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12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12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咳咳……这都是我师父他老人家,一直告诉我,做人要低调。不瞒兄弟说,青城派现在总共就只有掌门和几位长老达到了元婴期。我算是近百年来的第五个。”说到这里,郭遇不由自主挺了挺挺胸,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难怪天劫要抢先来轰你,一百五十年,把掌门和长老的面子都扫光了啊!”李进心里嘀咕,嘴里却笑道,“大哥是天纵奇才,日后这青城掌门之位……”   
  “那不能,万万不能。”郭遇连连摆手,“愚兄这点成绩,在青城派算是不错了,放眼整个修真界,却不算最冒尖的。像昆仑、峨嵋这些大派,百年炼出元婴的都有。我听过最快的一个甲子达到元婴期。唉,像我青城也是上八派的道统,如今却如此凋零。”言下不甚唏嘘。   
  说起来确实有些寒酸,偌大青城派,加上掌门在内,大概就是八九个元婴期高手,都不足人家一个零头多。而那三个长老都是两三百年就达到元婴期了,只是一直没有获得突破。   
  “言归正传,青城既然是剑修为主,我们还是要从大哥祭炼的这口剑入手……”李进开始分析。   
  “唉,兄弟,还有寻儿,你们都听好了。当年我师尊见我沉迷剑修之道,曾谆谆告诫我不可偏废金丹大道,如今天劫临头,我才知道悔之晚矣。这柄桑独剑乃木属性一等一的仙剑,我若有个什么不测,自然由寻儿继承我的道统。剑道虽妙,但千万不可沉溺其中,偏废了性命之功,我就是前车之鉴,切记切记啊!”郭遇情不自禁,又开始交代后事。   
  这剑修一道,原是以飞剑为媒,引天地灵气,首要在于飞剑的锤炼锻造,却也不敢怠慢了精气神三宝的修炼,虽然飞剑攻击力十分逆天,但放弃内丹优先飞剑的修炼方式,却是舍本逐末,不是以剑证道真髓,因此高明的剑修,都是飞剑内丹同步进行的。   
  剑修虽然有这些缺陷,但在修真界却是非常流行的一种法门。也可以想象得出,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那是何等帅气啊?脚踩一柄飞剑,天地纵横,任意遨游,比之终日闭关修炼内丹的修真者来说,剑修的修炼方式和过程实在是刺激多了,也潇洒多了。难怪年轻修真们为此着迷,把师门的苦口婆心当耳边风。然则修道一途讲究顺其自然,率性而行,倘若师门强加干预,勒令他们放弃剑道,却是更加适得其反了。   
  方寻也在一边旁听,这个资格,连方有为都是没有的。她听到郭遇如此说,小嘴一撅:“第一,师父你不会有事;第二,师父跟他称兄道弟,他一下子就变成我的前辈了,我不干!第三,师父不要叫我爸爸小方,徒弟听得好别扭。”   
  郭遇和李进都是一愣,随即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是毫无疑问的,现在叫一声师叔你还是占便宜了。等以后……哼哼!”李进倒没说假话,等以后他把祖师令牌那么一亮,青城派那几个六七百岁的长老,都要管他叫祖宗,更别说方寻这刚入门的小字辈了。   
  “师父,他欺负我嘛!”方寻瞪了李进一眼,改向郭遇求情。   
  由于方寻和李进的同学关系,郭遇这位师父也不便太过摆谱,但千乱万乱,辈分是万万不能乱地:“寻儿,你如今是我青城弟子,辈分是一定要讲地。这件事情,咳咳……咱们从长计议,唔,从长计议哈。”   
  说完,他为了躲避方寻眼神地追杀,右手一摊,手指拂动,掐了个手诀,手中一道二尺有余的青光一闪,掌中已多出一柄晶莹碧绿的古剑。古剑泛出的绿光,有如一汪清泉在手,产生似有似无的一股气墙,仿佛整个密室都进入了古剑所制造的一个奇妙空间里。   
  “兄弟,这就是愚兄祭炼之剑,剑名桑独。”说着,郭遇将剑递了过来。   
  李进接过桑独剑,一股醇厚的木元力立刻将他整个人都裹住,瞬间传遍他的全身。如此纯厚的木元力,可见郭遇确实在这把剑上,下足了性命之功!   
