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108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108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七层雾气,一层裹着一层,就好一个巨大的星云旋涡一样,虽然谈不上启示恢弘,却让整个昆仑山看上去显得诡谲无比。   
  又是喧闹嘈杂的声音将李进叫醒,这回却比昨晚还要凶,还要猛,堪称鬼哭狼嚎。如果不是李进尚自清醒,一定以为自己不是在昆仑山,而是在幽冥地狱。   
  翠湖这时候也过来了,脸色十分难看。见到李进,忙道:“祖师,大事不妙。门下弟子自元婴期以下,灵力俱被封印,提不起气来,也不知是何故。疑是那香气在搞鬼。”   
  李进皱眉道:“这香气不是昆仑山的奇花异草的香气么?”   
  易珏忽然道:“不是,这香气充满了邪气,香美之中。带着十分浓重地催命肃杀之气,绝非昆仑仙境里的花草。”   
  翠湖看到张老实和方寻,见他们兀自在打坐提气,十分好奇:“怎地他们还能提气?难道不受那香味影响?”   
  张老实和方寻修为尚浅,还没惊觉,不过行家自然看得出来,他们确实毫发无损,正在凝气化气,上旨正是天明。属于练功的好时间,他们自然十分抓紧。   
  易清影也醒了过来,易珏忙问:“影儿,你地灵力还在吗?”   
  “在啊!妈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易清影有些迷茫地问。   
  翠湖脑门流汗,这却是怎么回事?难道祖师爷庇佑,真的有这么灵光不成?这些人和祖师在一起。居然是都是分毫无损?   
  李进忽然明白了道理,从囊中摸出一物,笑道:“原来是靠的这个东西。”   
  翠湖定晴一看,叹道:“原来如此,有百毒寒光障在。这花香即使带有剧毒,也是无碍。可保周遭不受剧毒影响,确为宝物。”   
  易珏一开邕也是不解。听翠湖如此说,才恍然大悟,见李进有此宝贝,自然十分欣羡,她是擅长养花种草之人,自然知道花毒的厉害之处,能够深入经脉骨髓,厉害的花毒,即使是金仙之身,沾一沾也要削掉顶上三花,贬为俗人。   
  好在这花毒此刻还不是十分强烈,只对那些元婴期以下的弟子有效,否则后是简直不堪设想。不过话说回来,能让金仙饮恨地花粉之毒,却不是说炼就能炼出来的。   
  这个时候,广宁子也是慌了手脚,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身为昆仑掌教,又是此次寿辰的主人,自然责无旁贷,挨个房间去探视伤员,将昆仑最好的仙丹妙药拿出来给染了花毒之人治疗。   
  怎耐仙丹虽好,却是毫无用处,如同石沉大海,杳无音训。这可让这空冥期的大高手也是束手无策,说到修为,在场之人他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但对于这些用毒的旁门左道,他却是并不在行。   
  李进一开始也用了些丹给门下弟子,见无效果,也没办法,收起丹来。   
  这个时候,早有巡山的弟子回来报,发现本门弟子倒满昆仑山各处,都是些修为低于元婴期的弟子,而能够回来的,都有元婴期以上。   
  “可看到什么动静没有,是谁下地毒手?”广宁子十分不悦地问。   
  “禀告师尊,山脉之外,有七色雾障围山,弟子等人以无上道力驱之,半点效果也无,因此赶回来见师尊定夺。”   
  “有这等事?”广宁子勃然大怒,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这就是别人故意来摆昆仑一道,而且是公然挑衅,而下那毒雾,显然是一个困人生死的大阵。   
  各派都有弟子受到这花香的茶毒,都纷纷道:“定有妖孽作祟,都看看去。”   
  这个时候,大家一拥而出,谁得修为高低,就完全瞒不过去了,全都露底,能出门,你就是元婴期,出不了门,乖乖在房间里躺着的,那就是修为低于元婴期,泾渭分明。   
  青城派这次来,除了翠湖和郭遇之外,其他也就一两个人元婴期的,其他门派大致也就是这个人员配备,惟独昆仑,坐拥主场之力,听说有敌人来犯,黑压压涌出一大堆高手,都往麒麟崖赶去。   
  鹿心筠带着两名元婴期的师妹,也跟在后面,见到易珏带着两女两男四个少年,十分好奇,驻华道这四个小家来也都过了元婴期?   
