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110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110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没有比这更漂亮的话了,作弊也作得如此冠冕堂皇,青城祖师可谓空前绝后。   
→第168章单骑闯关←   
  李进的作风,向来就是干净利落,不给别人思考的余地,话音落下,他就自己踩起一柄飞剑,向那第一层粉色雾气冲去,只一瞬间,整个人就被雾气吞没。有百毒寒光障在身,李进倒是不怕这些毒物,况且这些低等小生物,最多也是后天之妖,跟自己戒指中几只先天之妖差距根本不在一个位面上讨论。   
  李进到了阵里,立刻换出天都、明河,刚才踩一柄普通飞剑,只不过是作弊器罢了,有好东西不用,那是傻瓜。天都、明河是绝世神兵,可以幻化多种形状,因此也不怕被人认出来。   
  全副武装到位的李进此刻十分嚣张,天都、明河护在都顶,青鸾、火凤以及雪羽三颗妖丹开路,肥遗老人家伤势没好,这次没抓他壮丁。   
  这血蜘蛛本是火性之物,被雪羽生生克死,虽然雪羽没法解毒,但那一层层丝网在雪羽面前,简直就是笑话,雪羽一口气喷出,立刻将那蜘蛛网全部冰冻成碎渣,那血蜘蛛见势不妙,挥起触角就来缠李进。   
  只是有妖丹护体的李进,这触角如何伸得进来?天都、明河高悬空中,被李进勒令禁止攻击,否则把这蜘蛛轰碎,毒汁溅出来,可要毁容呢。   
  李进现在可没心思把这阵法破了,而且他也知道,自己五行元脉没有配齐之前,要破这阵法还是缺一点点。即使有四妖帮手,自保完全没有问题,要想破阵。必须聚齐五大元脉。   
  要知道,这七虫七花毒仙阵,也是合了那五行之术。以免阵中之人借遁法逃走,五行当中,但缺一环,这阵法就不能完全破除。   
  再说,李进根本就没这么热心,阵法困得越久越好,困得越久,自己要在昆仑搞点小动作就越容易,试想大家都心思都花在了这阵法上,注意力难免是要被分散开的,那时候自己搞些小运作,简直就太方便了。   
  只是该死的太虚幻境,实在有些棘手,李进可不想误闯进去,在里边坐吃等死呢。   
  他此番进来。原本也只是想收集些雾气地样本,以供易珏研究,然后找出相关解毒之法,到于哪七虫,则要认真观察一番才知道的。若是有些虫妖躲得隐蔽,一时三刻还不易找出来。   
  李进虽然有妖丹开路。却也不敢怠慢,此时那血蜘蛛已经被雪羽的雪影大法冻成冰雕,被它自己拉出来的蜘蛛丝悬挂在半空。雾气层层,阻隔了外边人地视线,却是不知道里边情形如何。   
  众人翘道在望,心情自然大不相同,除了看热闹的之外,亲者爱之欲其生。仇者恨之欲其死。易清影瞟了一旁干瞪着眼睛的玉灵,没好气地道:“刚才谁口口生生要了断因果来着?怎么到关键时刻,尽掉链子啊?”   
  她们此刻吃了李进给她们的避毒之丹,暂时也不虞被毒花所侵袭。这避毒的仙丹却是只能避毒,不能治毒,倒是一桩缺撼。   
  玉灵被易清影一顿奚落,脸上无光,看了师尊一眼,见师尊也是一脸铁青,显然自己耽搁了这么久,让师尊也觉得面上无光。   
  当下一咬牙,踩着飞剑,也窜了进去,心中起了歹念:“我若是把这贼子在阵中杀死,却看他怎么嚣张!”   