→第015章 … 渡劫,我才是专家←   
 “果然是好剑!”李进身为丹师,在炼器也是有实践经验的,又五把菜刀为证,说到识辨兵器,自然也不缺那几把刷子。   
  把弄了一阵,李进手掌微起,掐个诀,摸准剑胎,顺手打入一枚“青木聚灵丹”进去,这枚异丹甫地进入剑体,立刻形成一个米粒大的青点,如同磁石吸铁一般,剑体的木元力纷纷朝着青点凝聚,导致那青点不断扩大,渐渐呈旋涡之状,乍看上去,显得深邃而又神秘。这青木聚灵丹,却是李进按五行炼就的第一批“异丹”。   
  行家功夫一出手,立刻知道有没有。他这一手导致的变化,立刻引起了郭遇的惊讶,方寻更是张大嘴巴,连刚才讨要辈分的事都忘到脑后了。   
  “兄弟,这是怎么一回事?”郭遇虽然身为剑的主人,对这个现象却是看不太懂,不过他总算看出来,自己这位李进兄弟果真是有两把刷子地。   
  “这叫剑胎啊!郭兄,你身为剑修,连剑胎都不知道哦?我刚才打了一枚青木聚灵丹进去,起到了一个接引作用,把仙剑通体的木元力都凝聚到了剑胎里。”对于一个李进来说,找到剑胎并不难,难的是引动剑胎,以他的身体条件,那完全不可能,只好借用外丹。   
  十月怀胎而产,剑胎也是一个道理,当木元力聚集到一定程度,就会面临饱和问题。   
  “大哥,这柄剑是你本命元神祭炼,兄弟我肯定是操纵不了的了。你现在马上把你体内的所有木灵之气全部转移到剑上,让它们不断壮大剑胎。”李进凝神观察着桑独剑的变化,冷静地吩咐道。   
  “以外丹引木灵之气,兄弟你果然是个天才啊!此丹莫非就是上古传闻中的异丹?”他此刻也顾不得欣喜了,当下凝神归元,运起全身纯木真元,一丝丝向桑独剑倾注过去。   
  “大哥,知道什么叫李代桃僵吗?打个比方,你就是那棵本来要遭殃的桃树,为了趋利避害,桑独剑成了代罪的李树。剑胎越大,你受的祸害句越轻,相反,桑独剑承受的天劫之威就越重。其实这个方法很笨,只是懂得这个原理的人太少啦。”李进见桑独剑的剑胎不断变大,对自己的方法也渐渐有了些信心,他一副痛心疾首的口气,其实心里在窃笑。以《青城道诀》记载之法,救青城后世传人,这也算是血浓于水吧!   
  “这……真的能行吗?”郭遇终于听出了李进所说的一线生机在哪,有些难以置信的问。这个道理实在是有些超过他的阅历范围之外。   
  “切!行不行还不得试了才知道?大哥,你想,反正你也是将应天劫的牺牲品,兄弟我但尽一份人事,拿你当回实验品,你要真是躲不过这段灾劫,却是命中注定,不干我的事呵!”他心里嘀咕着,虽然心虚,脸上却堆满了自信满满的微笑,让人根本想不到他心里想什么。   
  但是这微笑立刻感染了郭遇,双手扳住李进的肩头:“兄弟,果真我能躲过天劫,你对我就是有再造之恩,愚兄一定会倾尽全力报答你,以后你的事,就是青城的事!”   
