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124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124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春媚兀克囊馑迹侨迷勖羌僮昂芎茫媚歉黾一锍源装桑俊薄  
  张老实一呆:“哪有这回事?”   
  “笨蛋!我就是这个意思啊。”李进心中叹道。却没骂出来,是让你们演戏,又不是假戏真唱,这张老实,还真是榆木脑袋啊。   
  张老实无奈,但要他装出风情万种,那实在太难了。   
  好在路星华这方面比较有才华,故意靠近了张老实几分,倚着湖畔的栏杆,指着那湖中戏水的鸳鸯:“老实同学,你说这鸳鸯,它们的感情为什么就那么深。那么忠贞呢?现在的男男女女。却好象都是过客一样,匆匆聚散。这么看来,人还不如这些禽类啊。”   
  也不晓得她是有感而发,还是无心之语,总之说完之后,还配合了一声深深的长叹,让张老实都听得有些心思酸软,难以把持。   
  “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咱们老祖宗,还知道学习鸳鸯白头到老,现在呢?别说头白了。一宿天亮,今日的容颜老于昨晚,新人就成了旧人。人啊,比来比去,还是比不过禽兽呢。”路星华简直像个诗人。哪像是医学院的高才生嘛。   
  张老实听不下去了,反驳道:“人兽大关,原只是一念之间。一念为善,一念为恶。总要因人而异,因事而异。你只看到鸳鸯头白,哪知道鹰隼互食呢?不也有人以身喂虎,隔肉饲鹰么?”   
  “呵,那只是和尚们假慈悲,编出来欺骗教徒,不可信,不可信。人心向己,是天生而来的,即使那样做,也是虚伪透顶的伪善啊。”路星华争辩道,“佛家不是忌杀生吗?舍了自己,喂饱了虎狼,直接间接,都是杀生,更加可恶。只重过程的沽名吊誉,不顾实际结果,那不是假慈悲是什么?”   
  李进听得十分赞赏,这路星华虽然未曾入道,但这几句话,正有些理呢!道法自然,顺从本心。不是本心所为,只是为了还个愿,却将自己牺牲了,不是大道,是伪道。   
  正思忖时,那尚行云已经出现,在图书馆门口侧边走出来,身旁居然还有另外一名年轻男子,看上去跟尚行云是一副德行,一眼望去,就知道非是善类。   
  “路小姐,太伤小可的心了吧?你躲着我,却原来是跟别人在这里厮混,真让我十分伤心失望呢。”尚行云无比夸张地道,两只眼睛射出贼亮的精芒,在张老实身上打量着。   
  “行云师兄,这家伙是青城弟子啊,发觉了么?”另外一名也是峨嵋弟子,正是因为听说尚行云在这边混得山长水远,这才随后下山,来和尚行云一起混的,此刻传音入密给尚行云。   
  “我又不是瞎子,是青城弟子,那就更好了。嘿嘿,新仇旧恨一发算了。”尚行云心里狰狞地动着恶念。想起方寻,他心里头就痛啊,这可是他唯一征服不了,连一个笑脸都没盼到的女孩子啊。   
  路星华显然是故意要气尚行云,悠然牵着张老实的胳膊肘:“老实,咱们去别的地方吧,免得老有些臭虫飞来飞去打扰,今晚我带你去见我家人好不好呢?”论坛蝶梦上传   
  张老实被路星华拽着,只好陪着她往前走去。   
  “站住!”尚行云那名师弟楚行风身形一闪,拦在了两人跟前。   
  “让开。”张老实很简单地吐了两个字。   
  “哟嗬?你小子还挺横。只怕你这青城小子没有眼力,不知道我们哥俩什么来路吧?”那楚行风冷笑道。   
  “我知道,你们是峨嵋派的两只疯狗,而且是将死的疯狗。”张老实平时不说刻薄话,说出来却比准都刻薄。   
  “什么?”楚行风大怒,“你小子找死。”   
  刚要出手,却被身后的尚行云拉住,笑嘻嘻对张老实道:“这位青城的小哥很有骨气,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好好切磋一下。这里人多,显不出手段啊。”   
  “奉陪到底。”张老实如今也是凝气阶段的人,虽然比这两个家伙差一个级别,但他全身也装备了些宝贝,再加上有李进背后撑腰,他自然不会心怯,更何况他这人向来吃软不吃硬。   
  这两人要找偏僻的地方切磋。那不是自己找死吗?李进暗中窃笑,心中却在做着选择题,到底用番天印好呢?还是用清净琉璃瓶好?   