  所谓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这一时恶念,反让自己身陷囹圄,实是报应。这是后话,先且不提。   
  却说李进见那血蜘蛛被冰冻之后,立刻掏出一个瓶子,将第一层雾气收了部分进去,晃了晃,又向前进发,忽然听到身后一声凄厉惨叫,竟是玉灵发出来的。回头再看时,漫空当中,突然之间多出无数巴掌大小地蜘蛛,模样和那血蜘蛛相似,只是成千上万,多如蝗虫,李进远远看上去,都是是一阵肉麻。那些蜘蛛本是怕了雪羽的冻气,不敢出来,此刻见李进带着妖丹走远,见又有人来,自然狂性大发,纷纷窜出来要给蜘蛛王报仇。   
  玉灵撞上这个枪口,也算倒霉,纵然神通了得,运气玄门真气护出肉身,怕被那蜘蛛咬住或者缠住,只是她哪知道,这蜘蛛也不是凡种对于道家真气有吞噬作用,将玉灵真气越催,它们的暴戾之气反而越足,天噬起来,一点都不含糊,纷纷向玉灵的防护壁冲击过去,爪牙挥舞,触角乱动,喷出的毒液配合着它们的蛛丝,立刻在玉灵周围搭起了一个白色帐篷。   
  玉灵知道此刻再不拼命冲出去,就要被这群蜘蛛缠死了,所谓蚂蚁多了咬死大象,她玉灵虽然是元婴期修为,但进了此阵,真元就被这阵法腐蚀了大半,再加上被这群蜘蛛偷袭成功,失了先机,很多本事也就施展不开。   
  连忙平心静气,将本门的剑法提升到第十层,进入剑心通明的境界,一柄飞花剑光芒四射,不断射出羽花状态的剑芒,将身边地蜘蛛不断驱除走,只是那些蜘蛛数量实在太多,无论剑芒如何了得,都无法冲破蜘蛛的包围圈。   
  玉灵无奈,这第一层就如此难以抵抗,就更别说深入大阵中心了。   
  呓,那个小子呢?玉灵突然想起了李进这个对头。   
  难道这小子居然已经过了第一层,不对啊,这群蜘蛛怎么可能放他过去?还有这头大蜘蛛,到底是被自己的毒丝自我封印呢,还是被外力生生冰冻起来的。   
  肥遗见李进回看,忙提醒道:“不会吧,这时候你还看什么看?她要死就活了不,咱们还是往下一层去吧。”   
  肥遗身为妖族元老,他对这个阵法也是十分好奇,想看看布这个阵法到底有什么精要的地方,选哪些毒虫比较合适。这个凶阵,在上古时期,他是见过别人施展的,威力岂止是现在这个模样?至少要强上百倍不止。   
  那时候,这个阵法才当得起“七虫七花毒仙阵”这七个字,尤其是毒仙地定位,真是仙挡杀仙,神当杀神,一点都不含糊。   
  传到如今这个阵法显然已经威力大不如前,而且看这样子,阵法似乎也只是略窥门缝。否则以这阵法之力,如果对方没有防范准备,别说元婴期,就是大乘期,也照样有可能被这阵法困死。   
  李进点了点头,便要弃而不顾,又一次向前而去,来到第二层雾气当中,这雾气却是惨白如霜,雪羽大笑:“这是冰蚕之毒,雕虫小技,也来献丑,这一关,也交给我来,冰蚕不过是千看之体,我若食之,妖力必然大增。”   
  李进这时就好比中军主帅,雪羽要当这正印先行官,正合他意,忙道:“如此你也小心,暂时也不必吃这冰蚕,咱们现在不破阵,只看阵。”   
  雪羽虽然不知道李进这是什么用意,但也只好点点头,有些委屈。   
  李进笑道:“你也别急,这只冰蚕与你有缘,迟早都是你腹中之物,不争这一时三刻。”   
  说话间,忽然感觉全身有些寒意袭来,脚下所踩的空间也不知道是实体还是虚似,只觉得一阵软,脚下已经有些站立不稳。   
  忽然听得一声嗷叫,就好象发生在脚下似的,蓦然地感受到剧烈的一下震动,整个山脉都似乎都能感觉到这股震动。   
  一头几十米长的大冰蚕,身体一环接一环就像列车车厢一样规模庞大,那一层一层地身体,好象是这头畜生的寿格。全身泛着妖异的白光。   
  一头冰蚕居然能大成这样,实在让李进有些叹为观止,对那些暗中布阵地人,更加推崇有加,这是到哪里找到这些极品品种啊?李进简直都有野心跟这些人合作了,毕竟这冰蚕还有血色蜘蛛,都是上层的炼丹材料,跟先天的天材地宝没什么区别。   
  雪羽也见这冰蚕如此庞大物,也不惊怕,要比法身,雪羽这些上古妖禽,完全可以幻化到撑天立地的架势,这妖法比拼,可不是比个头大,拳头硬,靠得还是内在修为。   
  雪心妖丹吐出,那股寒气就让这冰蚕有些抵受不住,在那冰蚕跟前饶了两饶,那冰蚕突然一动不动,就好象犯了错的孩子见到老爸一样,乖乖地将扬起的身体,慢慢地垂了下去。触角不住晃动,脑袋不住点头,显然是在给雪羽示意。   
  这些后天妖物,虽然还不能幻出人型,但却也已经缔造出妖丹,这对于千年冰蚕来说,实在太不容易了。   
  只是冰蚕的妖丹还弱如米粒之珠,跟雪羽她们的日月光华是没得比了,经不然怎么会一见到面,就立刻点头降伏?搞得雪羽想吃它,也大是于心不忍。   
  李进再次掏出瓶子,将这环绕四周的白色雾气也收了一些,这七虫七花毒仙阵奥妙各自不同,虫有虫毒,花有花粉,看似彼此有联系,实则各在奥妙,必须分开来才能解毒。   
  李进正收之时,玉灵那边又一次发出了凄厉的咆哮声,这次已经不是被突袭时的盛怒,而是困兽犹斗的绝望!   
