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113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113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打神鞭之威,定可穿破那毒雾,攻击到轩辕法王本体,若能将他一鞭轰死,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广宁子叹道:“师弟你如此性急,却是不好。太虚幻境是本门禁地,而打神鞭却是本门轻易不能动地法宝。以我们此刻的道行根基,要动那打神鞭,也是一番大消耗。”   
  打神鞭就收在广宁子身上,心法口诀他也知道,这打神鞭是原始天尊亲自赐予姜尚,不受那杀伐之劫所染,因此跟随昆仑千年,一代一代传下来,都是由掌教真人收着。   
  广宁子自然知道,以自己目前的修为,要催动打神鞭,虽然难度不大,但要打到轩辕法王,那份消耗可就不是一年两年地真元所能做到的了。可以说即使成功,也是个两败俱伤,绝对讨不到什么好处。   
  他此刻是准备进入大乘期的高手,心里想得更多地还是飞升,要他去动用那打神鞭,实在有些强他所难。那可是给自己下绊子。   
  而打神鞭用在其他人手里,虽然也用得,但却发挥不出最大的威力,要想去轰击外围的轩辕法王,那叫休想。   
  一众老道显然也知道广宁子这番心思,不过自己做师弟的,总不能去威胁师兄,非要他动用打神鞭吧?况且师兄飞升在即,让他做消耗,实在也说不过去。昆仑这几百年,也都没有飞升仙界的例子了,大家也都期盼着广宁子能够飞升成功,至少可以给昆仑一股新的动力。   
  而且对外的震慑力,也绝对可以起到难以估量的作用。昆仑都有人修到飞升的地步了,那第一道门地位置,自然是更加巩固了。   
  广丰子先开口打破了僵局:“我看那些门派,一个个都未尽全力,显然也都藏有私心,尤其是那天师道,鬼鬼祟祟,并非好人。如果我们昆仑全力去和轩辕法王拼,这些家伙定是要现成的好处。那番天印就在近日内破土出世,若是昆仑不小心失了先手,反而为他人做嫁衣,确为不美。”   
  广宁子点头道:“师弟此言十分正确,若是我等全力去拼轩辕法王,必然就无暇无分心照顾法宝出世,这可是几千年来,第一件出土的封神时期法宝,若不能为我昆仑所用,真是让人笑话了。”   
  广信子道:“这番天印是本就是昆仑之物,如何能够旁落,他们即使不小心捡到便宜,也该自觉回还才对。”广信子一副理直气壮的口气,仿佛天下道门之物,都该归宗昆仑才对。   
  广宁子知道自己这些师弟,多多少少都有些大昆仑主义思想,其实他这当掌教的自己清楚,现在的昆仑,说白了就是打着原始大天尊的旗号,传承姜尚着的道统,其他门派其实也有不少玉虚门下金仙所传地道统,只因道统不在昆仑,反而不是道门之宗了。   
  其实上古十二金仙,十有八九都有传下道统,由于古仙府的消失,这些门派的道统渐渐转移,形成了上八派,随后慢慢演化成如今的局面,说白了,上八派就是十二金仙的道统。   
  所谓的大昆仑思想,都是如今这个昆仑派自己关起门来塑造地,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如果光论祖宗的话,大家第一代祖宗都是玉虚原始天尊,第二代祖师才是玉虚门下。比第二代祖师,姜尚反而是根基和福缘都是最弱地一人,如果不是原始天尊护犊子偏心,传了他不少宝贝,他在人间的道统能不能立足都是个未知数,更别说盘踞昆仑山玉虚宫了。   
  广信子见广宁子不语,也知道自己那番话终究是自欺欺人,这宝贝真要是叫其他门派的人兜走了,别说讨回来,能看一眼就算万幸了。谁那么傻,捡到刚出土的宝贝会说是缸捡到的?不会来个死不认帐,咬牙坚称是自己门派的宝贝?   
  这番天印本就消失了几千年,昆仑这帮老道也没见过宝贝是长什么模样的,只是推算到了这宝贝要出土,至于什么时候,在哪出土,他们也是无从把握。   
  广宁子叹道:“若真是落在同道手里,倒还好些,倘若被那轩辕法王拿走,真是为虎作伥,那才是我天下道门的灾难。”   
  他们正说的时候,大殿里,李进戒指里的白灵风忽然道:“有感觉,有感觉!很大的感觉!”   
