拼着一点残力,舍去自己那对毒手,迎向天都、明河,两件不在同一等级的兵器对轰一记,毒手立刻被肢解成了碎片,只是这一瞬间的工夫,毒手魔什已经带着他地小貂逃得无影无踪。   
  李进万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战居然如此轻松,全靠这变怒的天都、明河,居然连自己座下四妖动都没动。   
  可是这一战下来,李进心里却没有丝毫轻松,经验还是不够,让毒手魔什这厮给逃跑了,要是他万一再回来祸害怎么办?   
  第一战能打成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一个入道才没几年的小年轻,能将轩辕法王座下的毒手魔什几回合之内打得落荒而逃,说出去足够威风一把。   
  不过李进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如今自己出马,才知道御剑并不是简单的召唤那么简单,自己如果跟天都、明河配合娴熟一点,今天又怎么可能让毒手魔什从容跑路?   
  回到余良杰家里,月婶已经醒了过来,对刚才的事情,显然没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