  3007   
→第169章假仁假义←   
  玉灵此刻就是喊晕过去,外头的人也是听不到的,这花毒和毒蜘蛛网已经将这阵内和外头完全隔绝,要让她死此刻是十分容易,只要撒手不理就是,但是这个时候,死这么一个小喽罗完全无关紧要,对大局无足轻重,但这个时候如果假仁假义把她救下去,绝对是一件很涨人品和面子的事情。   
  想到这里,李进也不再向前,让雪羽将那冰蚕收去,以后用来炼丹,绝对是上好的东西,李进虽然现在财大气粗,但好东西自然是有错过,没放过。   
  此刻也不忙着破阵,这个阵法,还要留着牵制这一群人呢,总得在昆仑山先逛上一圈,看看有什么便宜可以捡,这样才不枉费这一趟工夫,否则的话,来昆仑不是浪费时间?   
  对于玉灵来说,这些蜘蛛是灾难,对于李进来说,却是小菜一碟,那些蜘蛛早就被雪羽吓破了胆子,见李进携着三颗妖丹往这边过来,根本没有抵抗的想法,纷纷四下逃窜,天都、明河在那些蜘蛛网前随意划了几道,就破开了网,将那玉灵救了出来。   
  李进也不答话,只是冷笑看着她:“前面还有更厉害的怪物,玉灵仙子有没有举趣再去领教一下?”   
  玉灵此刻早已吓得花容失色,好在全力用真气护住肉身,否则被那些蜘蛛喷上些毒液,毁了容,简直生不如死。   
  听李进出声嘲笑,也没有这胆量再逞强,面无血色地看了看周围的战场,心中也知道如果不是这小子出手,自己早就被那群毒蜘蛛生吞掉了。   
  想起那血蜘蛛的凶悍,她仍是心有余悸。默默无语,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裳和云鬓。用仅剩下那点真元,踩着飞剑窜出阵去。此刻她知道,自己功力消耗,对这些花毒已经没有原先那样强的抵抗力,再呆下去。即使没有那些毒蜘蛛,自己也会被这些花粉毒死。   
  李进收集到了两种花粉,搞定了血蜘蛛和冰蚕,将两头怪物用神通裹住。飘然回到麒麟崖。将两物灌在了地上。   
  此二物的妖丹已经被收,只剩下躯壳。庞然大物往地下掷去,让那群家伙连忙散开,生怕被毒气沾染了。   
  李进笑道:“已经是死物了,哪有毒气?”   
  看着玉灵脸色苍白,就跟看怪物似的看着自己,李进笑着拱手道:“玉灵仙子承让了,这场赌赛该怎么算,还要请玉灵仙子给个交代。”   
  玉灵再强横,慈爱航静斋再要面子。在此关头,她也知道自己比起人家来,根本就不值一提。况且李进还以德报怨救了她一条小命。也不顾鹿心筠的面子,只得无奈道:“这场赌赛。是我技不如人,输给你了。”   
  鹿心筠见玉灵先从阵法中出来,也知道是玉灵输了,但内心毕竟隐隐有些残念,总希望李进已经死在了阵法里。此刻听自己徒弟亲口承认落败,心中那股郁闷之气简直无法用语言表达。   
  广宁子当然不会傻到逼迫慈航静斋给醉仙岛赔罪,忙做和事老劝道:“如此了断最后,大家不伤和气,还要请教这位小哥,这阵法如何?”   
  昆仑掌教都如此说了,慈航静斋既输了,自然也就顺势下台阶,再闹下去,就显得无理取闹了,不过慈航静斋这回去把脸皮丢大了。   
  李进听广宁子堂堂昆仑掌教居然下问,也不摆谱:“这阵法并不复杂,只是花毒和虫毒难破,我只走到那第二层,已经无力继续,只好折回。”   
  这话半真半假,倒也容易取信于人,毕竟他这样一个年轻小伙子,有这魄力闯进去,已经让人那肃然起敬了,而且居然还能斩祸两头大毒虫,也算是很大的功劳,听他说无力继续,也都十分相信,这要是再继续,才不合常理嘛。   
  其实换作其他人去,即使是广宁子,能够在大阵中自保就已不错,想要制服这些毒虫,却十分困难。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