  偏僻的地方很多,立刻找到校外一片荒芜的草地。楚行风一副吃定了张老实的口气。跟尚行云商量道:“师兄啊,这小子是青城弟子,最近那大巴山和九秀派都在成都,接管南宫世家留下的北斗大阵的灵脉。这时候,杀个青城小子,再去栽个赃,岂不是一举数得?”   
  “哈哈,此话有理。想那大巴山和九秀派一心想拍青城的马屁这件事。咱们得做得干净一些,不能露出什么破绽。如果能让这两派和青城闹翻。咱们峨嵋就有机会拉拢。话说那南宫世家,也是太渣了,掌教真人早对他们不满了。这回借青城的力量剪除了,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这蜀山会盟,只要我峨嵋站住脚跟,其他门派,自然也还是峨嵋的附庸,如何摆脱得了这命运?哈哈哈!”尚行云打着如意算盘,十分得意地道。   
  两人说说笑笑,完全把张老实当成死人一样看待。他们哪会想,这小子如此镇定,到底是凭借什么呢?既然他知道自己两人是峨嵋的,怎么还敢如此之横?   
  这本是很简单的逻辑,但得意忘形之人,脑子总是缺少那么一根筋。   
  “嘿嘿……”两人正商议着,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冷笑,冷得简直钻骨头,让他们脊背都出汗,倒吸冷气。   
  忙回头看,却是空无一人,空旷的荒野中,只有张老实和路星华站在前方不远。两人都是峨嵋弟子,自然有些见识,声笑,绝对不简单。而且也绝不是出现了视听幻觉。   
  让他们惊惧的事,这人到底在哪?怎么这声会如此之近,就好象在周身十米之内?他们也知道,道门神通,千里传音都不是什么希奇事,但这声笑,明明就是在咫尺之间,怎么会没看到人?   
  再强的人,也不可能突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吧?那么这一声笑,是何而来?两人明显看到对方严重的那一抹恐惧之色。   
  “哈哈哈……”虚空中,似乎四面八方的笑声都不断涌入两人的耳朵里。   
  “谁?是谁在戏弄本少爷。”楚行风大怒骂道。   
  “峨嵋小子,你们商量的好计啊,果然是将门无犬子,你们可把北冥那一套不要脸的把戏都学齐了。杀人栽赃,好办法啊好办法。”李进悠然道。   
  “是你!”尚行云听出了李进的声音,朝着四周冷哼道:“鬼鬼崇崇干什么,有种出现相见,藏头露尾不算好汉!”   
  硬气的话,说是归说,对于李进,之前的几次交道,他内心感受的,更多的还是挫败感,他自己都说不出理由,为什么自己会突然之间如此懦弱了?他对李进的恨,可是倾尽三江五湖之水也洗不清。   
  早已製出法宝,四周横扫一下,立刻从周身卷出一道道电芒。他这门法宝就算闪电钻,可随时借用四周的五行元力,化为闪电击人,十分厉害。   
  此举,正是要将李进逼出来。   
  只是如今李进全身都装备着极品防御法宝,哪会在意这点攻击,收掉隐身,从虚空之中窜了出来,手里托着一只小瓶,正是清净琉璃瓶。   
  “采花偷腥,坏人清白,比一罪;未经许可,擅入青城领地,此二罪;意图杀人栽赃,此三罪。三罪并罚,你们以为今天还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吗?待我收拾了你们两个杂毛,有朝一日,再将你峨嵋一并诛戮!”李进话音一变,口气转冷,那清净琉璃瓶祭出。   
  “这是什么?”尚行云大吃一惊,“不好,危险,师弟快撤……”   
  李进架势摆开,怎容他们逃脱,宝瓶一晃,阴阳二气射出,在两人背后射中,两好有如被一只打手抓住似的,再走前一步也不可能,用力抵抗,也阻止不住半分颓势。   
  “到这宝瓶中忏悔吧。”李进狞笑一声,将瓶口再晃一次,两人被阴阳二气罩定,完全被收进了清净琉璃瓶中。   
  还没来得及凄惨叫唤,就被那清净琉璃瓶里的阴阳二气给化掉了四肢,几声哀号之后,里边传出来的,却只剩下化成浓水的籁籁之声,采花之人,终于恶贯满盈了。论坛蝶梦上传   
  3333字   