  她这辈子好强,一向都把慈航静斋当成女子门派中地第一,而所有道门当中,也把慈航静斋主在前五名来定位的,此刻见易珏随便带出四名弟子,就对那花毒完全免疫,心里不由有些嫉妒,难道这醉仙岛真有如此本事,区区四个少年,都能进入元婴期?   
  其他门派也是十分好奇,毕竟元婴期的人,看上去,怎么都不会像李进他们这样年轻,他们又哪知道,李进等人能抗这花毒,全都是因为李进身上百毒寒光障的缘故,而方寻身上有太乙五烟罗,张老实身上有如意水烟罗,都是超级变态的法宝,后两者虽然对毒地防御力不强,但我钞有些作用。   
  各大门派见此情形,对醉仙岛的敬畏又加深一层,人家总共才来了五个人,居然全都无碍,百分百都是生力军,光就这百分之百的出勤率,就够其他门派艳羡老半天了。不过他们此刻也没有这份闲心去考虑如何跟醉仙岛结交了,门下弟子倒了一大片,生死未卜,总得想个法子不是?   
  那七层雾气,已经渐渐淡了些,却是越来越散得开了,第一层是桃红粉色,冲鼻而来的是那十分类似桃花香的味道。   
  易珏对花粉十分熟悉,忙道:“此花有剧毒,列位道友仔细防备,不可吸入。”   
  此言一出,人人大震,连忙将外吸改为内息,好在现场来的个个都是大高手,内息对于他们来说只是家常便饭。   
  莽莽苍苍的山脉,除了这接天雾色之外,再也看不到其他,雾气渐渐散开,已经将周遭的一草一木一树都已经染成了雾气的颜色。   
  正观察时,那第一层粉红色的雾气当中突然跳出一只庞然大物,前后八只大触角,浑身色彩斑谰,居然是头大蜘蛛,身形足足在几十米宽,而八只大触角拨来拨去,更是不知道长有多少丈,情形十分诡异。   
  方寻几时见过这样大的蜘蛛,吓得芳心突跳,好在李进就在一旁情不自禁将方寻的手握住,一股安逸的暖流瞬间传遍方寻全身,正是李进的五行元力,虽然缺了一脉,已经足够让方寻平心静气。   
  旁边的易清影默然无语,看着这一幕,偷偷别过脸去,一时间茫然无措,百般滋味涌上心头,却不知哪一味才是此刻真正所思所想。   
  易珏忽然道:“这是血蜘蛛的变种,寻常只有栲栳那么大小,这是经过变异,只怕是血蜘蛛里的王者,那红色雾气当中,瞬下盘踞着无数同类,正在喷云吐雾。”   
  李进忙问:“岛主既然知道这东西的来历,有什么办法破它们吗?”   
  易珏叹道:“单只这一虫一雾,破它们倒不难,难就难在这层层雾气,连忙起伏,共有七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正是洪荒时代三大凶阵之外,最为有名的七虫七荒毒仙大阵,这阵法有七虫七花炼制而成,每一虫每一花都可以有不同的变数,若非一一破之,任何人也难穿梭而过。中毒者,需分别找到七虫七花的解药,否则也无活路。要破此阵,十分为难。”   
  她这话却是传音入密,身为一岛之主,她自然知道什么话该讲,什么话不该讲,这个时候不是她逞能的时候,说将出来,除了吃力不讨好之外,绝对不会有什么功劳可得。   
  说不定,还要扰乱军心,只是这七虫七花毒仙大阵十分恶毒,今世修真,居然还有人会炼此大阵,实在让她感到震惊。   
  2948   
→第166章 … 敌人未动;先起内讧←   
  李进看着那第七层连绵不断的雾气,色彩斑斓,头皮都有些发麻,心想这到底是哪路神仙,居然能采集到如此多的花粉炼出毒雾,居然能将这偌大昆仑山全都包围在内?   