  谁说老实人不会耍滑头?郭遇就是反面典型。他虽然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却绝口不提李进气门被锁之事。他越是这样,李进越是难受。郭遇这样的厚道人,在这样的情况下,都不肯应承一定负责解决,可见他确实对此事毫无把握,不敢承诺。   
  “既然是兄弟相称,何必分彼此?”李进大义凛然道,心里却带着几分酸楚,不过不管怎样,这等沽名钓誉、示惠卖好的事情,以后不但要做,而且要多做,尤其对象是郭遇这样实心眼的朋友。没有别的原因,这种人容易激动啊!只要给他一点恩惠,叫他提了脑袋来报答你都不会皱眉头地。   
  剑胎终于成形!会聚成一个藏青色的大旋涡,隐隐成太极两仪之状。   
  “都说煌煌天威不可欺,哼,倘若当真不可欺,都叫天威给骇死了,这世上还有生灵存在么?未尽人事,当然只能听天由命了。咱们今天就把这老天也给诈上一回!嘿嘿……”李进嘴里不清不楚的嘟囔着,又是摸出几枚模样差不多颜色不同的异丹砸进了剑胎当中,全都落在了那太极两仪颜色较浅的那一边,却是朱红之色,精赤如血。   
  如此一青一红呈太极之状,鲜明易辨。   
  李进摇晃着大脑袋,愁眉苦脸的叹息道:“可惜这里没有纯火之体的修真高手,否则的话,让他全力倾入纯阳火性真元,还可以产生相生相克之功,最大限度减少桑独剑的损伤。我刚才丢了几道‘离火聚灵丹’进去,却是徒有其表,作用不大啊。”   
  “兄弟不但是丹道高手,还是炼器大家啊,愚兄真是看走眼了。只是这‘离火聚灵丹’又是怎么一回事?倒要请教。”郭遇倒不是出于八卦心理,而是事关渡劫,心有戚戚焉罢了。   
  “道理说起来很简单,五行相生相克的调调,大哥总知道的吧?我引动桑独剑的剑胎,一方面大幅度聚集木元力,为的就是加速牵动天劫,让他在咱们预料的时间和预料的地点轰下来。试想你因修炼木灵之剑引起天劫,木灵剑胎自然就成为天劫的首要对象。但是上好一柄木灵仙剑,就这么毁于一旦,我看着也不忍心啊!所以在里边画了个小两仪阵法,既然天劫会降金雷来克你木灵之剑,同样的道理,我们也可以借鉴一下‘南火克西金’的原理。无奈我的‘离火聚灵丹’虚有其表,威力不够,克不了金雷之威,不过勉强也可以分担一部分威力,桑独剑即使能保住,也要花好长一段时间和精力去修补了。不过我敢担保的事,大哥只要不是运气背得一塌糊涂,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妙!实在是妙啊!李兄弟你真是天纵奇才啊,亏你能想到。放眼当今修真界,又有谁懂得这个道理啊?”郭遇听到这里,已经很佩服的五体投地。   
  道理其实很简单,首先,引动剑胎,以剑为媒,在天劫没来之前引诱天劫到来,让桑独剑做替罪羔羊;其后,用在剑中布小两仪阵,以南火克西金的原理,抵消天雷之威,保护桑独剑不要受到大损!   
  总结起来,抛开那些简单的五行原理,策略无非就是八个字:舍卒保车,设法保卒!   
  李进摇头叹道:“不然,不是他们想不到,而是那些老家伙一心修炼,根本心无旁骛,不会去想。即使想到,他们也不屑去做,他们相信的是前辈的经验加自己的判断,有时候难免知易行难了。”其实这些道理,在《青城道诀》里,都有相关的原理可寻。可是,他哪又知道,他手中那本可是全本《青城道诀》啊,上古所传之物。放眼现在的修真门派,有哪家的典籍不是七零八碎,残缺不全的啊?哪家敢称自己拥有全本?   
  “有理,修真世界虽大,大多都是墨守成规之辈。就说愚兄我吧,如果没有兄弟你出现,已经是准备坐以待毙。不过道理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只怕也不那么容易吧?就说这异丹,只怕如今最富裕的修真门派,也拿不出来吧?”说到这里,他不禁对李进刮目相看了。   
  看起来确实很简单,不过事实要真是如此,那修真界每天就不会有那么多被天劫轰杀至渣的可怜虫了。从手诀到异丹,再到引入手法,最后到画阵,整个体系一气呵成,如果不是独门手法,哪有如此娴熟?任何一道程序出错,都会前功尽弃。完全可以说得上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啊!只是他万万想不到的是,这独门手法不是别家,而是青城。   
  其实这也不奇怪,修真者在结成元婴之前,撑死不过几百年阳寿,哪个不是一门心思扑在内丹的修炼上,日日锤炼精气神三宝,争取早日结成元婴,谁有心思像李进这么闲着去琢磨这些?如今除了剑修比较流行之外,其他如符箓炼丹之类的旁门左道基本就是无人问津。   
  这也难怪修真者势利,整个大环境便是如此。如今的修真环境不比几千年前,天地灵气也不如以前醇厚。可以试想,一口原本十个人喝的井,现在有一千个人来争饮,资源肯定是大大不够地。资源一紧张,分到个人手里自然就不够!灵气不够,阳寿自然要大幅度缩水。   
  放在几千年前,只要你筑基成功,天地灵气充足,至少有上千年阳寿供你挥霍,不愁结不出元婴。那样一来,三教九流各种法门自然都有人去玩了。有专修飞剑的,有玩炼器的,有爱炼外丹的,也有一门心思研究符箓的,自然也有专攻阵法的。各种门派各类修真层出不穷,称得上是百花齐放时代。   
  “大哥,这剑胎的木元力还没到到达饱和状态,当务之急要赶快找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