→第一百八十九章 …   三年之后←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恍惚之间,三年过去。青城所有门下弟子,都已经了结了尘缘,回到山中。   
  我们青城祖师李进同学从云床中坐起,叹道:“难难难!道最玄,莫把金丹作等闲啊。”   
  站起身来,知道自己这一番闭关,已经过了三年时间。所幸法性通圆,根基渐固,已经结出金丹,进入了韵丹之期,只待五行元脉完全结成,即可进入破丹之境,到时破了丹后,进入元婴期,左右不会超过五年时间,早已无限度地刷新了人间界修真的元婴记录。   
  不过这个成绩并不是十分值得炫耀,想那孙猴子,二十年修成大圣之境,才是真正的变态人物。   
  “翠湖,召集门下弟子,我有话讲。”李进向翠湖发出命令。   
  五龙大殿里,各个辈分的青城弟子齐聚,等待五德祖师讲课。三年时间,李进的仙丹铺路的策略已经收效,在化神丹的帮助下,三年内,青城派生生培养出了十几名元婴期的弟子出来,这份收获,简直让翠湖惊大了嘴巴。   
  而那些还虚丹,更让一干老道门修为或多或少都取得了进展,尤其是青字三老,真正进入了空冥期,向大乘期进发,离功德圆满,可以说只差一步之遥了。   
  看着这个可喜的局面,翠湖这个当掌教的也十分有干劲。和翠剑两兄弟唱起了将相和,两人联手,将青城派整顿地好生兴旺。   
  “蜀山会盟之期。已经近在眉睫,翠湖,你来说说有什么准备。”李进三年闭关,不但修为大涨,连气质上也大为改观,举手投足之间,更有风度。祖师之威,已经不用靠发仙丹,奖法宝这样的行为来巩固。他只是一句话,五龙大殿立刻肃然,连根针掉下去都能听清楚。   
  翠湖虽然是青城掌教,但面对祖师,他还是跟小孩子没什么两样,走出列来。小心翼翼地禀告道:“此次峨嵋斗剑,将在今天九月初九重阳之日在峨嵋举行,本门将有八名弟子参赛。分两批人次。按历届的规矩,蜀山会盟是考教各派新人。比拼各派地人才储备,因此门派中的长老和绝顶高手,都不可能参赛。本门参赛队伍当中,以黄梅为首的一批,这是中生代的比拼;另外一批,是近十年内入门的新进弟子,弟子尚未挑选出合适的人选。请祖师明察。”   
  “近十年入门?”李进叫道,“翠剑出来。”   
  翠剑忙道:“弟子在。”   
  “我托付你的四大弟子,如今修为如何?”李进所说地四大弟子。自然是指方寻、张老实、路星华和余良杰了。   
  翠剑道:“弟子不辱使命,四大弟子当中,方寻和张老实二人已经凝丹成功,而路星华和余良杰,虽差一步,但料想到了重阳之时,也当凝丹成功。”   
  其他门下听闻。都发出了一些轻微的议论声。凝丹成功?大家都有些难以置信,这四大弟子,虽然是祖师钦点,但入门最多也就三四年,短短的三四年内,怎么就能修炼到凝丹期呢?   
  他们哪知道,这四大弟子从筑基开始,就比其他人占有无比的优势,跨出了一大截,而前三人都是福缘深厚,根基扎实的天才,惟独余良杰天资稍弱,却胜在一股韧劲,再加上翠剑的大力培养,居然也有此成就,确实是其他青城弟子学习的楷模。典型的勤能补拙啊。   
  祖师对这四大弟子地偏爱,大家都看得出来,可是谁也没有半句闲话说,毕竟这是祖师在世俗世界结交的朋友,渡他们入道,特殊照顾,名正言顺,谁也没傻到和祖师的好友去争风喝醋。   
  辈分高一些的,却知道祖师此举肯定另有深意,到底是什么深意,却不是他们所能猜想地到,他们也不敢妄加猜测。   
  也算是天意冥冥,李进初时涉足这段尘缘,只是因为不想枯燥无味地呆在青城山修炼,直到后来,他才隐隐参悟了天机,自己命中注定应该有五大弟子,与那五行元脉对应。   
  此时印证,自然见出分晓。方寻是火、张老实为土、余良杰属木、路星华对应水,与那五行元脉一样,独缺个金属性。   
  李进却是知道,那金属性的弟子,早已出现,只是一直跟自己唱反调,不过此为天数,只是时机未到,一旦到了,最后一名弟子肯定也会归位。   
  三年光阴过去,日出日落,日落日出。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