  李进被白灵风突然这么一句,神识被他惊动,忙用神念问其究竟。   
  “有强大的法宝就出世了,这法宝气势恢弘,正在吸纳四方灵气,若不是我躲在这天机戒指中,只怕也要被那法宝给吸去做了活祭。”白灵风倒吸一口冷气,十分庆幸地道。   
  “有这么邪门?还能把你也给吸去了?”李进有些怀疑地问,记得天都、明河出世,这小家伙也没惊成这样啊,难道这法宝,比之天都、明河还要高一级?   
  小家伙道:“未必就比天都、明河厉害,但却十分霸道。应该是件封神时期的法宝。你真是少见多怪了。听说洪荒时期有几门法宝,或毁天灭地,或包容万法,宇宙万物都能吸去,更何况是我区区一个灵体?”   
  小家伙难得这么谦虚,居然用区区一个灵体来形容自己。看他谦虚的背后,确实带着一股强烈的崇拜和敬畏,而且又是一股急切想了解这门法宝的冲动。   
  即使是这样的情形之下,小家伙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职业爱好啊。   
  “我放你出去,你有把握找到那宝贝吗?”李进脑子里也是邪念大闪。   
  “能够找到宝贝,但我没把握逃过这么多双眼睛。”白灵风十分老实地交代。   
  这也是实情,所谓术业有专攻,小家伙虽是灵体,沟通神器法宝倒有些门路,但要她像青鸾火凤一样,将身寄托妖丹,将妖丹化为微尘,她自问是没这个本事。   
  但是,法宝出世,李进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光看不动手,脑子里乱转,已经有十几个方案闪过脑海神识。   
  3090   
→第一百七十三章 …   花狐貂←   
  广成子当年作为十二金仙之首,当年出名的宝贝共有四件:番天印、落魂钟、雌雄剑,还有一件八卦绶衣,落魂钟已经被轩辕法王所得,此刻正拿出来作孽,番天印正要在昆仑山出土,其他二件宝贝,却仍是没有着落。   
  轩辕法王一心图谋的东西,就是那番天印,这些卦神法宝,即使他们拿去,也绝对不可能发挥出法宝的三分之一水平,就好象广宁子虽然拥有打神鞭,却无法操控自如,道理都是一样,法宝虽好,还需要相应的道德之士驾御,否则再好的法宝,到了凡夫俗子手里,也是一块破铜烂铁。   
  轩辕法王是纯粹的崆峒人士,虽然是魔道,但对广成子的道统也十分有研究,对番天印的用法多少也有些了解,知道此物传名于世的威力,只是化作庞然大物轰击对手,其实不然,番天印还有更深一层威力,就是元神攻击,番天印化为方寸小印,只在你额门一闪,那印拍到额门上,便种下攻击种子,只要不去想,便不碍事,一旦想了,这印根就会发作,直接钻入泥丸宫,攻击敌人的元神。   
  这门本事,却是广成子飞升仙界之后,才开发而成,无奈番天印杀伐之气太重,无法携带一起飞升,才将它留在人间昆仑故土,希望为后世所用。   
  轩辕法王是魔门不世出的天才,最善于挖掘。那落魂钟虽好,但却只是二流法宝,对于道法高深之人。根本起不到什么功效。而且此物虽可以摇人魂魄,但对阵之时,若不能一击毙命,对方必然也会放出法宝出来,到时候胜负之数,却很难说。   
  番天印却可以解决这个烦恼,不论是物理攻击也好,还是偷袭也好,都十分好用。绝对是一门居家旅行,安身立命的好宝贝。若不是算准了此物要在昆仑出世,轩辕法王也不会如此兴师动众,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前来道门圣地昆仑闹事,而且还是在天下道门精英云集的情况下。   
  此刻他意气风发,喝道:“魔什过来,将那花狐貂放出去,潜入玉虚宫内,咬死几个人制造一下恐怖气氛。让他们自己先乱起来。”   
  毒手魔什等了好久就是等这一刻的到来,辛辛苦苦培育花狐貂这么多年,难道不就是为了这一刻么?当下摸出那只貂儿,摸了几把,狞笑道:“貂儿貂儿,去吃几个人助长助长真元,最好能把广宁子一把吃掉。那是最好。”   
  轩辕法王道:“不要去招惹广宁子,你这花狐貂遇到广宁子必死无疑。”   
  那花狐貂听懂了法王地意思,点头不已,倏地从魔什手里窜出,将身子一卷,也化成一颗白色妖丹,穿过那层层雾障,过了麒麟崖,直接潜入玉虚宫里。   
  此刻玉虚宫里乱成一团。进退不得地处境让这些道德之士都有些晦气,有些抓狂。不少人早已暴跳如雷,却无可奈何。   
  花狐貂十分狡猾,只从弱侧进去,找准修为偏低的人,趁之不备,妖身忽然现出,一口吞掉一个,如此之后,立刻又幻回妖丹,躲在了暗处。   
  那被吃的是上清宫的门下,本就被落魂钟晃得有些失魂落魄,自然毫无防备,就着了毒手,一喊惨叫之后,现场只剩下一摊血水,大家看过去的时候,只见那血水淌满了一地。   
  上清宫的立刻大怒,尤其是那罗真人,怒目盯着张天师道:“奸贼,好不狠毒,居然下此毒手。”   
  罗真人也无证据,只是一直见那张天师鬼鬼祟祟,此刻见门下弟子遭毒手,自然一下子就联想到是天师道下的毒手。   
  张天师也是大怒:“你是瞎子不成,大家都在这大殿之中,我在这边,他在那边,如何下此毒手,你贼喊捉贼,我天师道不能和你善罢甘休。”   
  罗真人怒道:“如此最好,今日就在这玉虚宫内做个了断!”   