  广宁子等人观看了一阵,心中却无头绪,他空有千岁高龄,但对于阵法用毒,却比易珏差得远了,要知道,易珏最擅长的两件事,一是阵法,第二就是培育这些花草树木,不过这七虫七花毒仙阵,她却只是从典籍当中看过,粗通道理,具体如何炼制,有何窍门,却是一概不知。   
  要解这七虫七花的品种找出来,然后找出相应克制之物,炼出解毒之药,将这药撇向大阵,即可驱退。   
  道理是十分简单,但要搞清楚这大阵用的是那七种虫,哪七种花,却是十分困难,绝非一招一夕之功。最要命的是,如今这些人都被困在大阵之中,根本出不来,在这昆仑山中,虽然也有不少天材地宝,但却未必就能配得齐这些虫花的克星解药,哪怕只是缺上一样,也是徒劳无用功。   
  而这七虫七花毒仙阵,无论选配什么虫,什么花,都毕竟要齐聚五行,让你任何一种遁术,都无法遁出阵法之外,万一弄个不好,深陷大阵之中,却有被万虫吞噬的危险。光论凶名只怕还不及洪荒三凶阵,但凶威之炽,绝对不低于那三大凶阵。   
  其他各派见到那一层一层的斑斓雾气,虽然不明所以。但也知道这雾气绝对不是等闲,加上易珏刚才出言提醒,大家也猜到了八九不离十。   
  那头血蜘蛛。只是在雾气当中不断穿梭,每根触角都拉着很长的丝线,不住地在周身织起网来,那蜘蛛网在晨光地照射下,散发出一道道细微但有妖艳的异芒,分外让人觉得有一种美丽叫作恐怖。   
  广丰忽然叫道:〃师兄。这是妖物作祟,咱们不如合力轰击它们吧?看这样子,是要把咱们困在昆仑山里头,让咱们坐吃等死啊?”   
  广宁子遇到这样的事情,还是体现出他一派尊长和天下第一宗师地风度,阻拦道:“万万不可轻举妄动,这些妖物十分诡异,万一轰击不退,那些雾气全都散开。你我固然抵抗得住,其他修为较弱的弟子,却未必挺得住。我看这妖物十分诡异,若不能将它引下来,绝对不能轰击它的肉身。”   
  易珏却道:“引下来也不能轰击,血蜘蛛体内的毒汁。一滴足够污染江河,一身毒汁撇下来,足够让五湖四海全部染上它的毒液,需得有白水灵蛤方能克之,此物昆仑山可有?”   
  白水灵蛤?广宁子一呆。这个名字倒是听说过,只知道这是上古时期一种全身雪色的灵物,状似蛤蟆。主水属性,但在昆仑山,却是没有听过有此物,至少自己是从来没有见过。   
  看着广宁子那神情,易珏就猜了个八九分了,这七虫七花毒仙阵第一道关口地克星,昆仑就没有了,要找其他的就更加千难万难了。   
  看来想要不出昆仑就破这大阵,这个构思只能放弃了。不过要出这阵,又谈何容易,虽然有百毒寒光障护身,但深入阵中,毒物的物理攻击,也非等闲,若还有主阵之人背后偷袭,那就更加难防了。   
  其他门派听说轰又轰不得,战又战不得,有些毛躁起来,有几个脾气暴躁的道人,已经暴跳如雷了。   
  “这到底是什么鸟雾?居然如此厉害,广宁子道友,此雾到底是山中瘴气,还是敌人所布?你倒是给个说法呀。”有人大声抱怨起来,也难怪他们焦躁,门下弟子倒了一大片,生死不明,却还束手无策,让他们如何坐得稳?   
  广宁子冷哼道:“道友何必着急?昆仑山向来是清净之地,怎么可能会有瘴气,这毒雾,自然是敌人所布。我看这雾气里外七层,暗合阵法要义。而且颜色各异,内含五行之术。咱们强攻固然不行,要想以五行遁法走脱,也是十分难。”   
  此话一出,其他人更加心惊,更不明白这昆仑派到底有什么厉害的对头,居然如此神通,布下这样逆天的阵法,居然不费一兵一卒,就将天下道门精英全部围困于此,说出去,也是一桩长脸的事。   
  李进心中也想过到底谁才是布阵之人,先是考虑到妖尸谷辰,立刻予以否决,话说那妖尸谷辰乃是阴德之人,歹毒无比,卖相 十分难看,万万布不出这样唯美的阵法来,从他那九九八十一杆 玄阴聚兽就可以看出来,妖尸谷辰走的是唯恶路线。   
  第二个念头却是无双派,但想法无双派新败,而厉无双地拿手功夫已经领教过,是那九子母阴魔销魂大法,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厉无双不可能组织得起如此规模宏大的反击,以无双派的实力,只怕也不敢有这魄力困困昆仑山,这完全是老寿星上吊,找死的行径。   
  第三个,就是那毒手魔什,此人被李进单独打败,在李进心里已经弱上三分,所以李进倒没有把他放在最初考虑,但后来想起那厮曾说过要到昆仑来搞风搞雨,虽然这路数大不相同,但毒手魔什背后却是魔门当中比妖尸谷辰还要凶悍几分的轩辕法王,一个很有抱负、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