  “住手!”广宁子虽是道德真人,但这两派屡屡生事,根本没把昆仑的规则放在眼里,此刻他刚出来,就见两派又起争端,自然大怒,“如今大敌当前,尔等不思退敌之计,却是屡屡内讧,成何体统,还将我昆仑放在眼里么?”   
  广宁子动了真火,那两人哪敢多嘴,都讪讪地退了下去。   
  罗真人十分无奈地道:“还请广宁子真人做主,我上清宫若知道此行会遭此无妄之灾,也不来祝这个寿了。”   
  这确实是心理话,也是赌气之话,一说出来,其实现场倒有一半的人认同了此话,毕竟这次来昆仑,什么好处都没捞到,辛辛苦苦准备大礼来贺寿,风头没出,反而处处受制,自然心中憋屈,眼见门下弟子倒了一大片,昆仑这个东道主也没半点说法,心中委屈,自然可想而知。   
  广宁子听说此言,脸色铁青,再看其他门派中人,十个倒有九个脸上写满了不高兴、不痛快。说到底,大家都认为这是昆仑派连累了大家。这些人被困在这里,无非就是受那池鱼之殃,十分无辜。   
  心中虽然愤怒,却也无法向这些同道发泄,人家这样想毕竟不是没有道理。虽然说倾巢之下,没有完卵,但这回轩辕法王要找地苦主就是昆仑山,说昆仑派连累了其他门派,原也没错。   
  广宁子也是十分懊恼,他本想借这寿辰之机,找出番天印来显摆显摆,奠定一下昆仑派的超然地位,没想到小算盘一招打错,满盘都受制。现在说输却还早,但看各派如此神态,自然是对昆仑一肚子意见。   
  成没立成,反而丢了一次大脸,昆仑此次也十分无奈。   
  青鸾在天机戒中,忽然传音到李进神识中:“少主,你感觉到没有,刚才有一道妖气闪过,那人便即死了,这股妖气好生熟悉吧?”   
  李进此刻的神识十分敏锐,自然知道究竟,赞同青鸾的说法道:“如果没猜错的话,定是那毒手魔什养的什么花狐貂。”   
  肥遗此刻也道:“那小东西未成大道,妖丹不可能化为微尘,我看它此刻一定躲在哪个家伙的身上,那苦主自己都未必知晓。咱们也不用揭穿它啊,它要吃人,就让它吃。吃得越乱,咱们才越有机会嘛。”   
  肥遗跟了李进不久,对李进的风格早已摸透,一人一妖早就气味相投,十分要好,早先还有些造反的念头,这个时候早就变成死心塌地的服贴。只恨自己地妖丹没有恢复,否则跟着李进一起打闷棍,那生活是多么的刺激和美好啊。   
  “不错,只要它不吃我青城弟子,我便不找它晦气。这妖孽居然肯听轩辕法王号令,你们有没有办法将它收服,以为我用?最好能够将它培养成间谍,打入轩辕法王内部,关键时候给他来一口,如此轩辕法王那些宝贝,也都落在我的兜里了,哈哈。”说到这里,李进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天才,这回咱青城祖师要正邪通吃,一个都不能少。   
  肥遗道:“此事说难也不难,卦神时期的法宝和妖宠,大多都不认主。当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